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篇 国度的预言(三)
总纲目




贰 关于召会
 一 儆醒预备
  1 复兴的以色列国
是这世代终结的兆头,也是给信徒的兆头
  2 关于以色列人所预言的一切事发生
  4 基督的来临和挪亚的日子一样
  5 在基督来临之前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6 儆醒预备,因为基督要象贼一样来到
 二 忠信精明
  1 忠信精明的奴仆按时分粮给主的家人

 马太二十四章三十二节至二十五章三十节论到召会。在这段话中,主所说的一切都与两件事有关:儆醒预备以及忠信精明。在二十四章,三十二至四十四节论到儆醒预备,四十五至五十一节论到忠信精明。在二十五章,童女的比喻说明儆醒,才干的比喻说明忠信。这一切都与我们有关。我们需要为着主的回来儆醒预备好,使我们能早些被提。我们也需要在服事主上忠信精明,使我们能得着赏赐。因此,儆醒是为着早早被提,忠信是为着赏赐。这是二十四章三十二节至二十五章三十节非常清楚的轮廓。

贰 关于召会


 一 儆醒预备

 三十二节开头的“但是”一辞,指明从三十二节至二十五章三十节是另一段,就是关于召会的一段。“但是”一辞也指明主在祂的预言里,从犹太人转到信徒。

  1 复兴的以色列国

是这世代终结的兆头,也是给信徒的兆头


 三十二节说,“但是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无花果树象征以色列国,在二十一章十九节被咒诅。这树经过漫长的冬天,从第一世纪直到主后一九四八年,以色列人得着复国,那就是这树的枝子发嫩长叶了。这无花果树是这世代终结的兆头,也是给信徒的兆头。发嫩表征生命的复苏,长叶表征复兴的时代。冬天表征枯干的时期,灾难的期间(太二四7~21);夏天表征国度复兴的时代(路二一30~31),这时代要开始于主的再来。

 三十三节说,“照样,你们几时看见这一切的事,也该知道那夏天近了,正在门口了。”这一切的事,指七至三十二节所预言的事。那夏天,直译,它。指三十二节的夏天所表征以色列国的复兴(徒一6)。

 我们已经指出,无花果树象征以色列国。以色列是给我们的兆头,正如国度福音的传扬是给犹太人的兆头。犹太人看见国度福音的传扬,就该领悟那是要来灾难的兆头。同样的,以色列这无花果树,对我们是关于主来临的兆头。门徒问主关于祂来临的兆头,和这世代终结的兆头。在前一段主说到这世代终结的兆头。这兆头就是国度福音的传扬。现在主说到另一个兆头,祂来临的兆头。这兆头就是无花果树。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夏天—弥赛亚国完全的复兴—近了。

 今天以色列的复兴尚未完全。就人口和地理而言,以色列还没有完全复兴。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在争约但河西之地和戈兰高地。照着圣经,靠近黑门山的戈兰高地,和约但河西之地属于美地,并且将属于以色列。主是主宰一切的,祂知道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局势。祂晓得以色列国的复兴尚未完全。以色列国的复兴越来越完全。在千年国时,要达到完全。

  2 关于以色列人所预言的一切事发生

 三十四节:“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一代还没有过去,这一切事都要发生。”这些事是指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在这一代过去之前,这些事要发生。

 这里的“代”,不是按着世代或人物而定的,如一章十七节的“代”;乃是照着人道德的情形而定的,如十一章十六节,十二章三十九、四十一至四十二、四十五节(世代),及箴言三十章十一至十四节者。这就是说,从主耶稣说这预言的时候,直到以色列完全的复兴,那一代的道德光景不会改变。这一代直到以色列国完全复兴时才会过去。然后这一代要改变,道德光景要从邪恶转向良善。

 3 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惟独父知道

 三十六节:“至于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诸天之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子站在人子(太二四37)的地位上,不知道祂回来的日子和时辰。

  4 基督的来临和挪亚的日子一样

 三十七节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来临也要怎样。”许多基督徒误解了这节。主的来临(巴路西亚)要和挪亚的日子一样。这指明主的巴路西亚将临到时,要象挪亚的日子一样,意即主来临前的光景,要象挪亚日子的光景。

 三十八、三十九节说,“因为就如在洪水以前的那些日子,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并不知道审判要来,直到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来临也要这样。”“因为”指明这节是解释主的巴路西亚,为何并如何象挪亚的日子。挪亚的日子有以下几种光景:人沉迷于吃喝、嫁娶;不知道审判要来,直到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在主的巴路西亚要临到时,人也照样沉迷于今生的需求,不知道主来临时,神的审判(洪水所象征的)要临到他们。然而,信徒应该脱离迷醉,清醒地知道,基督要来对这败坏的世界施行神的审判。

 吃喝、嫁娶是神原初为着人的生存所命定的,但由于人的情欲,撒但就利用这些人生的需求占有人,使人不顾神的权益。到这世代的末了,将近主的巴路西亚时,这种光景要变本加厉。

 在洪水以前的日子,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吃喝、嫁娶。这指明那些日子的人被他们属肉体、属世的享受麻醉了。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今天的社会里。神的仇敌,撒但,利用生活的需求毒化神所创造的人。整个人类都已被毒化了。然而,这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吃喝或嫁娶。这一切都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但我们不可让这些事麻醉我们,使我们的感觉迟钝。今天在人类社会中,每一个人,无论尊卑、长幼,感觉都麻木了,这指明人已被这世代吃喝、嫁娶的方式毒化了。这是挪亚日子的光景,也将是主巴路西亚要临到时的光景。

 今天的人都在努力研究,目的是为着享受美好的饮食、幸福的婚姻。他们没有想到神的事。对神缺少感觉,在今天是何等普遍!在教育界和商业界更是如此。许多在大学里的人已经被学问的追求麻醉了。他们的教育不过是为了吃喝、嫁娶。那些在商业界的人也已经被赚钱的愿望麻醉了,目的也是为着有更好的吃喝、嫁娶。这已造成了许多的离婚。当一个青年人穷困时,他可能和某一女子结婚。但他赚了更多的钱之后,他也许和妻子离婚,再和别人结婚,渴望有更好的妻子。这种光景要持续下去,在主的巴路西亚将临到时达到极峰。当挪亚的日子,在洪水同着神的审判进来之前,稍微达到了这极峰。就某种意义说,基督的巴路西亚要象与神的审判同来的洪水一样。洪水使审判临到挪亚时代被麻醉的人。巴路西亚要使神的审判临到这被麻醉的世界。基督要降临到地上,将神公义的审判执行在这被麻醉且背叛的世界上。

  5 在基督来临之前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四十、四十一节说,“那时,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在磨坊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按上下文看,这里的“那时”意即到那时候。这指明当世人沉迷于物质的事物,对要来的审判毫无感觉的时候,有些清明、儆醒的信徒要被取去。对沉迷、麻木的人,这该是基督来临的一个兆头。

 四十节的两个人必是在基督里的弟兄,四十一节的两个女人也必是在主里的姊妹。这由四十二节所指明;这节告诉我们要儆醒,因为不知道我们的主哪一天要来。“所以你们要儆醒”和“你们的主”,证明四十至四十一节的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都是信徒。主不会吩咐没有得救的人儆醒,祂也不是没有得救之人的主。

 取去的意思是在大灾难之前被提,这是主来临的兆头,也是给犹太人的兆头。看见两个人在田里工作,以及两个女人在磨坊推磨,是十分有趣的。在田里工作和推磨,都是为着吃。我们的吃和世人的吃有区别。世人读书、工作,我们也读书、工作。然而,世人已被麻醉了,我们却没有被麻醉。我们不过是尽我们的本分以谋生。我们不是为着吃喝、嫁娶;反之,我们维持我们的生存,为要走十字架的道路,成就神的定旨。我们所关心的不是我们的教育、职业或事业。

 有些青年人听见这事,可能会说,“我们真高兴听见这话!我们不要再关心学业或工作了。让我们用所有的时间祷告,并且彼此交通。”这样的态度是错误的。请记得,按四十节看,弟兄们在种田;按四十一节看,姊妹们在推磨。磨谷粒是很辛苦的工作。这指明我们基督徒不该选择轻省的工作,我们需要努力工作以谋生。三十八节的吃喝是属世的,但四十、四十一节的种田和推磨是圣别的。倘若取去的人不是在作圣别的事,他们就不能被提。你知道种田可能是圣别的,作牧师却可能很世俗么?圣经教师可能是世俗的;磨谷粒的姊妹却可能是圣别的。许多服事膳食的姊妹,都是圣别的姊妹。那些谈论圣别的人未必圣别。有时候,某些姊妹越谈论圣别,就越不圣别。这样的姊妹最好多花些工夫作饭,用佳肴美点服事她们的丈夫、儿女以及她们所接待的人。这样作的姊妹就会是圣别的。有些姊妹知道如何交通到圣别,却不知道如何把饭食作好。她们总是为家人作淡而无味的食物,给自己找借口说,不必为作饭的事浪费时间。但一段时间之后,她们的丈夫、儿女就不满意这样的膳食。这些姊妹越谈论圣别,她们的丈夫、儿女就越不圣别。她们谈论圣别,却没有妥善地顾到她们的家人。我们需要更多圣别的姊妹在磨坊推磨,产生细面。我们没有被麻醉,但我们的确需要得着正确的滋养。

 弟兄们在工作上原则也是一样。弟兄不该谈论圣别而忽略自己的工作。他若这么作,就要被解雇。请注意,被提不是发生在两位弟兄、两位姊妹祷告的时候,乃是在他们工作的时候。我年轻时,人告诉我说,我们在祷告或读经时被提是何等美妙。但主耶稣不是这样说。祂乃是说两个人在种田,两个女人在推磨。他们并不是在禁食、祷告或读圣经;他们是在作平常的工作。

 主耶稣说这话的确有明确的目的。祂要给我们看见,当我们等候祂来,并期望被提时,我们必须在每天的职责上非常忠信。我们需要尽力种田,尽力推磨。我们需要正确平衡的为人生活,不是奉献自己作属灵的事,而期望别人照顾的修士生活。那要被提的,乃是在田里工作的弟兄,以及在磨坊推磨的姊妹。

 从前有句格言说,任何人成了传道人,就没有用了。原因是传道人不需要工作谋生。反之,他们生活的担子放在别人身上。我们这样乃是羞耻。我们需要殷勤工作,正确地尽我们的本分。当我们在田里或在磨坊里,我们就可能被提。作妻子和母亲的姊妹,必须尽力推磨,学习如何为家人预备最健康的膳食。姊妹们,你们的丈夫、儿女若不健康,你们要在主面前负此责任。你们若在主面前顾念这件事,你们就会真正圣别。不要花时间谈论圣别,却要花时间作健康、易消化、可口的膳食。你们需要预备好的膳食,保守丈夫的生命,建立儿女的健康。这件事包含在主所说的推磨里。

 作父亲和丈夫的弟兄们,也需要在职业上殷勤工作,赚取所需要的钱照顾家人。那些仅仅为了在银行里有巨款而工作的人,都被麻醉了。但我们需要劳苦,好为我们的儿女预备最好的东西。否则,我们对神或对儿女就不忠信。我们作父母的,必须尽力教育我们的儿女。我们不该有一种态度说,他们高中毕业,从事低贱的工作就够好了。在田里的意思是,我们关心我们的儿女得着好的喂养,并受最好的教育。我们不该是爱世界并且为自己工作赚钱的人。但我们该是殷勤工作,为我们家人赚钱的人。我们有堕落之人的性情,很容易为自己找借口说,不要花这么多时间在田里或在磨坊。你若这么作,就不会被提。我再说,当你在田里工作,或在磨谷粒的时候,你要被提。

 两个男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在磨坊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原因是他们在生命的事上有区别。我信取去的是成熟的,撇下的是不成熟的。生命造成这区别。得胜者,在生命上成熟之人的被提,将是给撇下之人的兆头。假定你同一位弟兄在田里工作,突然他被提到诸天之上,那对你的确是个兆头。假定有两位姊妹在磨坊推磨,一位被提到主那里,这对被撇下的姊妹当然是个兆头!

  6 儆醒预备,因为基督要象贼一样来到

 在四十二节,主告诉我们要儆醒,因为我们不知道主哪一天要来。然后四十三节说,“但你们要知道,家主若晓得贼在几更天要来,他就必儆醒,不容他的房屋被人挖透。”家主,指信徒;房屋,指信徒在他基督徒的生活里,所建立的行为和工作。贼是在人不晓得的时候,来偷取贵重的物品。主要象贼一样,隐密地临到那些爱祂的人,把他们当作宝贝取走。因此,我们应当儆醒。正如主在四十四节所说的,“所以你们也要预备,因为在你们想不到的时辰,人子就来了。”这是指主隐密地临到儆醒的得胜者。

 二 忠信精明

  1 忠信精明的奴仆按时分粮给主的家人

 四十五至五十一节论到忠信精明。四十五节说,“这样,谁是那忠信又精明的奴仆,为主人所派,管理他的家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忠信是向着主;精明是向着信徒。儆醒是为着被提到主的同在里;忠信是为着在国度里掌权(太二四47)。

 四十五节所说的家人,指信徒(弗二19),即召会(提前三15)。分粮给他们,意指在召会里,将神的话和基督当作生命的供应,供应信徒。我们都必须学习,如何按时将生命的供应,供应主的家人。

 四十六、四十七节说,“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奴仆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的家业。”这里的有福,是在国度的实现里,得着管理的权柄为赏赐。对于忠信的奴仆,主在诸天之国的实现里,要派他管理一切的家业,作为赏赐。

 2 那恶仆动手打那些和他同作奴仆的,又和酒醉的人

 一同吃喝,并且在主要来的荣耀中从主被割断

 四十八节说,“若是那恶仆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恶仆是信徒,因他是主所派的(太二四45);他称主为“我的主人”;他相信主要来。四十九节说,那恶仆动手打那些和他同作奴仆的,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动手打同作奴仆的,就是虐待作同伴的信徒;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就是与沉醉在属世事物里的世人为伴。

 五十、五十一节说,“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奴仆的主人要来,把他割断,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受处分;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那恶仆的问题不是他不晓得主要来,乃是他不盼望祂来。他不喜欢过一种为着主的来临预备好的生活。因此,当主回来时,祂要把他割断,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受处分。把他割断,指从荣耀的基督,和祂国度的荣耀,并祂国度中荣耀的同在被割断,不得在国度的实现里有分于基督和祂国度的荣耀,如忠信的奴仆所要享受的(太二四45,二五21、23)。这相当于银子比喻(太二五14~30)中“扔在外面黑暗里”的结语;银子的比喻乃是这一段的完成。主不会把那恶仆切碎;主乃要把他从祂自己将在的荣耀中割断。这等于扔在外面黑暗里。

 凡被扔在外面黑暗里的,将要从主,从祂的同在,从祂的交通,并从祂将在的荣耀范围中被割断。这不是永远沉沦,乃是受时代的惩治。谁能说那恶仆不是真信徒?他若不是弟兄,主怎么会指派他工作?主不会把责任指派给假信徒。那恶仆的确是得救的人。在马太福音这卷国度的书中,结局不是得救;结局乃是国度:我们将得着赏赐进入国度,或是将失去赏赐,失去国度的享受,并且遭受惩罚和管教,在那里哀哭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