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奴仆救主为着祂救赎服事的预备(四)
总纲目




撒都该人与复活
从主得着光
受一经学家查问
跟从主之人所得的印象
合格作逾越节的羊羔
一个关于基督的问题

 读经:马可福音十二章十八至四十四节。

 奴仆救主是在逾越节筵席之前的日子受试验和察验的。(可十一27~十二44。)各地的犹太人来到耶路撒冷过这节。主洁净圣殿引起百姓的注意。首先,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来到主耶稣跟前,查问祂的权柄。(十一27~33。)祭司长、经学家、与长老被祂驳倒后,法利赛人与希律党人想法子要就着祂的话陷害祂。(十二13~17。)然而,他们也被奴仆救主驳倒了。

撒都该人与复活


 在十二章十八至二十七节,撒都该人来到主耶稣跟前。撒都该人是犹太人中间的一个教派,(徒五17,)他们不相信复活,也不相信有天使和灵。(二三8。)施浸者约翰和主耶稣,都斥责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为毒蛇之种。(太三7,十二34,二三33。)主警告门徒,要提防他们的教训。(十六6,12。)法利赛人可视为正统派,撒都该人乃是古代的摩登派。

 在马可十二章十八至二十七节,撒都该人以为他们可以在复活的事上打败主耶稣。他们问祂说,『夫子,摩西为我们写着说,人的哥哥若死了,撇下妻子,没有留下孩子,他兄弟当娶他的妻子,为哥哥立后。有兄弟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没有留下后裔;第二个娶了她,也死了,没有留下后裔;第三个也是这样;那七个人都没有留下后裔。末了,那妇人也死了。在复活的时候,他们都复活了,那时她是那一个的妻子?因为他们七个都娶过她。』(19~23。)撒都该人以为他们向主发出这个问题非常聪明。

 主耶稣对他们说,『你们错了,岂不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吗?
』(24。)明白圣经是一回事,晓得神的大能是另一回事。二者我们都需要。这里的『圣经』是指旧约关于复活的经文,『神的大能』是指复活的大能。

 主接着指出在复活里没有嫁娶:『人从死人中复活的时候,也不娶也不嫁,乃像诸天之上的使者一样。』(25。)

 但是主耶稣不停在这里;祂继续说,『关于死人复活,神在摩西书中荆棘篇上怎样对他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你们没有念过吗?
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你们是大错了。』(26~27。)神既是活人的神,且称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因此,死了的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必要复活。这是主耶稣解经的方法,不是单凭字句,乃是凭字句中所含的生命和大能。

 主耶稣在二十六节对撒都该人所说的话,其实就是指着祂自己说的;因为祂是耶和华的使者,是出埃及三章向摩西说话的那一位。主在此似乎说,『我是对摩西说话的那一位。我是你们的神,是那在荆棘里向摩西说话的使者。不仅如此,耶和华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他们若不复活,神怎能称为他们的神?祂绝不会是死人的神,祂乃是活人的神。因此,这个名称指明复活。』

从主得着光


 我们不该认为要明白圣经,只需懂圣经的原文-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就够了。古时的经学家懂得旧约的希伯来原文。他们虽有语文的知识,却没有光。相反的,主耶稣有神圣的光。因这缘故,祂能指出复活的事含示在神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这个名称里。若没有神圣的光,没有人能看见这神圣的名称与复活有关。

 我鼓励圣徒们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但你可能拥有希伯来文或希腊文的博士学位,却仍旧眼瞎。你需要从神来的光。你要得着光,就不该信靠圣经语文的知识,或信靠大教师的解经;你需要跪在主面前,向祂敞开。你也许需要说,『主耶稣,我虽然懂得希伯来文与希腊文,但是没有你,我就不能看见光。主阿,我需要你的光照。你的光不是从我的研究、分析来的;主阿,光乃是靠你的怜悯而来的。哦;主,我何等需要从你得着光。』

 我们若不从主得着光,我们也许把马可福音读了许多遍,却一无所见。我们需要本书所包含的异象『播送』到我们里面。我能作见证,靠着主的怜悯,我已经看见这卷书的异象。有时,正当我说话的时候,光就来了。譬如,我释放前面一篇信息的时候,看见了这个比较:为着旧造有六天,为着预备新造也有六天。这种光不是从懂得圣经语文或解经家的著作来的;而是我们向主敞开,靠着祂的怜悯,从祂来的。

受一经学家查问


 在马可十二章二十八至三十四节,奴仆救主被一个经学家查问。马太二十二章三十五节称这经学家为律法师。经学家是个含意较广的辞,包括律法师在内;律法师乃是研究摩西律法的学者,精通摩西的律法,也是解释旧约律法的专家。

 这个经学家精通律法,因此大胆的来到主耶稣跟前。经学家知道主已经驳倒了那些与祂争辩的人,就问祂说,『诫命中那一条是第一?』(可十二28。)主回答说,『第一是,『以色列阿,你要听,主我们的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全心、全魂、全心思并全力,爱主你的神。』』(29~30。)这样的爱主就是尽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以我们的灵、魂、体来爱祂。

 主在三十一节继续回答说,『其次,『要爱邻舍如同自己。』再没有别的诫命比这两条更大的了。』

 这两条诫命都说到爱,或是爱神,或是爱人。爱是神诫命的精意。因此,最大的诫命完全是爱的事,爱神且爱人。

跟从主之人所得的印象


 三十四节结束在:『于是再没有人敢问祂什么。』主耶稣答复了所有的问题,得了全胜。没有疑问,彼得、约翰、雅各、和所有其它紧紧跟从主耶稣的人,都看见这样的对话;他们对于主的应对,留下深刻的印象。你不信他们对主回答反对者的问题,对于祂经过狡猾的试验与察验,留下深刻的印象吗?
跟从主的人必定对祂留下深刻的印象。

合格作逾越节的羊羔


 照预表,逾越节的羊羔被宰以前,要受察验四天。(出十二3~6。)奴仆救主是真逾越节的羊羔,(林前五7,)在受死前也受察验四天。祂在逾越节前六日到了伯大尼,(约十二1,可十一1,)次日进入耶路撒冷,又回到伯大尼。(约十二12,可十一11。)第三日祂又来到耶路撒冷,(十一12~15,)开始按着犹太律法,受犹太首领察验;(十一27~十二37,十四53~65,约十八13,19~24;)也按着罗马法律,受罗马总督彼拉多察验,(约十八28~十九6,)直到逾越节那天被钉十字架。(可十四12,约十八28。)这狡猾、诡诈的察验,从许多角度而来,恰好进行四天,而祂全通过了,证明祂完全够格作神所要求的羊羔,完成神的救赎,使神能越过罪人,即犹太人和外邦人。

 我们将看见,在神的主宰之下,奴仆救主不仅像羊在剪毛的人面前,受犹太首领的审判,(赛五三7,可十四53~65,)也像罪犯在告祂的人面前,受罗马总督的审判,(十四64,十五1~15,)使祂因此受死,用祂的生命作赎价服事罪人。(十45。)祂不仅为犹太首领所代表的犹太人死,也为罗马总督所代表的外邦人死。

一个关于基督的问题


 马可十二章三十五节说,『耶稣在殿里施教,说,经学家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主在好几件事上受查问,但祂在这里向试验、察验祂的人题出一个关于基督的问题。

 在犹太教的中心耶路撒冷,奴仆救主在这几天被祭司长、长老、经学家、法利赛人、希律党人,和撒都该人所包围。他们竭力用难解、诡诈的问题陷害祂。首先,代表犹太宗教权柄的祭司长、经学家,和代表犹太人权柄的长老,问祂关于权柄的问题。(十一27~33,)这是根据他们宗教的观念而有的问题。其次,基要派的法利赛人和热心政治的希律党人,问祂关于政治的问题。(十二13~17。)第三,摩登派的撒都该人,问祂关于基本信仰的问题,特别是关于复活的问题。第四,一个经学家,一个律法师,问祂关于解经的问题。

 主用智慧回答了他们一切的问题后,就问他们一个关于基督的问题。这是问中之问。他们的问题牵涉到宗教、政治、信仰和解经;祂的问题乃是关于基督,祂是一切属灵、神圣事物的中心。他们懂得宗教、政治、信仰和圣经的字句,却忽略了基督。因此祂在十二章三十五至三十七节,问他们关于基督的问题。

 主耶稣问他们,经学家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祂接着又说,『大卫自己在圣灵里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把你的仇敌,放在你的脚下。』大卫自己既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36~37。)主的问题答案是这样:基督是神,在祂的神性里,祂是大卫的主;基督也是人,在祂的人性里,祂是大卫的子孙。关于基督的身位,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只有一半的圣经知识,只知道主按着祂的人性,是大卫的子孙。他们缺少另一半的知识,就是基督按着祂的神性,是神的儿子。

 主回答一班试验、察验祂的人所发出的四种不同的问题,并发出关于基督的问中之问后,就接下去警告人要提防经学家,并称赞穷寡妇。我们要在下一篇信息交通这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