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奴仆救主完成福音服事的路(二)
总纲目




同罪人坐席
呼召马太
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医生
得救的喜乐
三个病例

 读经:马可福音二章十三至十七节。

 我们在前篇信息曾指出,二章一节至三章六节记载了五件事,给我们看见,奴仆救主这位神的奴仆如何完成福音的服事,顾到堕落之人的需要:赦免病者罪;(二1~12;)同罪人坐席;(二13~17;)从者快乐,无需禁食;(二18~22;)宁顾从者饥饿,不顾宗教规条;(二23~28;)宁顾苦者得释,不顾宗教仪式。(三1~6。)我们已经交通了第一件事,就是赦免病者罪。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接着来看主同罪人坐席。

 马可二章十三节说,『耶稣又出到海边去,群众都就了祂来,祂便教训他们。』我们已经看见,奴仆救主是世界的光,(约八12,九5,)来到黑暗之地,加利利,如同大光照亮坐在死亡阴影中的人。(太四12~16。)祂的教训释放出亮光的话,光照在死亡黑暗里的人,使他们得着生命的光,(约一4,)并将人从撒但的黑暗里,带到神圣的光中。(徒二六18。)

同罪人坐席


呼召马太


 马可二章十四节说,『祂经过的时候,看见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跟从我。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税关是替罗马人收税的处所。利未又称为马太,是犹太人所定罪、藐视并厌恶的税吏,(路十八11,太五46,)也许地位很高。(太十3。)大多数的税吏滥用职权,假借名义,讹诈勒索。(路三12~13,十九2,8。)纳税给罗马政府,令犹太人非常痛苦。百姓藐视那些从事收税的人,认为他们丝毫不值得尊重,(路十八9~10,)因此将他们与罪人同列。(可二16。)虽然马太是税吏,但他蒙了奴仆救主的呼召,以后且被选立为十二使徒之一。(三18。)这是何等的怜悯!

 马太蒙召的记载非常简略。他是税吏,被犹太人当作卖国贼,因为他为罗马帝国主义者效劳。在新约里这些税吏与妓女同列。然而,像马太这样的人,竟蒙奴仆救主的呼召。主只告诉他:『跟从我。』马太就起来,跟从了祂。根据这里的记载,这似乎是主第一次遇见马太。主在祂的话语或外表上,必定有某种吸引力,叫马太跟从祂。

 跟从主包括相信主。人若不相信祂,就不会跟从祂。相信主是得救,(徒十六31,)跟从主是进窄门、走狭路。(太七13~14。)

 这不是马可福音记载主呼召人跟从祂的第一件事例。在一章十六节,祂看见西门和安得烈在海里撒网,就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使你们成为得人的渔夫。他们就立刻撇下网,跟从了祂。』(17~18。)不久以后,主又呼召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他们正在船上补网。(19。)祂呼召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把父亲和雇工撇在船上,跟从祂去了。(20。)在二章,类似的事发生了。主看见利未(马太)在税关上,就对他说来跟从祂。马太就站起来,跟从了祂。他这行动是对奴仆救主呼召的响应,含示他丢弃污秽的工作和罪恶的生活。

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医生


 马可二章十五节指明马太不仅跟从了主,并且为祂大摆筵席:『耶稣在利未家里坐席,有好些税吏和罪人,与耶稣和祂的门徒一同坐席;因为这样的人多,他们也跟随耶稣。』马太邀请许多税吏和罪人赴席。如果我们被邀参加这样的筵席,我们可能会拒绝,不愿意和这等人同席吃饭。然而,主耶稣却赴席了。

 我们若仔细读马可福音,就会晓得经学家像探子一样,无论主往那里去,他们都跟着。十六节说,『法利赛人中的经学家,看见祂和罪人并税吏一同吃饭,就对祂的门徒说,祂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吗?
』我们已经看见,经学家是老旧、死沉之宗教的宗教徒,被神的仇敌撒但所鼓动、利用,在神奴仆全部的尽职期间,反对、抵挡、阻挠祂福音的服事。(二16,24,三22,七5,八11,九14,十2,十一27,十二13,28。)在二章十六节,经学家自以为义,定罪奴仆救主与税吏和罪人一同坐席。经学家对主的门徒所说的话,指明他们自以为义,并不晓得神的恩典。他们认为神只按公义对待人。在十六节这里,经学家继续他们在二章六至七节所开始的反对。

 主听见经学家对祂门徒所说的话,就告诉经学家:『强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17。)这句话指明,奴仆救主认为自己是那些因罪患病之人的医生。主在呼召人跟从祂的事上,是作医生,不是作审判官。审判官的审判是按着公义,医生的医治是按着怜悯和恩典。主来尽职是作医生,医治、恢复、点活并拯救人。

 主说,强健的人用不着医生,含示自义的经学家,不领会他们需要主作医生。他们认为自己很强健,因此被自义蒙蔽,不晓得自己是有病的。

 主在十七节说,祂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这指明奴仆救主是罪人的救主。事实上,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三10。)那些以为自己是义的人,乃是自义的。奴仆救主来,不是召这些『义人』,乃是召罪人。

 主在马可二章十七节似乎是对经学家说,『强健的人用不着医生,但是有病的人晓得自己用得着。你们这些经学家是强健的,还是软弱的?是有病的,还是健康的?你们比这些税吏患了更严重的病,然而你们却不愿意承认。因着你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需要,我就不能医治你们。我来是作医生,为着医治你们,但你们不承认你们有病。不仅如此,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得救的喜乐


 二章一至十二节与二章十三至十七节记载了两个事例,就是赦免病者罪,以及同罪人坐席;在这两个事例中,我们看见完成福音服事最好的路-就是帮助人,使他们罪得赦免,好叫他们进入对神的享受。与主耶稣同席,乃是与祂一同享受神。

 所有的罪人都失去了神,也失去了对神的享受。罪人被掳,离开了神,离开了对神的享受,成为撒但的奴隶。所有的罪人都是撒但权下的奴隶,因着他们是这样的奴隶,他们就没有享受,没有平安。主完成福音的服事时,先是赦免我们的罪,再带我们享受神。

 你得救以后,岂没有经历一种可与筵席相比的享受吗?
你如果得救了,却没有享受属灵的筵席,那就是说,你没有神救恩的喜乐。这样看来,你对救恩的经历并不够,并不完整。完整的救恩包括赦罪与在神里面的喜乐。这喜乐就是享受神,这种享受乃是筵席。

 我还记得,我得救时所经历的喜乐。虽然我在基督教里出生、长大、受教育,但我到了十九岁才得救。哦!我得救那一天真是喜乐!我太喜乐了,好像天上地上一切的事物都令我欢畅。那就是享受神,也就是得救的喜乐。得救的喜乐乃是筵席。当我们有了得救的喜乐,就是同主耶稣坐席。

 我们中间许多人能作见证,当我们回想我们得救的经历时,我们还能回味当时所经历的喜乐。当我们得救,并晓得自己的罪得了赦免以后,我们里面就有喜乐。我们把主耶稣看作是最奇妙的一位,而在祂里面喜乐,同祂坐席。

 这得救的喜乐,对神的享受,有力的证明我们已被带回到神那里。得救的喜乐见证我们不再远离神,乃是被带回到祂那里。完成福音服事正确的路,乃是帮助人经历罪得赦免,使他们有得救的喜乐,就是对神的享受。

三个病例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说过马可福音里的三个病例。第一个是彼得岳母的病。(一30~31。)彼得的岳母发烧。我们已经指出,这烧可象征人不正常、不受约束的脾气。马可用妇人来说明这种光景。妇女特别容易发『烧』,这使她们容易发怒。我们要帮助这样发烧的人,必须自己先冷静下来,然后对方才会冷静。

 这卷福音书的第二个病例是患痳疯的。(一40~45。)患痳疯的,描绘出典型的罪人。痳疯是最污染人、传染人、破坏人的疾病,使患者与神与人隔离。痳疯使患者失去与神与人的交通。因此一章四十至四十五节洁净患痳疯的,表征使罪人恢复与神与人的交通。患痳疯的不仅需要得医治,也需要得洁净。患痳疯的病例比彼得岳母的病例更严重,因为彼得的岳母不需要洁净,只需要医治。

 马可福音的第三个病例是瘫痪,(二1~12,)这人因瘫痪而不能行动。彼得岳母和瘫子的病例指明:男人因罪不能行动,女人因罪发烧。换句话说,罪使男人不能行动,也使女人『冒火』而发高烧。因此,我们可以说,女人发烧,男人瘫痪不能行动。不仅如此,男人和女人都是患痳疯的,都需要洁净。

 这三个病例启示奴仆救主服事发烧的、瘫子与那些患痲疯的。主用祂赦罪的权柄与洁净的大能服事我们。祂赦免我们的罪,洁净我们,带我们归向神。祂恢复我们与神与人的交通。因着祂,我们的罪得了赦免,有神作我们的一切。如今,我们享受神作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光、我们的一切。我们同主坐席。这就是福音,也是完成福音服事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