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奴仆救主福音服事的行动(一)
总纲目




征服背叛
主在船上睡着
主斥责风
赶逐群鬼与清除污秽的事业
医治血漏,复活死女
两个事例合为一个
被寻求的人所摸
这女人疾病的意义
人群社会的描绘
国度的显示

 读经:马可福音四章三十五节至五章四十三节。

 我们从本篇信息开始,要来看马可福音另外一大段落:论到奴仆救主福音服事的行动。(四35~十52。)我们在本篇信息要交通四章三十五节至五章四十三节。马可福音这一段记载三件事:平静风海;(四35~41;)赶逐群鬼;(五1~20;)医治血漏,复活死女。(五21~43。)

征服背叛


 马可四章是美妙的一章,论到国度的种子、基因、及其完全的发展。这一章末了记载海上的风暴,也许令人惊奇。你可能会想,四章的结尾与四章一至三十四节说到国度比喻的那一段,二者怎样相合。

 首先,马可四章论到神的国。紧接着国度的记载后,就有背叛的记载。马可四章三十七节说,忽然起了大风暴,波浪打入船内。这是一幅背叛的图画。我们藉此看见本章末了论到神的国时,背叛依旧存在。

 仅用一个辞来作四章的主题是不够的。本章先有国度,然后有征服背叛。从神的观点来看,国度乃是神自己作生命种子的发展。但从神仇敌的观点来看,国度就是征服背叛。

 奴仆救主强有力的讲论神的国以后,立即对祂的门徒说,『我们渡到对岸去。门徒离开群众,耶稣仍在船上,他们就把祂带去,也有别的船和祂同行。』(35~36。)当时那背叛者撒但使用他空中的使者,和水中的污鬼,挑动背叛。因此,『忽然起了大风暴,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37。)风暴使载着主和门徒的船很难渡海。

主在船上睡着


 三十八节说,『耶稣竟在船尾靠着枕头睡着。门徒叫醒了祂,对祂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吗?
』奴仆救主在风暴袭击之下的船上睡着安歇,门徒却饱受惊吓,这指明祂超越险恶的风暴,不受其搅扰。门徒只要有祂在船上,就该凭着信祂,(40,)有分于祂的安息,享受祂的平安。

 主在平安的休息,门徒却饱受惊吓。他们因为害怕,就叫醒了正在睡觉的奴仆救主,对祂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吗?

 三十九节说,『耶稣醒来,斥责风,又向海说,安静罢!不要发声!风就止住,大大的平静了。』门徒跟从奴仆救主时,祂这位有神圣权柄的人,就管住威胁他们的风暴。

 主为什么斥责风,又向海说话?斥责不是对无生命之物,乃是对有位格之物而发的。奴仆救主斥责风,命令海平静,因为风里有撒但的堕落天使,(弗六12,)海里有鬼。(太八32。)空中堕落的天使和水中的鬼,合力阻止奴仆救主渡到对岸,因为他们晓得祂要去赶出那边的鬼。(可五1~20。)

主斥责风


 主斥责风又命令海平静,因为幕后策动的乃是背叛的天使和鬼。主晓得风暴是由天使与鬼鼓动出来的,为着阻止祂渡到海那边去赶出群鬼。当主赶出群鬼时,国度就来到了。

 现在我们看见,主在四章论到国度,在五章赶出群鬼,好执行国度。在讲论国度的话与国度的执行这二者之间,有海上风暴这件事。主斥责风,并向海说话以后,风就止住,大大的平静了,因为空中邪恶天使和水中污鬼的背叛被征服了。所以,我们在四章三十五至四十一节看见,国度乃是征服背叛的能力。

 本章的顺序很有意义。揭示国度以后,紧接着就是征服背叛,这是为着执行神的国。

 马可四章四十一节说,门徒『就大大的惧怕,彼此说,这人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了祂?』主斥责风和海,不仅显示奴仆救主神圣的权柄,也见证祂就是宇宙的创造主。(创一9,伯三八8~11。)祂是有权柄的创造主。

赶逐群鬼与清除污秽的事业


 背叛被征服以后,奴仆救主与祂的门徒『来到海的对岸,格拉森人的地方』。(可五1。)五章一至二十节的记载比马太八章二十八至三十四节详细得多。这是有力的证明,马可这本神奴仆的传记,强调祂的工作,不强调祂的话语,并且所记的比其它福音书更详细。

 五章二节说,『耶稣一下船,立即有一个污灵附着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祂。』七节论到这人说,他『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何干?我指着神切求你,不要叫我受苦』。这指明这鬼附的人被霸占到一个地步,为污灵所用,就像污灵自己一样。

 主耶稣一来到格拉森人的地方,那里的光景就暴露在祂和门徒眼前。那里有一个人被鬼所附,而当地的人所经营的是养猪的事业。(11~14。)何等可怕的事业!

 在祂的智慧里,奴仆救主同时顾到两个难处。祂赶出鬼附之人的群鬼,并且清除了养猪的污秽事业。祂到格拉森人的地方以前,那地充满了污鬼、猪群。你愿意在那样的地方安家吗?
必定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在那里定居下来。虽然如此,主耶稣特意到那里去赶鬼,并清除污秽的事业。门徒不晓得主告诉他们渡到那边去的目的,(四35,)但主当然晓得祂为什么要到格拉森人的地方。

 神的子民不该放猪,而该放羊。神的子民放羊,就会有合式的祭物献给神。然而格拉森地方的居民,却以不洁净的放猪为业。

 今天不信主的人,原则上就像格拉森人一样。每当人被污鬼附身后,就会从事不洁净的事业。他们需要主耶稣来赶鬼,清除所有不洁净的活动。

 五章十三节说,『污灵便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入海里,约有二千,都淹死在海中。』我们在这里看见大约有二千只猪,所以必定有许多鬼把猪赶下山崖。如果只有二十个鬼,每个鬼就得把一百只猪赶下山崖,投在海里。这里的重点乃是:鬼与不洁净的事业有关。今天不信的人有分于不洁净的活动和罪恶的娱乐,因为他们受鬼的影响。

医治血漏,复活死女


 五章二十一至四十三节记载主医治患血漏的女人,并叫死了的女孩复活。在这段也是说到神的奴仆在福音服事中神奇作为的记载里,马可比马太所记的更详细。这是一段生动的叙述,特别描绘病人所受的痛苦,奴仆救主在拯救人的服事上对人所显出的温柔、恩慈,以及彼得的在场。

 马可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有一个管会堂的,名叫睚鲁,来见耶稣,就俯伏在祂脚前,再三的求祂说,我的小女儿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得拯救,可以活着。』管会堂的人不大有信心。因此,他央求主耶稣去他家。主同意了,就和他同去。

两个事例合为一个


 二十四节说,『有大批的群众跟随祂,并拥挤祂。』我们在二十五至三十四节看见,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从群众后面来摸耶稣的衣服而得了医治。因着这女人的事例,与管会堂女儿的事例汇合在一起;而且她生病的十二年正是女孩的年龄;她们又都是女性,一个年长,一个年幼;因此,这二者可视为一个人的完整事例。如此看来,可以说,女孩乃是生在女人致命的疾病中,且因这病死了。当女人致命的疾病被救主治好时,死了的女孩也就从死里复活了。这表征每个堕落的人,都是生在罪的致命疾病里,并且死在其中。(弗二1。)当他罪的致命疾病被救主救赎的死对付之后,(彼前二24,)他就起来,出死入生了。(约五24~25。)

被寻求的人所摸


 马可五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说,『因为她说,我只要摸着祂的衣服,就必得拯救。于是她血漏的源头立刻干了,她便觉得身上的灾病得了医治。』二十八节翻作『拯救』的希腊字,或作『得以完全』或『康复』。疾病是魔鬼对病人所施行的压制。因此,奴仆救主的医治,对这受苦的病人乃是一种拯救的服事,使她得享舒畅,并从恶者的压制之下得着释放。(徒十38。)

 因着众人拥挤奴仆救主,真正的寻求者很难摸到祂。虽然如此,这女人却想摸祂,她一摸着,就得了拯救。『耶稣里面顿觉有能力从自己身上出去,就在群众当中转过身来,说,谁摸我的衣服?』(可五30。)主里面有感觉,觉得祂的美德,就是祂的能力,从祂身上出去,传输到一个人里面。为这缘故,祂查问谁摸了祂的衣服。门徒很天然,看见众人拥挤祂,就说,『你看群众拥挤你,还说谁摸我吗?
』(31。)拥挤的群众从救主一无所得,但摸祂的女人却得了医治。

 奴仆救主乃是神成为肉体来作人。(约一1,14。)祂的衣服象征祂在人性里完美的行为,祂为人美德的完全。摸祂的衣服,实际上就是摸祂有神具体化身(西二9)在其中的人性自己。藉着这一摸,祂神圣的能力就经过祂人性的完美,注入摸祂的人里面,成了她的医治。神原是住在人所不能靠近的光中,却在奴仆救主里面,藉着祂的人性,成为摸得着的,作了她的拯救和享受。作神奴仆的奴仆救主,就是这样来服事有病的罪人。

 主在马可五章三十四节对女人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去罢!你的灾病痊愈了。』奴仆救主的能力,在医病上显出祂的神性;(30;)祂的话带着爱和恩慈,在体恤人上显出祂的人性。在这事例中,祂的神性和人性再次汇合一起,叫祂得着彰显。

这女人疾病的意义


 这女人的疾病表征什么?她的疾病表征漏掉生命。血漏就是漏掉生命的素质。自从人堕落以来,每一个亚当的后裔都患了这种疾病。我们都是堕落的罪人,都患了漏掉生命素质的灾病。因着这灾病,每一个亚当的后裔,每一个堕落的罪人,都天天在死。人一生下来就开始死亡了。死是什么意思?死就是经历生命的素质在漏掉。你看看今天的社会,就会晓得每一个罪人都患漏掉生命素质的疾病。

人群社会的描绘


 四章三十五节至五章四十三节有三件事:征服背叛,赶鬼并清除不洁的养猪事业,以及医治患血漏的女人。这三件事描绘人群社会的光景。首先,在人类中有背叛的『风暴海』。社会中没有安宁的环境,却有接二连三的风暴。不仅如此,社会的真正光景就是鬼附与『放猪』的光景。世界各国都有人在经营不洁的事业来谋生。整个世界都与放猪的事业有关,因为世界都受霸占人的鬼所控制。此外,所有堕落的人都在垂死之中,也就是说,他们一直漏掉他们生命的素质。这的确是今天人类社会的特征:背叛,鬼附及其所连带的放猪,与漏掉生命。为这缘故,我们有负担出去传福音。我们需要主耶稣来征服背叛,赶鬼,清除放猪的事业,并医治漏掉生命的灾病。

 我们看见,五章二十一至四十三节的记载把患血漏女人的事例,与管会堂女儿的事例汇合在一起。这指明这两个事例描绘出一个人的光景。我们可以说,女孩乃是生在女人致命的疾病中。这也是每一个人的光景。我们都生在致命的疾病中,一出生就是要死。照这里的记载,当致命的疾病达到高峰时,我们就死亡,就像这女孩死了一样。女孩生在女人的疾病中,且因那疾病死了。但奴仆救主来医治那致命的疾病。当疾病痊愈时,女孩就复苏了。这指明女人得医治,就是女孩得了复苏。

 女人的痊愈与女孩的复活,是我们接受福音的一幅图画。当人把福音传给我们,我们听而接受时,我们漏掉生命素质的疾病就得了痊愈。我们一得了医治,就复苏且活了过来。我们原是生在致命的疾病中,但我们接受福音就得了医治,并且活了过来。

国度的显示


 四章三十五节至五章四十三节有国度的显示。我们在国度的这显示中,看见征服背叛,赶出群鬼,清除不洁的事业,医治致命的疾病,并叫死人复活。这意思是说,在四章三十五节至五章四十三节中,背叛被征服,群鬼被赶出,放猪的事业被清除,致命的疾病得了医治,死人也复活了。这就是神的国。神的国在那里,那里就没有背叛、污鬼、放猪、或致命的疾病,而是老少都得了医治,且活了过来。这是国度,这是福音,这也是我们在召会生活中的经历。

 每一个人都有背叛、污鬼、放猪事业、疾病、和死亡的问题。这些事情在人群社会和每一个人身上都可见到。然而,当主耶稣作国度的种子来了,这一切问题就都得着解决。然后,神的国就在这里了。

 我们很高兴的作见证,主耶稣已经对付了背叛,就是我们环境中的『风暴海』。现在我们可以通行无阻的跟随祂。再者,我们以前曾经被鬼所附,经营不洁的事业;然而鬼被赶出去了,放猪的事业也清除了。我们也能作见证,我们已经得了痊愈,且活过来了,现今正在召会生活里,在国度里。我们何等享受奴仆救主的福音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