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语(一至三节)


一节
二节
三节

一节

一节:‘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祂,叫祂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众仆人;祂就差遣使者,晓谕祂的仆人约翰。’

‘启示’与封闭是相反的,意思就是将幕掀开。启示录是神把将来的幕掀开,将里面的真理显现给人看。这真是责备许多的人!神把题目说出来,就是要勉励读者与听者。然而,人何等轻看这本书!启示的意思就是显露。‘启示’到底是显露,或是封闭呢?神所启示,以引导我们日常生活,叫我们遵守的,(3,)里面能否藏着许多的疑点,以致我们不知何所适从?不读启示录的,真没有理由可以推辞!

许多人有一个错误,就是以‘耶稣基督的启示’指我们爱主的再来。不错,在圣经里,曾有多次以祂的启示(显现)为祂的再来。然而这里,明是指着本书说的。因为这‘启示就是神赐给祂,叫祂…指示祂的众仆人’。这本启示录不只是神所默示的,(提后三16,)乃是神所启示的。启示与默示有一个分别。启示是神所直接给世人的-否则其中真理无人能知;默示乃是神保守人不至于错误,叫他所写的完全真实、可靠,叫人得着利益与福祉。这里的启示,与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的‘启示’相同-神所启示的,并不是说主耶稣的再来。

‘耶稣基督的启示!’这启示是属乎我们的主的。当我们听见祂的名字时,我们的心岂不如火焚烧么?这书将我们主的特别价值说出来-启示我们的主;否则我们无从知祂。这‘启示就是神赐给祂’。有属灵知识的基督徒,都要看出这一句话的特别处。虽然这启示是祂的,但是,乃是‘神赐给祂’的;祂自己没有!这书是从为神的神来;并非天父在祂的家里,启示祂的儿子。我们的主在这个地方,并不是作父怀里的独生子,与父有父子的亲情;乃是神在宇宙政权的位上,教训祂的仆人耶稣基督。这里的性质与马可十三章三十二节所说的相同:‘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祂在马可福音里是神的儿子而作了仆人。仆人不知主人所要作的,只知主人所告诉的。在这一本书里,神的地位不是主耶稣的父,也不是基督徒的父。主耶稣在本书里是作人,作神的仆人,而为神所升高。祂没有升高祂的自己。这真是祂众仆人的榜样!祂命他们走祂所定的路;就是在那里他们才能与祂交通。更奇妙的,就是没有一个新约受默示的著者,像约翰那样在他的福音里,高举主耶稣至大无比的属神荣耀;然而,也就是约翰在启示录里,详说祂的为人荣耀-自然并不埋没祂的神格。

照样,启示录乃是主耶稣赐给‘祂的众仆人’的。这书是一本仆人的书。祂对于祂的门徒,并不是指示祂是身体的头,或是他们的朋友,对他们剖心;祂乃是他们的主,指示‘祂的众仆人’以将来‘必要快成的事’。这与约翰十五章十五节是何等的不同:‘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在约翰福音里,圣灵的专一目的就是指明信主耶稣的人,乃是神的儿女。一章十二节说,‘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主死而复活后,就说,‘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神,也是你们的神。’(二十17。)但是,在这里我们是站在异地上。这里所说的,并不是个人与神家族上的关系,乃是个人在神政治上的职务。虽然,这书也曾说到神奇妙的救赎,然而,圣灵并不称神为人的父-除了五处称祂为羔羊的父。

儿子与仆人是大有分别的。圣徒并不是先作仆人,然后转为儿子。我们并不是因着服事神,得为祂的儿子,乃是因着相信祂的独生子。然而,这并不取销我们服事神的责任。我们作了祂儿子之后,就应当看祂是我们的主人,在一切事上应当顺服祂。这是神的次序。这里‘仆人’的意思,就是承认主的合法权利。原文这字应当译作‘奴隶’。保罗、(罗一1、)彼得、(彼前一1、)雅各、(雅一1、)犹大,(犹1,)都是以此自称。奴隶!我们若不是主的奴隶,我们就不是自由的人!我们是卖给主的;因祂用祂的宝血把我们买回来。所以,照着律法上的权利,我们是永远属祂,作祂的奴隶。我们应当注意一点:我们的救恩完全是主耶稣替我们成就的,我们一相信祂,就永远得救了。但是,事并不止于此,并非一得救作神的儿子就了了;这反是我们生命的开端。自我们得救那日始,我们在地位上是作神的儿子,这是永不更变的;同时,我们在事工上是作祂的仆人事奉祂的。真心顺服神之神的儿女,就是祂的仆人。除了顺服之外,事工的众多并不感动神的心。顺服是审判台前的试验。

让我在这里再说几句的话。作工服事神,真是每一个神儿女的责任;但是,就是在工作里面,岂不是有许多的自是和不顺服么?恐怕许多的工作,在神的亮光里要销灭无存!许多的人能说,‘我服事你这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路十五29;)但是,对他父亲家里的欢乐声音,却是门外汉!许多的人能祷告说,‘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十八12;)然而,我们的爱主说,捶胸的罪人,只说了‘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路十八13)一句话,却更蒙神的称义。愿我们服事主,不是因着本分,也不是因着人赞,乃是因为爱祂。仆人的事工,应当安基在儿子的地位上。‘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5。)因为惧怕将来的斥责而作工,与因为爱慕现今的救主而受劳,是何等的相异。因爱心所受的劳苦,虽然有许多的地方应当舍己,应当自卑,但是,并没有怨言,并没有怨叹,除了喜乐之外,并无别的。启示录这本书乃是对这样的人说的。‘指示祂的众仆人。’我们应当站立在仆人的地位,才有明白这书的可能。所以,如果我们不是配受这种称呼,我们不能望神‘指示’我们。

‘众仆人’就是所有的仆人。有的是很卑微的,有的是最高贵的;有的是很显露的,有的是顶隐藏的;除了主眼目之外,没有人看见。然而,感谢主,因为如果我们忠心事奉祂,无论在何处,祂都是悦纳的。祂不是看我们所在的地位,乃是看我们如何在那地位。卑下与隐藏,并不能拦阻我们与神并祂的儿子交通。高贵与显露,若非在主前有同样实在的经历,也是非常危险的。徒有外面的荣耀,而无里面与主的同死,真是叫灵性破产。无论我们何在,作何工,我们都当有启示录的勉励,启示录的题醒。主既然这样的慈爱,肯将这书指示祂的众仆人,愿主叫我们不要轻忽主的恩赐。

我们读了‘必要快成的事’这句话之后,切不要以为当日既说‘必要快成’,则现在必定已经成了。这里明有神的智慧,因为神如果告诉祂的仆人,以为尚有二十个世纪,基督方会再来,则必定催迫人睡觉。在当日的时候,也有基督再来的可能。从忍耐的神看过来,千年原如一日;这里的豫言,也有如此精神。并且,罗马十六章二十节那里的‘快要’,与这里的‘必要快成’是相同的,那里的应许像启示录一样,也尚未应验。但是,当我们读下去时,我们要看见,真的,有的地方已经应验了。(指本书二章、三章。)当时,教会的时期尚是未定,所以,主耶稣自己也说,‘看哪!我必快来;’所以,祂的圣徒们,‘腰里要束上带,灯也要点着;自己好像仆人等候主人。’(路十二35~36。)愿我们豫备主今天来!

照着本书的精神和性质,我们看见这书不是主直接指示祂的众仆人,也不是主亲自指示约翰,乃是‘祂…差遣使者,晓谕祂的仆人约翰。’这里并不是以约翰‘是耶稣所爱的,侧身挨近耶稣的怀里’的门徒,他乃是‘祂的仆人’。这是何等的责任!司提反说,以色列人所受的律法是天使传的;(徒七53;)希伯来书将‘藉着天使所传的话’,(二2,)与‘藉着祂儿子(主耶稣)晓谕我们’(一2)的话,互相比较;这里主耶稣也是藉着祂的使者晓谕约翰。所以,我们知道这书是回到旧约以色列人的境地去。这书表明主要如何对待世人,而顾念祂的以色列民;这书不说教会的特殊权利,只说她对基督所负的责任,她是接在真橄榄树上的一枝,若非结果,就是砍下。不明白这个性质,就难于明白启示录。

指示约翰的天使在二十二章里,尚明记他一次:‘我既听见看见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脚前俯伏要拜他。他对我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并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8~9。)他并不贪人的敬拜!‘同是作仆人的!’真能作神仆人的人,必定像这个仆人。贪求人称赞的,就是夺神的荣耀。若能叫人敬拜神,而隐藏自己,是何等的美好!还有一点,我们应当注意。这使者所晓谕约翰的,乃是‘必要快成的事’。‘快成’意即‘在简短的期间内成就’。所以,本书内凡是使者所晓谕的,是要在一个简短的期间内成就,其他则否。一到三章是主所亲示的;所以,不是在短促时间内,可以应验完的。四章以后,乃是天使所晓谕的。

‘晓谕’的意思就是指明。比较约翰二十一章十八节、十九节,行传十一章二十八节,二十五章二十七节。‘晓谕’也有‘表演’的意思。神用许多的异象表演将来的事于约翰面前。

所以,这书既是神所赐给的,基督所送出的,天使所晓谕的,约翰所记载的,就是我们所应当接受的。主是何等的明智!祂豫先说出这书的重要,郑重传来,好叫我们留心接受。可惜!虽是这样的郑重,而轻看这书的人还多呢!他们的思想与神的是何等的不同!

二节

二节:‘约翰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

约翰‘所看见的’,就是‘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这里只有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约翰看见的,并不是第三件事。他并不是在神的道和耶稣基督见证之外,再见证什么,乃是记载他所看见的而已。‘凡’字就是包括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在约翰所看见的事物里面。‘神的道’就是神所给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使者所晓谕约翰的许多异象。‘耶稣基督的见证’就是祂(基督)为‘神的道’对各教会所作的见证。这里我们看见了全部的启示录。这里,(并不是说‘为耶稣基督作的见证’,)乃是祂自己作见证,为神的道作见证。神赐这启示(录);祂为这启示作见证。所以,二十二章十六节说,‘我耶稣…将这些事向你们(众教会)证明。’十八节说,‘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豫言的作见证。’这是神对这书的意见!这是主耶稣对这书的思想!

本书神的启示,和主耶稣的见证,与约翰福音所记的,是何等的不同!在那里,主耶稣乃是神的道,充满了恩典;祂的见证乃是为父作的。在这里,‘神的道’就是‘耶稣基督的启示’,当祂明称为‘神的道’时,是不讲恩典的。‘祂穿着溅了血的衣服;祂的名称为神之道。’(十九13。)在这里,祂所作的见证,并不是为父作的;因为父的名称非常少见;(一6,二27,三5,三21,十四1所说的父,都是指主耶稣的父说的;)祂乃是为审判的神和祂国度的能力作见证。

约翰将他所听见的和所看见的,就都证明出来。这里并不是神的圣灵将祂的意思告诉教会,乃是将这豫言的启示交给约翰,论到在世界的教会和世界自己。

三节

三节:‘念这书上豫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

读了这几句话,谁能说这书是无益的呢?因难于明白而不读者,和明白而以为与灵性无关者,都不能不无损失。主好像早已豫知祂的仆人们要忘记这书,所以在它的开始,就特别的称扬它。可惜!许多的人连这称扬的话都没有看见。不特在书的开始如此,就是在书的终局,主也是如是说,‘这些话是真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祂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仆人。看哪,我必快来。凡遵守这书上豫言的有福了!’(二二6~7。)主在这里尽力勉励与这书接触的一切人等。不特念的人有福;就是听而遵守的人,也是有福的。念的人是单数的,听的人是双数的。这是勉励一切不识字的信徒!听的也可得福,因为也有一个机会遵守这豫言。我们应当注意书末(二二7)的赐福,与书首的有分别。书末将读的和听的删去,因为至书末时,读的也读了,听的也听了,现在的问题就是遵守。有机会遵守这书上的豫言,而得着遵守的福,就是读者和听者的福。圣灵知道这书必特别被人忽略,所以就赐特别的福与少数肯读、肯听的人。二十二章十九节主耶稣禁止人自本书删去什么;但是,有人竟把全书都删去!

这书是实行的,不是徒供人揣摩思想的。这可从‘遵守’二字看出来。‘遵守’的人是有福的。豫言是可以遵守的。多人以为查考豫言是无关紧要的。自然,豫言无关于我们的得救;但是,我们得救之后,岂不要叫神喜悦么?岂能终于得救,止于得救么?愿神救我们离开这样的自私!并且,主耶稣基督再来的审判,常叫未信者的心惧怕,而来归向主。在我们固是有福的指望,在他们却是难免的定罪。查读豫言,并不是叫未得救者生奇,乃是叫他们战兢在主的面前。不特如此,查读豫言,能叫我们想慕基督的荣耀,和将来的福乐。轻看豫言就是轻看祂的荣耀和恩典,也失去我们善行的动力。这‘遵守’就是听从这书,直至日常的行为受这书的管束。我们应当‘买’它,应当出代价;世人却要看作无用的牺牲。如果我们真要得着它,我们就应当‘计算花费’。所有的真理,都是这样的向我们要求。顺从是第一件要事。我们不要委屈主的话语,限定什么地方我们要顺从它。这样的心是何等的深藏在我们里面!我们不要因着不肯顺从真理,而发明一种邪说以遮盖我们的赤裸。我们如果要真确的明白这书,我们在主面前的灵性情形必定无误方可。专心顺从真理,一无条件的顺从,要叫我们完全豫备,以待来日。

启示录真要要求我们遵守它的话。然而,并不是空守,乃是有福气的。它的要求大,它所赐的福也大。虽然有时在肉身上看,是很难遵守的;然而,主的轭不是容易的么?祂的担子不是轻省的么?(太十一30。)知主的人,必定不以主为‘忍心的人’,(太二五24,)更不以祂为‘埃及的督工’。(出一11。)我们现在的奉献,是我们永远的利益;眼前的损失,是实在的得着。我们所失去的越多,我们的喜乐也越大。祂配受我们的顺服;因为要叫祂的心喜悦,叫我们自己得福。我们现在应当查察我们心的深隐处,看我们的爱好,和我们的目的,是否专为基督?或者尚有许多的‘怜惜’和‘爱惜’?(撒上十五9。)能与诗人一同说,‘你一切的训辞,在万事上,我都以为正直,我却恨恶一切假道’(诗一一九128)的人,有福了!我们现在可以略看,何以读听这书特别的有福气。如果我们以读神的话的心,读神的话,则读神的话,都是有福的。然而,在圣经中,只有这么一本,神特别、明白应许赐福与读者。何故?我们说一点,当我们看见羔羊如何在世受苦受难,我们的心就何等的爱祂。这书却将祂的荣耀指明给我们看;叫我们知道羔羊因着自卑所得的荣耀是何等的大。不只羔羊,它也说出我们跟随羔羊的人的荣耀。这叫我们阴翳的云天,发出阳光。真爱主的人,现在所受的是何等的苦难!他们事事掣肘,为主的缘故,不特忍气吞声,并且无气无声。但是,这书告诉我们,主要拭干他们一切的眼泪,叫他们的心在主里面得着满足。这是何等的福!知道这个,真要加增我们受苦的力量。并且,这书把将来的事,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人们都欲豫知将来的光景,好叫他们知道如何豫防,对于行事为人知取何种方针。然而,世人总不知。但我们的神并不把将来留在黑暗里。祂在启示录里,把将来的事豫告我们,好叫我们现在就行走于将来的光中,不至错作,也不至空作。祂告诉我们以将来世界一切的结局,好叫我们知道‘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二17,)而不把我们的希望建立在这暂时的世界上。再者,这书告诉我们以基督再来的盼望,叫我们‘凡向祂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祂洁净一样’。(约壹三3。)主的再来,是叫信徒成圣的最大动力。再来的道理,应当在我们的行为上管理我们。不知神的话能力的人,就以为知主快来,要叫人懒惰。但是,没有真正明白一件道理,能引人作神所不喜悦的事的。约壹三章三节、四节就是塞世人空想的口。感谢主!因为读启示录有这样的福!

许多的人,承认寄七个教会的书信,是大有用处的,却轻看豫言的部分;然而,主特别祝福人所轻看的-‘这豫言’。虽然,主没有在豫言部分里直接对教会说话,然而,主的命意是叫教会从全书里得着益处。主的意思,是要在这书尚是豫言,未成为历史之前,藉着它开我们的心窍,激我们的爱心。就是当日期‘近’而未到的时候,我们应当特别听读思想这书。启示录是现在时宜的书!然而,就是因启示录是施福给它的读者和听者,就使人生一种自私的心,以为其中所有的印、号、碗等等,都是指着教会说的!然而,圣灵的话是何等的明白!我们应当注意这书,不是因为我们是在这豫言的环境里,也不是因为这些事已经过了,乃是因为那‘日期近了’-尚未来,惟已近。我们应当记得:教会是站在恩典上;而我们不要将基督教会的根基移挪,而把她放在这书可怕的环境中。神把这书赐给我们,就是要叫我们能彀逃避这些事;乃是因我们不受它的警告,才有陷入灾难的可能。受灾不是福气,逃灾方是真福。我们不要以这书的豫言全是教会的历史。如果在使徒时候的圣徒们,没有在灾难之中,就能从这书得益,则自然这书对于我们也是有益的。在此,圣经并不是教训我们,以为豫言俾益我们,是在它应验之后,是等到豫言方面已过之时;反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

什么日期近了呢?我们若将二十二章六节、七节与我们现在所读的三节相比较,就要看见,这两处几乎是相同的。那里的‘我必快来’,与这里的‘日期近了’,好像是同一意思的。因为主快来了,所以读、听、守这豫言的有福了。因为主快来,所以与主来有关的事,也都快来了。不读的人,有者无以得着,有者无以逃避。‘试炼’的日期(三10)到了,所以,我们应当‘儆醒祈求’,免得也在其中。‘收成’的日期(可四29)到了,熟者入仓,生者留世。‘审判’的日期(彼前四17)到了,我们是得赏赐,或是受亏损呢?‘复兴’的日期(徒三21)到了,神藉众先知所应许的,快要应验了;我们能进去与主一同作王么?愿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叫主的心欢喜,好叫我们在那日期,不至受亏。

‘日期近了!’二十世纪前,就说日期近了么?神对祂基督的再来,好像并没有定期。祂所以直到今日,尚未再来,并不是祂的迟延,乃是祂的宽容。(彼后三8~9。)无论何时,这‘日期’都是‘近了’的。祂要古今一切的圣徒儆醒,豫备祂的儿子在他们(圣徒)还活在世时就来。保罗当日就是这样。怪异得很,撒但竟叫人想,主既未来,所以祂必不来,或等至千万年后方来!这与主所说的‘我必快来’,岂非完全相反么?看现在的光景,教会和世界的光景,我们不能不重新再说,‘日期近了。’有一点我们应当知道,主耶稣在约翰时,就可再来;并不等这二十世纪的过去,和其他豫言的应验。我们已经说过,这是圣灵的智慧,拣选同时存在的七个教会,叫他们知道不必再等什么,主尽可在那时就来;然而,主迟延了。这七个教会,又足以作历代教会的史记观。主对彼得所说论约翰的话,‘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约二一22,)也与此相合。哦!我何等的盼望,我能像西面一样:‘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死以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路二26。)我真渴慕见祂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