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福音的开始与奴仆救主的引进(二)
总纲目




了结与新生的起头
施浸者约翰在旷野的职事
悔改的浸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福音
一个里程碑
道路与途径
把悔改的人引到奴仆救主那里
水浸与圣灵的浸
奴仆救主的引进
受浸
试验

 读经:马可福音一章一至十三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福音的开始与奴仆救主的引进。

了结与新生的起头


 马可一章一至二节说,『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开始,正如申言者以赛亚书上所记的:「看哪,我在你面前差遣我的使者,他要预备你的道路。」』奴仆救主福音的开始,乃是正如以赛亚所记关于施浸者约翰的职事,这指明约翰传悔改的浸,也是耶稣基督福音的一部分。约翰的传扬结束了律法时代,代之以恩典时代。因此,恩典时代开始于约翰的职事,在奴仆救主的职事之前。

 福音的开始是律法的了结与恩典之新生的起头。福音的开始了结律法的时代,并且开始了恩典的时代。福音的开始不仅是恩典时代的开端,更使恩典的时代有新生的起头。开端是外面的,新生的起头是内里生命的开始。

 福音的开始乃是整个旧时代,即律法时代的了结。但要称了结为开始,就必须在了结以后有新生的起头。新生的起头包含了神圣的注射;这注射就是奴仆救主的引进。

施浸者约翰在旷野的职事


 马可一章三节说到『在旷野有人声喊着』。奴仆救主福音职事的开始,只是一个声音,不是一个伟大的运动。不仅如此,奴仆救主福音的传扬,不是开始于任何文化中心,乃是开始于人类文化影响不到的旷野。

 施浸者约翰是照着预言,在旷野开始尽他的职事。这指明约翰引进神新约的经纶,不是偶然的,乃是神所计划,并藉着申言者以赛亚所预言的。这含示神定意要以全新的作法,开始祂新约的经纶。施浸者约翰不在圣城的圣殿里传道,那里是宗教徒和文化人照着圣经条例敬拜神的地方;他乃在旷野里传道,不守一切的老规条。这指明照着旧约敬拜神的老路已经废弃,一条新路即将引进。旷野是一个没有文化、宗教、或任何属于人类社会和文明事物的地方。这里使用『旷野』一辞,指明神新约经纶的新路,与宗教和文化相对。

 四节说,『照这话,约翰出来了,在旷野施浸,传悔改的浸,使罪得赦。』约翰生来就是祭司,(路一8~13,57~63,)本该在殿里过祭司的生活,尽祭司的职任,但他却来到旷野传福音。这指明献祭给神的祭司时代,已被带领罪人归向神的福音时代所顶替,使神能得着罪人,罪人也能得着神。马可一章六节说,『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约翰的生活方式,表明他的生活和工作完全是在新的时代里,不是照着老旧宗教、文化、传统的方式。身为祭司,按律法的规条,约翰应当穿祭司袍,这袍子主要是用细麻作的。(出二八4,40~41,利六10,结四四17~18。)他也应当吃祭司的食物,这食物主要是百姓献给神的细面和祭肉。(利二1~3,六16~18,25~26,七31~34。)但约翰所作的完全不同。他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这些东西都是不文明、未开化的,也是不照着宗教规条的。祭司竟穿骆驼毛的衣服,这对宗教的头脑特别是个重击,因为按照利未记的规条,骆驼是不洁净的。(十一4。)此外,约翰不住在文明之地,而住在旷野。(路三2。)这一切都指明他完全弃绝神对旧约的安排,那安排已经堕落成了一种搀有人类文化的宗教。约翰的使命,是要引进神新约的经纶,这经纶单单是由基督和生命之灵所构成的。

悔改的浸


 施浸者约翰的传讲,连同旧文化和宗教尽都了结,他传悔改的浸,使罪得赦。悔改是转变心思,将心思转向奴仆救主;浸是将悔改的人埋葬,了结他们,好让奴仆救主藉着重生,使他们有新生的起头。(约三3,5~6。)本节翻作『使』的希腊字,或作『为使』。悔改受浸是为罪得赦免,也使罪得赦免,以清除人因堕落而有的拦阻,使人得与神和好。

 施浸者约翰的传讲强调悔改。悔改就是把我们的心思从神以外的任何事物,包括我们的文化、宗教、知识、教育、与社会生活,转向神。宗教、文化、文明、社会、知识与教育,都打岔我们,使我们离开神。如今旧时代了结了,我们必须悔改,将我们的心思转向神。

 按照马可福音,施浸者约翰并没有教导悔改的人该作什么;他只是把他们埋葬。这埋葬表征了结。约翰在旷野传讲悔改,把所有悔改的人了结了。这包括在神儿子耶稣基督的福音开始的一部分里。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福音


 马可一章一节说到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耶稣基督』指明主的人性。福音是本于名叫耶稣基督的这个人。这位耶稣基督就是神的儿子。马可一章一节不是说,『神的儿子与耶稣基督』;乃是说,『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这里的逗点指明,『神的儿子』与『耶稣基督』是同位语。这指明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也指明神的儿子就是耶稣基督。『神的儿子』这名称指明主的神性。因此,福音是出于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这个事实,说出福音是出于人性的,也是出于神性的。这福音满了人性,也满了神格。用于福音上的这个复合名称,启示人性的美德和神圣的属性都在这福音里。这福音满了主人性的美德和完全,也满了祂神性的荣耀和尊贵。因此,这福音是出于人性的,满了美德和完全;也是出于神性的,满了荣耀和尊贵。所有这些方面,都可以在马可福音这十六章中看见。

一个里程碑


 我们若仔细读一章一至二节,就会看见福音的开始,乃是施浸者约翰来传悔改的浸,使罪得赦。当约翰以不文明且非宗教的方式,来宣讲悔改时,那就是福音的开始。我们已经看见,福音的开始包括律法时代的了结,和恩典时代新生的起头。律法的时代在施浸者约翰来到时结束,恩典的时代也随着他而开始。

 神学家辩论关于恩典时代的开始。有人说,恩典时代开始于五旬节;另有人宣称,恩典时代开始于基督钉十字架和复活。还有人另有不同的意见。按照圣经来看,福音的开始,也就是恩典时代的开始,乃是施浸者约翰出来尽职。因此,施浸者约翰的来到,乃是一个里程碑,划分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他的来到标明律法时代的结束,以及恩典时代的开始。

道路与途径


 马可一章二节指明,施浸者约翰的来是为主预备道路;三节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预备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径。』这两节说到道路与途径。预备主的道路,意即藉着悔改转变人的心思,将人的心思转向奴仆救主,并使他们的心正确,修直他们心的每一部分,使奴仆救主能有路进到他们里面作生命,并占有他们。(路一17。)

 我们需要明白道路与途径的不同。预备主的道路就是悔改。我们已经看见,悔改就是转变我们的心思,转变我们的思想。心思转变是为着主的来临预备道路。马可一章三节的道路是指我们的心思。我们需要藉着悔改,预备主的道路。施浸者约翰作了很好的工作,为着主的来临预备了悔改之人的心思。

 途径是我们人里面一切细微、内在的部分,就如思想、好恶、主意、意愿、决定等。我们若把心思比作公路,途径就好比街道。我们里面的公路和大街小巷,都必须为着主完全预备好。

 我们这些人不简单,里面非常复杂。想想看,我们里面多少『大街』和『小巷』。再想想看,人的心思如何偏离神,被哲学和文化的事物所霸占。这样,基督怎能进入人里面?要让基督进到一个人里面,人里面的道路和途径都得预备好。

 福音不是一件仅仅客观的事;福音实际上就是耶稣基督自己这位活神的具体化身。祂是这样的一位,一直等候人向祂敞开,使祂能进到他们里面。然而,人的心思被许多事物霸占、充满。因此,最好的传福音者是能在人的心思里开出一条路,而把他预备好接受主。如果我们传福音传得正确,最终,就会预备好一条道路,让基督能进到人里面,并占有他们。

把悔改的人引到奴仆救主那里


 马可一章五节说,『犹太全地和全耶路撒冷的人,都络绎的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着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浸。』犹太地区有圣城、圣殿和高度的文化;因此,是个尊荣的地区。然而,五节说,犹太全地和全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施浸者约翰那里。他们因约翰的传扬而悔改,约翰就将他们浸到死水里,埋葬他们,了结他们,将他们预备好,让奴仆救主藉着他们的认罪,用圣灵使他们有新生的起头,叫他们复活。

 给人施浸就是把人浸入、埋在象征死亡的水里。施浸者约翰给人施浸,指明那些悔改的人一无用处,只配埋葬。这也象征旧人的了结,使新的开始能在复活里得以实化,这新的开始是由基督这赐生命者带进来的。因此,接着施浸者约翰的职事,基督来了。约翰的浸不仅了结那些悔改的人,也把他们引到基督,好得生命。在圣经里,受浸含示死与复活。浸入水里就是置于死地,并且埋葬;从水里上来,意思就是从死里复活。

 马可一章七节说到施浸者约翰:『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祂解鞋带也不配。』虽然约翰传悔改的浸,但他职事的目标乃是一位奇妙的人,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他没有使自己成为他职事的中心,如同磁石把人吸引到他那里。他晓得自己不过是万军之耶和华所差遣的使者,要带人归向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并高举基督为他职事的目标。

 施浸者约翰传悔改,并且给所有悔改的人施浸。藉着受浸,悔改之人的旧生命了结了。这种了结,预备了道路,修直了途径,使奴仆救主能进到悔改的人里面。约翰的职事将人引到奴仆救主那里。因此,他告诉他们,他的职事,不是为着他自己,乃是为着另一位,就是那将要来,伟大的一位。约翰甚至说,他就是弯腰给祂解鞋带也不配。

水浸与圣灵的浸


 按照一章八节,施浸者约翰说,『我是将你们浸在水里,祂却要将你们浸在圣灵里。』水象征死与埋葬,为着了结悔改的人;圣灵是生命与复活的灵,为着使被了结的人有新生的起头。前者是约翰悔改职事的标记,后者是奴仆救主生命职事的标记;约翰将悔改的人埋入死水,奴仆救主使他们复起,叫他们凭着祂复活生命的灵得着重生。死水是指着并象征基督包罗万有的死,信徒就是浸入这死。(罗六3。)死水不仅埋葬受浸的人,也埋葬他们的罪、世界、已往的生活和历史,如红海为以色列人埋葬了法老和埃及的军兵,(出十四26~28,林前十2,)并将他们从弃绝神的世界及其败坏中分别出来,如洪水为挪亚和他一家所成就的。(彼前三20~21。)奴仆救主将信祂的人所浸入的圣灵,乃是基督的灵,也是神的灵。(罗八9。)因此,浸在圣灵里,就是浸入基督,(加三27,罗六3,)浸入三一神,(太二八19,)甚至浸入基督的身体;(林前十二13;)这身体是在一灵里与基督联合的。(六17。)藉着浸在这样的水里,并浸在这样的灵里,在基督里的信徒便重生进入神的国,(约三3,5,)进入神圣生命和神圣管治的范围,使他们在神永远的国里,凭着神永远的生命而活着。

奴仆救主的引进


受浸


 马可一章九节说,『当那些日子,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在约但河里受了约翰的浸。』加利利被称为外邦人的加利利,是没有尊荣的地区,因此是个被藐视的地区;(约七52;)拿撒勒又是这被藐视的地区中一座被藐视的城。(一46。)神卑微的奴仆就长于并出于这源头。

 身为神的奴仆,这位奴仆救主也受浸,表明祂甘愿服事神,并且不愿用天然的作法,乃愿藉着死与复活来服事。这样的受浸引进祂的服事。

 主受浸是要让自己被摆到死与复活里,使祂能够不以天然的作法,乃以复活的作法来尽职。藉着受浸,祂甚至在真正死而复活的三年半以前,就在复活里生活并尽职了。

 约翰的浸既是悔改的浸,有些人也许不明白,为什么主耶稣需要受他的浸?他们也许说,『这是悔改的浸。奴仆救主还需要悔改吗?祂当然不用悔改。』如果我们有这样的观念,就可能没有看见悔改的真义。悔改是了结我们的思想、观念、哲学和作事的方法。因此,悔改不仅是懊悔我们所有的过犯。这种对悔改的领会太肤浅了。即使一个人没有犯错,也需要悔改,转变心思,不再凭自己作事,不再留在自己里。悔改的意思就是我们不再凭自己,并为自己生活、工作、行事为人。我们若领悟这点,就会看见主来受浸,指明祂不愿意凭自己生活、行事、说话、工作。主要把自己了结并埋葬。因此,主的受浸指明祂不要凭自己生活、说话或作任何事,乃要凭神而活、凭神行动、凭神尽职。祂愿意向着神作奴仆,且凭着神作奴仆。这是祂受浸的原因。主的受浸是祂引进到祂福音服事,就是福音职事的第一步。

 马可一章十至十一节论到主耶稣说,『祂从水里上来,立即看见诸天裂开了,那灵彷佛鸽子,降到祂身上。又有声音从诸天之上出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马可对这位奴仆的记载,不在反映这位奴仆身分的显赫,乃在反映祂服事的殷勤。原文『立即』一辞在他的记载中用了四十二次,有些古卷多用了一次,在恢复本译为:立即、立刻、随即、即刻、实时、一、顿。

 诸天向奴仆救主开启,表明祂甘心献上自己作神的奴仆,蒙了神的悦纳;那灵彷佛鸽子,降到祂身上,表明神用那灵为着祂对神的服事而膏祂。(路四18~19。)鸽子是温柔的,它的眼睛一次只能看一样东西。因此,鸽子表征在眼光与目的上的温柔和单纯。因着神的灵彷佛鸽子降在主耶稣身上,祂就能专注于神的旨意,温柔并单纯的尽职。

 在马可一章十和十一节里我们看见三一神。那灵的降下,是基督受膏;父的说话,乃基督是爱子的见证。这是一幅神圣三一的图画:子从水里上来,灵降在子身上,父说到子。这证明父、子、灵同时存在。这是为了完成神的经纶。

试验


 我们看见主被引进祂的职事,第一步是受浸。现在,我们要接下来看第二步,就是祂受试验。主受浸以后,还要受试验,好证实祂的完全无缺。

 十二节论到这事说,『那灵随即把耶稣催到旷野去。』神悦纳并膏祂以后,那灵对这位神的奴仆所作的头一件事,就是催祂去受试验,以证实祂的完全无缺。『催』是一个很强的字,指明主受浸以后,完全在神的手中。因着祂不凭自己生活行动,神的灵就能把祂催到旷野去。主被催到旷野去,祂是服从的。如果祂的意志刚强,抵挡催迫,祂就不受那灵的催迫。但因着祂非常服从,圣灵就能把受了浸的耶稣催到旷野去。祂服从那灵,证明祂完全忠于祂所受的浸。对于主来说,不再是『我』,乃是神。

 十三节说,『祂在旷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试诱,并与野兽在一起,且有天使服事祂。』『四十』这数字表征试验和受苦的时间。(申九9,18,王上十九8。)神的仇敌撒但,被用来试验并查证神的奴仆。地上的野兽(消极方面),和天上的天使(积极方面),为这次的试验也都用上了。赞美主,祂在旷野通过了试验!

 主藉着开头的两个步骤-受浸和试验-被引进祂的事奉。祂受试验,并且证实是完成这事奉的适当人选,如今祂就能事奉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