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篇 对犹太宗教徒的责备
总纲目




并耶路撒冷连其圣殿的被弃
壹 对犹太宗教徒的责备
 一 他们的假冒为善
  1 坐在摩西的位上,说而不行
但自己连一个指头也不肯动
  3 所作的一切事,都是为要给人看见
  4 将佩戴的经文匣作宽了,衣穗也加长了
  5 喜爱筵席上的首座,并会堂里的高位
  7 与国度子民的谦卑相对
 二 他们的八重灾祸
  1 第一祸
  2 第二祸
  3 第三祸
  4 第四祸
  5 第五祸
  6 第六祸
  7 第七祸
  8 第八祸
贰 耶路撒冷连其圣殿的被弃
 一 耶路撒冷常杀害申言者
 二 主好象母鸡愿意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
 三 这家—殿—成为荒场
 四 不得再见主,直等到主回来的时候

并耶路撒冷连其圣殿的被弃


 主被宗教首领察验并试验之后,用智慧笼住了他们的口。至终,到了一个地步,祂不再对他们说话。然而,在二十三章,祂向他们说了末了的话。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主对犹太宗教徒的责备并耶路撒冷连其圣殿的被弃。

壹 对犹太宗教徒的责备


 一 他们的假冒为善

 主责备犹太宗教徒时,首先责备他们的假冒为善(太二三1~12)。

  1 坐在摩西的位上,说而不行

 在二、三节主说,“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是坐在摩西的位上,所以,凡他们所告诉你们的,不论是什么,你们都要遵行、谨守;但不要照他们的行为去行,因为他们说而不行。”经学家和法利赛人说了一些关于律法的事,但他们不遵行。为这缘故,主告诉门徒要遵行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所说的,因为他们所说的是照着圣经。然而,祂告诉门徒不要跟随他们所行的,因为他们的行为是假冒为善的。

 2 把沉重难担的担子捆起来,放在人的肩上,

但自己连一个指头也不肯动


 四节说,“他们把沉重难担的担子捆起来,放在人的肩上,但自己连一个指头也不肯动。”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把律法的担子搁在别人的身上,但自己连一个指头也不肯动。

  3 所作的一切事,都是为要给人看见

 在五节主说,“他们所作的一切事,都是为要给人看见。”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所作的每件事,都是外表的显扬,使别人能看见。他们这样作,是因着他们的骄傲,并要得着人的称赞。

  4 将佩戴的经文匣作宽了,衣穗也加长了

 五节也说,“他们将佩戴的经文匣作宽了,衣穗也加长了。”佩戴的经文匣,是根据申命记六章八节和十一章十八节,将律法的一部分写在羊皮纸上,戴在额上作饰物,并系在左臂上。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将其作宽,当作迷人的装饰。他们将其作宽,也为着要炫耀他们何等喜爱律法,为着律法,并遵守律法。这启示出他们何等渴望在别人眼中维持美好的外表。

 律法要求以色列人在衣服的边上,用蓝色带子作穗子,表征他们的行为(由衣服所象征)是受属天管治的规律(由蓝色带子所指明),并提醒他们要遵守神的诫命(民十五38~39)。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将穗子加长,假装他们遵行神的诫命,并且受这些诫命的规律,超过一般的程度。他们这样作是为了荣耀自己。

  5 喜爱筵席上的首座,并会堂里的高位

 六节说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喜爱筵席上的首座,并会堂里的高位。”这指明他们喜欢在别人之上,渴望在人中为大。

 6 喜爱人在市场上问他们安,称他们为拉比

 七节指明他们喜爱“人在市场上问他们安,称他们为拉比。”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喜欢人在市场上问他们安。他们也喜欢被称为拉比,拉比是尊称,意即夫子、主人。

  7 与国度子民的谦卑相对

 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所行的与国度子民的谦卑相对。国度子民必须与他们完全相反。例如,在八节主说,“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这指明基督是我们惟一的夫子和主人。九节说,“也不要称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那天上的。”这节启示出神是我们惟一的父。我们都有一位在天上的父,那就是神自己。在十节我们看见基督是我们惟一的师尊、领导、教师和指导。这节说,“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翻作“师尊”的希腊字也可译为领导、教师、指导。在十一、十二节我们看见,我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该作我们的仆役;凡高抬自己的,必降为卑;降卑自己的,必升为高。因此,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二 他们的八重灾祸

 在二十三章十三至三十六节,主宣告经学家和法利赛人的八重灾祸。在五章有九重祝福,但在这里有八重灾祸。

  1 第一祸

 十三节说,“假冒为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在人面前,把诸天的国关了;你们自己不进去,也不让那些要进去的人进去。”法利赛人把诸天的国关了。他们自己不进去,也不让那些要进去的人进去。在今天的基督徒中间,有些人就象这样。他们无心进诸天的国,同时也不让那些渴望进去的人进去。几乎所有的反对都不是来自不信者,乃是来自热心的基督徒,他们就是要阻挠那些要走这条路的人。在主眼中,这是最诡诈的事。

  2 第二祸

 十四节说,“假冒为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所以你们要受更重的刑罚。”他们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时,却侵吞寡妇的家产。

  3 第三祸

 十五节说,“假冒为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叫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成为火坑之子,比你们还加倍。”今天也有这事发生。在远东,我看到天主教友叫一些佛教徒入教,不过使他们成为火坑之子,比他们自己还加倍。

  4 第四祸

 十六节说,“瞎眼领路的,你们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这里暴露了他们的瞎眼。在十七节主继续说,“愚拙瞎眼的人,哪个是更大的,是金子,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叫金子成圣,就是借着改变金子的地位,从凡俗的地方转移到圣别的地方,使金子在地位上成圣。殿比金子大,因为殿使金子成圣。成圣有两面,地位的一面,和性质的一面。这里我们看见金子借着殿成圣。这是地位上的成圣,不是性质上的成圣。也许金子曾在市场上。当金子在那里时,是凡俗的,不是圣别的,没有分别给神。但金子从市场拿来放在殿里时,就借着在殿里而在地位上成圣。从前在市场上是凡俗的金子;现今在神殿里是成圣的金子。虽然金子的地位改变了,但金子的性质依旧一样。这是地位上的成圣。

 关于十八、十九节的坛和礼物原则是一样的。礼物借着坛成圣,也是一种地位上的成圣。礼物成圣乃是借着改变礼物的地点,从凡俗的地方转移到圣别的地方。因着坛大过礼物,坛就使礼物成圣。例如,羊羔与羊群在一起是凡俗的,没有分别归神或成圣。但羊羔一旦献在坛上,坛就使羊羔成圣归神了。然而,如金子的情形一样,羊羔的性质依旧一样,只是外面的地位改变了。从前它与羊群在一起,现今在为着神的坛上。这种成圣,地位上的成圣,不影响我们的性质。然而,罗马六章所说的成圣,是性质上的成圣;这摸着我们这人,我们里面的性质。

 在二十至二十二节主说,指着坛起誓的,就是指着坛和坛上的一切起誓;指着殿起誓的,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中的起誓;指着天起誓的,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其上的起誓。

  5 第五祸

 二十三、二十四节包含第五祸。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将薄荷、芹菜、茴香献上十分之一,却撇开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正义、怜悯、信实。主说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蠓虫他们就滤出来,骆驼他们倒吞下去。

  6 第六祸

 二十五、二十六节说,“假冒为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洁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瞎眼的法利赛人,你先洁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只注重外面。十五章的情形也是如此。尽管他们洗了手,他们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勒索与贪财有关,放荡与情欲有关。因此,虽然经学家和法利赛人洁净了外面,里面却盛满了贪财和情欲。

  7 第七祸

 二十七、二十八节说,“假冒为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好象粉饰的坟墓,外面显得美观,里面却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外面向人显出公义,里面却满了伪善和不法。”法利赛人象坟墓一样。你曾否想过堕落的人象坟墓一样?他们外面也许美观,向人显出公义,里面却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满了伪善和不法。

  8 第八祸

 二十九至三十六节有第八祸。二十九节说,“假冒为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申言者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这里的墓是指义人的坟墓。在耶路撒冷之外有许多坟墓。法利赛人为了显扬,就重建申言者的坟,并加以修饰。主耶稣说他们这样作,证明自己是杀害申言者之人的子孙(太二三31)。因此,主称他们为“蛇类”,“毒蛇之种”(太二三33)。如三十四节所指明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后来鞭打并杀害主所差遣的新约使徒。

 主对经学家和法利赛人的责备,给我们一幅今天宗教的清楚图画。二十三章一至三十六节的每件事,都和今天的情形相似。请记住,这个责备是在论国度的这卷书里看见的。马太的用意的确是要陈明消极的,以启示积极的。国度生活必须和二十三章一至三十六节所暴露的相反,必须和这幅黑暗地狱的图画成绝对的对比。我们只有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才能避开这里所描绘的光景。因此,我们都需要祷告说,“主啊,拯救我!搭救我!把我从这可怕的光景带开。”

贰 耶路撒冷连其圣殿的被弃


 主受试验并察验,以及祂责备经学家和法利赛人之后,就放弃了耶路撒冷连其圣殿。在二十三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主对耶路撒冷说了末了的话。此后,主和它再也没有关系了。

 一 耶路撒冷常杀害申言者

 三十七节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申言者,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耶路撒冷和其儿女是神所拣选来完成祂定旨的。然而,神差遣申言者到他们那里去,他们就杀害。

 二 主好象母鸡愿意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

 三十七节也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象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神总是亲自眷顾耶路撒冷,象鸟 翅覆雏一样(赛三一5,申三二11~12)。因此,当主耶稣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象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祂指明祂就是神自己。主象慈爱的鸟, 翅覆翼在雏鸟上。祂多次愿意聚集耶路撒冷的儿女,但他们不愿意。主向他们宣告这末了的话时,仍象慈爱的母鸟, 翅覆翼在雏鸟上。但他们不愿意被聚集在祂的翅膀底下。

 三 这家—殿—成为荒场

 在三十八节主说,“看哪,你们的家要成为荒场,留给你们。”这里的家既是单数,必定是指神的家,就是殿(太二一12~13)。这殿原是神的家,现在却称为“你们的家”,因为犹太人使其成为贼窝了(太二一13)。关于家成为荒场的预言,相当于二十四章二节的预言,应验在主后七十年,提多帅领罗马军队毁灭耶路撒冷的时候。

 照着全本圣经的上下文,这里的家是指殿,独一的家,神的家。但这时,神的家成了“你们的家”;不再是神的家,反成了贼窝。当主洁净圣殿时,祂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太二一13)

 照着以西结书,古时,神曾离开祂的殿。这里发生同样的事。在以西结十章,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神的荣耀离开殿。因此,殿成为荒场留给背叛的犹太人,最终被焚烧毁灭。在马太二十三章这里,主再次要将这家留为荒场。不久之后,殿就被提多手下的罗马军队毁灭了。因此二十三章三十八节相当于二十四章二节,那里指明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这两处经文都是指耶路撒冷的殿荒凉了。殿被毁灭时,就不再是神的家,反成了背叛者的家了。

 四 不得再见主,直等到主回来的时候

 三十九节说,“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这将是主再来的时候,那时所有以色列的遗民,都要回转相信主,并且得救(罗十一23、26)。以西结看见荣耀离开了殿。这荣耀预表主耶稣,祂是真荣耀,是神的彰显。以色列人不得再见主,直等到祂再来的时候。照着撒迦利亚十二章,当主再来时,以色列的遗民都要悔改。然后他们要对祂说,“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

 这里主的话很简短,却包含了许多事,从耶路撒冷的毁灭直到主的再来。这里主清楚地宣告,祂就是神的荣耀,将离开以色列国,他们不得再见祂,直等到祂再来的时候。从那时起,将近两千年过去了,以色列人仍未见到主耶稣。有些人也许问说,“难道这是说犹太人没有机会相信主耶稣了么?”就个人而言,犹太人仍有机会相信,但就一国而言,今天他们没有这机会。就一国而言,以色列和主了了。感谢主,祂仍怜悯犹太人。即使祂离开了以色列国,后门仍为个别的犹太人敞开,使他们来到祂面前。今天没有一个犹太人有地位代表他的国家来到神面前。但在这世代的末了,犹太人被仇敌逼迫时,他们要向他们的神呼喊。那时基督要降临,祂的脚要站在橄榄山上,这山要裂开,象红海的水一样。这将使犹太人能逃离逼迫。那时他们要向主悔改,并呼求祂,通国就都要得救。这救恩不仅是为着个人,更是为着全国。然而,在主回来以前,以色列国不可能悔改。但我们已经指出,今天个别的犹太人仍能悔改,进到神的恩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