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篇 人的不义与神的义
总纲目




人的不义
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
基督暴露人的不义
基督担当人的不义
神的义在福音里
义、爱和恩
神的国建立在义上

 在马太二十七章,我们看见人的不义与神的义之间的对比。在基督钉十字架的事上,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我们需要非常清楚地看见这事。

人的不义


 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曾指出,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六小时。前三小时,祂受人对付;后三小时,祂受神对付。在二十七章,人对主耶稣所作的一切,都是不义的。不仅彼拉多对主耶稣不义,犹太首领对祂也不义。他们不义地捉拿基督,也不义地审判并捆绑祂。宗教首领对主所作的一切,都是不义的。当然,犹大出卖主耶稣也是不义的。罗马兵丁对待祂也不义。他们的戏弄、吐唾沫、鞭打,乃是不义的。此外,他们强迫古利奈人西门背主的十字架也是不义的。因此,在人一面,没有一样是义的。

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


 赞美神,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人只能到此为止。人能恶待主,把祂这逾越节的羊羔钉在十字架上。人对主耶稣所作的一切,都是为着带进神的义而铺路。在人一面,一切都是黑的,但在神一面,一切都是白的。在人一面,一切都是不义的,但在神一面,一切都是义的。人的不义是为着神的义完全得显明而铺路。这样,人的不义就转为神的义。在基督钉十字架的事上,人的不义完全被暴露;但这带进了神的义。因此,基督被杀是人的不义借以带进神的义的第一条路。

基督暴露人的不义


 然而,这不是基本的路。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基本的路是借着基督。基督将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时,首先暴露人的不义到极点。在所有人类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事例象基督的钉十字架一样,把人的不义全然暴露出来。我们都知道,任何属地政府的法庭都有不义。但在属地法庭所见到的不义,绝不象主耶稣受审判并被钉十字架的事例所暴露的那么多。主耶稣把人的不义暴露无遗。我们已经看见,主在犹大手中被出卖是不义的。长老、祭司长和议会,都是不义的。因此,基督被钉十字架的事例,在满了不义这一面是独特的。几乎与祂的事例有关的人,都是不义的。每一作法和每一方面,都是不义的。基督显在这不义的光景中,把人的不义完全暴露出来。

基督担当人的不义


 其次,那把人的不义暴露到极点的基督,也担当了祂所暴露的一切不义。祂首先暴露人的不义,然后在十字架上担当人的不义。这就象打扫屋子。你若不打扫,也许看不见隐藏在家具下的灰尘。在打扫房间时,灰尘首先被暴露,然后被扫进畚箕。照样,在逾越节那天,主耶稣首先暴露所有的“灰尘”,就是人一切的不义。然后,祂把祂所暴露的“灰尘”清除了。哦,主耶稣的同在把全宇宙每一粒隐藏的“灰尘”都暴露了。最终,主耶稣基督自己成了“畚箕”,所有的“灰尘”都收集在祂身上。祂在十字架上的前三小时,是人对付祂的时间,一切的罪,一切的不义,全宇宙的“灰尘”,都放在祂身上。当祂被挂在十字架上时,祂是宇宙的“畚箕”,宇宙中一切的“灰尘”都聚集在其中。因此,人一切的不义被暴露之后,就被十字架上的基督担当了。这就使一切预备好,让公义的神进来审判不义的人,以及他们一切的不义。

 没有黑的,白的就不能清楚地显明出来。因为一切的“灰尘”,一切人的不义,都放在十字架上,这一步就预备好,叫神的义得以启示出来。若没有这么多的不义,就不可能叫这么多的义显明出来。人类所有的不义堆积在十字架上的主身上,使神的义能得着显明。公义的神借着审判这一切的不义,进来执行祂的义。因这缘故,借着基督,人的不义至终转为神的义。借此我们就得救了。

 基督乃是转捩点。人的不义借着基督转为神的义。首先,基督暴露了人的不义,然后为着神公义的审判,祂亲身担当了祂所暴露人一切的不义。今天你仍在人的不义里,或是你如今在神的义之下?阿利路亚,我们得救的人是在神的义之下。

神的义在福音里


 义这件事乃是福音真理重要的一面。这是非常基本的,因为这是我们得救的根据和基础。我们的救恩在于神的义这稳固的磐石。罗马一章十六、十七节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信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因为神的义在这福音上,本于信显示与信。”因着神的义,福音就有大能拯救每个相信主耶稣的人。基督的福音如此有能力,不是因着神的爱,也不是因着神的恩,乃是因着神的义。

 按律法说,爱和恩都能变动,但是义,尤其是神的义,却不能变动。盖恩夫人曾说,即使神要对她的得救改变心意,祂也不能,因为祂已经在十字架上审判了她。借着基督作我们的代替,我们已经按着义在十字架上受了审判。因此,神必须拯救我们。神是公义的神。因为祂已经按公义,公平地对付了我们,如今祂就有义务拯救我们。我们能放胆对祂说,“神啊,现在我不是谈你的爱或你的恩,乃是谈你的义。我诉之于你的义。照着你的义,你必须拯救我。你若不拯救我,这就是你不义了。”我们若对神这样说,祂会回答说,“我当然必须拯救你”。

 没有一件事象神的义那样约束神。诗篇八十九篇十四节说,“公义和公平,是你宝座的根基。”倘若神的公义可以挪去,祂的宝座就会倾倒。我们能说,“赞美主!即使神要改变祂的心意,祂也不能,因为祂是公义的神!”这是何等有意义!

义、爱和恩


 义,或公平,是法律的问题。反之,爱是情感的问题。我若爱你,我可以关切你。我若不爱你,我可以忘记你。许多基督徒喜欢引用约翰三章十六节,这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不错,神这样爱世人,但祂的爱不象祂的义那么稳固。当然神不会改变祂的爱。但假定祂的爱真地改变了;神有权利改变祂的爱,却没有权利改变祂的义。不论神爱我们或丢弃我们,祂都没有错。祂恩待我们或不恩待我们,也没有错。恩典是神意愿的问题。在马太二十章,主告诉彼得,祂要给那后来的,和那先来的同样的赏赐。这是主意愿的问题,并没有什么不对。但公义不是情感或意愿的问题,乃是法律的问题。法律的问题与执法,立法有关。神的福音完全是法律的问题,神圣立法的问题。神公正地拯救了我们。当然,神的救恩是凭祂的爱起始,并借祂的恩成就的。然而,最终产生了祂的义。因此,我们今天所领受的救恩,不仅仅是爱或恩的问题,也是神的义的法律问题。我们的救恩已经由神的义盖印并证实了。现在连神自己也不能改变我们的救恩。

神的国建立在义上


 神的国乃是建立在这义上。你看见人的不义和神的义,人的国和神的国之间的对比么?人的国不是建立在义上,这事实已在罗马总督彼拉多对待主耶稣的作法上完全暴露了。马太在二十六章完全暴露了彼得天然生命的软弱,在二十七章暴露了人的不义。甚至在基督安葬之后,也看见人的不义。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到彼拉多那里,对他说,“大人,我们记得那迷惑人的还活着的时候曾说,三日后我要复活。所以请吩咐人将坟墓把守妥当,直到第三日,免得祂的门徒来把祂偷去,就告诉百姓说,祂从死人中复活了。这样,那后来的迷惑,比先前的就更厉害了。”(太二七63~64)彼拉多回答说,“你们带着卫兵去吧,尽你们所能的把守妥当。”(太二七65)彼拉多对祭司长和法利赛人的回答是不义的。后来,在二十八章十一至十五节,祭司长和长老贿赂兵丁,捏造谎言否认基督的复活。这表明罗马兵丁也是不义的。因此,关于属人政权的记载满了不义。这暴露一个事实,人的政权是建立在不义上,但神的政权是建立在义上。义乃是神国稳固的根基。我们是在神的义之下得救的。因此,我们救恩的根基是稳固的。

 在二十七章,我们看见了人的不义和神的义,赞美主,至终人的不义转为神的义!我们从前在人的不义里,但如今我们在神的义之下,并在神的国里。神的国是义的国,我们乃是祂国里义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