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篇、奴仆救主为着完成神救赎的死与复活(二)
总纲目




戏弄奴仆救主
在各各他被钉十字架
被人苛待且受神审判
殿里的幔子裂为两半
主钉十字架时的在场者
尊荣的埋葬,享受他的安息日

 读经:马可福音十五章十六至四十一节。

 我们在本篇信息来到马可十五章十六至四十一节,论到奴仆救主的钉十字架。

戏弄奴仆救主


 马可十五章十六节说,『兵丁把耶稣带进总督府的院子里,叫齐了全营的兵。』总督府就是总督官邸。

 十七节说,『他们给他穿上紫袍,又把编成的荆棘冠冕给他戴上。』荆棘是咒诅的表号。(创三17~18。)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了咒诅。(加三13。)马可十五章十七节的荆棘冠冕表征君尊,用来讥诮奴仆救主。(20。)

 兵丁在十八至十九节继续讥诮主耶稣:『就向他致敬说,犹太人的王!愿你喜乐!又用一根苇子打他的头,向他吐唾沫,屈膝拜他。』他们戏弄完了,『就脱下他的紫袍,给他穿上自己的衣服,带他出去,要钉他十字架。』(20。)这里,主是逾越节的羊羔,为我们的罪作了牺牲,像羊羔一样被牵去宰杀,这应验了以赛亚五十三章七至八节。

在各各他被钉十字架


 马可十五章二十一节继续说,『有一个古利奈人西门,就是亚力山大和鲁孚的父亲,从乡下来,经过那里,他们就强迫他背耶稣的十字架。』古利奈是古希腊在北非殖民地塞利奈加(Cyrenaica)的京城。西门似乎是古利奈的犹太人。

 十五章二十二节说,『他们带耶稣到了各各他地方。(各各他翻出来,就是髑髅地。)』各各他是希伯来名称,(约十九17,)意即髑髅,(可十五22,)等于拉丁文的Calvaria,加尔瓦略,演变为英文的Calvary,加略。(路二三33。)这不是指堆放髑髅的地方,乃是单指髑髅说的。

 二十三节继续说,他们『拿没药调和的酒给他,他却不接受』。没药调和的酒,(也调着苦胆—太二七34),用作麻醉药物。然而,主不肯接受麻醉,他要饮尽苦杯。

 二十四节说,『于是将他钉十字架,拈阄分他的衣服,看谁该得什么。』我们在这里看见,主受尽罪人的洗劫,应验了诗篇二十二篇十八节。这也暴露了罗马政治的黑暗。

 马可十五章二十五节说,『他们将他钉了十字架,乃是在上午九时。』上午九时直译,第三时。

被人苛待且受神审判


 二十九至三十一节告诉我们,从那里经过的人『亵渎他,摇着头说,咳!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内建造起来的,救你自己吧!从十字架上下来吧!祭司长和经学家也是这样戏弄他,彼此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亵渎主耶稣的人歪曲他在约翰二章十九节里的话,他在那里乃是说,『你们拆毁这殿。』亵渎他的人又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主若救他自己,就不能救我们。

 马可十五章三十三节说,『从正午到午后三时,遍地都黑暗了。』正午,直译,第六时。午后三时,直译,第九时。主在第三时,我们的上午九时被钉,直到第九时,我们的下午三时。他在十字架上受苦六小时。前三小时,他是为着遵行神的旨意,被人迫害;后三小时,他是为我们完成救赎,受神审判。在这段时间内,神算他为我们的罪,替我们受痛苦。(赛五三10。)因此,遍地都黑暗了,(马可33,)因为我们的罪性、罪行、和一切消极的事物,都在那里受了对付;神也因着我们的罪弃绝了他。(34。)

 我们在十五章十六至三十二节看见奴仆救主被人苛待。他被戏弄、击打、亵渎、并钉十字架。这都是迫害他之人的举动。

 三十三节说,从正午到午后三时,遍地都黑暗了。从正午开始,遍地黑暗,直到午后三时(第九时)。这黑暗是神造成的,指明神进来审判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

 我们看见奴仆救主在十字架上有六个小时,从上午九时到下午三时。前三个小时是人逼迫他的时候。我们可以说,主耶稣在这时是殉道者。然后在正午,遍地都黑暗,神就进来了。这黑暗是神审判罪的表号。人在奴仆救主钉十字架的头三个小时迫害他,神在后三个小时进来审判作我们代替的基督。那时,神将我们所有的罪全放在他身上,将他当作一个罪人,作我们的代替。因此,主耶稣在钉十字架的头三个小时是殉道者,但在后三个小时是救赎主。他作殉道者,在人的手下遭受逼迫。他作我们的救赎主,在神的手下为我们受审判。那黑暗乃是神进来审判基督的象征,他为我们的罪成了我们的代替。

 马可十五章三十四节说,『午后三时,耶稣大声喊着: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绝弃我?』神弃绝十字架上的基督,因为他取了罪人的地位,(彼前三18,)担当我们的罪,(彼前二24,赛五三6,)并且替我们成为罪。(林后五21。)我们将在下一篇信息更详细的交通这一节。

 马可十五章三十五至三十六节继续说,『旁边站着的人,有的听见就说,看哪,他呼叫以利亚。有一个人跑去,把海绵蘸满了醋,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说,等一等,看以利亚来不来把他取下。』这是以戏弄的方式(路二三36)给主解渴。(约十九28~30。)

 在马太二十七章三十四节与马可十五章二十三节,酒调和苦胆与没药,是在他钉十字架以前当作麻醉剂要给主喝的,但他不喝。然而,在马可十五章三十六节,醋是在他钉十字架的末了才给他喝的。

 三十七节接着说,『耶稣大声喊叫,气就断了。』意思是说,主停止了呼吸。马太二十七章五十节告诉我们,主在这时大声呼喊,『交出了他的灵。』这是主交付他的灵,(约十九30,)指明主自愿交付他的生命。

殿里的幔子裂为两半


 主耶稣断气以后,『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可十五38。)这表征神与人之间的间隔除去了,因为基督所取之罪的肉体,(罗八3,)就是幔子所象征的,已经钉在十字架上。(来十20。)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指明幔子的裂开,是神从上头的作为。

 殿高二十肘。所以,人不可能将幔子从上到下撕裂为两半。使幔子裂开的乃是神。

 殿里的幔子表征基督所穿上的肉体。幔子裂开,表征基督所穿上的人性已经被钉十字架了。我们若详细研读圣经,就会晓得基路伯绣在幔子上,而基路伯表征神的造物。(结一4~14,启四6~9。)因此幔子上的基路伯表征受造之物,与耶稣的人性有关。当主穿上我们的人性时,他所穿上的人性带着受造之物。这给我们很强的根据来说,当基督将他的人性钉在十字架上时,他了结了受造之物。

主钉十字架时的在场者


 马可十五章三十九节说,『对面站着的百夫长,看见他这样断气,就说,这人真是神的儿子。』百夫长晓得这人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他的的确确是神的儿子。

 四十至四十一节说到那些在场的妇女:『还有些妇女,远远的观看,其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又有小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并有撒罗米,就是耶稣在加利利的时候,跟随他,服事他的那些人,另外还有许多跟他同上耶路撒冷的妇女。』抹大拉的马利亚就是身上曾被赶出七个鬼的那一位;而小雅各的母亲马利亚则是奴仆救主的母亲。(太十三55。)『小』在此指身量或年龄上的小。小雅各是雅各书的著者。撒罗米是西庇太的妻子,雅各、约翰的母亲。(二七56。)

 马可记述主钉十字架时,并没有题到有弟兄在场;他只题到了姊妹们。我们可以说,这些姊妹们就是我们的代表。当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有一群姊妹在场。

尊荣的埋葬,享受他的安息日


 马可十五章四十二至四十七节论到奴仆救主的安葬。四十二节说,『到了黄昏,因为这是预备日,就是安息日的前一日,有亚利马太的一个人约瑟前来;他是尊贵的议士,也是盼望神国的,他放胆进到彼拉多那里,求耶稣的身体。』在主成就了救赎和分赐生命的死之后,他受苦的处境立刻变为尊贵的处境。有个财主名叫约瑟,(太二七57,)和一个犹太人的官尼哥底母,(约十九39,三1,)来照料他的埋葬,将他的身体用没药和沉香裹好,放在一座新坟墓里。主在安息日,在高标准的人性尊贵里安息了,(路二三55~56,)等候从死人中复活的时刻来到。

 在马可十五章四十三节,约瑟被称为『亚利马太的一个人约瑟』,原文有指定冠词,指明他是个有名望的人。约瑟买了细麻布,把主耶稣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盘石中凿出来的坟墓里,又辊过一块石头来挡住墓门。(46。)这是要应验以赛亚五十三章九节下半的话。

 当我们读马可十五章四十二至四十六节时,我们看见主耶稣得到一个相当好的安葬。他由人用新买来的麻布裹好,安放在新凿出来的坟墓里。主耶稣被安放在这样的坟墓里,为了享受他的安息日。

 我们曾经指出,神在六天内创造旧造,在第七天就安息了。主在新约于六天内完成他全备的救赎,就是他救赎的工作,然后于第七天安息日,安息了。

 马可十五章四十七节说,『抹大拉的马利亚,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都看见安放他的地方。』这指明抹大拉的马利亚和主耶稣的母亲马利亚都看见了安放他的地方。

 虽然主可以在安息日安息,因他已经成功了救赎的工作,但门徒却不能安息。我相信这两个马利亚也没有安息。没有经过复活的日子,并且来到五旬节这一天之前,我怀疑他们能否有完全的安息。他们在复活那一天与五旬节当天,接受了包罗万有的灵,这灵将基督的死与复活,应用在他们的生活中。这样,他们就能领略主的死、埋葬与复活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