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篇 一种完全照着神新约经纶,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二)
总纲目




神的经纶
两种生活
雅各的声望与影响力
以神作生命并且活祂
怎样衡量雅各书
马可福音所启示的生活

 读经:加拉太书二章十一至二十一节,马可福音一章一节。

 我们在前篇信息指出,我们在马可福音看见一种完全照着神新约经纶,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我们大多熟悉『神新约的经纶』这辞;然而,为了重温我们的领会,让我们以简单、基础的方式来看,什么是神新约的经纶。

神的经纶


 神新约的经纶,就是将祂自己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使他们成为基督的肢体,好让基督得着一个身体来彰显祂。我们这样来描绘神的经纶,就看见几件重要的事:神愿意将祂自己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神愿意使祂的百姓成为基督的身体(就是召会)的肢体;基督的身体乃是为着彰显基督的。我们在马可福音看见一种完全照着神新约经纶,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

两种生活


 正如我们所指出的,我们若将雅各书与马可福音比较,就会看见这两卷书陈明两种生活。我们在雅各书看见雅各的生活,在马可福音看见主耶稣的生活。这两卷书其中一卷帮助我们了解另一卷。我们没有马可福音,就不能清楚了解雅各书。照样,我们没有雅各书,就不能清楚明白马可福音。惟有将这两卷书相互比较,来看二者所启示的两种生活,我们才能对雅各书与马可福音有正确的认识。

雅各的声望与影响力


 因着雅各书强调基督徒实行上的完全,所以许多基督徒非常欣赏这卷书。我们已经在雅各书生命读经指出,雅各的确强调基督徒的完全,并且他所着重的是实行上的完全,不是道理上的完全。因此,许多敬虔、热心、虔诚的信徒都喜爱雅各书。雅各告诉我们,要祈求智慧,使我们行事合宜;又鼓励我们说话要有节制,勒住我们的舌头,使我们能过敬虔的生活。他在书信的每一章,都说到一些与敬虔有关的事。

 无论在召会历史,或是在圣经里,雅各的敬虔是人所共知的。他花许多时间祷告,并在古时的犹太基督徒中,备受推崇。照行传十五章和二十一章,以及加拉太二章来看,雅各备受圣徒的尊崇。譬如,加拉太二章十二节题到『从雅各那里来』的人。照这节圣经所说,当这些人来到安提阿,彼得『因怕奉割礼的人,就开始退去,隔离自己』。这事例说出雅各的影响力。即使是带头的使徒彼得,也受他的影响。

 以地理来说,耶路撒冷在南部,安提阿在北部。许多圣经教师将这两个城市当作两大中心。在耶路撒冷有一个召会,(徒八1,)在安提阿也有一个召会。(十三1。)

 我们读使徒行传,可能觉得在耶路撒冷的召会似乎有犹太人的外观,在安提阿的召会,有外邦人的外观。有人以为耶路撒冷既然在犹太地,而安提阿位于外邦世界,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就必须有犹太人的外观,在安提阿的召会应该有外邦人的外观。你也许会说,『在耶路撒冷(犹太人的城市)的召会怎能没有犹太人的外观?在安提阿的召会怎能没有外邦人的气氛?在日本的众召会当然有日本的外观,在美国的众召会必然有美国的外观。』从人的观点来看,这是合乎逻辑的。然而新约启示,召会不是犹太的,也不是外邦的。林前十章三十二节题到三类人:犹太人、外邦人(希腊人)、和召会。这清楚指明,召会与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有分别。神从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呼召祂所拣选的人,成为召会。因此,召会不应该是犹太的,也不应该是外邦的。召会若有犹太人或外邦人的外观,召会就多多少少失去了她的性质,或者至少已经失去了她的一些特征。

 我们若仔细读行传十五章和二十一章,以及加拉太二章,就会看见在彼得、保罗、与雅各的时代,耶路撒冷对于安提阿有相当的影响。这就是说,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影响了在外邦世界的众召会。雅各可能担忧在外邦世界的众召会没有实行摩西的律法。这可能是他差遣几位弟兄从耶路撒冷往安提阿去的原因。这些弟兄去安提阿,也许是要看看那里信徒的光景。

 从雅各那里来的人到安提阿以前,彼得的行动举止,正合乎一个弟兄与基督身体上一个肢体的行动举止。具体的说,他与外邦人一同吃饭。保罗论到彼得说,『从雅各那里来的几个人,未到以先,他惯常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加二12。)然而,从雅各那里来的弟兄来到时,彼得慌张了,就率先装假,再一次行动像犹太人一般。保罗称这种装作是装假,『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被牵引,和他们一同装假。』(13。)

 有人也许会问,彼得的行为到底有什么不对。表面看来,没有什么不对。但对于一班认识神新约经纶的人来说,彼得明显的犯了大错。他退避,而与外邦信徒分开,这牵涉一种搀杂,破坏了神新约的经纶。

以神作生命并且活祂


 神新约的经纶不是遵守律法,或奉行仪式;神的经纶也不是仅仅照着人的伦理或哲学来行善。神新约的经纶乃是神将祂自己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使他们得着祂,就是三一神-父、子、灵-作他们的生命。当神的百姓有了祂的生命,他们自然而然能活这生命。简单的说,活神的生命就是凭神而活,甚至活神自己。因此,神的经纶不是遵守犹太律法,也不是照着人的哲学行善;而是有神作生命,然后活祂。我们都要看见这一点,这是极其重要的。

 从使徒时代直到今天,关于圣经的教导与神学,一直有许多的辩论。这许多的辩论乃是错失神新约经纶之目标的结果。历世纪以来,基督教教师为着道理与作法多有争执,但他们却疏忽了神新约经纶的中心点。错失神新约的经纶,是何等的损失!

 有些基督徒,特别是所谓圣洁派的人,争辩怎样穿着才合式。譬如,他们为姊妹裙子或袖子的长度而辩论。这个非常简单的例子,说明圣徒们受打岔偏离了神新约的经纶。我们相信,圣徒们若看见神在祂的经纶里,愿意将祂自己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使他们以祂作生命,并且活祂,他们就不必再为任何人的穿著争辩了。

 我们看见,神新约的经纶不是遵守律法或奉行仪式,也不是仅仅照着道德的方式行善。神新约的经纶乃是我们以祂作生命,并且活祂。

 我们若仔细读加拉太二章十一至二十一节,就会看见雅各那里的人来到以后,安提阿的气氛就改变了。那些弟兄未到之先,彼得与安提阿的其它信徒,正处在享受神新约经纶的特别气氛里。然而,因着雅各的影响,属灵的气氛改变了,属灵的天空乌云密布。有些东西进来了,使神新约的经纶含混不明。

 安提阿的事态太严重了,以致保罗当面抵挡彼得。(加二11。)保罗给了彼得一个很好的功课。照加拉太二章十四节所说的,保罗在众人面前对彼得说,『你既是犹太人,若是生活像外邦人,不像犹太人,怎么还勉强外邦人犹太化?』

 保罗在那个场合所说的话,持续到加拉太二章二十一节。你也许多次引用二章二十节的话,特别是『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这句话,却没有看见这一节的上下文。上文是从十一节开始,包括保罗公开斥责彼得。保罗的斥责强调一项事实,就是我们这班相信基督的人,只该过一种生活,就是活基督的生活。这不是与外邦人吃饭或不与外邦人吃饭的问题,乃是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让基督活在我们里面的问题。所以保罗能说,『我既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基督也活在我里面,我在吃饭的事上,就不再是我活着。问题不在于我有没有与外邦人一同吃饭,问题乃在于基督有没有活在我里面。』

怎样衡量雅各书


 雅各是一个敬虔的人,在基督徒实行的完全上是很强的。然而,我们若照着神新约的经纶来衡量他,就会看见他生活上的缺欠。雅各在书信里一点也没有题到基督活在我们里面的事。事实上,他甚至连神圣的生命也没有题起。雅各反而论到旧约的人物与旧约的作法。他所写的,很多是根据旧约的。我们在他的书信里找不到许多新约的辞。即使他使用新约的说法,也会立即转向旧约的作法。

 我们不该照着天然的观念、伦理的观念、或宗教的观念衡量雅各的书信。反之,我们需要照着神新约的经纶衡量这封书信。我们知道神的经纶乃是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作生命,使我们这班基督身体上的肢体能够活祂。当我们这样来衡量雅各书,就能看见这卷书在与新约其余书卷的关系中所占的地位。

 曾有好几世纪,雅各书的地位并不明确。直到主后三九七年召开的迦太基会议,才终于正式承认该书为新约的正典。雅各书之所以引起辩论,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这卷书在神新约经纶这方面,既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而是灰的。意思是说,这卷书信是旧约与新约的混杂。雅各书在某些方面带着新约的『色彩』。例如,他说到众光之父生了我们,叫我们在祂所造的万物中,成为初熟的果子。(一18。)还有其它例子,就是雅各论到那所栽种的话,自由的律法,与居住在我们里面的那灵。(一21,25,四5。)这些项目虽然都属于神新约的经纶,但却是在一封带着浓厚旧约味道与色彩的书信中找到的。为这缘故,我们指出,在这卷书中看见一种不是完全照着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

马可福音所启示的生活


 当我们从雅各书转到马可福音的时候,我们看见一种毫无灰色的生活。相反的,马可福音所启示的生活,就是主耶稣作奴仆救主的生活,绝对是『白』的。这意思是说,马可福音所启示之主的生活,是完全照着神新约的经纶,并为着神新约的经纶。

 虽然马可福音记载一种绝对照着神新约经纶,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我们还需要属灵的视力,才能看见本福音书所启示的。我们若没有这种属灵的视力,也许会把马可福音仅仅当作一本故事书。我们若没有这种看见,就不能领会那是一本传记,记载一种完全照着神新约经纶,并为着神新约经纶的生活。实际上,马可福音所陈明的生活,是神新约经纶的实际、实质与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