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篇 奴仆救主为着祂救赎服事的预备(十)
总纲目




逾越节的顶替
加略人犹大
记念奴仆救主
立约的血
成为基督奥秘的身体
血、约与杯
门徒享受主的死与复活、主的自己、与祂奥秘的身体
产生新人

 读经:马可福音十四章十二至二十六节。

逾越节的顶替


 主耶稣在伯大尼享受筵席之后,就吃逾越节的筵席,又设立祂的晚餐来顶替逾越节的筵席。(可十四12~26。)主吩咐两个门徒预备逾越节筵席所需用的东西。(12~16。)在神经纶的历史中,那是最后一次的逾越节筵席,因为从那时起,逾越节的筵席就被主的筵席顶替了。这指明旧的经纶已经被新的经纶顶替了。因此,今天我们没有逾越节的筵席,而有主的筵席,主的晚餐。

 我们看见,主用饼、杯设立祂的晚餐,这指明主的死、复活、祂的自己、和祂的扩大,就是祂的身体。主、祂的死、复活、和祂的扩大,至终将产生神的国。

 马可十四章十二节说,『除酵节的第一天,就是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门徒对耶稣说,你要我们去那里为你预备吃逾越节的筵席?』犹太的历法是根据圣经,一天是从晚上开始。(创一5。)奴仆救主在末次逾越节的晚上,首先与祂门徒同吃逾越节的筵席,并为他们设立祂的晚餐,(可十四12~25,)然后与门徒同去橄榄山下的客西马尼园。(26~42。)祂在那里被捉,并被带到大祭司那里,深夜受议会的审判。(43~72。)同日早晨,祂被交给彼拉多,受他的审判,并且被定死罪。(十五1~15。)然后在上午九时,祂被带到各各他,在那里被钉在十字架上,一直留到下午三时,(16~41,)以应验逾越节的预表。(出十二6~11。)

 照马可十四章十三至十六节来看,主打发两个门徒,告诉他们进城去,必有人拿着一瓶水,迎面而来,他们要跟着他。无论他进那里去,他们就对那家的主人说,『夫子说,我的客房,就是我同门徒可以在那里吃逾越节筵席的地方在那里?』他必指给他们摆设整齐的一间大楼房;门徒就要在那里作必要的预备。『门徒出去,进了城,所遇见的,正如耶稣对他们所说的,他们就预备了逾越节的筵席。』(16。)

 预备逾越节筵席的这段记载,是非常奥秘的。这使我们想起主对两个门徒论到驴驹所说的话,祂进耶路撒冷时乃是骑着驴驹的。(十一1~6。)谁让出那摆设整齐的一间大楼房,并且预备好?我们在圣经里找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这可能指明,奴仆救主设立晚餐是一件奥秘的事。

加略人犹大


 马可十四章十八节说,『他们坐席正吃的时候,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与我同吃的人,要出卖我了。』这是吃逾越节的筵席,(16,)不是吃奴仆救主的晚餐,那是在二十二至二十四节。出卖主耶稣的,是加略人犹大。

 十九至二十节说,『他们就忧愁起来,一个一个的问祂说,是我吗?
耶稣对他们说,是十二个门徒中,同我蘸手在盘子里的那个人。』犹大被暴露以后,在奴仆救主的晚餐以前(太二六20~26)就离去了。(约十三21~30。)他与奴仆救主的身体和血无分,因为他不是在主里的真信徒,乃是灭亡之子。(十七12。)奴仆救主甚至认为他是个魔鬼。(六70~71。)路加二十二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似乎指明犹大在主的晚餐以后才离去,因主的晚餐是在前面十九至二十节题起的。然而马可的记载和马太的一样,表明奴仆救主在十四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设立祂的晚餐以前,就在十八至二十一节指出犹大是出卖祂的人。马可的记载是按着历史的次序,路加的记载是按着道德的次序。马太记载的次序与马可的记载相合。

记念奴仆救主


 马可十四章二十二节说,『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这是我的身体。』奴仆救主和跟从祂的人,在十六至十八节吃过逾越节的筵席以后,在这里吃祂的晚餐。祂创设这新的筵席,要信徒记念祂,以顶替逾越节的筵席,那是旧约的筵席,要选民记念耶和华的救恩。(出十二14,十三3。)

 新约这新的筵席,是藉着吃饼喝杯以记念奴仆救主;饼象征祂为信徒所舍的身体,(林前十一24,)杯象征祂为信徒的罪所流的血。(太二六28。)饼指生命,(约六35,)就是神的生命,永远的生命;杯指福分,(林前十16,)就是神自己作信徒的分。(诗十六5。)身为罪人,他们的分该是神忿怒的杯,(启十四10,)但奴仆救主为他们喝了那杯,(约十八11,)使祂的救恩成了他们的分,就是满溢的(诗二三5)救恩之杯,(一一六13,)其内容乃是神作他们包罗万有的福分。这饼和这杯是奴仆救主晚餐的构成成分。祂这晚餐就是祂设立的桌子,筵席,(林前十21,)叫信徒享受祂作这样的筵席记念祂。因此,他们在记念祂的时候,陈列祂救赎并分赐生命的死,(林前十一26-祂的血与身体分开是宣告死,)向全宇宙见证祂丰富、奇妙的救恩。

立约的血


 马可十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说,『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喝了。耶稣对他们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的。』神在出埃及二十四章三至八节,与蒙救赎的以色列人立约,(来九18~21,)那约成了旧的遗命,作为祂在律法时代对待赎民的依据。奴仆救主照着神的旨意,(十7,9~10,)藉着祂的死,为神的选民完成神永远的救赎,并用祂的血立了新约,就是更美之约。(八6~13。)这约在祂复活以后成了新的遗命,(九16~17,)作为神在恩典时代与祂所救赎并重生的人联合为一的依据。这新约顶替了旧约,同时将神的旧时代转换为祂的新时代。奴仆救主要跟从祂的人知道这点,并在祂复活后基于这点、照着这点过生活。

 主在马可十四章二十五节继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我绝不再喝这葡萄树的产品,直到我在神的国里,喝新的那日子。』主在这里是说到国度的实现;主回来以后,要在那里与我们同喝。

 二十六节是奴仆救主设立祂的晚餐这段话的结语:『他们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这诗是主在擘饼后,同门徒对父的赞美。

成为基督奥秘的身体


 我们看见,当主与门徒同吃的时候,祂拿起饼来,祝福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这是我的身体。』(22。)主和门徒首先吃逾越节的筵席,随后主用饼和杯设立祂的筵席,以顶替逾越节,这是因为祂就要应验这预表,成为我们真正的逾越节。(林前五7。)现今,我们是守真正的除酵节。(8。)

 主筵席上的饼是个表号,象征主的身体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裂开,将祂的生命释放出来,使我们能有分于这生命;藉此,我们就成为基督奥秘的身体,(林前十二27,)这奥秘的身体,也是桌上的饼所象征的。(十17。)因此,我们分享这饼,就有分于基督身体的交通。(16。)

 主在十字架上裂开,为要释放祂的生命。主的生命是在复活里释放的。因此,裂开是死,释放是复活。藉着主在十字架上裂开,就能释放祂里面神圣的生命,使我们能有分于这生命。我们有分于主神圣的生命,就成为基督奥秘的身体,就是祂的扩大。这意思是说,我们享受这饼,就能成为基督奥秘的身体。

 基督奥秘的身体就是祂的扩大,也是桌上的饼所象征的,正如林前十章十七节所指明的。因此,我们分享这饼,就能有分于基督身体的交通。

血、约与杯


 主的血救赎我们,从堕落的光景回到神面前,并回到神完满的福分里。关于主的筵席,(林前十21,)饼象征我们有分于生命,杯象征我们享受神的福分,因此,这杯称为福杯。(16。)在这杯里有神一切的福分,甚至有神自己作我们的分。(诗十六5。)在亚当里,我们的分乃是神忿怒的杯,(启十四10,)但基督已经为我们喝了那杯,(约十八11,)祂的血已经为我们构成了救恩的杯,(诗一一六13,)满溢的杯。(二三5。)我们分享这杯,就有分于基督之血的交通。(林前十16。)

 马可十四章二十五节论到葡萄树的产品。主筵席上杯里葡萄树的产品也是个表号,象征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所流的血。这血乃是神的公义所要求的,为使我们的罪得赦免。(来九22。)

 马可十四章二十四节说,主的血是立约的血。主的血既满足了神的公义,就立了新约。在这新约中,神赐给我们赦罪、生命、救恩,和一切属灵、属天、神圣的福分。当神将这新约赐给我们时,这约乃是一个杯,(路二二20,)就是我们的分。主流了血,神立了约,而我们享受这杯;在这杯里,神和一切属神的都是我们的分。血是基督为我们所付的代价,约是神为我们所立的契据,杯是我们从神所领受的分。

 关于主的筵席,我们有血、约和杯。当我们来赴主的晚餐,我们看见桌上的杯。那杯是一个约,也与血有关。因此,血、约与杯乃是一。血是基督为我们所付的代价,约是神为我们所立的契据,杯是我们从神所领受并享受的分。基督付上代价,神立约,我们则享受那福分。

门徒享受主的死与复活、主的自己、与祂奥秘的身体


 主耶稣设立祂的筵席,向门徒指明,他们将进入祂的死与复活。主服事他们,不仅是用祂的身体与血,也是用祂的死、复活、祂的自己、和祂的扩大,就是祂奥秘的身体。祂在筵席上,用祂自己,祂的死与复活,与祂奥秘的身体,就是祂的扩大,来服事门徒。这意思是说,门徒应当享受祂的死、祂的复活、祂自己、和祂的扩大。

 当主耶稣设立祂的晚餐时,我怀疑门徒是否明白其意义。他们虽然听见主所说的话,但他们也许不明白。照着主耶稣在约翰福音所预言的,等实际的灵来了,祂要引导他们进入一切的实际,(十六13,)包括主所设立之晚餐的实际。那时,门徒必定回想主的话。他们也许说,『主被捉拿的那天晚上,祂用饼和杯设立了晚餐。我们当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现在我们知道主的用意,乃是要使我们对于祂包罗万有的死,祂奇妙的复活,祂自己,和祂奥秘的身体,就是祂的扩大,有完全的领悟。』

产生新人


 主的死、复活、主自己、和祂的扩大,都是为着产生新人。这新人是马可四章里国度种子的发展。新人完全发展出来就是国度。我们不可肤浅的读圣经,而要蒙光照才能看见这个异象。

 今天,主耶稣仍然一直把我们带到祂筵席的实际里。祂进入死以前,用祂的死、复活、祂自己、和祂的扩大,设立祂的筵席。祂的死、复活、祂自己、和祂的扩大,是由擘开的饼与杯所表征的。饼表征祂奥秘的身体。主的血已经成为一个杯,来作我们的分;这血是神所立的约,也是基督所付出的代价。一周过一周,我们在主的筵席前温习这个故事。

 我们来到主的筵席上,不是要庆祝宗教的圣餐,或是所谓的望弥撒。相反的,我们在祂的筵席上得着了主钉死、复活、主自己、和祂奥秘身体(祂的扩大)的启示。当我们有分于祂的死与复活,当我们以祂作我们包罗万有的顶替时,祂就成了我们的一切,为着产生新人。至终,这新人要成为神的国。当这个过程完成时,主耶稣就要回来接受这新人,并且得着国度。愿我们都看见这奇妙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