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篇、奴仆救主为着完成神救赎的死与复活(四)
总纲目




三一的神
神儿子耶稣的血
基督之死所成就的
罪行的问题
罪性的问题
我们的旧人
旧造
撒但
世界的系统
规条
释放神圣的生命
神的定议
神人永远的死

 读经:马可福音十五章十六至四十一节。

 我们在本篇信息中要来看基督救赎之死所成就的是什么。在交通这事以前,我愿意进一步说到三一神。

三一的神


 我们在马太三章看见,神圣三一的三者是分别的单位:父在天上,子在地上,灵彷佛鸽子从天降下。但马太一章很明显的指明,这三者乃是一。

 照马太一章来看,基督是从圣灵成孕的。这与约翰一章十四节相合,那里告诉我们,话成了肉体。根据约翰福音所说的,话就是神的儿子。当主耶稣在马利亚腹中从圣灵成孕时,那是神的儿子成了肉体,是话成为肉体。所以,提前三章十六节说,大哉!敬虔的奥秘!就是神显现于肉体。

 马太一章十八节与二十节,约翰一章十四节与提前三章十六节,都是指同一件事。主耶稣从圣灵成孕,就是神的儿子成为肉体;神的儿子成为肉体,就是神显现于肉体。我们将这几节摆在一起,就看见圣灵为着耶稣的成孕;子来成为肉体;神显现出来。这指明那灵,神的儿子,神自己,乃是一。

 一面,神圣三一的三者是三;但另一面,三者乃是一。因这缘故,我们说神是三一的。我们的神是三一神,是三而一的神。

 因为基督是从圣灵成孕的,所以他是神人;在他身上,有神性与人性的调和。因此,他受浸时,乃是以神人的身分受浸。同样的原则,他受死时,也是以神人的身分,死在十字架上。

神儿子耶稣的血


 约壹一章七节说,神儿子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耶稣』这名是指流出救赎的血所需之主的人性;『他儿子』这名称是指使救赎的血永远有功效所需之主的神性。因此他儿子耶稣的血指明,这血乃是真正的人所流适当的血,为要救赎神堕落的造物,有神圣的保证为其永远的功效,这功效在空间上是普及各处的,在时间上是永远长存的。

 人的罪需要人的血洗净。耶稣的血是真正的人所流的血。然而这位为救赎我们而流血的耶稣,乃是神的儿子。他有人性,也有神性。他的人性使他有资格为我们受死。因他是人,他有血可流,来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虽然如此,他也是神的儿子;他的神性担保他救赎的血永远有功效。因此,他的人性使他有资格作我们的救赎主和代替;他的神性使他这资格具有永远的能力。基督若不是人,就没有资格作我们的代替。赞美主,他的人性使他有资格作我们的代替;他那真正的人血有资格洗净我们的罪!但这资格的功效需要一些东西来担保,这担保就是主的神性。他的神性担保他的资格永远有功效。

 约壹一章七节指明,这位在十字架上受死、流血的,乃是那人耶稣,并且这一位乃是神的儿子,是神圣者。他以神人的身分死在十字架上,他兼有人性和神性。他是神人,被钉十字架作我们的救赎主。

 在这些事上,主的圣言所给我们看见的,与传统的教导多少有点不同。因这缘故,我们的教导与传统的教导有一些冲突。关于这一点,你需要运用鉴别力,看明那些教训是根据神纯净的话,那些是根据代代承袭的传统道理。

基督之死所成就的


罪行的问题


 现在让我们来看主的死成就了什么。首先,基督的死解决了我们罪行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过犯、罪愆、与罪的行为。他的死解决了我们罪行的问题,并且是永远解决了。关于这一点,保罗在林前十五章三节说,『我从前所领受又传与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不仅如此,彼前二章二十四节说,基督『在木头上,在他的身体里,亲自担当了我们的罪』。

罪性的问题


 其次,基督这包罗万有的死,已经对付了罪性。要解释罪行是什么,相当容易;但要给罪性下个定义,却不太容易。罪行指行为、过犯、罪愆与过失。但什么是罪性?罗马八章三节说,神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之肉体的样式,并为着罪,在肉体中定罪了罪。基督为着定罪了罪,就以罪之肉体的样式而来。约翰一章二十九节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

 我们照着圣经并按自己的经历来看,便看见罪性实际上就是撒但罪的性情。撒但是罪的根源。罪是撒但的发明,撒但自己就是罪的元素。事实上,在神眼中,罪就是撒但。

 照罗马书来看,罪是活的东西,能驱使我们去作我们所不愿意作的事,并且住在我们里面,欺骗我们,甚至杀死我们。(六14,七8,11,17。)这住在我们里面,为所欲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就是撒但。

 人堕落的时候,撒但的罪性就注射到人里面。这就是说,当人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时,他就接受了撒但的罪性进入他里面。

 宇宙中有一个东西,圣经称之为罪。罪不仅是客观的,在我们外面;也是主观的,在我们里面,在我们的肉体里。因此,我们外面有罪行、过犯、罪愆与过失;里面有罪性的基本问题。赞美主,基督包罗万有的死不仅解决了我们罪行的问题,也审判并定罪了罪性!

 罗马八章三节启示,当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时,肉体里的罪被定罪了。我们可以用一座不安全的建筑物被宣判不合用来说明。(译者注:宣告不合用,英文为condemnation,与定罪同。)一座建筑物破损不堪,必须拆除时,政府会宣判那栋建筑物不合用。照样,借着基督包罗万有的死,肉体里的罪已经被定罪了。借着他永远的死,就是神人的死,罪已经被定罪了。

我们的旧人


 基督的死所对付的第三项,就是我们的旧人。罗马六章六节说,『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与他同钉十字架。』加拉太二章二十节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因着神人奇妙的死是包罗万有的,所以这死也包括了我们。神把我们放在基督里,当基督钉十字架时,我们也在他里面。因此,我们包括在他包罗万有、永远的死里面。

旧造


 因着我们的旧人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整个旧造也同钉了十字架。我们这些人是旧造里领头的,因此是代表旧造。当旧造的代表—人—被钉十字架时,整个旧造也都钉了十字架。

撒但


 此外,基督永远的死已经废除了撒但。希伯来二章十四节论到这点说,『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有分于血肉之体,为要借着死,废除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这指明基督在他的人性里,借着肉身受死,废除了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这意思是说,撒但被钉了十字架。不管我们明不明白这事,无论如何,因着基督受死,撒但被钉了十字架,这是一个事实。

世界的系统


 圣经启示,撒但形成了一个属撒但的系统,叫作世界。撒但借着世界,就是属撒但的世界,把堕落的人系统化在他篡夺的手下。但这邪恶的世界系统已经受了审判。

 因着世界的系统联于撒但,所以当这位世界的王被审判时,世界也受了审判。主耶稣论到这事,说,『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约十二31。)当撒但在十字架上被废除时,这世界的王就被赶出去;同时,与撒但有关的世界系统也受了审判。

 这审判就好比旧造在旧人钉十字架时也钉了十字架。旧人钉十字架时,整个旧造就钉了十字架。照样,撒但因着基督的死被废除时,世界就受了审判。

规条


 以弗所二章十五节说到,基督包罗万有的死所对付的另一件事:『在他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好把两下在他自己里面,创造成一个新人,成就了和平。』我们在这里看见,基督被钉十字架时,他永远的死废除、取消了人类生活与宗教中不同的规条。不仅如此,基督永远的死也废掉了种族之间的歧异,以及社会阶级之间的歧异。

释放神圣的生命


 基督的死不仅对付了许多消极的事物,也有积极的一面。主耶稣在约翰十二章二十四节论到这点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是指基督的死。基督包罗万有的死,释放他里面神圣的生命,这生命就产生出许多子粒来。

 消极一面,基督包罗万有的死,解决了罪行、罪性、旧人、旧造、撒但、世界、和规条的难处。积极一面,基督永远的死,把神圣的生命从他里面释放出来。

神的定议


 我们若看见基督包罗万有之死的意义,就会看见他的死比创造宇宙更为重大。关于基督的死,在已过的永远里,三一神在他神圣的计划里定规,神圣三一的第二者—子—要来成为肉体,且死在十字架上,好完成神永远的救赎,成就他永远的定旨。用彼得在五旬节所说的话来说,基督是『按着神的定议先见被交给人』。(徒二23。)

 按着神这定议,神圣三一的第二者,在创立世界以前,就是在已过的永远里,(彼前一19~20,)就命定要成为神的羔羊。(约一29。)在神眼中,他这位神的羔羊,从创立世界以来,就是从神堕落的造物存在以来,就被宰杀了。(启十三8。)

 自从人堕落以来,羊羔、绵羊、牛犊,就被神的选民用来作预表。(创三21,四4,八20,二二13,出十二3~8,利一2。)这些预表乃是指向要来作神所预定之真羔羊的基督。在时期满足的时候,三一神就差遣神圣三一的第二者—神的儿子—来成为肉体,取了属人的身体,(来十5,)使他可以在十字架上献给神,(九14,十12,)以实行三一神的旨意,(7,)也就是以他自己在人性里作为独一的祭牲和祭物,来取代作为预表的祭牲和祭物,使神的选民得以圣别。因此,神的旨意就是要基督受那包罗万有、永远的死。

 基督的死何等伟大!这死清理了宇宙中一切消极的事物,并释放出永远的生命,以产生新人;这新人乃是国度种子,国度基因的终极完成,这终极的完成就是神永远的国。

神人永远的死


 马可十五章十六至四十一节所记载基督的死实在非同小可,我们对这事实需要有深刻的印象。我们都必须看见,基督的死是神人永远的死。那位代替我们受死的,不仅是人,乃是神人。因此,他的死是永远的死。这永远的死,比神创造之工更伟大。

 我们来看马可福音里关于基督之死的记述时,不该肤浅的阅读。我们必须看见,照马可福音所记载,受死的这一位乃是神人;他的死不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死。这不平凡的死,这永远的死,乃是神人的死。因此,基督的死清理了一切消极的事物,并释放出神圣的生命,以产生新人。至终,这新人要成为神永远的国,作为国度基因的完满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