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五章 属灵信徒与魂


灵与魂的分开
实行策
知道灵魂有分开的必要
要求分开
专一的降服
站立在罗马六章十一节上
祈祷读经
天天背十字架
随从灵而行
圣灵治下的魂

灵与魂的分开

我们所以不惮烦的,将灵与魂的分别,和它们的工作,讲了许多,就是要引到这一点来。一个寻求神的信徒最应当惧怕的,就是魂过度(神所立的限度)的工作。魂掌权已经久了。就是他愿意将自己奉献给神,他还是以为现在是他的工作,应当作成功他所奉献的,来叫神喜悦。许多的信徒,不知道十字架应当作工多深,直至信徒自己生活的能力,都当拒绝。许多的信徒,不明白圣灵住在信徒里面的确实,也不知道祂的权柄应当有多大,全人的思想、愿意、感觉,都当受祂的辖制,以致没有丝毫自恃的心。因为除非如此,圣灵就不能作祂所要作的工,一个热切追求神的信徒,所受最大的试探,就是要在神的工作中,使用自己的能力,而不谦卑等候倚赖圣灵,让祂运行以立志行事。

主耶稣十字架的呼召,就是叫我们应当恨恶我们的生命,应当寻找机会失去,并非要保存。主的意思,就是自己必定应当牺牲,完全献上以让圣灵作工。魂生命所有的意见、工作、以及思想的能力,都必须愿意交于死地,好叫我们在圣灵的生命和引导中,重新得着祂的真生命。主也说到我们恨恶或是爱慕我们魂生命的问题。魂是自爱的。我们若非从心里真是恨恶我们天然的生命,我们就不能有真实在圣灵里的生活。如果信徒尚不明白这个,他就不会惧怕他的自己,和他自己的智慧,而绝对的倚赖圣灵,等候仰望圣灵–这些乃是属灵生命的首要条件。

在信徒里面这魂和灵的争战,都是秘密进行,无刻或停的。魂为着己的权利,就要为首而单独行动。灵为着神的权利,就要得着一切,而为全权的主。在这一种的光景中,灵尚未得胜,魂乃是诸事的首领。信徒如果就要这样让自己作主,而盼望圣灵作他的帮助,祝福他的工作,就难免于失丧属灵的果子。如果我们不拒绝我们的己,不失丧我们的魂生命,而随从它的主张、意见、和建议,不时刻否认它的权利,将它无条件、无留恋、无余剩的安放在灰尘里面,我们就不能盼望有属灵的生活和工作,叫神悦纳。如果魂生命的能力、急切、活泼、奔跑等等,不是一一愿意交与十字架,而持着稳重久长恨恶的态度,它就要乘机而动。灵性生命中,所以有许多的失败,都是没有将魂这一部分对付清楚,却盼望多得圣灵,多得能力来征服它。如果魂生命不是在死里失丧了,就是这样的让它与灵搀杂,信徒还要继续跌倒,像他从前一样。如果我们的生命,不是完全表显神圣灵的能力,就不久人的智慧和意见,要叫我们有更多的失败。

我们这个天然的魂生命,乃是我们灵生命的阻挡。这个生命从来不肯以神为已足,总要在神之外再加上什么。因此,它就始终没有平安的时候。当信徒的魂生命未经过对付之先,它是靠着刺激和感觉而活的。这些原是最会改变的,所以,信徒的生活,就也随之而改变。这个解释信徒忽上忽下波浪式的生活。当信徒让他的属魂生命和属灵经历搀杂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经历就时常都是不定的,因此,就不足以作引导人者。这个未失丧的魂生命,时刻都是吸引人离开他灵的中心。有时情感作用了,就叫灵的自由和感觉受了大伤。喜乐和忧伤叫信徒失去他的自治,叫他自觉已经狂放难收。有时心思有了过度的活动,就叫安静的灵生命受了影响,而纷乱。爱慕属灵的知识,固然是好,但是,如果出了属灵的度量之外,所得着的乃是字句,并不是灵。这就是许多工人传说最美好的真理时,却是充满了冷淡和死寂的缘故。多少追求属灵生活的信徒,都有一个经历–叫他们叹息的经历–就是他们的魂和他们的灵并不一致。意思就是:魂的心思、意志、和情感,常是背叛灵的,不听灵的指挥的,常欲离灵而单独行动的,与灵的意思常是不同的。这样生活的受亏者,常是灵的生命。

因此,希伯来四章十二节的教训,是非常要紧的。因为就是在那个地方,圣灵指教我们如何在经验里将灵魂分开。灵魂分开,并不只是个道理,乃是在生命上,信徒所必有,所能有的一个经历。这个灵魂的分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不是别的,就是(一)神用祂的话,并藉着祂的灵,就是住在信徒里面的灵,在经历上能分别灵和魂的作用和表示。指教信徒使他知道什么是灵的举动,什么是魂的举动。(二)因着信徒愿意的合作,使他在经历上有纯洁属灵的生活,没有受魂的影响。在希伯来四章里,圣灵告诉我们以主耶稣为大祭司的职分,更说明大祭司对于信徒的关系如何。第十二节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第十三节就连着说,‘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圣经在这里的意思,就是说到主耶稣对于信徒的灵与魂,如有履行祂大祭司的工作。这里圣灵是将信徒比作一个祭坛上的牺牲。在旧约的时候,人民献祭,就将牺牲绑在祭坛上,然后祭司就来,用利刀将牺牲杀死 ,并用这刀将牺牲剖开为两半,以致骨节和骨髓都被刺入剖开。凡里面所隐存的,本来为人所看不见,不能知道的,都赤露敞开,无所隐藏。剖开之后,祭司才将牺牲用火焚烧,献祭与神。圣灵就是用这个图像,来表明主耶稣对于基督徒的工作,以及基督徒在主里所得的经历。从前的牺牲如何被祭司用刀剖开,以致其骨髓与骨节,都敞露无遗,截然分为两半;现今的信徒,也如何被他们的大祭司主耶稣,用神的道,(或译作话,)将他们的魂与灵分开,以致魂不再影响灵,灵也不再受魂的支配,以致各归各所,以致能明辨何者是出于魂,何者是出于灵,无丝毫之混乱与搀杂。

当创造时,神的话如何头一步就是作分开光暗的工作,所以,现在神的话,要藉着圣灵,如同利剑一般,在我们里面作工,将灵和魂分别出来,就是将那最高贵的神的居所,和那卑下的感觉,并它应当如何顺服那在上的完全分别出来。这样,好叫我们知道灵如何乃是神圣灵的居所,而魂和祂一切的能力,乃是照着圣灵藉着人灵所表明的旨意去行,而不单独行动。

从前的祭司是用刀将牺牲剖开的,现在的大祭司是用神的道将信徒的魂与灵分开。从前祭司的刀是非常快利的,能将牺牲剖开,分为两半,就是骨节与骨髓,这样坚固紧合在一起的地方,也都能刺入剖开;现在主耶稣所用的神的道,就是神的话,是比两刃的利剑更快的,所以能将人里面最亲密的灵和魂分开清楚。

这神的道是‘活泼的’–有活的能力;‘是有功效的’–会作工的;作得来的;是‘比两刃的剑更快’–所以能刺到灵里。这里的意思就是神的道所刺入的,是比魂更深,直到最里面的灵。这样,就领导信徒进入比感觉更深的永远灵生命里去。信徒若要得着一个安定的生命在神里面,他就必须明白这个刺到灵里是什么意思。惟独圣灵会指教信徒什么是魂生命,什么是灵生命。当信徒会在经历上分别此二者,而知此二者的价值时,他才会脱离那轻浮、浅促、情感的生命,来得着深稳、坚固、属灵的。到了这个地位,信徒才能得着安息。魂生命是不会以安息给人的。但是,这必须在经历上明白才可以;不然,心思里的领会,不过叫信徒更为属魂而已!

这里的‘刺入剖开’是应当特别注意的。神的道刺入(或作扎入)魂,刺入灵,叫它们都被剖开。当主耶稣被钉时,祂的手,祂的脚,祂的肋旁也是这样被扎。我们愿意让十字架在我们魂和灵中作工否?马利亚的魂是被刺入的。(路二35。)虽然她的‘儿子’是神所赐的;然而,她却当舍弃祂,舍弃她对于一个儿子所有的权柄和要求。她应当拒绝一切天然的情爱。她应当去除一切魂里的依依不舍。这是神的道在我们里面所当作的工。

这里的剖开魂和灵,不只是魂和灵的分开,并且也是魂自己的被剖开。剖开魂是大有意思的。如果生命的道要达到我们的灵,它就应当剖开魂才能达到;因灵原是受魂包围的。十字架的道刺入剖开魂,为了神的生命开一条路,叫它能彀进入灵里的生命去,叫灵脱离魂束缚。魂生命既有十字架的遗迹了,它就要保守它顺服灵的地位。魂如果不是作灵的‘通衢,’它就是作灵的锁炼。魂和灵没有在一件事上是一致的。灵如果尚未达到至尊的地位,它们俩就是时常争战的:灵奋斗要得着自由和权柄,但强壮的魂生命尽力压住它。当魂生命经过十字架作工时,灵就得着解放了。信徒如果不明白灵魂不一致的害处,或者不肯除去感觉生活的乐处,他就很难于进步。魂的包围如果一日不解除,灵的生命就一日不能自由。

我们谨慎看过这一段的圣经教训之后,我们就知道信徒灵魂之得分开,乃是靠着两件事:(一)十字架,(二)神的道。牺牲必须卧在祭坛之上,祭司才能彀用刀,将牺牲剖开分为两半。我们知道:旧约的祭坛,就是新约的十字架。所以信徒若不是愿意来到十字架的根基上,愿意接受死,他们就不能盼望他们的大祭司,将神的利剑,就是神的话,将他们的魂和灵分开。躺卧在祭坛上是在先,用刀剖开是在后。所以信徒应当先到十字架的地方来,才能盼望主耶稣履行祂大祭司的职分,用祂的道,将信徒的魂与灵分开。所以愿意得着灵魂分开经历的信徒,应当听见主呼召他们到各各他的声音,将他们的自己,毫无留恋的,安放在祭坛上面,信托我们的大祭司,运用祂的利剑,将我们的灵魂解剖分开。躺卧在祭坛上,是我们要献悦纳的祭给神者所应当作的。用刀剖开,乃是祭司的工作。我们应当尽我们这一方面所应当履行的条件,将其余的经历,交托在我们忠信诚实的大祭司手里。在合宜的时候,祂就必定叫我们有完全属灵的经历。

我们已经看见过,主如何呼召我们来到十字架,来将魂生命交于死地,我们若不是这样的把自己安放在祭坛上,我们的大祭司就没有法子运用祂的利刀,将我们的灵和魂分开。我们应当愿意让十字架作工,我们才能彀得着我们的大祭司,来为我们作工,我们应当效法我们的主耶稣。当祂死的时候,祂是将魂的生命倾倒出来,以致于死,(赛五三12,)却将祂的灵交与神。(路二三46。)祂从前所作的,是我们现在所应当作的。魂的生命除非死不可以。我们若真将魂的生命倾倒出来,而又把我们的灵交与神,不久的时候,我们就要看见神叫我们知道什么是复活的能力,在复活的荣耀里,有完全属灵的生命。

实行策

我们以上所说的,乃是大祭司如何要因着我们接受十字架的缘故而作工。现在我们要说到我们在实行方面,应当如何才能彀达到得着主耶稣将我们的魂和灵分开。

知道灵魂有分开的必要

没有这样的知识,就没有这样的要求。信徒必需求主指示他以灵魂搀杂生命的可恶,必须知道在神里面尚有更高深的生命,完全属灵,不受魂的影响。应当知道灵魂搀杂的生命,乃是一个损失的生命。

要求分开

不只知道,并且真是要求分开这搀杂的灵魂,在心里有迫切要求分开的意念。因为现在一切的问题,都是在人意志里面。如果信徒不愿意,不要灵魂分开,而享受他自己所看为美好的,神尊重人的个格,断不勉强人。

专一的降服

信徒愿意得着灵魂分开的经历者,应当专专一一的,将自己交在十字架的祭坛上。心中完全愿意接受十字架所有工作的效果,愿意效法主的死,一直等到灵和魂有经历上的分开。在未有这分开的经历之先,应当继续不断的,将自己的意志放在神那一方面,活泼的、主动的,拣选分开。存心以为:若未分开,总不愿大祭司停手。

站立在罗马六章十一节上

信徒要小心,不要在寻求灵魂分开的经历时,又陷入罪恶。灵魂分开的根据,乃是在于已经向罪死了。所以,信徒应当天天取罗马六章十一节的态度,以为自己真是向罪死了,并且在意志里,专一的持‘不容罪在身上作王’的态度。(12。)这样才能彀有机会,叫魂的生命不再藉着身体犯罪。

祈祷读经

信徒应当用祷告和默想,来查考圣经。让神的话深深刺入他的里面,好叫他魂的生命受着神话语的洁净。因为信徒若真照着神的话而行,魂的生命自不能活动。这就是彼前一章二十二节所说,你们‘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魂’的意思。

天天背十字架

主如果要将我们的灵和魂分开,祂就按着环境的需要,叫我们背负十字架。信徒若天天背负十字架,常常拒绝自己,没有一分钟为肉体安排,神的圣灵在他的生活里,不时的指给他看这就是魂的活动,这才是灵的生活。信徒如果忠心的顺服,祂就要在暗中分开信徒的魂和灵,使信徒能有纯洁属灵的生活。

随从灵而行

这是保守的一个条件,也是灵和魂完全分开清楚的条件。信徒应当在诸事上寻求随从灵而行。分别什么是由灵来的,什么是由魂来的,并决断要跟从一切从灵来的,而拒绝那从魂来的。学习知道自己灵所有的工作,而跟从它。

这些,都是信徒这一方面所应当履行的条件。圣灵需要我们与祂同工。我们若不履行我们所当作的,主就不能履行祂所当作的。我们这一方面,若已照着我们所当作的而作,我们的大祭司,就要藉着十字架的能力,和圣灵的利剑,将我们的灵和魂分开。叫凡一切属乎情感的,属乎感觉的,属乎心思的,属乎天然能力的,都次第从灵里分开,再无丝毫的搀杂。躺卧在祭坛上,乃是我们所应当作的。但是用利刀将我们的灵和魂分开,乃是我们大祭司所当作的。如果我们曾真正的将我们自己交在十字架,我们的大祭司,就必定履行祂的职分,我们的灵和魂分开。这是祂的工作,所以用不着我们的担心。祂看见我们履行了叫祂作工的条件,祂就必定在合宜的时候,将我们的灵和魂分开。

真的,凡看见灵魂搀杂危险的信徒,都不能不寻求拯救。但是,这拯救的道路,虽然是公开的,或许也是艰难的。信徒必须多多的祷告,看明白自己可怜的光景,也知道圣灵的住处、工作、和要求。信徒应当看见圣灵住在他里面的奥秘和实在,应当尊敬这圣洁的同在,应当小心不要有什么叫祂忧愁,应当知道除罪之外,最叫圣灵忧愁,或者伤害信徒比罪更厉害的,就是信徒顺从自己的生命而生活,而工作。人类最初的过犯,就是照着自己的意思去追求那良善的、智慧的、有知识的。这样的过犯,乃是信徒所屡改屡犯的。信徒应当知道他们已经信主了,圣灵已经住在他里面了,祂应当有完全的权柄,魂应当完全顺服祂。不是你已经祷告,你已经求圣灵作工,求祂指教,所以什么都好了,什么都成功了。这个并非真理。你若非一天过一天,专专一一的将魂的生命,和祂的能力、智慧、并感觉交于死地,而诚诚实实的,愿意在心思和意志里完全顺服祂,等候祂教训,倚赖祂作工,你就很不容易看见祂实在作工。

信徒必须明白分开他的魂和灵的,乃是神的道。主耶稣自己就是神活的道,祂要以祂的自己分开我们的魂和灵。我们是否愿意让祂的生命,和祂所完成的工作,站立在我们的魂和灵中间呢?我们是否愿意,并且寻求祂的生命,充满在我们的灵中,以对付魂,以致它不能活动呢?圣经,就是神写的道。主耶稣要用圣经的教训,将我们的魂和灵分开。我们是否愿意跟从所有的真理呢?圣经的教训,是否我们所愿遵行的呢?我们愿否没有自己的意见,只因着圣经的教训,而顺服主呢?我们愿否以圣经的权威为已足,不必再有人世的帮助,才肯服从呢?如果我们愿意进入完全属灵的生活,我们就断不能不顺服主,和祂在圣经里所有的教训。这是不可少的。这是实行的利剑,要将我们的魂和灵分开的。

圣灵治下的魂

我们已经说过,全人的灵、魂、体,如何像圣殿一般,分为至圣所和外院,而神是住在至圣所里的。至圣所和圣所中间,有幔子隔开;这个幔子,好像是把神的荣耀和同在,关在至圣所里,而把圣所关在外面。这样就叫人只能觉得、见得幔子外面圣所的事,而不能明白知道至圣所里面的事。除了相信之外,在他外面的生命里,并看不见神的同在。

但是,这幔子的存留,乃是暂时的。当时候到时,主耶稣的身体–就是幔子的实形(来十20)–就在十字架受死,把幔子从上到下裂开了。(太二七51。)现在至圣所和圣所中的间隔已经除掉了。神的目的,并非要永久只居在至圣所里,祂也要将祂的同在扩充到圣所来。但是,祂有所等待,就是要等待十字架工作的完成。惟有十字架,能将幔子裂开,能叫神的荣耀,从至圣所里照耀出来。

所以当信徒一让十字架完成它的工作,神也要叫他的灵和魂,有祂圣殿里至圣所和圣所的经历。如果信徒,时常顺服圣灵,没有丝毫的龃龉,就至圣所和圣所中的交通,一天胜过一天,一日和合过一日,不久的时候,他就要看见一个大改变。乃是十字架的工作,叫实形–天上的和地上的–圣殿的幔子裂开;所以,也就是十字架在信徒–就是属灵的圣殿–的生命里,和经历里,作了切实的工夫,丧掉魂的生命,再没有独立的行为,而完全等候倚赖灵的生命出主张,出能力,以生活,以工作之后,信徒的灵和魂的中间,也就有一个‘幔子裂开’的经历。

这幔子,乃是‘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的。这是神的工作,不是人的作为。当十字架的工作已经完满的时候,神就随着己意,将这幔子裂开。这非并我们的苦工,并非我们自己的气力,抓拉和要求所能得着的。十字架的工夫,几时成就,幔子就几时裂开。所以,让我们重新将自己奉献给神,丝毫不自爱的,愿意将自己魂的生命,交于死地,愿意让那在至圣所里的,作一切的主。如果主看见十字架在我们里面已经作了彀深的工夫,祂从前如何藉着神的能力将幔子裂开,以致祂的圣灵能从祂荣耀的身体流出来,也必定叫我们里面的至圣所和圣所变成一所。

这样,就要叫至高者隐密处的荣耀,洋溢的充满我们日常感觉生命中;叫我们圣所里所有的生活和作为,都是为至圣所里的荣耀所分别为圣;叫我们的魂,也像灵一般为神的圣灵所居住,所完全管理;叫我们的心思、情感、意志,都为圣灵所充满;叫我们从前用信心在灵里所维持的,现在竟然在魂中知道,并且不再减少,不再亏缺。这是何等有福的生命呢!现在‘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因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耶和华殿,所以祭司不能进殿。’(代下七1~2。)从今以后,自己的活动,虽然如同祭司事奉神那样的美好,也要在神的荣光中,失去它活动的可能。现在是以神的荣光为一切,并不再重看动物活泼的工作了。

这样是灵魂分开的另一方面。在魂影响灵,支配灵方面说来,十字架的工作,就是叫魂和灵分开;但是,在圣灵的充满,和灵掌权的方面说来,十字架的工作,乃是叫魂不再独立,完全与灵和合;对于信徒个人生活的经历,就应当寻求灵和魂的合而为一。如果我们这样让十字架和圣灵作深工夫,我们就要看见魂所失去的,还没有它所得着的万分之一。死的现在结果了,失丧的现在保守到永生了。如果我们的魂生命乃是在灵的管治之下,就要看见我们的魂,有极大的改变。本来我们的魂因为自用的缘故,因为常要单独行动的缘故,所以在神面前好像乃是失丧一般;在神手里没有用处。现在:我们的魂,在人这方面,虽然是失掉了,但是在神那一方面,却是得着。此后我们就像希伯来十章三十九节所说,‘乃是有信心以至魂生命得救的人。’这个意思,比平常所说的‘灵魂得救,’更深得多。这里是特别指着生命说的。现在信徒已经学习不随从感觉和眼见,而行事为人,所以能有信心以救他自己的生命,事奉神,叫神得荣耀。表面是失去,实际是得着。雅各书一章也说到这样的得救。‘你们要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接(接树的接)入的道,就是能救你们魂的道。’(21。)当一枝树木,接在一个树头之上,它就接受那树木的天性;所以,当神的道,接入我们的生命里时,就要将它的天性,传接我们;这样就要救这棵树不至无用,并且救它能结果子。我们从生命的道那里,得着道的生命。树头不是消除,乃是以新生命为它生机的原则。魂的一切还在,但是,现今并不是魂的生命来叫魂的机关活着了,乃是神的道的生命。这是真实‘魂的得救。’

我们人的神经,本来都是敏锐的,最容易受外来的刺激。外面的话语、态度、环境、人情,最会叫我们感伤。本来的心思,是有许多的思想、筹画、和理想的,真是纷纭得了不得。本来我们的意志,是有许多的意见、和主张的,爱照自己所喜好的去行。我们魂生命的各机关,没有一部分是以平安给我们的。无论是单独,或是联合,魂的生命,都是叫我们时时迁移,常常改变,叫我们受搅扰,觉得散乱,没有安静。

但是现在因为我们的魂乃是被灵所管治的,我们就要脱离这样的搅乱。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魂里的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9。)如果我们愿意降服主,愿意负祂的轭,愿意随着主的意思而行,我们的魂,就不至于受激动。如果情愿效法主,看主如何受人的轻看,不随从己意,只遵行神旨,如果我们肯学祂的样式,我们魂中的纷纭,就要平静下来。难过忧伤之所以来临,就是因为我们不肯以与主受同样的待遇为满意,就是因为我们不肯顺服神的旨意和安排。如果我们愿意将魂的生命交于死地,而完全降服主,我们的魂–神经敏锐的魂–就要安息于主里面,就不会再误会主。圣灵治下的魂,就是一个安息的魂。

从前乃是忙碌的打算,现在乃是安静的信靠主,从前乃是时常忧伤烦躁的,现在乃是如同断过奶的孩子,休息在母亲的怀里一般。从前乃是充满自己的意思,有许多的欲望和雄心,但是现在只以神的旨意为美好,而安息在神的里面。真的,‘完全顺服主,满心欢喜。’完全献与主,万事安宁。以弗所六章六节,也有类似的意思:‘基督的仆人,从魂里遵行神的旨意,’不是像从前‘倚靠魂’–那是自恃–来遵行神旨,乃是从魂里–全心切实来遵行神旨。从前背叛神旨的魂生命,现在因为经过十字架作工的缘故,就完全降服神的旨意,而实心遵行。从前都是徒在外面,若不是己行己意,就是照己意以行神旨,现在却与神在诸事上同心。

一个被圣灵所管治的魂,乃是不为自己挂虑的。‘不要为生命(魂)忧虑。’(太六25。)现在我们所首先寻求的,乃是神的国,和祂的义,相信饮食起居的事,自有神为我们安排。魂的生命,已经蒙圣灵用十字架的工作对付它,所以它不能再顾念自己。虽然自觉,乃是魂的首个表显,但是因为信徒已经真在神的里面,失去自己了,所以能完全信托神。自爱、自谋、自念–都是魂的工作–现在已经实行除去,对于这样切实的问题,就不再自己为谋了。

因为十字架已经作过工夫了,所以现在并不再自己忙碌的打算。从前是忧虑的,现在已经认识神了,所以就能安心寻求祂的国和义。现在已经知道了,如果我以神所顾念的为念,神就要以我所顾念的为念。从前以神迹为希奇,现在却生活在行神迹的神里面,知道祂会供给一切的需用。这并不是用心机的,乃是自然而然的,休息在神的手里。神的能力作为他的盾,吃喝生命的问题,不过是很小的。

‘要一心为善,将自己的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彼前四19,)乃是圣经的教训。有时世人只知道神为造化主,而不认识祂为父。但是,信徒现在不只认识祂为父,也知道是造化之主。说祂是造化之主,就是表明祂的能力,表明全宇宙如何都在祂的手下。从前当受苦的时候,乃是畏惧人,但是现在知道了,一切的事,都在祂的手里,都有祂的安排。从前很难相信世事都不能违反祂的意思而行动,现在都知道了在宇宙内凡属人的、属天然的、属超然的,无一不在祂谨慎聪明的安排之中。现在知道了一切临到身上的,都是祂所允许定规的。一个圣灵管治的魂,就是一个安静交托的魂。

不只应当以魂交托主,并且也应当恋慕主。‘我魂紧紧的跟随你。’(诗六三8。)现在不敢再自专,不敢再独立,也不敢再随着魂的意思而事奉主。现在所跟从的乃是主,并且是战战兢兢的,不敢或离的,而紧紧跟随主。有的人以这节译为‘我的魂胶漆于你。’现在并非单独的行动,乃是完全降服于主。并非勉强的,乃是乐意的。现在所恨恶的,乃是自己的生命;所完全爱慕的,乃是主。

这样的人,就不能不同马利亚一同说,‘我的魂尊主为大。’(路一46。)现在并不是自高自大–无论明处,暗里–乃是自知无用,自甘卑微,愿意高举主。现在并不愿再偷窃主的荣耀,给自己(魂),乃是在魂中以主为大。主如果没有在魂里被尊为大,主就没有在一个地方是大的。

惟独这样的人,才能不以性命(魂)为念,(徒二十24,)才肯为弟兄舍命(魂)。(约壹三16。)如果自爱的心还没有失丧,就当主所召我们在实际上,为祂背十字架时,就要退缩。乃是因为魂的生命,已经日日专专一一的被弃绝,所以能为主的缘故,‘不以性命为念。’因为在日常的时候,就已经活着为殉道者,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十字架了,所以,在必需的时候,就能实行为主殉道。就是因为平日就有一个为着弟兄倾倒出来的生命,不求自己的权利和安舒,日日舍己,所以在特别的时境中,能‘为弟兄舍命。’真实的爱主和爱弟兄,乃是从不自爱而来。要拯救自己,可怜自己的基督,就不能爱我们而为我们而死。祂若‘爱我,’就当‘为我舍己。’爱心是从弃绝魂生命来的。流血乃是祝福的源头。

这样的生活,就是‘魂兴盛’(约参2)的生活。兴盛并非因着自己得着什么,乃是因为自己失去一切。然而失丧魂的生活,并非一个失丧的生活,因为他乃是在神里面失丧了魂。魂的生命,乃是束缚,乃是自私。在神的生命中,失丧的魂,就要生活在神浩无际涯的生命中。这是自由,这是兴盛。我们所损失的越多,我们所得着的就也越盛。我们的产业多少,并非看我们的收入,乃是看我们的支出。这是真实结果的生活!

但是,舍弃魂的生命,并非如脱离罪那么的快速。这是我们的生命,必须我们天天不愿意因它而活着,而拣选神的生命方可以。这样,里面的十字架,必须一次过一次背的更忠心。所以时日方长,我们应当仰望那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的主耶稣。‘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魂)。’(来十二2~3。)祂的魂如何感觉羞辱,而又如何轻看,如何忍受十字架,乃是我们愿意走十字架道路者的目标。

‘我的魂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祂的圣名!’(诗一○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