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主的自别为圣


讲经记录第二十三期

读经:

约翰福音十七章十六至十九节:‘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

我今天不多说别的,我所注意的,是十九节主为门徒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在这里所说的‘分别为圣’与‘成圣,’在原文是一样的字。今天在这里所读的圣经,是有点特别的。主要门徒成圣,主就得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这是什么缘故呢?许多人读到这里,就有了一个难题–难道祂不是圣洁的么?难道祂的本性不是圣洁的么?为什么祂自己要分别为圣呢?我今天在这里,就是要把主在地上的行为再略略说一点。

我们的主在本性上,就是圣洁的。祂是从来不知罪的。祂也是神。祂有神的能力。凭着祂自己而说,有许多的事是祂可以作的,可以随着祂的意思作的,与祂的圣洁性情并不抵触。凭着祂的能力而说,许多的事是祂可以作得到的,祂有祂独立的能力,不必等候神,就作得到的。但是,我们并没有看见我们的主如此的说话行事。祂在事事上都是受神旨意的支配。甚至祂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们的主随着自己的意思,用祂自己的力量所作的事还是罪,像我们的一样么?不,一千个的不。那么,祂为什么如此的不随着己意,不用己力去作事呢?这就是祂的自己分别为圣–为着祂的门徒的缘故。祂可以自由的地方,不自由;可以用力的地方,不用力;为要在门徒面前立下一个好榜样。因为像祂那样的圣洁,是可以随着己意的,可以使用己力的;但是门徒们若也随着己意,使用己力就是罪了。

许多事,主都有祂的自由;许多事,主都可以去作;但是,祂为门徒的缘故,却自己喜欢受捆绑。换一句话说,因为门徒的缘故,主失去自己的自由。祂放下了多少合法的权利,祂失去了多少个人的自由,为要使门徒们知道我们在神的面前是不能自由行动的,是不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的。祂若不能,就何况我们呢?弟兄姊妹们,你们曾想到我们的主在地上一生的生活么?祂在地上,一生都是受限制的。祂是神,但是,祂竟然成功为一个人。祂可以不吃不喝,但是祂却同人一样的有饥有渴。祂是神,祂却成为一婴孩。祂是绝对伟大的,祂却照人的身量长大。祂那样荣耀的神,竟然摆在一个瓦器里。

我们的主在世上,必定比别人更劳碌。有一次,主对犹太人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的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犹太人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呢?’(约八56~57。)哦,朋友们,你知道犹太人说这话的意思么?他们是特别要把主的岁数说小些。我顶相信以赛亚五十二和五十三章所说的:‘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祂的形容比世人枯槁。…祂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祂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主这时只有三十岁,犹太人故意要把祂的岁数说小些,还说祂近五十岁,这可见主形容的苍老了。祂真是一个饱历风霜的人,这是从祂的面容可以看出的。让我告诉你们,这些不过是祂在肉身上所受的限制,祂在灵性上所受限制,还不知有多苦呢。

我们的主,真是圣洁没有私欲的。有许多事祂可以自由作的,但祂竟不作,祂所以这样,乃是为祂门徒的缘故。有一次,有人来见彼得说,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么?彼得说,纳。主虽然可以不必纳丁税,但是恐怕触犯他们,就对彼得说,‘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十七24~27。)彼得是当交丁税的,主是不当交丁税的,但主为彼得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主要叫彼得知道应当服政权,所以就纳丁税,主是为彼得的缘故来受限制。

当主从客西马尼园出来,有人捉拿主的时候,彼得伸手拔刀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主怎么说呢?主说,‘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么?’(二六53。)但是,主为什么缘故不作呢?主是为着这些门徒分别为圣。主的意思是,我若要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那么,你们将来怎样呢?你们也可以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撒玛利亚人了。主可以求父差遣十二营多天使,但是,门徒不可以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所以,主为门徒的缘故就不如此作了。祂分别自己为圣。祂受门徒的限制。

有一次,在旷野的地方,天已经晚了,跟随耶稣的人,除了妇人孩子,还有四千。主对门徒怎么说呢?祂说,‘我怜悯这众人,因为他们同我在这里已经三天,也没有吃的了。’(十五32。)‘也’是什么意思呢?这告诉我们,主已经三天没有吃的,所以底下才有他们也没有吃的了。主没有吃的,命门徒去买一点食物吃,是何等合法呢,但是,祂所记念的,不是祂自己三天没有吃的,乃是他们也三天没有吃的了。如果主这时候只顾自己的吃,就五旬节时要多出几个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了,因为他们要为自己留下几分了。主是为门徒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祂不只在肉身上受限制,祂在灵性上也受限制,祂真是苦!

照样,在主里面先进的弟兄们,因为他受教更深,经历更多,良心更强,认识神更清楚的缘故,有许多的事是他可以自由作的,不只没有罪,并且是绝对合法的。但是,只因许多少年的弟兄的缘故,他却不能作了。比方:许多的时候,我在少年的弟兄中同居,就感受了这个困难。因为身体软弱,你也许需要更多的安息;但是,因为恐怕会引导他们懒惰的缘故,宁可不多歇息。夜里失眠,你本来可以迟一点起来,但是,为着软弱的弟兄要因你的迟起,也迟起,便失去清早的读经祷告;就宁可忍痛早起。本来你胃口不开,可以稍微注意饮食一点,但是只因会使少年的弟兄不肯学习恶食的缘故,就宁可不食了。这一种为着别人,分别自己为圣的事,乃是非常之紧要的。

有一个母亲,有四个儿子。这四个儿子都爱喝酒,把家里的钱都要花尽了。有一天,这位母亲去告诉一位传道人。这人就问她说,你喝酒不喝呢?她说,我每饭时喝一点酒,但从来没有喝到醉的地步,我的丈夫也喝一点酒。传道先生说,如果你不能除去这一杯不喝,就你也不能盼望你的儿子除去那一杯不喝。真的,父母不过有一点的嗜好,他的儿女,就必有加倍的嗜好。父母吸烟,儿女就要吸大烟;父母看电影,儿女就有作电影明星的机会。

主要门徒成圣,所以祂自己分别为圣。主给我们留下了榜样,我们要照着祂的脚踪行。祂不必受限制,但是,祂却受了限制,祂是为门徒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你们知不知主与门徒同住,祂是多苦,祂是多受限制。如果说累,祂比门徒更累;如果说饿,祂比门徒更饿;如果说休息,祂比门徒更需要休息。但是,祂除了独自一人在山上祷告以外,祂从来没有离开他们。门徒如何,祂也如何。到顶末了,门徒不能说祂有什么不是。门徒都作见证说,祂是无罪的。彼得说祂是无瑕疵、无玷污的;说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一个常与祂同住的人,是最能知道祂心意的,这是一个常与祂同住的人所作的见证。

主是圣洁的,但主为门徒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我们在家里,在学校里,在弟兄中间,在姊妹中间,也当这样。是神把我们摆在这里,要我们作暗中的亮光。我们必须经过剥夺,必须经过捆绑,不然,你就不能盼望别人成圣。你必须为着人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今天我们看见我们的主,祂的脚踪是何等美好,让我们跟着祂的脚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