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篇 属天的王受试验(一)
总纲目




壹 在祂地上生活的最后一周
贰 是逾越节的羊羔,在逾越节前受察验
叁 受祭司长和民间长老的试验
 一 问祂关于祂权柄的来源
 二 基督问他们关于约翰的浸
 三 祭司长和长老向祂撒谎
 四 主回答他们,暴露他们的谎言,
并避开他们的问题
 五 两个儿子的比喻
 六 葡萄园的比喻
  1 一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租给园户
  3 后来家主打发他的儿子去,
但园户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
  5 基督是犹太匠人所弃的房角石
  6 神的国已从犹太人夺去赐给召会
  7 犹太人因基督而绊跌并且跌碎
  9 犹太首领想要捉拿属天的王

壹 在祂地上生活的最后一周


 马太二十一章的事件,发生于主在地上生活的最后一周(约十二1)。在这段期间,祂甘愿将自己交给以色列人作彻底的察验。

贰 是逾越节的羊羔,在逾越节前受察验


 我们已经看见,主耶稣末次上耶路撒冷不是去作工,乃是将祂自己交给那些要宰杀祂的人。在二十一章二十三节至二十二章四十六节,主受到试验并察验。照着出埃及十二章,逾越节的羊羔必须受察验足足四天。在犹太历里,四天也可视为六天,因为一天的一部分就算为一天。因此马太说,过了六天基督上了变化山,路加却说八天之后(太十七1,路九28)。在基督生平最后的一周,祂受察验六天。然后祂在逾越节那天被钉在十字架上。这指明祂是真逾越节的羊羔;出埃及十二章的羊羔乃是预表。

叁 受祭司长和民间长老的试验


 一 问祂关于祂权柄的来源

 首先主受祭司长和长老的察验。马太二十一章二十三节说,“耶稣进了殿,正施教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到祂跟前来,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祭司长代表宗教的势力,长老代表民间的势力。两种势力一起来试验基督;祂是逾越节的羊羔,站在他们面前,受以色列人的察验。这些犹太首领问主从哪里得着祂的权柄,给祂这权柄的是谁。主耶稣没有直接回答他们,却用另一个问题回答他们。

 二 基督问他们关于约翰的浸

 在二十四节我们看见主的回答:“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约翰的浸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来的?”这是祭司长和长老难以回答的问题。他们若说约翰的浸是从天上来的,主就会问他们,为什么他们不信他。但因为他们怕群众,群众都认为约翰是申言者,所以他们不敢说约翰的浸是从人来的。

 三 祭司长和长老向祂撒谎

 祭司长和长老告诉主耶稣,他们不知道约翰的浸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来的(太二一27)。他们的回答是谎言。小孩子常常撒谎说不知道。这是逃避控告最好的方法。没有人教小孩子这样撒谎,他们自然这样作。因此,祭司长和长老就象小孩子撒谎说不知道。

 四 主回答他们,暴露他们的谎言,

并避开他们的问题


 二十七节说,“耶稣也对他们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这指明主知道犹太首领不愿把所知道的告诉祂,所以主也不愿答复他们所问的。他们向主撒谎,说他们不知道。但主用智慧对他们说实话,暴露了他们的谎言,并避开了他们的问题。这样,主耶稣通过了第一个试验,在祂身上找不着缺点。

 五 两个儿子的比喻

 主耶稣这样智慧地对付了祭司长和长老之后,就告诉他们一个人有两个孩子的比喻(太二一28~32)。这人吩咐大儿子去葡萄园里作工。他首先拒绝,后来懊悔,就去了。这人吩咐小儿子作同样的事,他说要去,至终却没有去。主耶稣就问听众,两个当中,哪一个完成了父亲的心意。他们说,大的,主就对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要在你们以前进神的国。”(太二一31)

 在路加十五章一至二节、十一至三十二节,主将犹太教的首领比喻为大儿子,将税吏和罪人比喻为小儿子。但在这里,主以相反的次序比喻他们。这指明犹太人是神的长子(出四22),有长子的名分;但因着他们不信,长子名分就转移给成了神长子的召会(来十二23)。因此,这里主的话含示长子名分的转移。在神的经纶里,长子的名分从以色列人夺去,赐给另一班人,就是由得救的罪人和税吏所组成的一班人。这就是说,神的长子名分已经从以色列人转移给召会。

 三十二节说,“因为约翰在义路中来到你们这里,你们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们看见了,后来还是不悔改去信他。”主似乎说,“你们祭司长和长老是小儿子。表面上你们顺从神,实际上却不顺从祂。在神眼中,罪人、税吏和娼妓比你们好多了,因为他们接受了施浸者约翰的传讲。因着他们接受了约翰的义路,他们就要进入诸天的国,你们却要被关在门外。”这就是说,长子名分从以色列人夺去,赐给得救、悔改、蒙赦免、构成召会的罪人。

 三十二节提到义路。马太福音这卷论国度的书,强调义的问题,因为国度生活是一种严格义的生活,这种义是我们必须寻求的(太五20、6,六33)。施浸者约翰在这样的义路中来,主耶稣就甘愿受约翰的浸,尽这样的义(太三15)。

 六 葡萄园的比喻

  1 一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租给园户

 在三十三至四十六节,主继续说到另一个关于神国转移的比喻。三十三节说,“有一个作家主的人,栽了一个葡萄园,四周围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了。”作家主的人乃是神,葡萄园是耶路撒冷城(赛五1),园户是以色列人的首领(太二一45)。

 2 家主一再打发奴仆去收果子,但园户打了并杀了他们

 家主打发奴仆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时,园户打了他们,并且杀了他们(太二一34~36)。这些奴仆是神所差遣的申言者(代下二四19,三六15)。三十五节所提到的打、杀、用石头打死,是旧约申言者所受的逼迫(耶三七15,尼九26,代下二四21)。

  3 后来家主打发他的儿子去,

但园户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


 后来,家主打发他的儿子去。这儿子当然就是基督。园户看见那儿子,就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了他,得他的产业。”(太二一38)这话指明,犹太教的首领妒忌基督的主权,想要保留自己虚伪的地位。因此,他们“拿住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太二一39)。这是指基督在耶路撒冷城外被杀(来十三12)。

 4 家主除灭那些恶园户,将葡萄园另租给别的园户

 四十、四十一节说,“这样,葡萄园的主人来到的时候,要怎样处治那些园户?他们说,他必凶恶地除灭那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时候交果子的园户。”四十一节应验于主后七十年,罗马太子提多和他的军队毁灭耶路撒冷时。这一节所说别的园户是众使徒。

  5 基督是犹太匠人所弃的房角石

 在四十二节主耶稣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你们在经上从来没有念过么?”这里的石头是为着神的建造的基督(赛二八16,亚三9,彼前二4);匠人是犹太首领,他们原该为着神的建造而工作。在这节主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原文,房角之首)。基督不仅是基石(赛二八16)和顶石(亚四7),也是房角石。

  6 神的国已从犹太人夺去赐给召会

 四十三节说,“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神的国早已在以色列人中间,但诸天的国只是已经临近了(太三2,四17)。这证明诸天的国和神的国不同。在这节主说,神的国必赐给别的百姓,就是召会。

  7 犹太人因基督而绊跌并且跌碎

 四十四节上半说,“那跌在这石头上的,必要跌碎。”这是指因基督而绊跌,并且跌碎的犹太人(赛八15,九32)。

 8 基督是神建造的石头,要掉在外邦列国之上

 四十四节下半说,“这石头掉在谁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粉碎,簸散如糠秕。”这是指基督回来的时候所要砸碎地上的列国,就是外邦人(但二34~35)。对信徒而言,基督是他们所信靠的基石(赛二八16);对不信的犹太人而言,祂是绊跌人的石头(赛八14,罗九33);对列国而言,祂将是砸人的石头。

 在这个比喻的末了,主耶稣不仅指明国度要从以色列人夺去,赐给召会;祂也说到神的建造。今天少有基督徒清楚神的建造。也许你多年在基督教里,听过基督是神的儿子,是救主,是救赎主,甚至是你的生命,但你可能从未听过基督也是神建造的石头。我们已经指出,祂是匠人所弃的石头。犹太首领听到基督是石头,必定很惊讶。基督和他们谈到葡萄园,因而指明祂是葡萄园主的儿子,最终说到祂自己是匠人所弃的石头。今天,几乎没有基督徒有这种观念:我们的救主是为着神的建造的石头。

 在行传四章十、十一节,彼得说到拿撒勒的耶稣基督是匠人所轻弃的石头。然后在十二节他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基督徒传福音时常常使用行传四章十二节,但他们很少(若是有的话)告诉人基督不仅是救主,也是石头。我们的救主是石头,这启示出一个事实:神的救恩是为着神的建造。救主与救恩有关,石头与建造有关。但今天的基督徒没有充分看见这件事。神在地上的心意不是仅仅要得着一个葡萄园,乃是要得着一个建造。古时,以色列国是一个葡萄园;然而,今天召会不仅仅是一个葡萄园,也是一个建造。召会是产生神建造材料的耕地(林前三9)。这耕地所生长的,乃是为着建造。虽然这件事一直被犹太人和基督徒所忽略,但在末后的日子,光临到了我们,使这真理得以恢复。我们已经认识基督不仅是救主,也是石头。

 在启示录生命读经里,我们看见基督是狮子—羔羊—石头。祂是得胜的狮子,救赎的羔羊,和建造的石头。就一面说,犹太人和基督徒都看见救赎的事。然而,他们没有往前看见建造。今天基督徒简直不领悟基督是石头。在四十二节主说,匠人所要弃绝的是石头,不是救主。最终,在复活里,这被弃绝的石头成了房角石。我们在行传四章,论基督复活的一章,清楚看见这事。

 房角石就是联结墙的石头。基督是房角石,连接犹太人和外邦人。借着基督作房角石,犹太信徒和外邦信徒被带在一起,成为神的一个建造。因此,基督不仅是基石支持这建造,也是房角石联结两堵主要的墙。

 在四十四节我们看见,基督不仅是建造的石头,也是绊跌人的石头。凡跌在这石头上的,必要跌碎。在罗马九章三十二节保罗说,犹太人“碰跌在那绊脚石上”。弃绝主耶稣的犹太人已经跌在这石头上,并且跌碎了。

 在四十四节主也说,这石头掉在谁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粉碎,簸散如糠秕。因此,主对外邦人也是砸人和簸散人的石头。但以理二章三十四、三十五节说,“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这些经文指明,基督第二次来时,祂将是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从诸天之上掉在这大像上。但以理二章三十五节也说,“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大像表征从巴比伦至复兴之罗马帝国的十国属世的权能,这十国将存到基督回来的时候。基督将是砸人的石头,要把所有砸碎的列国簸散如糠秕。然后祂要变成一座大山,就是神在地上的国。

 因此,基督对三种人是石头:对信徒,祂是建造的石头;对弃绝祂的犹太人,祂是绊跌人的石头;对外邦人,祂是砸人的石头。你若相信祂,祂对你将是建造的石头。你若是犹太人,弃绝祂,并且被祂绊跌,你就要经历祂是绊跌人的石头,并且要跌碎。你若是不信的外邦人抵挡神,有一天,你要认识祂是砸人的石头,因为祂要把你砸碎,把你簸散,如同被风吹散的糠秕。

 作为信徒,基督对你是建造的石头。但你实际上经历了多少建造?虽然我们是信徒,基督是建造的石头,但我们可能没有多少建造。有些真信徒甚至也因基督绊跌。一面,他们相信基督;但另一面,他们说他们不能接受基督的路,并且向祂摇头。换句话说,他们因祂绊跌。因此,他们没有被基督建造起来,却被祂绊跌了。此外,有些真信徒已被基督砸碎,象糠秕被吹散。真正被建造在一起的真信徒不多。这样的建造无法在今天的基督教里找着。你若在天主教里寻找,你会找着可憎之物和淫乱,却找不着建造。在公会里也无法找着建造。反之,今天的基督教满了绊跌和跌碎的事。不错,在天主教和公会里,许多人被带到主面前,但他们被带到主面前之后,就被破坏了。他们没有被建造,却被绊跌或砸碎。

 我们需要察验自己,并问在我们中间有多少建造。马太是福音书四位作者当中,惟一清楚记载基督是石头的。他的记载很完整。我们无法找着圣经别处以三方面陈明基督是石头:建造的石头、绊跌人的石头和砸人的石头。这三方面都在论国度的马太福音中找着。

 召会是国度的命脉。这就是说,正如脉搏停了,身体就死了;照样,国度完全在于召会。而召会又完全在于建造。若没有建造,就没有实行的召会生活。召会生活不仅仅是聚在一起,或是有点交通。我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需要被建造。为此,我们必须享受并经历我们的基督作石头。祂不仅是托住我们的基石,也是把我们联结在一起的房角石。我们在祂里面并借着祂被建造在一起。

 没有这样的建造,召会就是空的;没有召会,国度就没有生命。召会是国度的生命,召会的实际是建造。我们何等需要经历基督作建造的石头!祂是建造的元素,建造的生命。基督作我们的生命不仅是为着得胜,更是为着建造。内里生命派的人已经谈了很多关于基督是得胜的生命。但我从未听过他们有人释放信息说基督是建造的生命。祂不仅是得胜的生命,也是建造的生命。你若仅仅借着基督作生命经历得胜,你的经历还不够。你必须经历基督建造的生命。最终,基督在我们里面作生命,乃是为着神的建造。你也许是得胜的,却仍未被建造。我们需要被建造。我们被建造,就会有召会生活的实际,召会将是国度的命脉。然后国度就要实际地在这里。

 我再说,国度的现实就是召会,召会的实际就是国度。换句话说,国度在于召会,召会在于建造。我们需要看看我们经历基督作建造的石头到什么程度。我相信在要来的日子里,主会给我们看见更多关于建造的事。这建造与新人息息相关。一面,新人已经被创造了,但另一面,新人正在被建造。要得着这新人,我们需要经历基督作建造的石头。

  9 犹太首领想要捉拿属天的王

 在这样奇妙的启示之后,犹太首领想要捉拿属天的王,好将祂杀了(太二一45~46)。这指明这些匠人完全弃绝基督作神建造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