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引言(二)
总纲目




神的奴仆
如以赛亚书中所预言
神所拣选,所喜悦的
在神面前生长如嫩芽
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
被人所藐视,本国所憎恶,官长所虐待的
任人打祂的背,拔祂腮颊的胡须
不喧嚷,不扬声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
得着受教者的舌头
信靠神,硬着脸面好像坚石
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
被欺压,受苦难
神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
祂将命倾倒,以致于死
从活人之地被剪除
复活看见祂劳苦的功效
被高举,并被升为至高
作众民的约,作外邦人的光
神的救恩直到地极
保罗论到基督是奴仆的话
本有神的形像
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状
降卑自己,顺从至死
升为至高,得着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没有记载祂的家谱或身分
记载重在祂超越的作为
罪人的奴仆救主

 读经:以赛亚书四十二章一至四节,六至七节,四十九章五至七节,五十章四至七节,五十二章十三节至五十三章十二节,马可福音十章四十五节。

 本篇信息是马可福音生命读经引言的续篇。我们已经看见,这卷福音书描绘基督作奴仆之人性美德的优越。约翰福音陈明基督是神救主,马太福音陈明祂是君王救主,路加福音陈明祂是人救主,但马可福音陈明基督乃是奴仆救主。因此,这卷福音书的主题是:神的奴仆作了罪人的奴仆救主。首先我们要看见,主作了神的奴仆,然后作罪人的奴仆救主。(十45。)

神的奴仆


如以赛亚书中所预言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专门来看以赛亚书关于基督是耶和华奴仆的预言。

神所拣选,所喜悦的


 以赛亚四十二章一节说,『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耶稣基督-神的奴仆,是神从亿万人中所拣选的。因着祂是神所拣选的,神就喜悦祂。所以,祂成为神心里所喜悦的。

在神面前生长如嫩芽


 五十三章二至三节说,『祂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祂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祂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你若读路加二章,就看见基督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主生长在被藐视的加利利省,被藐视的拿撒勒城,一个贫寒木匠的家里。这应验了以赛亚书里所说的干地。

 主无佳形美容,也无美貌使人羡慕祂。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主的人生是痛苦和忧患的人生。

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


 五十二章十四节论到主耶稣预言说,『许多人因祂惊奇(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祂的形容比世人枯槁。)』这指明主的外表、面貌是憔悴的。『憔悴』是一个很强的辞,指明主的面貌多少受伤或损毁了。

 许多年前,一位艺术家画了一幅肖像,把主绘成一个潇洒的男子,这幅画完全是假的。然而有许多基督徒在家中挂了那幅耶稣像。一九三六年,我在中国的中部旅行传福音时,发生了一件人被鬼附的事,与这种画像有关系。一个年轻妇人被鬼所附,那些尽力想解救她的人,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告诉他们,被鬼附通常与拜偶像有关,我就查问她家里有没有偶像。他们告诉我,没有偶像,却有一幅耶稣的名画。我就告诉他们,那幅画像是偶像,必须拿下来焚烧。画像焚烧了以后,鬼就离开了那个年轻妇人。家里挂这样一幅耶稣的像,完全与圣经相悖。我讲述这则故事的目的,就是要指出这个事实。按照圣经,耶稣没有佳形美容,祂的面貌是憔悴的,破损的。

被人所藐视,本国所憎恶,官长所虐待的


 四十九章七节说,『救赎主以色列的圣者耶和华,对那被人所藐视,本国所憎恶,官长所虐待的,如此说。』按照这节,主耶稣是被人所藐视,本国所憎恶,官长所虐待的。在希伯来文里,『官长所虐待的』这辞的意思是指被暴君掳获为奴的人。主是被暴君所俘掳、拘禁为奴的。

任人打祂的背,拔祂腮颊的胡须


 五十章六节论到主的话,说,『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颊的胡须,我由他拔;人辱我吐我,我并不掩面。』这一段生动的话告诉我们,主如何作奴仆。有人打祂的背,祂任人打;有人逼迫祂,祂任人拔祂腮颊的胡须;有人羞辱祂,祂并不掩面。

不喧嚷,不扬声


 四十二章二节指明,主不喧嚷,不扬声:『祂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祂的声音。』这意思是说,主不大声呼喊、喧嚷。祂不使街上听见祂的声音,祂是安静、无声的。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


 四十二章三至四节说,『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祂凭真实将公理传开。祂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祂在地上设立公理;海岛都等候祂的训诲。』按照这几节看,压伤的芦苇,主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犹太人习惯用芦苇作笛子。当芦苇压伤了,不能再作乐器,他们就折断。他们也用麻燃油作火把。油用尽了,麻冒烟,他们就吹灭。主的百姓有些就像压伤的芦苇,不能吹出乐音;有些就像冒烟的火把,不能发出亮光。然而,主不『折断』不能发出乐音、被压伤的人;也不吹灭不能发出亮光、将残、黯淡的火把。一面,主不折断压伤的芦苇,也不吹灭将残的灯火;另一面,照这几节来看,祂不会像将残的灯火一样的衰弱;祂也不会像压伤的芦苇一样被压碎。

得着受教者的舌头


 我们从五十章四节看见,主这位神的奴仆,得着了受教者的舌头:『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题醒,题醒我的耳朵,使我能听,像受教者一样。』主作为奴仆并不是施教者,但是祂得着受教者的舌头。神教导祂,使祂知道怎样用言语扶持疲乏的人。因着神教导祂,祂单用一句话,就能扶持疲乏的人。这样一句话比长篇大论的信息,更能叫人得着生命。

信靠神,硬着脸面好像坚石


 五十章七节说,『主耶和华必帮助我,所以我不抱愧;我硬着脸面好像坚石,我也知道我必不至蒙羞。』我们在这里看见主信靠神,硬着脸面好像坚石。当主耶稣走在神的路上,要完成神的旨意时,祂的脸面好像坚石。祂在完成神旨意的事上,非常刚强。

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


 五十三章四至五节论到主耶稣说,『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那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这两节所描述的是有关主在十字架上的死。祂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或者说,祂为了使我们得平安而受刑罚;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被欺压,受苦难


 按照五十三章七节,主被欺压和受苦的时候并不开口:『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这意思是说,主被人带到十字架上时,好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当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祂没有说一句话。

神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


 五十三章六节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十节接着说,『耶和华却定意将祂压伤,使祂受痛苦;耶和华以祂为赎罪祭;祂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祂手中亨通。』从这几节我们看见,神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压伤了祂,使祂受痛苦,并以祂的魂为赎愆祭。

祂将命倾倒,以致于死


 五十三章十二节说,『所以我要使祂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祂将命倾倒,以致于死;祂也被列在罪犯之中;祂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主死在十字架上时,将命倾倒。祂钉在两个强盗的中间,因此祂被列在罪犯之中。主在十字架上的祷告:『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二三34上。)应验了祂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的事实。

从活人之地被剪除


 按照以赛亚五十三章八节,主耶稣『从活人之地被剪除』。主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意思是说,祂被处死。

复活看见祂劳苦的功效


 五十三章十一节启示,主复活看见祂劳苦的功效:『祂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祂要担当他们的罪孽。』主乃是在复活里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如今在复活以后,祂作为神的义仆,使许多人得称为义,并且担当他们的罪孽。

被高举,并被升为至高


 五十二章十三节论到主被高举,说,『我的仆人行事必有智慧,必被高举上升,且成为至高。』主复活以后,被高举,并被升为至高。

作众民的约,作外邦人的光


 四十二章六节说,『我耶和华凭公义召你,必搀扶你的手,保守你,使你作众民的约,作外邦人的光。』(另译。)主升天后,成了犹太人的约,外邦人的光。这意思是说,主耶稣在升天里,亲自成了神百姓的新约。祂又藉着门徒传福音,成为外邦人和异教徒的光。

神的救恩直到地极


 我们在四十九章六节看见,主是神的救恩,直到地极:『现在祂说,你作我的仆人,使雅各众支派复兴,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归回,尚为小事,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在升天里的基督,如今乃是神的救恩,直到地极。以赛亚甚至在主耶稣降生七百年前,就说到这关于主耶稣的预言。

 以赛亚书详尽预言到主耶稣是神的奴仆。甚至在新约里我们也找不到这样的记载。我们思考以赛亚书中基督作神奴仆的预言,就可以更完全领会马可福音中关于祂是奴仆的记载。

保罗论到基督是奴仆的话


 腓立比二章五至十一节是使徒保罗论到基督是神奴仆的话。

本有神的形像


 保罗在腓立比二章五至六节说,『你们里面要思念基督耶稣里面所思念的:祂本有神的形状,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紧持不放。』我们在这里看见,主不仅与神并存,而且祂本有神的形状。翻成『本有』的希腊字,意指从太初就存在;含示主在已过的永远就存在了。说基督以神的形状存在,意思就是,祂本有神所是的彰显;(来一3;)也就是说,祂与神身位的素质和性质相合。这是说到基督的神格。

 按照腓立比二章六节,基督虽然本有神的形状,但祂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紧持不放。祂与神同等,但祂不以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紧持不放,予以保留。祂反倒愿意来地上作人。

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状


 二章七节接着说,『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主倒空祂的地位、荣耀、和其它与神格有关的事。当然祂没有倒空祂的神性。主倒空自己,成为人,取了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

 腓立比二章七节有两个重要的辞:形状和样式。主成为肉体时,没有改变祂的神性,只将祂外面的彰显,由神的形状,变成奴仆的形状。这不是素质的改变,乃是状态的改变。神的形状,含示基督神格内在的实际;人的样式,指基督人性外在的表现。祂外面显于人的是人,但祂里面却有神格的实际。祂取了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

 我们在路加二章看见主居于人的身分。当祂随着父母来到耶路撒冷时,祂是人,是个孩童。我们在那一章看不出主是奴仆;乃是到了主耶稣出来尽职的时候,我们才看见祂是一个奴仆。主服事的时候乃是一个奴仆。譬如,祂洗门徒的脚时,乃是取了奴仆的形状。(约十三4~5。)首先主成了一个人,成为人的样式,然后又取了奴仆的形状,举止行事好像奴仆。

 如果有一位弟兄在召会聚会中站起来交通,他必定是有人的形状。但这位弟兄如果穿上工作服,用吸尘器打扫地毯,我们可以说,他取了清扫工人的形状。他首先有人的身分,然后又取了清扫工人的形状。这个简单的例子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主如何成了人,又取了奴仆的形状来服事。

 当门徒争辩他们中间谁为大的时候,主告诉他们,祂来乃是要作奴仆服事:『因为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十45。)主在这里似乎是说,『看看我,我来了是作奴仆服事人,甚至连命也摆上了。我准备献上自己的生命作赎价。』藉此,我们看见主尽职时,乃是取了奴仆的形状来服事。

降卑自己,顺从至死


 腓立比二章八节说,『既显为人的样子,就降卑自己,顺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主降卑自己,比倒空自己更进一步。基督的降卑自己,显明祂倒空自己。主顺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主死在十字架上,是祂降卑的极点。对犹太人而言,死在十字架上是咒诅;(申二一22~23;)对外邦人而言,这是加在罪犯和奴隶身上的死刑。(太二七16~17,20~23。)因此,这是件羞辱的事。(来十二2。)

升为至高,得着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保罗在腓立比二章九节说,『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主降卑自己到了极点,神却将祂升为至高。从主升天以来,地上从无一名超乎耶稣的名。保罗在腓立比书论到主升高的话,与以赛亚五十二章十三节的预言相似。

没有记载祂的家谱或身分


 马可福音没有记载主的家谱或身分。由于马可陈明救主是奴仆,所以没有说到祂的家谱或身分,因为奴仆的祖先是不值一题的。

记载重在祂超越的作为


 马可福音记载基督是神的奴仆,主要的不是记载祂美妙的言语,乃是记载祂超越的作为。这些作为展示祂可爱人性的美德与完全,以及祂神性的荣耀和尊贵。我们需要对这个事实有深刻印象:我们在马可福音看见一个奴仆,祂有可爱人性的美德与完全,也有神性的荣耀和尊贵。

罪人的奴仆救主


 马可福音陈明主耶稣是神的奴仆,也是罪人的奴仆救主。主作了奴仆救主来服事罪人,以祂的生命作他们的赎价。(十45。)主这位奴仆救主,舍命作罪人的赎价,完成了祂作奴仆所事奉之神的永远定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