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篇 受审判、被钉十字架并埋葬
总纲目




壹 为彼拉多所审
 一 耶稣被犹太宗教首领交给罗马总督彼拉多
 二 犹大的定命
 三 耶稣在彼拉多面前
贰 被人钉十字架
 一 被罗马兵丁戏弄
 二 古利奈人西门被迫背祂的十字架
 三 被带到各各他
 四 人给祂苦胆调和的酒
 五 被钉十字架
 六 被标以犹太人的王为罪状
 七 有两个强盗钉在祂两边
 八 被亵渎并戏弄
 九 与祂同钉的强盗辱骂祂
叁 受神审判
 一 被神弃绝
 二 人拿醋给祂解渴戏弄祂
 三 交出了祂的灵
肆 祂死的功效
 一 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二 地震动,磐石崩裂
 三 坟墓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
伍 为财主所葬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马太二十七章。表面看来,这章与诸天的国无关。事实上,它与诸天的国有密切的关系。我们若不在诸天之国的光中读这章,就不能充分地领会。

 在原文里,二十七章一节开始于“如今”一辞。这辞指明一件事已经完成,另一件事即将发生。我们也许以为二十七章不过是二十六章的延续,但在属灵的意义上,二十七章与二十六章大不相同。二十六章属灵的意义是启示出那能成功为着国度的生命,并暴露那不能成功的生命。二十七章属灵的意义是与义有关。在二十七章十九节,彼拉多的夫人说主耶稣是义人,在二十四节,彼拉多自己也称祂为义人。但在这章里,主耶稣受了非常不义的对待。

壹 为彼拉多所审


 一 耶稣被犹太宗教首领交给罗马总督彼拉多

 一、二节启示那把主耶稣交给彼拉多的是犹太宗教的首领。彼拉多是罗马所任命的总督,于主后二十六至三十五年间,作该撒提庇留在犹太地(巴勒斯坦)的地方官。他不公正地将主耶稣交给人钉十字架后不久,他的统治突告结束。他被放逐并且自杀了。犹太宗教徒用阴谋使外邦政客与他们合作,杀害主耶稣。

 二 犹大的定命

 在三至十节,我们读到犹大的定命。我年轻时,为彼拉多审判基督的记载中提到犹大定命的事实所困扰。我看不出这两件事的关系。一、二节说到主耶稣被宗教首领交给彼拉多。然后三节开始记载犹大吊死的事。三、四节说,犹大“就后悔,把那三十锭银子还给祭司长和长老,”说,他“出卖了无辜的血,有罪了!”于是犹大就把那些银锭丢在殿里,离开,并且吊死了。祭司长取了那些银锭,知道不可把它们放在圣库里,因为那是血价,就用那些银锭买了一块田,用来埋葬客旅(太二七6~7)。他们不愿收回那血价。其实,他们在主耶稣身上所作的,比犹大作的更恶。马太给我们这一切事的叙述之后,在十一节继续记载基督为彼拉多所审。

 马太把犹大定命的记载插进彼拉多审判基督的叙述内,是很有意义的。犹大的记载见证了公义。甚至出卖主耶稣的人最终也领悟祂是义人,他对祂所作的全然不义。他想要成为义的,就把那三十锭银子丢弃,因为他的良心不容许他保留那些银锭。这就是义。犹大把钱归还时,宗教首领似乎说,“我们不能保留这钱,保留这血价,以服事神。我们最好用这钱买一块地,用来埋葬客旅。”这表明连宗教首领也有形式的义。因此,这里的观念是义的观念。

 诸天的国建立在义上。在五章十节主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在五章二十节主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超过经学家和法利赛人的义,绝不能进诸天的国。”在六章三十三节主说,要先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些经文启示出义与国度有关,并且国度建立在义上。我们若要进入二十七章的深处,就需要清楚这事。

 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犹太人并没有法律的权利审判祂或定罪祂。虽然他们能在一些事上窥探主耶稣,却没有行政的地位审判任何人。他们不过是宗教团体,政权不在他们控制之下。因此,犹太议会没有行政的权柄,不能宣判公正或不公正,义或不义,只能表达宗教的意见。因此,主耶稣真正的受审不是在二十六章,乃是在二十七章进行。

 三 耶稣在彼拉多面前

 耶稣回答彼拉多时,承认祂是犹太人的王(太二七11)。但对犹太首领的控告,祂却一言不答。

 罗马总督彼拉多有地位审判基督。原则上,他应当按公义审判祂。诸天的国是基于义,但二十七章启示出世界的国全然不义。这章提出义和不义的对比。属地的政权,这世界的国,是不义的,但诸天的国是义的。站在彼拉多面前的主耶稣是独一的义人,却被不义的属世政权定了死罪。以后我们会看见,事实上基督被公义的神所审判、所击杀。表面看来,祂被不义的属世政权宣判死刑;这判决是不义的。事实上,祂被神定了死罪,这个判决是义的。

 二十七章这里的观念相当深。在二十六章,我们看见能为着国度和不能为着国度之生命的对比。现今在二十七章,有义和不义的对比。二十七章的意义是表明世界的国和诸天之国的对比。在世界的国那一面有不义;但在诸天之国这一面有公义。一面,耶稣受审判、被定罪、死在十字架上是不义的;另一面,祂受审判而死是义的。耶稣被钉十字架,是正确的,也是错误的。祂被不义的属世政权错误地判刑。祂是公义的、无辜的,甚至出卖祂的人也作见证。彼拉多也见证基督是义人,甚至洗手表明他不愿卷入任何的不义。但我们将会看见,主受到正确的判决,因为祂被公义的神宣判死刑。因此,二十七章是论到义和不义的一章。

 这对比含示世界的国不能站住。不能站住的原因乃是它不是建立在义上。然而,诸天的国和神的国全然是义的。神的国建立在义上。因为这世界国度政权的不义,基督就错误地被定死罪。然而,事实上,祂被公义的神正确地宣判死刑。因此,这章暴露了属世政权的不义,并启示出神政权的公义。

 照着罗马的法律,议会捉拿基督的行动是非法的。彼拉多若是公正的,就会制止议会这样作。他会说,“你们无权作这事,因为你们只是宗教团体。你们不能捉拿人并审判人,这是非法的。”彼拉多没有这样说,因为他不义且惧怕。彼拉多惧怕犹太宗教的首领,就违背非常有力的罗马法律而行。罗马帝国以法律闻名。但法律虽然有力,法律的执行却很脆弱。彼拉多并不比犹大更为有义。倘若出卖主耶稣的人能说他卖了无辜的血,帝国的总督应该更为有义。然而,彼拉多“在群众面前洗手,说,流这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太二七24)这是胆怯又不负责任的退缩。二十六节说,“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却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这将黑暗、不公正的政治暴露无遗。这不公正的处置,应验了以赛亚五十三章五、八节。

 当耶稣在彼拉多面前时,彼拉多的夫人“打发人到他那里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也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因祂受了许多苦。”(太二七19)这梦是神的主宰。彼拉多的夫人不愿他卷入这不义的事。彼拉多按着良心也知道耶稣是义的,犹太人捉拿祂是不义的。他也知道他该释放这义人,但他害怕这样作。依照常例,在节期的时候,要随群众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于是彼拉多问说,“两个当中,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他们说,巴拉巴。”(太二七21)巴拉巴是罪大恶极的囚犯。毫无疑问,彼拉多想要释放耶稣,留下巴拉巴。但百姓要他释放巴拉巴,并把耶稣钉十字架。彼拉多似乎说,“你们要我释放罪大恶极的囚犯,把无辜的人钉十字架!”二十三节说,“总督说,为什么?祂作了什么恶事?他们却更加喊叫说,钉祂十字架!”彼拉多就被群众的声音所征服。为了安抚他的良心,他就“拿水在群众面前洗手,说,流这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太二七24)然后百姓回答说,“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二七25)因此,彼拉多释放巴拉巴,却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这是何等不义的一幅图画!

 犹太人的死刑是用石头打死(利二十2、27,二四14,申十三10,十七5)。钉十字架是外邦人的刑罚(拉六11),罗马人用以处决奴隶和重罪的犯人。将主耶稣钉十字架,不仅应验旧约(申二一23,加三13,民二一8~9),也应验主所说祂要怎样死的话(约三14,八28,十二32);祂若被石头打死,那些话就无法应验。

贰 被人钉十字架


 一 被罗马兵丁戏弄

 二十七至三十二节表明主耶稣如何被外邦兵丁戏弄。他们剥了祂的衣服,给祂穿上一件朱红色袍子(太二七28)。二十九节说,“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祂头上,又把一根苇子放在祂右手里,跪在祂面前戏弄祂,说,犹太人的王!愿你喜乐!”荆棘是咒诅的表号(创三17~18)。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了咒诅(加三13)。他们向主吐唾沫,打祂的头,并戏弄祂之后,就脱下祂的袍子,给祂穿上自己的衣服,把祂带去钉十字架(太二七30~31)。这里,主是逾越节的羊羔,为我们的罪作了牺牲,象羊羔一样被牵去宰杀,这应验了以赛亚五十三章七至八节。

 二 古利奈人西门被迫背祂的十字架

 三十二节说,“他们出来的时候,遇见一个古利奈人,名叫西门,就强迫这人背耶稣的十字架。”古利奈是古希腊在北非殖民地塞利奈加(Cyrenaica)的京城。西门似乎是古利奈的犹太人。

 三 被带到各各他

 三十三至四十四节启示主如何受人戏弄,并且被杀。三十三节说,“到了一个地方,名叫各各他,就是那称为髑髅地的。”各各他是希伯来名称(约十九17),意即髑髅(可十五22),等于拉丁文的Calvaria,加尔瓦略,演变为英文的Calvary,加略(路二三33—钦定英文译本)。这不是指堆放髑髅的地方,乃是单指髑髅说的。

 四 人给祂苦胆调和的酒

 三十四节说,“他们拿苦胆调和的酒给祂喝。祂尝了,就不肯喝。”苦胆调和的酒(也调着没药—可十五23),用作麻醉药物。但主不肯接受麻醉,祂要饮尽苦杯。

 五 被钉十字架

 三十五节说,“他们既将祂钉了十字架,就拈阄分祂的衣服。”主受尽罪人的洗劫,应验了诗篇二十二篇十八节。这也暴露了罗马政治的黑暗。

 六 被标以犹太人的王为罪状

 虽然犹太首领弃绝主耶稣作他们的王,但由于神的主宰,他们在祂的头以上,安了一个牌子,写着祂的罪状: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太二七37)。

 七 有两个强盗钉在祂两边

 三十八节说,“当时,有两个强盗和祂同钉十字架,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这是为了应验以赛亚五十三章九节。

 八 被亵渎并戏弄

 三十九、四十节说,“经过的人就亵渎祂,摇着头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内建造起来的,救你自己吧!你若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这是重复魔鬼在旷野的试诱(太四6)。祭司长、经学家和长老,也戏弄祂说,“祂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祂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靠祂。”(太二七42)祂若救自己,就不能救我们。

 九 与祂同钉的强盗辱骂祂

 主被钉十字架时,甚至与祂同钉的强盗也和别人一样辱骂祂。在二十七章一至四十四节,我们看见不义的人对那义者所作的。祂被戏弄、被打且被钉十字架。彼拉多和所有戏弄并逼迫的人,都是不义的。甚至罗马帝国的兵丁也是不义的。他们当中若有人是义的,就不会对主耶稣作什么。他们对这义者作一些事,证明他们是不义的。

叁 受神审判


 一 被神弃绝

 虽然人是不义的,但从四十五节开始,神却公义地进来。这节说,“从正午到午后三时,遍地都黑暗了。”正午,直译,第六时。午后三时,直译,第九时。主在第三时,我们的上午九时被钉(可十五25),直到第九时,我们的下午三时。祂在十字架上受苦六小时。前三小时,祂是为着遵行神的旨意,被人迫害;后三小时,他是为我们完成救赎,受神审判。在这段时间内,神算祂为我们的罪,替我们受痛苦(赛五三10)。因此,遍地都黑暗了,因为我们的罪性、罪行和一切消极的事物,都在那里受了对付;神也因着我们的罪弃绝了祂(太二七46)。

 到了四十五节,人作尽了他们所能作的一切。那时,神进来审判这位被钉十字架的救主,并且弃绝祂。四十六节说,“约在午后三时,耶稣大声呼喊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弃绝我?神弃绝十字架上的基督,因为祂取了罪人的地位(彼前三18),担当我们的罪(彼前二24,赛五三6),并且替我们成为罪(林后五21)。

 照着四福音,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整整六小时。在前三小时,人对祂作了许多不义的事,他们逼迫祂、戏弄祂。因此,在前三小时,主遭受人不义的对待。但在正午十二时,神进来了,直到午后三时,遍地都黑暗了。这黑暗是神的作为。在这黑暗中,主喊出了四十六节所引的话。当主受人逼迫时,神与祂同在,祂也享受神的同在。但在前三小时的末了,神弃绝祂,并且黑暗来临了。主不能忍受这事,就大声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弃绝我?”我们已经指出,神弃绝祂,因为祂是我们的代替,担当我们的罪。以赛亚五十三章启示,这是神把我们的罪都归在祂身上的时候。在后三小时,从正午十二时到午后三时,公义的神把我们一切的罪都归在这代替者身上,并且为着我们的罪公义地审判祂。神弃绝祂,因为在这三小时中,祂在十字架那里是罪人;祂甚至成为罪。一面,主担当我们的罪,另一面,祂替我们成为罪。因此,神审判祂。这完全是义的事。

 二 人拿醋给祂解渴戏弄祂

 将近祂被钉的末了,人仍然戏弄祂,拿醋给祂解渴(太二七48~49,约十九28~30,路二三36)。

 三 交出了祂的灵

 五十节说,“耶稣又大声呼喊,交出了祂的灵。”这是主交付祂的灵(约十九30),指明主自愿交付祂的生命(可十五37,路二三46)。主耶稣不是被杀,乃是自愿交出祂的生命。祂为我们交出祂的生命,就死了。

肆 祂死的功效


 一 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五十一至五十六节启示基督钉死的功效。五十一节说,“看哪,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这表征神与人之间的间隔除去了,因为基督所取之罪的肉体(罗八3),就是幔子所象征的,已经钉在十字架上(来十20)。从上到下,指明幔子的裂开,是神从上头的作为。因为罪已经受了审判,罪的肉体已经被钉十字架,神与人之间的间隔就除去了。如今进到神面前的路为我们打开了。主的死有何等奇妙的功效!祂的死不是殉道,乃是赎罪的行为。

 二 地震动,磐石崩裂

 五十一节也说,“地就震动,磐石也崩裂。”地震动表征撒但背叛的根基动摇了,磐石崩裂表征撒但属地之国的营垒崩溃了。阿利路亚,主的死裂开了幔子,动摇了撒但背叛的根基,崩溃了撒但之国的营垒!这是何等的死!为着主的死赞美祂!因着神的义完全得了满足,基督的死就能如此有功效。

 三 坟墓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

 五十二、五十三节说,“坟墓也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到耶稣复活以后,他们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坟墓开了,表征死亡和阴间的能力已被胜过并征服了;已睡圣徒的身体起来,表征基督之死释放人的能力。五十三节说,到主复活以后,他们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在预表里,初熟的庄稼不是一根麦穗,乃是一捆麦子;这不仅预表复活的基督,也预表在祂复活之后,从死里复活的圣徒,如这里所启示的。那些圣徒向许多人显现之后,往哪里去,我们无法追查。罗马的百夫长和看守的人,看见基督受死时所发生的事,就见证耶稣真是神的儿子(太二七54)。好些妇女,包括抹大拉的马利亚、主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西庇太两个儿子的母亲以及其他的人,都亲眼看见所发生的事。

伍 为财主所葬


 五十七至六十六节启示主耶稣为财主所葬。主耶稣的身体用洁净的细麻布裹好,安放在新坟墓里(太二七59~60)。抹大拉的马利亚,和另一个马利亚,对着坟墓坐着,观看祂安葬。这种埋葬是要应验以赛亚五十三章九节。这义者的确配得这样的安葬。

 主耶稣被埋葬之后,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到彼拉多那里,请他派人将坟墓把守妥当,直到第三日(太二七62~64)。六十五、六十六节说,“彼拉多对他们说,你们带着卫兵去吧,尽你们所能的把守妥当。他们就去,同着卫兵用印封了石头,将坟墓把守妥当。”这是反对主的犹太首领所设想的消极防范,却转为主复活有力的积极见证。没有这样的“封”,基督的复活就不会这么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