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篇 对属天之王的热烈欢迎,
总纲目




洁净圣殿并咒诅无花果树
壹 对温柔之王的热烈欢迎
 一 温柔的王来到
  1 在主的主宰权柄之下
  2 应验预言
  3 骑着驴,骑着驴驹
 二 群众热烈的欢迎
  1 把衣服铺在路上
  2 把棕树枝铺在路上
  3 喊着和散那归与大卫的子孙
  4 仍认祂为加利利拿撒勒的申言者
贰 洁净圣殿
 一 洁净、医治并赞美
 二 宗教徒被激怒
 三 属天的王离开耶路撒冷,宿于伯大尼
叁 咒诅无花果树
 一 基督饿了
 二 无花果树—以色列国
—没有果子,只有叶子
 三 无花果树受咒诅
 四 信心的祷告挪开阻挡的山

洁净圣殿并咒诅无花果树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马太二十一章一至二十二节,这里论到三件事:对温柔之王的欢迎(太二一1~11);洁净圣殿(太二一12~17);以及咒诅无花果树(太二一18~22)。

 十六章是马太福音中重要的转捩点。在这章之前,主耶稣曾多次去耶路撒冷。但在十六章,祂把门徒带到北方,远离便雅悯境内,圣地中心的耶路撒冷。在十六章之后,主逐渐从北方返回耶路撒冷。

 在十六章十三节至二十三章三十九节,马太记载了主被弃绝的途径。在这一段,我们看见主在各地区的活动:去犹太之前(太十六13~十八35);到犹太境后(太十九1~二十16);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二十17~二一11);以及在耶路撒冷(太二一12~二三39)。因此,马太二十一章一节说,“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来到伯法其,橄榄山那里。”十九章一节,他们从加利利动身;二十章十七节,他们在旅途中;二十章二十九节,他们经过耶利哥。现在二十一章,他们来到橄榄山,就是耶路撒冷城外,在该城近郊。这一章标明主在地上最后一周的开始。

 主特意回耶路撒冷,不是要尽职、传讲、施教或行神迹,乃是要将祂自己当作神的羔羊献上,被宰杀,并且钉十字架。

壹 对温柔之王的热烈欢迎


 一 温柔的王来到

 照着四福音书,主耶稣没有作一些事以确保自己受到热烈的欢迎。反之,祂总是预备好被弃绝。但在二十一章一至十一节,祂作了一些预备,好受到热烈的欢迎。

  1 在主的主宰权柄之下

 这里给主的欢迎乃是在祂的主宰权柄之下完成的。在二、三节,主告诉祂的两个门徒:“你们往对面村子去,立刻就会看见一匹驴,带着驴驹拴着;你们解开,牵来给我。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需要它们;他必立刻打发它们来。”我若在那里,我会说,“主,你怎么知道会有一匹驴带着驴驹拴在那里?并且你怎么知道那人会让我们牵来?”这里我们看见主的无所不知和主宰权柄。祂要祂的门徒知道祂是主宰一切、拥有一切的王。因此,驴和驴驹都属于祂。主也向他们指明祂是无所不知的,因为祂不必身在某地,就能把事情看得很清楚。在运用祂作王的权柄上,主是无所不知、主宰一切的。

  2 应验预言

 四、五节说,“这事成就,为要应验那借着申言者所说的,说,‘要对锡安的女儿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骑着驴,骑着驴驹,就是负重牲口的崽子。’”王进入耶路撒冷的方式,应验了撒迦利亚九章九节的预言。二十一章五节里锡安的“女儿”这辞意指耶路撒冷的居民(参诗一三七8,四五12)。这预言向他们应验了。

  3 骑着驴,骑着驴驹

 五节说,王“骑着驴,骑着驴驹,就是负重牲口的崽子”来了。这表征天国的王所甘愿留于其中,谦逊卑微的情形,以呈现祂自己。主没有吩咐祂的门徒找一辆马车,只要驴和驴驹。祂甚至没有拣选骑马,却骑小驴。我曾花了相当时间要找出主为什么骑驴和驴驹。祂是骑驴,还是骑驴驹?为什么主耶稣需要驴和驴驹,幼驴?驴驹必是幼驴,因它称为负重牲口的崽子,这负重的牲口必是驴。驴可能是母的,驴驹可能是母驴生的。母驴和驴驹一同工作来背负王,因为祂骑着驴和驴驹。也许主先骑驴,将近城时改骑驴驹。马可和路加只提到驴驹,没有提到驴(可十一1~10,路十九29~38),而约翰说到小驴,驴驹(约十二14~15)。因此,四福音书所强调的似乎是驴驹。

 驴和驴驹在一起,给人温柔谦卑的印象。主若只骑驴,温柔的印象就不会这么显著。假定一个很小的姊妹抱着小婴孩站在我们面前,会使我们对微小有深刻的印象,因为小婴孩会加强微小的印象。主骑驴的意义不是微小,乃是温柔。属天的王不是高傲显赫地来临,乃是温和、谦卑、温柔地来临。这温柔的印象因驴驹伴着驴背负温柔的王而得着加强。主没有骄傲地骑着马进耶路撒冷。祂乃是骑着小驴,甚至骑着驴驹而来。没有一个属地的王会这样作。主似乎告诉门徒:“把驴和小驴驹牵来。我要骑负重的牲口,但驴驹也必须同行,以表明我的温柔。这会帮助人看见属天的王是何等温柔。”

 主耶稣来不是要争战或争竞,乃是要作温柔的王。幼驴的出现证实主不愿与任何人争战或争竞。反之,祂是谦卑温柔的。我信这是主耶稣要向人传达的印象。不错,祂是属天的王,但祂无意来作与人争战或竞争的伟大君王。反之,祂来作温柔的王,不与任何人争战或争竞。

 二 群众热烈的欢迎

  1 把衣服铺在路上

 我们在七节看见门徒把自己的衣服搭在驴和驴驹上面,八节说,“群众多半把自己的衣服铺在路上。”衣服象征人行为的人性美德。门徒把自己的衣服搭在驴和驴驹上面,让主骑上,借以尊崇这位卑微的君王;群众也把衣服铺在路上,让主通过,借以尊崇祂。人用他们的衣服,就是用他们所有的尊崇主。不论人多贫穷,他至少有些用以遮蔽自己的衣服。我们需要用我们所是的,尊崇主这位温柔的王。不论我们的光景如何,我们都有些东西用以尊崇祂。我不信搭在驴上、铺在路上的衣服是荣美、华丽的。然而,人乃是使用他们所有的。尽管我们是有罪的、可怜的甚至是邪恶的,主却喜欢我们用我们所是的尊崇祂。甚至罪人若有心尊崇主,他们也能用他们所是的尊崇祂。

  2 把棕树枝铺在路上

 八节也说,“另有人从树上砍下枝子铺在路上。”这是棕树的枝子(约十二13),象征得胜的生命(启七9),以及享受这生命的丰富出产而有的满足,如住棚节所预表的(利二三40,尼八15)。群众用自己的衣服和棕树枝,庆贺卑微君王的来临。象征得胜生命的棕树,深深扎根在隐密的泉水里,并且茂盛地长入空中。这象征得胜的生命。人用他们所是的尊崇温柔的王,认识祂是有得胜生命的一位。

  3 喊着和散那归与大卫的子孙

 九节说,“前行后随的群众喊着说,和散那归与大卫的子孙!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至高之处的和散那!”和散那,希伯来文,意求你拯救(诗一一八25)。大卫的子孙,是卑微君王的君尊名称。人热烈欢迎属天之王的时候,喊出引自诗篇一百一十八篇的话:“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诗一一八26,直译)照着诗篇一百一十八篇,只有在主的名里来的一位,才有资格这样受颂赞。因此,在主的主宰之下,人自然的颂赞指明这位温柔的王,不是在自己的名里来的,乃是在主的名里来的。那些欢迎王的人借着他们的颂赞指明,祂是主所差来的一位,因而是在主的名里来的一位。

  4 仍认祂为加利利拿撒勒的申言者

 当属天的王进了耶路撒冷,全城都震动了,但群众仍说,“这是从加利利拿撒勒来的申言者耶稣。”(太二一11)一面,群众赞美祂是大卫的子孙,是在主名里来的一位;另一面,有些人仍天然地认为祂是来自被藐视之城的申言者。

贰 洁净圣殿


 十二节说,“耶稣进了殿,赶出所有在殿里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主进了耶路撒冷城,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洁净圣殿。任何一个属地的王进了京城,都会立刻登上宝座。但主没有这么作,因为祂不是为着自己的权益,乃是为着神的权益。祂的心不是为着祂的国,乃是为着神的家。

 在原则上今天我们也是一样。我们把主迎接到我们里面作王的时候,祂不是立刻登宝座;祂乃是进入我们灵里,将其洁净。我们许多人经历过这事。我们接受主作生命的时候,也接受祂作王。祂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君王的那天,祂不是自己登宝座,乃是洁净神的殿,这殿今天就是我们的灵,神的居所(弗二22)。

 一 洁净、医治并赞美

 我们的灵该是祷告的殿,但因着堕落,却成了贼窝。但耶稣进入我们里面,赶走了众贼,并洁净了我们灵的殿。洁净之后,主就医治了殿里的瞎子和瘸子(太二一14)。这指明祂的洁净圣殿,叫人有视力看见,并且有力量行动。今天我们也是一样。十五节说,小孩子“在殿里喊着说,和散那归与大卫的子孙。”马太福音至少有几次提到小孩子,因为这卷书强调国度的子民需要成为象小孩子一样。只有那些成为小孩子的人才会赞美神。这事在瞎子和瘸子得医治之后。当我们的瞎眼和瘸腿得医治,我们也会象小孩子一样赞美主。

 二 宗教徒被激怒

 顽固的祭司长和经学家,即使看见卑微君王所行的奇事,还是非常恼怒;他们的恼怒是由于自己的骄傲和嫉妒。这使他们看不见关于属天君王的异象。

 三 属天的王离开耶路撒冷,宿于伯大尼

 十七节说,“于是撇开他们,出城到伯大尼去,在那里住宿。”主末次上耶路撒冷,只有白天在那里尽职,每晚祂都离开,往伯大尼去住宿。伯大尼在橄榄山东坡(可十一19,路二一37),马利亚、马大和拉撒路的家,以及西门的家都在那里(约十一1,太二六6)。主在耶路撒冷,被犹太教的首领弃绝;但在伯大尼,却受爱祂的人欢迎。

 主耶稣进入我们里面,并洁净我们的灵之后,我们也许觉得祂离开了我们,正如祂洁净了圣殿之后,就离开耶路撒冷往伯大尼去一样。也许主进入你里面,洁净你的灵,就是神的殿,就离开你往别处去了。也许你会说,“这不是我的经历。我的经历是主耶稣洁净了我的灵之后,就与我同住。”倘若这是你的经历,那你必定是爱耶稣的马利亚、马大、拉撒路或西门中的一位。然而,许多基督徒把基督接受到他们里面,并经历祂洁净他们的灵之后,他们并不爱祂。因此,在他们的经历里,主离开他们宿于别处,这地方称为伯大尼。

 照着新约,伯大尼是爱主之人的地方。在新约中我们读到伯大尼的两个家:马利亚、马大和拉撒路的家,以及患麻风的西门的家。这些亲爱的圣徒都是爱主耶稣的人。当祂在地上生活的最后一周,祂每天都上耶路撒冷去,但每晚祂都离开耶路撒冷,宿于伯大尼。耶路撒冷是祂被察验、试验并宰杀的地方;但伯大尼是祂住宿的地方。

 十分明确地说,今天的宗教对主耶稣就是耶路撒冷;那不是祂住宿的地方。爱基督的人不在耶路撒冷,乃在伯大尼。你是在耶路撒冷,或是在伯大尼?我们不该是耶路撒冷的人,而该是伯大尼爱主的人。你若是在耶路撒冷人中间,耶稣会来受你的试验并察验。但你若是在伯大尼爱祂的人中间,祂会来与你同住。倘若主耶稣进入你里面,并洁净你的灵,但你仍不爱祂,这意思就是你留在耶路撒冷人中间。你不是在伯大尼爱主的人中间。虽然祂洁净耶路撒冷的圣殿,祂却不住在那里。反之,祂出城宿于伯大尼。这是多么有意义!

叁 咒诅无花果树


 一 基督饿了

 十八节说,“早晨回城的时候,耶稣饿了。”这表征主渴望从以色列子民得着果子,使神满足。

 二 无花果树—以色列国

—没有果子,只有叶子


 十九节说,“看见路旁一棵无花果树,就走到跟前,在树上找不着什么,不过有叶子。”正如鹰是美国的象征,照样,这里的无花果树,是以色列国的象征(耶二四2、5、8)。主所看见的这棵无花果树满了叶子,却没有果子,表征当时以色列国满有外面的表现,却没有什么能满足神。照着圣经,叶子是外面的表现,果子却是真实、扎实的东西,使神和人满足。当时,主耶稣从神来到以色列,渴望得着一些果子,满足神的饥饿。然而,祂找不着果子,不过有叶子。

 三 无花果树受咒诅

 十九节也说,“就对树说,你不再结果子,直到永远。那无花果树就立刻枯干了。”这象征临到以色列国的咒诅。从那时候,以色列国就真的枯干了。照着历史,从主耶稣在地上的末后几天,咒诅就一直临到以色列国。正如我们所要看见的,二十四章再次提起无花果树,那里的无花果树象征以色列国的复兴,这事发生在一九四八年。

 照着我们的经历,我们能见证,温柔的王首次进入我们里面,我们欢迎祂。然而,祂进来不是要登宝座,乃是要洁净神的殿,因为祂顾念神的家。祂也顾念神的满足,因此祂渴望从神的子民得着果子。但大多数的子民不能给祂什么果子。结果,他们就枯干了。我们许多人经历过这事。温柔的王进入我们里面,我们欢迎祂,并且祂洁净了神的殿。但因着我们不结果子,我们就枯干了。也许你会说,“主不是满了怜悯和恩典么?既然祂满了怜悯和恩典,祂怎能这样咒诅我们?”然而,当我们不结果子,我们就枯干了。

 今天大多数基督徒都枯干了。虽然他们迎接了属天的王,祂也洁净了他们的殿,他们却没有果子使神满足,于是他们就枯干了。今天有多少基督徒是活的,并且在结果子?很少。每当人枯干了,他的灵就不尽功用。因此,没有殿,没有果子,没有正确的敬拜,没有可满足神的。

 温柔的王所关切的是神的家和神的满足。祂洁净我们,使我们能向神献上正确的敬拜;祂也对付我们,使我们能结果子,叫神满足。今天在召会里,在实行的国度生活中,必须欢迎基督作王。然后祂必须洁净神的殿,也就是说,祂必须炼净我们的灵。然后我们这些国度的子民,才会结果子使神满足。否则,我们必受咒诅,直到复兴的日子。这是主在地上时以色列国的光景,这也是今天基督徒中间的光景。因着以色列国枯干了,国度就从他们夺去,赐给别人。我们若不在我们灵里得洁净,把正确的敬拜献给神,并结果子使祂满足,国度也会从我们夺去,赐给别人。

 四 信心的祷告挪开阻挡的山

 二十至二十二节指明,主凭着信心咒诅无花果树。信心的祷告能挪开阻挡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