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奴仆救主为着祂救赎服事的预备(三)
总纲目




在基督的死、复活、与升天里
为着新造的六天
受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的察验
主的问题
主的回答
受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的试验

 读经: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七节至十二章四十四节。

在基督的死、复活、与升天里


 主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犹太地,祂定意上耶路撒冷,进入祂的死与复活,并将祂亲密的跟从者带进祂的死与复活。彼得、约翰、和雅各代表主所有亲密的跟从者。这三位从一开始就紧紧的跟从主。我们读马可福音时,看见彼得、约翰、和雅各步步跟从主耶稣。至终,主把他们带进祂包罗万有的死里。他们当然没有与主一同受死;然而,他们经过了祂死的过程。他们看见主如何预备自己去受死,也看见祂如何为自己的死预备环境,甚至预备了反对者,使他们把祂处死。此外,他们也看见主怎样被捉拿,按着犹太人的律法受审判,并按着外邦人的法律受罗马总督审判。他们更看见祂被戏弄、受逼迫,如同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处。他们亲眼看见主怎样被钉在十字架上,怎样在那里停留了六小时。

 主经过死,门徒也同祂经过死。惟一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实际的受死。主亲身受死,门徒则经过死的过程。当然,他们没有被放在坟墓里,也没有下到阴间。然而,我们可以说,主的死与复活之间的日子,对于门徒来说就是『坟墓』。我们也可以说,从某种意义来看,他们经过了阴间。然后,在主复活的当天上午,有几个门徒发现主的坟墓是空的,才知道被钉十字架的耶稣,已经从死人中复活了。

 我们读马可福音时,不该将其仅仅当作一卷故事书,也不该仅仅为着学习道理来读这卷福音书。相反的,我们读这卷福音书时,需要看见一个又一个的异象。当我们读马可福音时,应该觉得我们正在观看属天的电视。

 五旬节当天,那灵浇灌在一百二十人身上。马可福音所启示的奴仆救主,藉着死与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浇灌在门徒身上。这意思是说,主将祂自己浇灌在一班看见马可福音所记载之异象的人身上。这一百二十人藉着那灵的浇灌,接受了他们所看见之异象的实际。

 我盼望马可福音的生命读经信息,会帮助你们看见这卷福音书的异象。至终,复活的基督这活的灵,会将自己浇灌在你们身上,使你们所看见的成为实际。那么,你们就能实际的在基督的死、复活与升天里;你们就会真正的享受祂作那完整、宇宙的顶替。

为着新造的六天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交通马可十一章的最后一段。十一章描绘主在地上生活最后六天所发生的事。这六天是为着新造的。照创世记来看,神在六天内完成了旧造的创造。然后祂在第七天,就是安息日,安息了。照样,主也用六天来产生神的新造。六天过后,又有另一个安息日。主在周五被钉十字架,次日是安息日。我们由此看见,主用了六天预备就绪,然后产生新造。主在以祂的死为结束的那六天里,作了一切该作的,为神带进新造。六天过后,祂在第七天,就是安息日安息了。我们在这几篇信息中,要来明白这六天期间所发生的事。

 六天的第一天,主耶稣凯旋的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百姓喊着说,『和散那!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可十一9。)我们在此看见,主得着了百姓的称许。祂如此进入耶路撒冷后,又到了圣殿里,『周围看了各样物件;时候已晚,就和十二个门徒出城,往伯大尼去。』(11。)

 祂在第二天返城,咒诅无花果树并洁净圣殿。我们为了要对这些事的重要性有印象,可以将所发生的事,比喻为一个人进了一国的首都,焚烧国旗,又进入一个重要的政府机构,大肆扰乱。这种行为,报纸一定会登载。

 主咒诅象征犹太国的无花果树以后,又进入圣殿,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因着祂得到了百姓的称许,没有人敢制止祂。那时,首领们尽都闭口无言。然而,他们却暗中设法怎样除灭主耶稣。

 照十一章十九节所说,『每到晚上,他们就出城去。』这是第二天晚上发生的。毫无疑问,当天晚上门徒必定彼此谈论主在耶路撒冷所作的。可能耶路撒冷全城的人都在谈论主如何洁净圣殿。

 第三天早晨,门徒看见无花果树连根都枯干了。(20。)他们再次往耶路撒冷去。二十七节说,『他们又来到耶路撒冷。耶稣在殿里行走的时候,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来到祂那里。』主若没有得到百姓的称许,就不会这样在殿里行走,因为祂会立刻被捕并处死。但因着祂被百姓接纳了,就可以自由在殿里行走。

受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的察验


 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这三班人,组成古犹太的议会,他们来到主面前对祂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谁给你这权柄作这些事?』(28。)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在此似乎说,『你咒诅无花果树,又推倒殿里的桌子。你到底仗着什么权柄这样作?谁授权给你这样作?你所作的非常严重。因此,我们想要知道你的来历和权柄。』

 主耶稣在应对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时,非常有尊严。祂面对这个局面毫不惧怕,反倒大胆的回答他们的问题。

主的问题


 主耶稣对他们说,『我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回答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约翰的浸,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来的?你们回答我。』(29~30。)一方面,主耶稣不怕祭司长、经学家、与长老的盘问;另一方面,祂尊严的反问他们。

 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回答主的问题以前,『他们彼此议论说,我们若是说从天上来的,祂必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我们要是说从人来的-他们又怕群众,因为众人真以约翰为申言者。』(31~32。)他们晓得无论怎样回答主的问题,总是理亏,就决定说谎。于是他们回答主耶稣说,『我们不知道。』(33。)主早知道他们心里所存的,知道他们在撒谎。

主的回答


 主耶稣接着对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33。)这指明主知道犹太首领不愿把所知道的告诉祂,所以主也不愿答复他们所问的。他们向主撒谎说,『我们不知道。』但主用智慧对他们说实话,暴露了他们的谎言,并避开了他们的问题。

 我们要注意主回答时所说的『也不』一辞。这辞指明犹太首领向主撒谎。他们既然不愿把他们所认识关于施浸者约翰的事告诉祂,祂也不回答他们的问题。

 主满有智慧的回答,使犹太首领蒙羞。他们这群撒谎者被暴露出来。主对付他们时,显出祂的尊严和智慧。我们可以说祂的尊严是属人的,祂的智慧是属神的。人性的尊严与神圣的智慧合并起来,征服了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

 我相信主的门徒对于主怎样对付犹太首领,非常欢喜。他们也许互相对视,点头微笑。他们从殿里的那个局面当中,看见奴仆救主的尊严和智慧。他们看见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被主耶稣折服了,必定非常的快乐。

受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的试验


 奴仆救主被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察验后,又受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的试验。(十二13~17。)十二章十三节说,『后来,他们打发几个法利赛人和几个希律党的人,到耶稣那里,要就着祂的话陷害祂。』希律党的人袒护希律王的政权,协助他把希腊、罗马的生活方式渗透到犹太人中间。他们站在撒都该人一边,与法利赛人敌对。但在这里,他们却与法利赛人联合,陷害主耶稣。

 法利赛人非常爱国,完全为着犹太国着想。希律党人却赞同罗马帝国主义者。因此,这两种人根本合不来。但原先彼此为仇的人,在对付奴仆救主这奇妙的一位时,却能相合,向主发出一个狡诈的问题,同时牵涉到爱国主义和帝国主义。

 他们来到主面前,就对祂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的,什么人你都不顾忌,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教导神的道路。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我们该纳不该纳?』(14。)这问题实在是个陷阱。当时犹太人都反对纳税给该撒。主若说可以这样作,就会得罪所有以法利赛人为首的犹太人;祂若说不可以,就会叫支持罗马政府的希律党人,得着有力的根据控告祂。

 在我们看来,主耶稣似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倘若祂说,『不,我们不该纳税给该撒。』希律党人就会说,『你是反罗马的,你该被捕入狱。』但主若说,『是的,纳税给该撒是合法的。』法利赛人就会说,『你出卖国家,因为你为罗马帝国主义者效劳。』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所发出的问题,极其的诡诈!

 主虽然受到极其诡诈的盘问,祂却不害怕。祂反而保持自己的尊严,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试诱我?拿一个银币给我看。』(15。)主耶稣没有拿出罗马钱币,却叫他们拿一个给祂看。他们持有罗马钱币,所以被主捉到了。

 他们拿一个银币给祂看之后,祂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16。)他们回答:『是该撒的。』于是主接着说,『把该撒的物归给该撒,把神的物归给神。』(17。)把该撒的物归给该撒,就是按该撒政府的规定,纳税给该撒。将神的物归给神,就是按出埃及三十章十一至十六节,将半舍客勒银子纳给神,并按神的律法,将所有的十分之一献给神。

 马可福音中,奴仆救主被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试验的这段话,以这句话为结束:『他们就对祂非常希奇。』主用神圣的智慧回答他们,他们就闭口不言,并被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