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篇 国度的预言(六)
总纲目




  7 那些奴仆的主人竟然来和他们算账
  9 那领一他连得的受到责备并被惩罚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忠信的比喻(太二五14~30)。

  7 那些奴仆的主人竟然来和他们算账

 十九节说,“过了许久,那些奴仆的主人竟然来和他们算账。”“许久”表征整个召会时代。“来”表征主在祂的来临(巴路西亚)里,降临到空中(帖前四16)。算账,表征主在空中(祂的巴路西亚里)审判台前的审判(林后五10,罗十四10)。在那里,信徒的生活、行为、工作,都要受到审判;或得赏赐,或受惩罚(林前四5,太十六27,启二二12,林前三13~15)。

 8 那领五他连得的和领二他连得的都得着赏赐

 二十节说,“那领五他连得的,带着另外的五他连得进前来,说,主啊,你交给我五他连得;请看,我另赚了五他连得。”那领五他连得的进前来,这是来到基督的审判台前。另赚了五他连得,是充分使用五他连得恩赐的结果。

 二十一节说,“主人对他说,好,良善又忠信的奴仆,你在不多的事上既是忠信的,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不多的事,表征主今世的工作。许多事,表征在要来的国度里所负的责任。管理,表征在要来的国度里管理的权柄。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直译,进到你主人的快乐里。主人的快乐,表征在要来的国度里对主的享受。这不是外面的地位,乃是里面的满足。有分于主的快乐,乃是最大的赏赐,比国度里的荣耀和地位更好。这里我们看见,赐给忠信奴仆的赏赐有两面:权柄和享受。在国度的实现里,那忠信的要直接进入主的同在里。

 给那领二他连得之奴仆的赏赐,与给那领五他连得的相同。那领二他连得的来说,他另赚了二他连得,主对他所说的,与对那领五他连得的所说的相同(太二五22~23)。虽然领二他连得之人所得的恩赐,比领五他连得之人所得的为小,但主给二人的称许和赏赐却一样。这指明主的称许和赏赐,与我们工作的大小和分量无关,但与我们是否忠信地完全使用祂的恩赐有关。那领一他连得的人,若是同样的忠信,也会得到同样的称许和赏赐。

  9 那领一他连得的受到责备并被惩罚

 二十四节说,“随后那领一他连得的,也进前来,说,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那领一他连得的,没有为主赚得什么利润,也来到基督在空中的审判台前。这证明他不仅得救了,还被提到空中。没有一个未得救的人能被提到空中,到基督的审判台前。

 那领一他连得的说,主是忍心的人,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表面上,主在严厉的一面是忍心的,要求我们尽所能地使用祂的恩赐,为祂工作;祂的工作需要我们绝对。表面上,主的工作总是从无开始。祂似乎要求我们在一无所有的情形下为祂工作。但这不该是借口,让领一他连得的人忽略他恩赐的运用;反而该迫使他运用信心,将他的恩赐使用到极点。

 二十五节说,“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他连得埋藏在地里;请看,你仍有你所有的。”害怕是消极的,我们应当积极并进取地使用主的恩赐。我们若是忠信的,就不会惧怕任何事。

 那领一他连得的奴仆去把银子埋藏在地里;他这样作太被动了。我们为着主的工作应当主动。因为他把银子埋藏了,就只能把银子还给主。仅仅守住主的恩赐而不失去,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使用主的恩赐赚取利润。那领一他连得的似乎说,“主啊,请看,你所有的在这里。我没有失去什么,我一直忠信地守住你所给我的。”

 二十六节说,“主人就回答他说,又恶又懒的奴仆,你既知道我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这里主承认祂对奴仆工作上的要求是严厉的。就某种意义说,主是这样忍心的人。没有撒种的地方祂总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祂总要收聚。看看主的恢复从无有开始的事实,就可以知道。

 就某种意义说,奴仆所说没有簸散的地方主要收聚,没有撒种的地方祂要收割,这话是真的。但就另一种意义说却不然。我们不该说主没有簸散,因为祂给我们各人至少一他连得。祂给我们银子就是撒种和簸散。现在主差遣我们去,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我们没有人能说,主没有给我们什么。我们至少有一他连得。这一他连得是为着撒种的种子,并为着簸散的产业。因此,主没有撒种的地方,我们需要收割;主没有簸散的地方,我们需要收聚。主所给你的,包含了生产的元素。每当你带着你的银子出去,就会有生产。然而,这生产在于你的实行,你对银子的运用。你若使用银子,就会生产。但你若把银子埋藏了,就不会生产任何东西。

 把银子埋藏在地里,就是与属地的事物,与那灵以外的事物牵连在一起。闲谈就是这种牵连的例子。有些人宣称没有时间探望圣徒,但他们却有许多时间闲谈。你若仰望主的怜悯和恩典,停止闲谈,就要节省许多时间,并且能用这时间照顾圣徒。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没有牧师作照顾圣徒的工作。这种牧养的形式来自堕落的基督教。在主的恢复里,每位弟兄姊妹都必须接受负担照顾别人,特别是青年人和新人。散会之后,许多人习惯只与某些人谈话。他们不该这样作,而该利用这机会接触青年人、新人甚至一些退后的人,就是自己一直为他们祷告的人。倘若我们都这样作,所有的青年人和软弱的人,都要得着照顾。你若有心这样作,并且愿意运用你的银子,尽管你也许很忙,你仍然能照顾人。甚至花十分钟接触人,我们也能给他许多造就。人这样得了建造之后,会觉得温暖,并且知道他得了照顾。然后他会渴慕得着更多的帮助。我们若都实行这事,就没有人会被忽略。长老们不需要包办一切,因为每个人都会尽功用照顾别人。

 然而,许多人以为尽功用只是在聚会中说话。但肢体正确的功用乃是借着照顾人,将生命的供应服事给人。服事主要的一面不仅是整洁会所或栽培花木。我们在这里乃是为着神的家业。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在聚会中说话。我愿对那些不是生来就能言善道的人说一点安慰的话。你们不需要在聚会中说话。长老们为了展现人人在聚会中尽功用,有时候就想要使人尽功用。长老们可能说,“你们若不尽功用,就不在流中。你们就跟不上了。”这样的话使那些不善于说话的人不来聚会。他们会害怕来聚会,因为长老可能强迫他们尽功用。这造成一种态度,以为在聚会中不说话是羞耻,说话才是荣耀。不错,几年前我的确说,我们都能一个一个地申言。那时,我真有负担鼓励每个人说话。但从那时起,关于在聚会中尽功用,产生了错误的态度。尽管我不愿叫任何人停止说话,我却要指出,在召会生活中尽功用不仅仅是说话的事。

 我们都需要学习使用我们的银子,繁增主的家业。主已经把祂家业的一部分当作银子赐给我们各人,我们的负担、责任和职责,就是要看见这银子得繁增。不要替自己找借口,不要说你没有时间照顾别人。不管你多忙,即使你一周只能来聚会一次,你仍可能借着照顾别人尽功用。不要以为你很软弱。也许你很软弱;然而,别人更软弱,他们需要你。即使你觉得你是最软弱的人,仍有些人几乎死了,他们需要你的帮助。使用你的银子最好的路就是照顾别人,对别人有兴趣并关心他们。这不是说,你该对别人的事感兴趣。主雇用你不是为着这目的,乃是为着照顾别人。

 你若领了一他连得,就需要使用它。你来聚会之前,需要祷告说,“主,我相信我有一他连得。我不要因着与属地的事物牵连在一起,把我的一他连得埋藏了。反之,我要使用它照顾别人。”要对那些心里冷淡的人表露一点爱心,去看看他们或邀请他们到你家里。你花时间和主同在,向祂敞开,问祂该照顾哪些人时,祂就会给你负担。你接触别人,与他们交通时,自然而然就会使用你的银子。不要说,“主啊,你是忍心的人,没有撒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簸散的地方要收聚。”反之,主撒了许多种,也簸散了许多,但有许多要你收割并收聚。哦,庄稼多,工人却少!你不需撒种—只要去收割。每次散会之后,都有时间给你收割并收聚。我们这样作,就会运用我们的银子。这样,一他连得会成为二他连得,二他连得会成为四他连得,五他连得会成为十他连得。银子,即神交托给我们的家业,就要得着繁增。我们若都忠信地实行这事,主的恢复就真的会繁增。

 二十七节说,“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把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表征运用主的恩赐引领别人得救,并将祂的丰富供应他们。“利”表征我们使用主的恩赐,为主工作所获得的有利结果。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兑换银钱的人都是新人、软弱的人、青年人以及退后的人。我们需要把主的家业托付给这些兑换银钱的人。兑换银钱的人不是带头的弟兄,乃是软弱的人、有问题的人。假定一位弟兄持异议,消极地说到召会。那些消极地说到召会的人,总有消极的事说到长老。这样的人为了表白自己,他必须如此说。召会若是错了,那么他就是对的;但召会若是对的,那么他就错了。尤其长老们若是错了,那么他就真正得着表白。然而,这些持异议的人都是弟兄,他们也爱主。这样一位持异议的弟兄,若由召会中另一位爱他并关切他的弟兄与他接触,不是由一位长老与他接触,这是何等美好!倘若许多人与这位持异议的弟兄接触,他至终会回到召会,并为着召会赞美主。

 你若这样使用你的银子照顾别人,你不仅会使银子繁增,自己也会在三层天上,并且会迅速长大、得着变化。你会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并且向着全宇宙,我们中间会有身体奇妙的见证。宇宙会看见我们不是宗教的聚集,乃是活的身体。为此,我们都需要使用我们的银子,就是主的家业。结果将是繁增。我能见证,我们越照顾圣徒和召会,我们就越丰富。

 二十八节说,“从他夺过这他连得来,给那有十他连得的。”夺过这他连得来,表征在要来的国度里,主的恩赐要从懒惰的信徒夺去。把这他连得给那有十他连得的,表征忠信信徒的恩赐要增加。

 二十九节继续说,“因为凡有的,还要给他,他就充盈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从他夺去。”凡在召会时代赚得利润的,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要得着更多的恩赐;但在召会时代没有赚得利润的,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连他所有的恩赐也要从他夺去。

 三十节说,“把这无用的奴仆,扔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这话与二十四章五十一节者同,指明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是二十四章四十五至五十一节的完成,都是论到忠信为着主的工作。马太二十四章四十五至五十一节,在完成主托付的事上,已经对付奴仆的不忠,还需要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在使用主银子的事上,对付奴仆的不忠。

 在二十四、二十五章,我们看见赏赐和惩罚的事。按照二十四章四十七节,主对忠信精明之奴仆的赏赐,乃是要派他管理一切的家业。那动手打同作奴仆的,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的恶仆,要被割断,并和假冒为善的人同受处分,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二四49~51)。在二十五章,那领五他连得和领二他连得的,得着赏赐,管理许多事,并且进去享受主人的快乐。然而,那领一他连得的懒惰奴仆,受到惩罚,被扔在外面黑暗里。对许多基督教教师而言,被扔在外面黑暗里是指假信徒永远的沉沦。但上下文证明这不是正确的领会。这不是对假信徒的惩罚,乃是对不忠信的真信徒的惩罚。这不是指永远的沉沦,乃是指要来国度时代的惩罚。

 在马太福音里,“哀哭切齿”这辞用了六次。两次用于假信徒(太十三42)和外邦人(太十三50)的沉沦。马太十三章四十二节论到稗子,就是要被丢在火炉里的假信徒。火炉不是外面的黑暗,乃是火湖。马太十三章五十节论到邪恶的外邦人,败坏的水族,等于二十五章的山羊。他们也要被丢在火炉里。因此,那些要在永火里沉沦的人必要哀哭切齿。

 马太八章十二节说,“但国度之子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因为国度之子必定是得救的人,他们不会被丢在火炉里。反之,他们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我不信火炉里有黑暗。虽然沉沦的人和失败的信徒都要哀哭切齿,但失败的信徒不会被扔在火湖里,乃要扔在主同在之荣耀范围以外的外面黑暗里。

 马太二十二章十三节说,“于是王对仆役说,把他的手脚捆起来,扔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这是指没有穿婚筵礼服的人。当然,这不是指不信的人,乃是指得救的人。这得救的人不会被扔在火湖里,乃会被扔在外面黑暗里。

 这辞另外用了两次,在二十四章五十一节和二十五章三十节。按照二十四章五十一节,那恶仆要从主的同在被割断,并和假冒为善的人同受处分,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类似的二十五章三十节说,懒惰的奴仆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读这一切经文,我们就看见假信徒,稗子,和邪恶的外邦人,要被丢在火炉,火湖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然而,失败的信徒,就如八章的国度之子,二十二章没有婚筵礼服的人,以及二十四、二十五章不忠信的奴仆,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在外面黑暗里,他们必要哀哭切齿。这不是指永远的沉沦,乃是指时代的惩罚。除了救恩,还有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要给与的赏赐与惩罚的事。我们若对主忠信,就要在下个时代得赏赐。但是我们若对主不忠信,就要受惩罚。这在神的圣言中是非常清楚的。

 在前篇和本篇信息中,我们已经看见生命和服事的事。为着生命,我们需要圣灵的充满;为着服事,我们需要圣灵的恩赐。在生命上,我们需要儆醒;在服事上,我们需要忠信。我们在生命上的儆醒与早早被提有关,我们在服事上的忠信与赏赐有关。我们若儆醒忠信,那么我们就要早早被提,并且在主回来时要得着赏赐。早早被提就是有分于婚筵的享受,得着赏赐就是在要来的国度时代有分于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