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篇 国度的预言(五)
总纲目




 四 忠信的比喻
  1 一个人要往外国去
  2 把他的家业交给他的奴仆
  3 给了五他连得、二他连得、一他连得
  4 按照各人的才干
  6 那领一他连得的掘开地,把银子埋藏了

 关于基督徒的生命,新约启示,首先我们需要把神的灵接受到我们的灵里,使我们得着重生。接着,我们需要长大。长大就是得着变化,得着变化主要的是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变化和心思的更新使圣灵充满在我们的魂里。我们的心思乃是魂主要的部分。在我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就是使我们的心思被那灵充满并浸透。然后,浸透了我们心思的那灵要更新我们全人。因此,我们这人,我们的魂,要被充满的灵所浸透。这是器皿里得着额外之油的路。

 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曾指出,蒙了重生,得着新生,就是有那灵在我们的灵里,也就是说,有油在我们的灯里。有那灵在我们的魂里,意思就是我们在生命里长大、被变化、全人得更新,并使我们的魂被神的圣灵所浸透。这就是有油在器皿里。这是为着主的来临儆醒预备的路,也是准备被提到主同在中的路。

 四 忠信的比喻

 看过儆醒的比喻(太二五1~13)之后,在本篇信息中,我们往前到忠信的比喻(太二五14~30)。童女的比喻是为着儆醒,银子的比喻却是为着忠信。

 我们论到二十四章时曾指出,关于信徒有两面:儆醒预备的一面,和忠信精明的一面。信徒有这两面,因为他们有双重的身分。这双重身分的第一面与生命有关,第二面与服事有关。没有一个基督徒该忽略这两面;反之,我们必须正确地留意这两面,在生命和服事上成为正确的。在生命上,我们是童女;在服事上,我们是奴仆。这就是说,在儆醒上,我们是童女;这与我们的所是有关。但在忠信上,我们是奴仆;这与我们的所作有关。

 我们也许喜欢“童女”一辞,却不喜欢听见我们是奴仆。然而,我们不仅是童女,也是奴仆。对童女而言,主是新郎;但对奴仆而言,祂是主人。因此,不仅我们有双重的身分,主也有双重的身分。一面,祂是使我们喜乐的新郎;另一面,祂是我们严厉的主人。有时候祂非常喜悦我们,但有时候,祂严厉地对付我们。

 童女需要内在的东西—油在器皿里内在的充满。然而,奴仆需要外在的东西—属灵的才干。圣灵的充满是内在的,但是才干,属灵的恩赐,是外在的。我们是器皿,里面需要油;我们是奴仆,外面需要才干。

 充满器皿的油达到器皿的底部。我们这人的更新是从里面进行的,变化也是从里面发生的。今天在基督徒中间非常缺少这种内在的工作。反之,许多基督徒在努力改善他们的外表,好作虚饰。宗教与外在的表现有关,但神在圣灵充满里的恩典进到我们里面,从里面变化我们。内在的油与外在的修饰大不相同。修饰立刻改变我们的脸色,但神的路乃是我们饮于那灵,并让那灵浸透我们这人,那么我们的外表就要从里面改变。例如,我吃得好,喝得好,并且营养的食物浸透我这人,就使我有健康的脸色。

 我们需要从里面得更新,这事实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外面的活动。那领五他连得银子的,用这些殷勤作买卖,另外赚了五他连得。这指明我们需要里面的更新和外面的服事,里面的长大和外面的行动。我们对这原则需要有深刻的印象。在生命方面,我们需要从里面得更新;在服事方面,我们外面需要十分活跃。有时候我们可能外面很活跃,以致忽略了里面的更新。但有时候我们可能很注意里面的生命,以致没有好好工作。这样就是没有翻过的饼(何七8),一面烧焦成炭,另一面是生的;两面都不适合吃。我们需要是个翻过的饼。我们若过度工作,主会告诉我们要休息。但我们若休息太过,主会告诉我们去工作。

  1 一个人要往外国去

 十四节说,“诸天的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自己的奴仆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诸天的国指明这银子的比喻,与十个童女的比喻一样,也是关于诸天的国。这里的人象征基督;祂要往外国去,就是到诸天之上去。

  2 把他的家业交给他的奴仆

 十四节说,这人把他的家业交给他的奴仆。奴仆象征信徒服事的一面(林前七22~23,彼后一l,雅一1,罗一l)。我们已经看见,信徒向着基督的身分有两面:在生命一面,他们是童女,为祂而活;在服事、工作一面,他们是祂所买、服事祂的奴仆。

 我信交给奴仆的家业包括福音、真理、信徒和召会。信徒是神的基业,神的家业(弗一18)。马太二十四章四十五节指明,信徒也是祂的家人。

  3 给了五他连得、二他连得、一他连得

 十五节说,“按照各人的才干,个别地给了一个五他连得银子,一个二他连得,一个一他连得。”他连得是最高的重量单位。一他连得银子合六千罗马银币。童女比喻里的油,象征神的灵;这节比喻里的银子,象征属灵的恩赐(罗十二6,林前十二4,彼前四10,提后一6)。为着生命,我们需要油,神的灵,甚至祂的充满,使我们能过童女的生活,作主的见证;为着服事、工作,我们需要银子,属灵的恩赐,使我们能装备为良善的奴仆,完成主的工作。在生命上那灵的充满,是为着我们在服事上运用属灵的恩赐;在服事上属灵的恩赐,配上在生命上那灵的充满,使我们能成为基督完美的肢体。

 十四节说,那人把他的家业交给他的奴仆,但十五节说,他给他们银子。这指明十五节的银子就是十四节的家业。换句话说,主把祂的家业当作银子赐给我们。例如,福音是主的家业,但福音赐给我们之后,就成了我们的银子。照样,真理是主的家业;但真理赐给我们之后,就成了银子。同样的原则,所有的信徒都是主的家业;信徒赐给了我们,他们就成了我们的银子。没有这些信徒,我的银子就不多。此外,召会是主的家业;召会赐给了我们,就成了我们的银子。主把祂的家业赐给我们越多,我们得的银子就越多。照样,主给我们的负担越多,我们得的银子就越多。

 许多基督徒知道,这比喻中的银子就是恩赐。然而,他们不知道恩赐的源头是主的家业。今天主的家业主要的是福音、真理、信徒和召会。你若不在意这些事,就不会有银子。福音需要成为我们的家业。真理、信徒和召会,也是一样。我的银子不是天然的,乃是福音、真理、信徒和召会。你若把这些东西都从我取去,我就一无所剩了。我有丰厚的银子,因为我不仅有福音和真理,也有成千的信徒和成百的召会。这就是这职事一直有冲击力的原因。

 我们不该漠然等候主给我们什么。不,我们必须殷勤寻求福音和真理。我们该渴慕认识人的堕落、救赎、重生、救恩、血的洁净以及那灵的洗涤。这些都是全备福音的各方面。你接受福音越多,你所得的银子就越多。我们需要祷告主帮助我们认识真理,并且经历真理。我们需要经历关于召会、神永远的定旨和神的经纶这些真理。最终,这些真理要成为我们的银子。然后我们就能把这些真理服事给别人。这样,主的家业就成了我们的银子。此外,我们需要祷告说,“主,我要照顾圣徒,背负他们的担子。我的心是为着他们的。”我们若有心为着圣徒,对他们有负担,他们这些主的家业,就要当作银子赐给我们。我何等感谢神,这么多的圣徒和召会成了我的银子!在远东的众圣徒和众召会,有力地支持我的职事。倘若主差我到别的地方去,我也会得着美国众召会的支持,因为这里的召会已成了我额外的银子。

 你若要得着更多的银子,就必须有心照顾圣徒。例如,有人失业了,你需要为他祷告,背负他的担子。这就证明主已把那人当作银子赐给你了。然而,不背负圣徒或不顾到他们,意思就是你丢弃了主的家业。每位亲爱的圣徒都是主的家业宝贵的一部分。关心圣徒不是一件小事,因为他们是主的家业。

 主的家业在祂手中时,仍然是祂的家业,但这些家业交给了我们,就成了我们的银子。不要丢下任何主所给你的负担。不管我多忙,我都不能丢下银子,因为这样作,就是丢下主的家业。主在祂的恢复里有极大的工作。为着这工作,祂需要成千的青年弟兄姊妹被兴起来背负责任。

 银子不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却完全与你的负担有关。你接受一个负担,就领受一他连得银子。你若接受一个地方召会的负担,就领受一他连得银子。但你若接受五个召会的负担,就得着五他连得银子。在已过的二十八年中,已有二百八十处以上的召会在这职事之下建立起来。最近,当我受控告、批评并定罪时,我就问主这职事是否错了。那时祂向我指出,认识树的方法是凭着果子。祂叫我看有多少的召会借着这职事建立并建造起来。然而,我们若有野心为着自己,这野心就要把银子消杀。

  4 按照各人的才干

 尽管银子不是我们的才干,乃是主的家业,但银子是按照我们的才干交给我们的。我们的才干是由神的创造和我们的学习所构成。我们才干的度量是基于我们的心愿。我们若没有什么心愿,就没有度量领受银子。领受银子的度量是由我们的心愿衡量的。

 5 那领五他连得的和领二他连得的用这些作买卖

 十六、十七节说,“那领五他连得的,随即拿去作买卖,另外赚了五他连得。那领二他连得的,也照样另赚了二他连得。”用银子作买卖,表征运用主所给我们的恩赐;另外赚了银子,表征我们已经完全用上从主所领受的恩赐,没有任何的损失或浪费。

 按照二十四章,奴仆要供应粮食给家人。这是指将滋养的话,带着基督的丰富作生命的供应,服事给主家里的人。然而,这里说到用银子作买卖,使银子繁增。因此,我们服事的结果有两面。第一面是别人得喂养,得着丰富的滋养。第二面是主的家业得着繁增。例如,我们越传福音,福音就越丰富。真理也是这样。当我们把真理服事给别人时,真理就繁增。圣徒和召会也是这样。信徒和召会都要繁增。因此,五他连得银子繁增为十他连得,二他连得繁增为四他连得。

  6 那领一他连得的掘开地,把银子埋藏了

 十八节说,“但那领一他连得的,去掘开地,把他主人的银子埋藏了。”这比喻所着重的,是那领一他连得的,就是领受最小恩赐的人。恩赐最小的人,很容易对自己的恩赐没有正确地运用。

 地乃是象征世界,所以掘开地是表征钻进世界。任何与世界的联合、牵连,甚至一点世俗的交谈,都会埋藏主给我们的恩赐。把主人的银子埋藏起来,表征将主的恩赐弃之不用,以属地的借口为掩饰,任其荒废。任何不运用主恩赐的借口,都是把恩赐埋藏起来。那些领一他连得的人,认为所得的恩赐最小,常有这种埋藏恩赐的危险。

 在这比喻中,那领一他连得的奴仆没有繁增。比方说,在某一地区也许有一个召会。十年之后,那地区仍然只有一个召会。有些人也许以为那领一他连得的奴仆作得好,没有失去他的银子,并且把主所有的归还祂。那领一他连得的奴仆似乎说,“主啊,你所有的在这里。你给了我一他连得,我忠信地保守、保管、保护并保存着。因着你的怜悯和恩典,我都守住了。”但我们服事的结果,必须是我们的银子繁增。主的旨意不是要我们仅仅保持祂所赐给我们的。你若仅仅忠信地保守福音、真理和召会,没有任何繁增,主要说你是懒惰的。不仅如此,祂要称你为恶仆。在主眼中,埋藏银子而不繁增,是邪恶的。主不管我们的争辩或借口,祂只在意一他连得繁增为二他连得。这是严肃的事。我们服事的结果,必须是别人得喂养和饱足,并且银子得繁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