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篇 奴仆救主为着祂救赎服事的预备(十一)
总纲目




珍赏主的宝贵
神新约经纶的象征
饼和杯
三一神成了我们的生命与福分
藉着吃主记念主
在主的筵席上吃饼喝杯的深层意义
主的一幅图画
主的血与主的身体分开的图画
经历内里的复活
新人的完全长大

 读经:马可福音十四章一至二十六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要进一步说到马可十四章一至二十六节。我们特别需要进一步来看,主设立祂的晚餐,乃是要预备门徒,使他们进入祂的死与复活。

珍赏主的宝贵


 马可十四章一至四十二节,是论到主为着祂的死预备门徒。马可福音这一段关于主预备的话,除了逾越节的筵席以外,还有两个筵席。第一个筵席是一班爱主的人为主所预备的筵席;第二个是主在逾越节的筵席以后,紧接着所设立的晚餐。主的晚餐乃是主为门徒预备的。

 历世纪以来,许多人谈论到西门为主耶稣摆设筵席表示对祂的爱这件事;席间,有一个女人膏了主,表示她的爱。关于马可十四章那女人膏主的事,也已经释放了许多信息。然而,要领会主的筵席更深的意义,就困难多了。这事非常深奥,远超过人的头脑所能领会。

 几位门徒为主所摆设的筵席,意义远比主的筵席肤浅。主的门徒所预备的筵席,是出于珍赏主的宝贵、价值和可爱。患痳疯的西门蒙主洁净以后,摆设这筵席,以表达他珍赏主的怜悯、恩典和宝贵。至于膏主耶稣,也是表达对主的可爱和价值的珍赏。然而这些事并不深奥;我们所发起的,似乎没有一件是深奥的。

神新约经纶的象征


 相反的,主耶稣所设立的晚餐是极其深奥的。这晚餐是神整个新约经纶的表号与象征。神在新约时代的经纶与主的筵席有关。

 当主的筵席设立时,我不相信任何一个主的门徒明白其中的意义。譬如,彼得有分于主的筵席,但他必定不明白其中的意义。

饼和杯


 当主耶稣设立祂的晚餐时,祂『拿起饼来,祝福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这是我的身体』。(十四22。)祂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的。』(24。)因此,主的筵席包括饼和杯。

 照圣经的用法,饼表征生命。主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饼〕。』(约六35。)这指明在圣经里,饼是一件生命的事。

 不仅如此,照圣经的用法,杯表征福分。因此,这杯称为福杯。饼是生命的饼,杯是祝福的杯。

 这生命当然是神圣的生命,这福当然是神圣的福分。事实上,生命与福分都是三一神,就是在基督里并藉着灵的神自己。你们知道什么是永远的生命吗?
永远的生命就是三一神。你们知道什么是神圣的福分吗?
神圣的福分也是三一神。因此,神圣的生命与神圣的福分其实都是三一神自己。

三一神成了我们的生命与福分


 三一神怎么可能成为我们的生命与福分?要一样东西成为我们的生命并不简单。譬如,我们所吃所消化的食物,成了我们生命的供应。要一样东西成为我们的生命或生命的供应,那样东西必须是生机的。你若吞下一块石头,那石头不能成为你生命的供应,因为石头是无生命、非生机的。惟有生机的东西才能被我们消化,吸收到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生命的供应。照样,要三一神成为我们生命的供应,甚至成为我们的生命,祂就必须进到我们里面,给我们消化、吸收。三一神当然是活的、是生机的。

 照约翰六章来看,基督是粮,是给我们吃的生命粮。主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活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51。)祂又说,『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57。)信徒只要吃主耶稣作生命的粮,就要因祂活着。当我们吃这生命的粮,祂就进到我们里面,让我们生机的消化、吸收到我们里面。这是三一神成为我们生命惟一的路。三一神藉着生机的进到我们里面,被我们吸收到我们属灵生命的组成里,而成了我们生命的供应与生命。

藉着吃主记念主


 吃桌上的饼,表征接受主到我们里面,并且消化、吸收祂,使祂对我们成为生命。每当我们来到主的筵席,我们就看见饼。那饼不是仅仅为着陈列,乃是为了给我们吃的。当主耶稣设立祂的晚餐时,祂『拿起饼来,祝福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这是我的身体』。(可十四22。)

 根据路加二十二章十九节,主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本节论到记念主。多年来,我在主的桌子前记念主,都是仅仅记念祂的成为肉体、祂受苦的人生、祂的死与复活。没有人告诉我,记念主正确的路,是在于吃祂。对主真正的记念,乃是吃饼喝杯,(林前十一24~26,)就是有分于主并享受那位藉着救赎的死,将自己给我们的主。吃饼喝杯乃是接受救赎的主作我们的分、生命和福分。这才是真正的记念祂。

在主的筵席上吃饼喝杯的深层意义


 三十多年前,有一天我正在寻求如何为主的筵席下一个定义。当我思考饼的意义,并研读新约中论到饼的经节时,主的光临到了我,给我看见在主桌子前记念主是什么意思。我看见记念主不仅是思想祂,回忆祂所经历的。记念主乃是吃主。主清楚的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我们藉此看见,正确的记念主就是吃祂,接受祂作我们生命的供应。

 桌上的饼不是给我们分析或仅仅想念的,乃是给我们取用、给我们吃的,作我们生命的供应。我们应该消化并吸收这饼,使祂成为我们的所是。这件事的意义非常深奥。

 吃主桌上的饼,指明主先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生命的供应,然后实际的成为我们。我们若思想『吃』这件事,就会看见,我们所吃的食物至终成了我们。我们可以说,不仅食物成了我们,甚至我们也成了食物。我们不只与我们所摄取、消化、并吸收的食物有生机的联结,更与我们所吸收到里面的食物调和为一。

 我们若说调和不合乎圣经,那是严重的错误。否认我们所摄取、消化、并吸收的食物是与我们调和的,这合理吗?
事实上,把食物吸收到我们里面远超过调和。这是我们用言语形容不来的。然而我们的确知道,我们与所吃的食物有极深的调和。照样,当我们接受三一神作食物时,我们确实是与祂调和在一起。要我们所吃的食物成为我们的生命,这食物必须与我们调和。接受三一神作我们的食物,原则上也是一样。

 我们已经指出,摄取食物,比我们与食物之间生机的联结更深入。事实上,摄取、消化、与吸收食物,都使食物与我们产生内里的调和。事实上,我们所吃的,成了我们的一部分。因此,这不仅是调和,也是成了。我们所消化、吸收的食物,成了我们的一部分。因这缘故,当我们彻底的消化、吸收了食物以后,就不可能在我们里面再找到那些食物了,因为它们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用吸收食物为例,来说明吃主筵席之饼的深层意义。

主的一幅图画


 我们已经看过,主筵席的杯表征祂的血。旧约禁止喝血。(创九4,利十七10。)在神的经纶里,只有一种血适合我们喝,那就是主耶稣的血。原则上,喝血与吃饼一样:我们无论喝什么,都会浸透我们,成为我们这个人。

主的血与主的身体分开的图画


 主的身体是由饼所表征,而主的血是由杯和杯中所盛装的所表征。这里有一幅主的血与主的身体分开的图画。这种分开表征死。因此,保罗在林前十一章二十六节说,『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宣告』的原文意思是,我们宣扬、宣布或陈列主的死。吃主的晚餐乃是宣告并陈列主的死。

 主耶稣要成为我们的食物,并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生命的供应,祂就必须经过死。祂若没有钉在十字架上,就不能作我们的食物。

 我们天天所吃的食物,首先必须死。譬如,你吃一只鸡以前,必须先宰杀那只鸡。吃鸡就需要先将鸡杀死。照样,我们要吃主耶稣,祂就必须受死。每当我们吃主筵席的饼,喝主筵席的杯,我们乃是宣告主的死。

经历内里的复活


 我们已经看过,主的筵席表征主自己、祂的死、祂的复活、以及作祂扩增之奥秘的身体。主的筵席怎么与祂的复活有关?我们可以说,每当我们吃主,并消化、吸收祂作我们生命的供应时,我们就经历内里的复活。我们可以用吃物质的食物来说明。我在吃晚饭以前,常常又疲倦,又软弱。但我吃了营养的一餐以后,就得着复苏。我甚至要说,我『复活』了。我所吃的食物含有生命的元素,使我得复苏。照样,当我们吃主耶稣的时候,祂就成为我们里面复活的生命。

新人的完全长大


 主筵席的饼也表征基督奥秘的身体作祂的扩大,这扩大乃是为着产生新人。此外,这扩大也是国度种子(基因)的发展。

 马可四章题到国度的种子。但至终我们有国度的完全发展与彰显,而国度的完全发展就是新人的完全长大。这意思是说,至终新人将成为神的国。

 不仅如此,神的国当然不是组织的事。整体而言,神的国乃是一个生机体,是新人,也是基督藉着祂的死与复活顶替我们而产生的。何等奇妙!我们若看见这一点,就会懂得主在马可十四章设立祂的晚餐时,祂正在预备门徒,好接受祂的死与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