(二)问安并祝福(四至五节)


四至五节

四至五节

四至五节:‘约翰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神;和祂宝座前的七灵;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原文。)

我们读了前三节之后,就已知道本书的特别性质了。我们现在读到本书的自身。它的文体乃是这亲爱的使徒‘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教会’。这亚西亚并不是亚洲,乃是小亚西亚中的一个罗马省分。我们在这里应当分别一下:此处所说‘约翰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与二、三章的七封书信是有分别的。二、三章是主命约翰写七封信给在七个地方的七个教会。各教会所收的,不过是寄与她自己的信而已。此处的‘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教会’,并不只二、三章而已,此处的信,就是本书全书。约翰将本书全书,当作书信,寄给这七个教会。二、三两章是主自己寄给七个单个教会的,她们彼此所得的不同。这里是约翰写给七个教会,包括全书,就是二、三两章也包在里面。

这七个教会是‘在’(原文)亚西亚省。约翰并不称她们为‘亚西亚教会’。全亚西亚不是一个教会。全国的人,断无都合为一个教会的事。教会乃是居在一个罪世里面,她并不是属乎世界的。亚西亚并没有教会;然而,有教会在亚西亚。再者,这里并不说,‘在亚西亚的教会,’乃是说,‘在亚西亚的七个教会。’圣经里面并没有什么‘协进会’、‘联合会’。在亚西亚的各个教会,并不联合成为一个在亚西亚的大教会。她们仍是单个的,她们乃是就地为政,各自为政,直接向主负自己的责任。虽然她们都是在亚西亚,然而,圣经分别她们,称她们为‘在(原文)以弗所’,‘在士每拿’…等教会。虽然,或者当日她们愿意彼此同工,彼此商量;然而,约翰并不管这个,他只知道教会是单个的。在这里我们就要看见,以‘中华基督教会’称许多联合的教会之非了。再者,当我们读十一节时,看见这七个教会都是没有名称的。以弗所、士每拿…等都是地名。圣灵只说在某地方的教会,并不说在某地方的某某教会。从主的眼光看来,祂的儿女并不能因着会名而分。主是以一个地方,像以弗所、士每拿…,为教会的单位。现今一个地方有几个教会(?),实在不是主的意思。弟兄们,知道真理而不影响良心的,必叫我们的灵命枯干。任何真理都是要我们遵行的。许多人要有的真理,却怕所有的真理。我们在凡事上顺服主,而一事悖逆祂,祂的心就不喜悦。犯一的就是犯十。对于教会,神的儿女们都知道宗派之非;然而,究有几个因此离开宗派呢?真的,在口头上接受真理是何等的容易!我们真是梦想,如果我们要等到全教会都顺服主,都改变。一个罪人若要等到全世界都信主后,他才也信,恐怕没有时候信了!我们为何也这样呢?处今末世的时候,教会和世界离弃主,日甚一日;我们不要希望他们改变,因为圣经告诉我们,他们不会改变,今后是日坏一日的。现在人们对教会有种种的问题;究竟,若肯简单的顺服主,那里有难处呢?最可怜的,就是人不肯听从主,打算组织许多的会团,以代替主在圣经里所设立简单的方法。我们深知道今后的纷乱,必定加增,但是,愿主加力给真属祂的人,有勇力顺服主,不至于受迷惑。如果我们肯顺服主,而用谦卑的心来寻求祂,主必定指示我们所当作的。愿主的话不落在石地上!

我们现在回到正文。这些在亚西亚的众教会已经失去基督徒的信心和属灵能力了。这点我们以后还会再说。保罗在提摩太后书说,‘凡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我,这是你知道的。’(一15。)观此,我们明白亚西亚各处的教会已经离弃‘使徒的教训’,去五旬节的情形已远了!教会的光景既是如此,所以,这书并非以建立教会为目的,更少说到神用怜悯待人。我们现在是看见神审判罪恶,不论是在教会里,或者是在世界里。‘因为…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所以,现在主先论教会,然后才说到世界的审判。

我们的神这里的名称,也是与此相合的。‘但愿从那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神;和祂宝座前的七灵;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在这里,我们看见恩惠平安从三而一的神而出。这与书信所说的是何等的不同!这里仍是‘恩惠平安归与你们’;然而,并不再是‘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归与你们’;也不再是‘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请比较各书信的第一章。)现在恩惠和平安是从那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耶和华,和宝座前的七灵,并耶稣基督,归与你们。不只在音调上,(我们注意,这与其他书信不同,)就是名字的说法,也有很大的变更。我们现在细看一下。

神的名字是‘那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这就是旧约的‘耶和华’-自有永有的。‘今在’就是耶和华的名称,所以先说。‘昔在’宣告祂从前如何与地、与人、与亚伯拉罕、与摩西来往。‘以后永在’表明在将来无穷的世代中,仍是祂为政。祂将以前的永世,和快来的永世,都联合在祂的名字里。这是以色列的神的立约名。在福音里,在书信里,祂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祂现在不用那名了,祂现在又回到祂在旧约与以色列人立约的名字。这岂不叫自以为比神更仁爱的人羞愧么?他们以为旧约所说神的观念并不完全,因为旧约说神是公义的神,是以色列的神;他们在此要受神的话的责备了。祂神现在在新约里,又用旧约的名!这位神是永不更改的,祂合两个永世在祂里面。原来新约并不为我们另造一神,或修造从前以色列的神!新约所宣告的,就是那永不改变者。感谢神,因为祂从始至终都是存在;祂在一切的改变中并不改变;祂的国度是永远的。这是我们安置信心的所在!祂现在要回去施恩给以色列人;所以,就是对教会讲说,也是用旧约的名字。当祂未回到以色列之先,祂应当先审判那些自称为祂教会的人。祂既厌弃有名无实的教会,之后就要以恩典-不是律法-施给以色列族。因神儿子的代死,神的恩典就流到以色列人身上。神用这名字就是证明这事实。虽然如此,现在仍是祂忍耐的时候,恩惠平安还是从祂归与我们。愿我们忠心!

恩惠与平安不特来自那永有者,也是来自‘祂宝座前的七灵’。我们知道这是指着圣灵各样的工作说的。再下,四章五节就用宝座前七盏点着的火灯以代表祂,因为‘这七灯就是神的七灵’。再下,五章六节就用羔羊的七眼来代表祂,因为这‘七眼就是神的七灵’。这里说‘七灵’的意思,并不是以为圣灵有七个。保罗在以弗所书明说,‘圣灵只有一个。’在那里,教会在主面前也是像‘身体,只有一个’。(弗四4。)但是在这里,我们看见主用七个教会来代表整个的教会。照样,主说七灵,以指明一位圣灵。在以弗所书是表明祂的人位在天上的合一。在启示录是表明祂的工作在地上的不同。‘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五6。)并且,我们读以赛亚十一章时,我们明见祂如何与基督相连于将来的国度中,在那里也是说出祂的七种能力。这七灵乃是在‘神的宝座前的’。宝座是神施行政治的地方。我们在此看见圣灵如何与神的政治相连,而非建立教会。在宝座前意即为宝座作工。恩惠与平安也是从祂而来!神在地上一切的行政,都是要施恩惠与平安给我们。我们若相信这个,就有何等的安息!何等的勇敢!

按着平常,恩惠平安是从父神和主耶稣基督归与教会。在这里不特体裁不同,就是次序也是有异。恩惠平安先从耶和华,后从七灵,再后才从耶稣基督而来。所以这样的缘故,我想,是因基督在这书里,并不是彰显祂自己神格的荣耀,和祂自己与教会的关系;基督在这书里乃是神而人,被神所高举。所以,后于圣灵。至于书信说恩惠平安只说父神和基督,而不题及圣灵的缘故,乃是因为在恩典的世代,圣灵乃是从圣父而出,为圣子作证,而不凭着自己说什么。(约十六13。)

我们现在来看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这里说祂作(一)忠心的见证,(二)从死里复活,并(三)作君王元首。这些乃是论祂如何为人子,并非说祂为子神-最少也没有说到。这里并没有说到祂的道成肉身,表明祂是神而人;也没有说到祂的升天和为教会的元首,表明祂的神能。这里只题到祂从前在世的工作,并祂将来在世的荣耀。

我们的主是‘诚实作见证的’。以赛亚五十五章四节说,神‘立祂作万民的见证’。我们的主,当祂受审的时候,祂自己也说,‘我…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约十八37。)保罗后来指着这事对提摩太说,‘我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那美好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嘱咐你:要守这命令…。’(提前六13~14。)因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所以我们应当照祂的榜样去行。许多为神作见证的人已经失败了-多少不一-但是我们的主,祂是诚实的。‘祂为那设立祂的尽忠。’(来三2。)圣灵在这里,特特题起这‘诚实’(忠心)二字,好叫不诚实不忠心的教会,有所怵惊。神并不说祂的成功,只说祂的忠诚。阿!教会与主是何等的不同!我们现在多注意在外面的成功,而轻看或竟忘记内心的忠诚!神说主耶稣是个见证,因为祂诚实作证;心里若非忠于主事,虽然有许多的成功,主却不顾。我们应当查察内心,更好过于空然劳碌。这对于以自己为失败的,真有大帮助。许多人因为失败的缘故,常有放弃主的法则的试探。一方面,我们应当记得,我们不是主人,乃是仆人,不能随着己意作事;另一方面,我们所服事的主是诚实的,祂所要的是:我们的心是否纯一,是否忠诚,祂不是看成功。我们的主忠心作证,直到于死。从世人看来,各各他是祂的失败;那知,失败的不是祂,乃是世界的王。究竟我们外面的死尚是容易,里面的死真是艰难。没有里面的死,所作的见证,必非从心-不诚实。我们应当死而作证,作证而死。主很愿意在表面上失败,而得着实际上的胜利。得胜中的得胜-十字架-既是如此,则何况我们的工作呢?

我们的主到底是得胜的。祂未尝失败,也永不失败。祂虽然死了,然而,祂竟‘从死里首先复活’了。祂是第一个死而不许朽坏摸祂的人。没有人像祂这样。所以,祂不特‘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并且,‘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因为祂诚实作见证,所以,祂首先复活了;因为祂首先复活了,祂就得着万有为基业,作死人并活人的主。这是祂的得胜。

时候一到,祂一再来,祂就要作‘世上君王的元首’。这真像腓立比二章的话。主耶稣降卑成人,直到于死,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这都是关乎主耶稣为人方面的事。因祂为人是这样的完全,所以祂就得着神所有赐给人的应许和恩赐。不特我们的主这样,此三者也是主所希望于我们的。我们乃是祂的见证,我们的指望就是得着那第一次的复活,(腓三11,)也盼望后来能和祂一同作王。未来的事尚未来;将来的全视现在。没有忠心作证,(虽然我们不失去救恩,)必定失去将来与主为王的荣耀。愿将来的喜乐,现在吸引我们,以致我们无论处在何地,均忠心以话语,以行为为主作证-在目的上诚实,在方法上也诚实。

‘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从诚实作证,死里得胜的将来元首,归与我们!愿我们勿轻看这个。旧约里,有一处圣经说出我们的王这三个的名称。‘祂的宝座…如天上确实的见证,…我也要立祂为长子,为世上最高的君王。’(诗八九36~37,27。)我们看见这大卫儿子的豫言,应验在我们的主身上。荣耀归于祂!

‘恩惠与平安!’我们不要忘记这些到底是什么。恩惠在先,平安在后。平安是根据于恩惠。没有得着神的恩惠,而想与神有和平的人,真是无知!世人与神不和,没有平安,神施恩给他们,叫祂的儿子代替世人死于十字架上,流了宝血,成就了和平。现今凡愿意接受神恩的人,他就得恩,与神和平。恩惠与平安并不是当我们初信时,一次施给我们而已。这是一个不断的供给。三而一神的恩惠与平安是常归与我们的。这里的恩惠,就是与快来的律法相对,平安就是与将来的争战相反。当神在实事上-现在不过在计划上-丢弃教会之后,恩惠与平安就要停止,祂要再施行祂的律法,而与世界宣战。这是使徒约翰问安与祝福之辞。何等的慈爱!从人看来,祂虽然是最高的,然而,祂并不忘温柔的慈语。粗鄙在敬虔中,原是没有立足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