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奴仆救主福音服事的行动(四)
总纲目




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质问主
人内里的情形
主斥责法利赛人和经学家
玷污人的东西

 读经:马可福音七章一至二十三节。

 马可福音的写法是渐进的,其记载是照着主耶稣一生事迹的顺序。我们相信,照着神的主宰权柄,主一生中的每一件事都是按着一种独特的次序渐进的。

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质问主


 六章四十五至五十二节记载主在海上行走。然后在六章五十三至五十六节记载主到处施医。那时的光景实在是太好了。主与祂的门徒已经行过了波涛汹涌的海面,各处的人都得了祂的医治。

 忽然间,宗教的『探子』,就是一些法利赛人和经学家,『从耶路撒冷来到耶稣那里聚集。』(七1。)这些博学之士是犹太教的领袖,特意要来侦察祂。耶路撒冷远在南边,主耶稣却在北部的加利利。虽然如此,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却远道而来,要观察主耶稣的作为。

 七章二节说,法利赛人和经学家来侦察主耶稣时,看见『祂的门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没有洗的手吃饭』。三至四节解释说,法利赛人拘守古人的传统,若不仔细洗手,就不吃饭。当他们从市场上来,若不洗浴,也不吃饭。

 按照五节,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质问主耶稣说,『你的门徒为什么不照古人的传统行事,用俗手吃饭?』这一节的『古人』,与三节一样,是指前人,就是前代的人。法利赛人与经学家以为他们有根据批评主,因为祂的门徒所作的,与犹太人祖宗的传统抵触。

人内里的情形


 我们读这卷福音书时,也许会以为六章四十五节至七章二十三节所记载的,仅仅是一则故事。这段话告诉我们,主耶稣怎样过了风暴的海面,医治多人并受法利赛人与经学家的盘问。然而,我们若仰望主来光照马可福音这段话,就会明白到了第七章,人需要主来对付他们内里的光景。第七章以前所发生的事,与人内里的光景没有关系,乃是与人外面的光景有关。但福音是为着我们整个人。人内里光景的问题比他外面光景的问题更加严重。事实上,我们内里的光景乃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马可福音头六章论到许多事,然而还没有说到堕落人类的内里光景。如今在第七章,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质问主,使祂有机会论到人内里的光景。法利赛人和经学家的目的是要定罪奴仆救主,但他们却被神主宰的权柄所使用。若没有他们,主也许没有机会谈到人内里的光景。

 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当然无意谈到人内里的光景,他们只在意外在的仪文,外在的洗涤与洁净,对人内里的光景却毫不在乎。然而,他们给主一个绝佳的机会,甚至为祂开路,使祂能揭露人内里的光景。主耶稣揭露人内里的光景,不仅是针对法利赛人与经学家,也是向着众人,特别是向着祂的门徒说的。(17。)

 七章一至二十三节有三班人:全体群众,包括法利赛人与经学家;部分群众;(14;)以及主的门徒,就是亲密跟从祂的人。十七节说,『耶稣离开群众,进了屋子,门徒就将这比喻问祂。』然后,主就把人内里的光景向他们揭露无遗。最终,乃是亲密跟从主的人得了益处。他们不仅清楚的看见人外面的光景,也清楚的看见人内里的光景。

 主耶稣这位神而人者,医治人的疾病。这医治不仅顾到我们外面的疾病,更特别顾到我们内里的疾病。关于这一点,我们在马可七章看见奴仆救主福音服事的一个重要步骤。正如我们已经看见的,在七章以前,主的福音服事是应付人外面的光景。但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这班反对者,使主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来摸到堕落之人内里的光景。

 我们在六章看见反对与弃绝。该章记载奴仆救主的先锋施浸者约翰的殉道,这是由希罗底恨恶约翰所引起的。在这一章末了,主渡过海,来到一个人肯接受祂医治的地方。主的门徒对于所发生的事,必定相当喜乐、兴奋。主无论到那里,都受人欢迎,人也得着医治。我们当时若是一路跟着奴仆救主,必定对所发生的事感到喜乐。

 我们可以说,第七章的法利赛人和经学家是专业的反对者。他们从耶路撒冷下到主耶稣所在的地方以前,可能受过训练要侦察祂,好叫他们有凭据来抓祂,并把祂治死。法利赛人和经学家也许彼此说,『祂是魔鬼,我们必须除掉祂。我们要找些凭据说服罗马政府来治死祂。』这班训练有素、专业的探子以为他们有了凭据,可以控告主耶稣与没有洗手的人吃饭。其实他们却为主开了路,使祂能论到人心里的光景。

 我们可以把第七章所描述的主耶稣,比作给病人动手术的外科医生。我们也可以说,专业的反对者预备了『手术室』,给主来动『手术』。这样,祂就把人的心剖开,暴露出里面的光景。

主斥责法利赛人和经学家


 主对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申言的,是对的,如经上所记,「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敬拜我也是徒然,因为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教训教导人。」』(6~7。)主在这里似乎是说,『你们这班假冒为善的人只在意外面的光景,却不注意人里面的光景。饭前洗不洗手,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你们内里的光景。我要打开你们的心并且暴露你们的光景。』接着,主在本章暴露了堕落之人心里邪恶的光景。

 法利赛人与经学家来的目的,是要挑主耶稣的毛病;结果反而被祂斥责。主是纯真的,祂从来不装假。一面,祂对寻求祂的人是慈仁、怜恤的。但是另一面,就如七章的记载所指明的,祂对专门反对祂的人非常率直,称他们为假冒为善的人。主在八至九节继续对他们说,『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传统。…你们巧妙的废弃神的诫命,为要遵守自己的传统。』不仅如此,祂在十三节说,他们『藉着所传授的传统,使神的话失去效力和权柄。你们还作许多这类的事』。

 主在这里似乎是说,『你们这班假冒为善的人要挑我的毛病,但我要借机暴露你们。你们质问我的门徒为什么不遵守传统,我反要问你们,为什么以你们的传统废弃了神的诫命。你们用嘴唇事奉神,我却要暴露你们心里所藏的是什么。』

 主在十至十二节对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说,『摩西说,「当孝敬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要被处死。」你们倒说,人若对父母说,我所当供养你的,已经作了各耳板,(就是礼物,)你们就不容许他再为父母作任何事。』藉此我们看见,法利赛人和经学家不但在敬拜神的事上错了,甚至对于父母也错了。他们在孝敬父母的事上,因为拘守传统而废弃了神的诫命。

 十一节的『各耳板』是希伯来文,qorban,各耳板,意奉献,表明献给神之物。这个辞在利未记头七章讲述各种祭物时,用过多次。事实上,利未记一至七章里的『祭』(offering),就是从希伯来字qorban翻译来的。

 主斥责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在孝敬与照顾父母的事上错了。他们其实是教导人忽视孝敬父母,因此废弃了神的诫命。一个人应该为着照顾他的父母有所花费,但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则认为人只要向神献上各耳板,就是向神奉献,就可不必再奉养父母。主针对这个传统,厉害的斥责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告诉他们,他们用传统废弃了神的话。

 主大胆的斥责,使专业的反对者闭口无言。祂公然的暴露了他们。这对法利赛人和经学家是何等的羞辱;他们熟悉摩西的律法,也许自认比加利利人优越。然而主在众人之前揭发他们,斥责他们,称他们为假冒为善的人。祂说,他们用嘴唇尊敬神,心却远离神。祂甚至揭发他们废弃了神的诫命,使诫命归于无效。祂揭发他们不仅欺骗神,也欺骗自己的父母。这是何等严厉的斥责!法利赛人和经学家受了斥责,就闭口无言。毫无疑问,他们都悄悄的溜走了。

玷污人的东西


 法利赛人和经学家走了之后,主又叫群众来,对他们说,『你们众人要听我,也要领悟。从人外面进去的,没有一样能污秽人,惟有从人里面出来的,乃能污秽人。』(可七14~15。)主在这里指明,从人心里出来的,才污秽人。所以,我们不应该注意外面的事物,因为这些事物不能污秽人。我们反倒要非常注意里面的事物,因为就是这些事物能污秽我们。

 十七节说,『耶稣离开群众,进了屋子,门徒就将这比喻问祂。』门徒不明白主的话,就求祂为他们解释。主说,『连你们也是这样不领悟吗?
岂不知凡从外面进入的,不能污秽人?因为不是进入他的心,乃是进入他的肚腹,又排到茅厕里。祂这样说,就把各样的食物都洁净了。…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污秽人。』(18~20。)照主在这里的话看来,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污秽人。耶利米说,人心坏到极处。(耶十七9。)堕落的人心里败坏,充满了污秽人的细菌。

 接着,主在马可七章二十一和二十二节就列出人心里许多能污秽人的事物:『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淫乱、偷窃、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狂傲、愚妄。』主又在二十三节下结语说,『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发出来,且能污秽人。』从里面发出的恶,乃是人堕落和有罪的性情所产生的恶果。(罗七18。)

 我们必须将这里主所说的话应用到我们身上,并看见凡从我们里面出来的,都能污秽人。没有一样出于我们的东西是清洁的。就着我们的本性来说,我们是由邪恶的事物所构成的。

 在马可七章,奴仆救主在祂的福音服事里,分析人内里的光景,这实在是一件大事。主是为了祂的门徒,就是亲密跟从祂的人得益处,才这样作的。祂要他们晓得,凡从他们心里出来的,都能污秽人。主似乎告诉他们:『要小心不去污秽人,也要小心不被别人玷污。你们中间没有人是清洁的。不管你们怎样洗手,还是不能洗净你们的心。污秽你们的,乃是你们心里的东西。你们要看见,凡从你们心里出来的,都是不洁净的,都能污秽你们自己,也污秽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