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奴仆救主完成福音服事的路(四)
总纲目




宁顾从者饥饿,不顾宗教规条
真大卫
安息日的主
宁顾苦者得释,不顾宗教仪式
主在两个安息日的行动
我们需要完全得释放
神性彰显在人性里
宗教徒的反对

 读经:马可福音二章二十三节至三章六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奴仆救主完成福音服事的路。按照二章二十三至二十八节,祂宁顾从者饥饿,不顾宗教规条;按照三章一至六节,祂宁顾苦者得释,不顾宗教仪式。

宁顾从者饥饿,不顾宗教规条


 马可二章二十三节说,『当安息日,耶稣从麦地经过,祂的门徒行路的时候,掐起麦穗来。』我相信主耶稣故意带领祂的跟从者当安息日从麦地经过。祂当然知道那天是安息日。照理说,祂不应该当安息日决定从麦地经过,因为那抵触了守安息日的规条。然而,祂是牧人,带领所有跟从祂的人,就是祂的羊,从麦地经过;麦地就成了他们的草场。二十三节说,『祂的门徒行路的时候,掐起麦穗来。』在这里我们看见,门徒吃新鲜的麦穗。藉着这样吃麦穗,他们就满足了。

 在二十四节,『法利赛人对祂说,看哪,他们为什么作安息日不可作的事?』安息日是为着叫犹太人记念神完成创造的工作,(创二2,)守住神与他们立约的证据,(结二十12,)并记念神给他们的救赎。(申五15。)因此,在宗教的法利赛人眼中,渎犯安息日是非常严重的事。对他们来说,主的门徒当安息日掐起麦穗,是不可作的事,是不合乎圣经的。我们将会看见,法利赛人没有充分的圣经知识。他们按着自己贫乏的知识,只顾遵守安息日的仪式,却不顾人的饥饿。遵守虚空的仪式,真是愚昧!

真大卫


 在马可二章二十五至二十六节,我们看见主回答法利赛人:『大卫和跟从他的人,缺乏饥饿之时所作的,你们没有念过吗?
他当大祭司亚比亚他的时候,怎样进了神的殿,且吃了祭司以外人不可吃的陈设饼,又给跟从他的人吃。』法利赛人说主的门徒在麦地掐麦穗吃是不可以的,定罪他们的所行违反了圣经。但主回答说,你们没有念过吗?
主向他们指出,圣经的另一面称义祂和祂的门徒。这定罪法利赛人对圣经缺少充分的认识。

 主在这几节的回答,指明祂读经的路必定是绝佳的。主在这里似乎对法利赛人说,『大卫所作的,你们岂没有念过吗?
你们这班宗教徒尊重圣经到极点,岂没有念过大卫怎样进了神的殿,吃了陈设饼,又给跟从他的人吃?你们岂不知大卫带领跟从他的人作了这件事吗?
还是你们要说大卫把他们带领错了?』主研读圣经的路是何等的超绝!我们都需要跟祂学。

 在犹太人眼中,主是没有学问的。他们希奇的论到祂,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会明白书?』(约七15。)这一位似乎没有学过经书的人,竟然考问经学家的圣经知识;经学家就是古代的圣经学者。他们虽然被人尊为圣经学者,却只是肤浅的认识圣经,只晓得死的字句道理。主问他们,有没有念过大卫和跟从他的人缺乏饥饿之时所作的事,这就暴露他们对圣经缺少充分的认识。

 主对法利赛人所说的话,非常有智慧
且涵义丰富。主在这里的话,含示祂是真大卫。古时,大卫和跟从他的人,在被弃绝时,进了神的殿,吃了陈设饼,似乎干犯了利未记的律法。现今真大卫和跟从祂的人也被弃绝,并且门徒有掐麦穗吃的行动,似乎犯了安息日的规条。大卫和跟从他的人怎样不算有罪,基督和祂的门徒也不该被定罪。

 此外,主在这里的话也含示,从祭司职分到君王职分时代的转换。古时,大卫的来,转换了时代,将祭司时代转到君王时代,叫君王在祭司之上。在祭司时代,百姓的首领应当听从祭司;(民二七21~22;)但在君王时代,祭司应当服从君王。(撒上二35~36。)因此,大卫王和跟从他的人所作的并不违法。现今,藉着基督的来,时代也转换了,这次是从律法时代转到恩典时代;这时基督是在一切之上,凡祂所作的都是对的。

 我们已经看见,主向法利赛人所说的话,含示祂是真大卫。税吏马太是这位大卫的跟从者;大卫是为神的国争战的。当大卫带领他的同伴进了神的殿时,他正为着国度争战。照样,真大卫基督和跟从祂的人,也为要来的国度争战。再者,主的来也把时代转换了。

 主在马可二章二十七节接着告诉法利赛人:『安息日是为着人的,人不是为着安息日的。』人不是为安息日创造的,但安息日是为人规定的,叫人能与神同享安息。(创二2~3。)

安息日的主


 马可二章二十八节强而有力的表明主是谁:『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这指明奴仆救主人性里的神性。祂这位人子就是规定安息日的神,有权更改祂对安息日所作的规定。祂是安息日的主,有权更改安息日的规条。

 主耶稣向定罪人的法利赛人指明,祂是真大卫,是要来神国的王,也是安息日的主。所以当安息日,无论祂喜欢作什么,祂都能作;并且无论祂作什么,都是祂所称义的。祂是在一切仪式和规条之上。既然祂在这里,人就不该注意任何仪式和规条。

 我要你们注意二章二十八节的『也』字。主在这里说,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祂在这里使用『也』字,含示祂不仅是一件事物的主,更是一切(包括安息日)的主。

 主的话同时含示且指明,祂是全能的神,就是在创世记二章规定安息日的那一位。祂有权柄规定,也有权柄更改。因此,主可能这样告诉法利赛人:『你们为什么搅扰我?我是规定安息日的主,完全有地位与权利更改。我规定安息日也罢,更改安息日也罢,都是为着人。安息日是为着人存在的,人不是为着安息日存在的。你们法利赛人守安息日,甚至会让人死;但我在安息日却顾到跟从我的人能得喂养。我在创世记二章定立了安息日,因为我要人得安息。因此,安息日是为人的缘故存在的;现在,我既然在这里,我愿意使跟从我的人得喂养而废除安息日。我是安息日的主,我当然有权柄这样作。』

 在马可二章二十三至二十八节,主处理那个局面何等美妙!祂的确是最好的律师,属天的律师,无论祂说什么都是对的。法利赛人与祂争辩,不能得胜,因为祂是全能的主。

宁顾苦者得释,不顾宗教仪式


 在三章一至六节我们看见,主宁顾苦者得释,不顾宗教仪式,藉此完成祂福音的服事。这里有从二章一节至三章六节所记载五件事的最后一件事-医治那枯干了一只手的人。这医治也是在安息日发生的。(三2。)

主在两个安息日的行动


 马可二章二十三节至三章六节记载主在两个安息日的行动。(路六1,6。)祂在头一个安息日所作的,指明祂是身体的头。祂是头,祂乃是真大卫、安息日的主。祂在第二个安息日所作的,表明祂顾念祂的肢体。在这个安息日,祂治好了一个人枯干的手。手是身体上的肢体。主为着治好祂的肢体,什么事都肯作。不管是不是安息日,主关心的是治好祂身体上有需要的肢体,甚至死的肢体。对祂来说,规条是无关紧要的,医治祂身体上的肢体才是一切。

 这两个段落中,有两个干犯安息日的事例。第一个干犯安息日的事例发生在麦地,(可二23,),第二个发生在会堂。(三1。)第一次干犯安息日与满足有关,第二次与释放有关。我们也许满足了,但还没有得着释放,还没有自由。我们不仅需要满足,还需要释放。你得释放了吗?
得解救了吗?
你是不是完全自由了?你也许相当满足,因为你已经学会吃主耶稣了。然而,你也许还没有把握说,你已经得释放了。实际上,我们需要得释放,远胜于得满足。

 按照马可福音的次序,满足以后才有释放。如果我们没有满足,就不觉得需要得释放。我们最迫切的需要,是使我们的饥饿得着满足。主首先满足了我们的饥饿,然后祂这神圣的外科医生,为我们动手术。我们一旦满足了,祂就把我们带到『手术室』,医治我们,使我们得释放。三章一至六节的手术室是会堂。那枯干一只手的人是在会堂里经历他的手得了复原。(5。)

 主在四节问那些会堂里的人:『在安息日行善作恶,救命害命,那样是可以的?』这句话含示奴仆救主是解救者,释放受苦的人脱离宗教仪式的辖制。

我们需要完全得释放


 二章一至十二节有瘫子的事例,就是一个完全瘫痪之人的事例。但在三章一至六节的事例中,一个人有一只手枯干了。这个事例中的人只有局部的自由,没有完全的自由。你是否完全自由?你也许认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就说,『一面,我不能说我完全自由;另一面,我若说我一点自由都没有,也是不合事实。我必须回答说,我是局部的自由。』我们就好像那枯干了一只手的人,需要完全得着释放。这人并不是垂死的,他能自由行动,用一只手作事;然而他的另一只手枯干了。这指明他需要得自由。

 二章一节至三章六节的五件事例中,最后一件是枯干了一只手的人,这是很有意义的。第一件事例(二1~12)是赦罪;第二件事例(二13~17)是享受神;第三件事例(二18~22)是藉着这位用衣服遮盖我们,美化我们,并以神圣生命充满我们之活的基督(新郎)而喜乐;第四件事例(二23~28)是藉着主的喂养得着满足。如今第五件事例,我们有了完全的自由。我们在这里看见一个完全自由的人。

 我们若把这五件事摆在一起,就会看见一个完全得救的人一幅完整的图画,就是一个人尽享救恩的图画。按照这幅图画,主的救恩包括赦罪、享受、喜乐、满足与自由。但愿我们都能经历主救恩的这五方面。

神性彰显在人性里


 马可三章五节说,『耶稣怒目环视他们,因他们的心刚硬而甚忧愁,就对那人说,伸出手来。他一伸,手就复了原。』救主向反对者发怒,因他们刚硬而甚忧愁;但祂向病人却动了慈心,使他枯干的肢体复原。祂的怒气和忧愁,可视为祂人性之真的流露;而祂的慈心和医治,乃是祂人性美德与神圣能力的汇合,二者又在同时显明与人。因此,祂的神性再一次在人面前彰显在祂的人性里。枯干的手复原,显示奴仆救主神性的能力。

 主对那人说,『伸出手来。』在主的话里,有点活人的生命。那人接受主赐生命的话,把手一伸,他枯干的手就因着主话里的生命复了原。

宗教徒的反对


 三章六节是这件事的结语:『法利赛人出去,即刻同希律党人商议,怎样抵挡祂,为要除灭祂。』在宗教的法利赛人眼中,主干犯安息日就是毁坏神与以色列民所立的约,也就是破坏神与以色列人的关系。因此,法利赛人同希律党人商议,怎样抵挡主耶稣,为要除灭祂。干犯安息日,使犹太宗教徒弃绝奴仆救主。法利赛人这些老旧、死沉之宗教的宗教徒,被神的仇敌撒但所鼓动、利用,在奴仆救主全部的尽职期间,反对、抵挡、阻挠祂福音的服事。他们受传统宗教的蒙蔽,看不见这位在神圣经纶里的基督,甚至图谋杀害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