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篇 国度的赏赐与国度赏赐的比喻
总纲目




壹 财主不可能进国度
贰 在神,不可能的变为可能
叁 国度的赏赐
 一 在今世得着百倍
 二 在来世承受永远的生命
 三 在复兴的时候与基督同王
 四 不是律法的事
肆 家主为他的葡萄园雇工人
 一 清早
 二 约在上午九时
 三 约在正午和午后三时
 四 约在午后五时成
伍 家主赏赐工人
 一 在黄昏
 二 从后来的开始,直到先来的为止
 三 后雇的与先雇的得着同样的赏赐
 四 先雇的照着律法埋怨
 五 家主的回答表明照着他的愿望而有的恩典
 六 不是律法的事,乃是恩典的事

 马太十九章一至二十二节有国度的要求,十九章二十三至三十节有国度的赏赐。马太二十章一至十六节是国度赏赐的比喻。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国度的赏赐和国度赏赐的比喻。

壹 财主不可能进国度


 二十三、二十四节说,“于是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诸天的国是难的。我又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二十三节用“诸天的国”,二十四节却用“神的国”。在主说这话的时候,诸天的国还没有来到,但神的国已经在那里,因此主用神的国这辞。

 主说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这话指明我们凭着天然的生命,不可能进神的国。

贰 在神,不可能的变为可能


 二十五节说,“门徒听见了,就极其惊讶,说,这样谁能得救?”门徒和今天多数的基督徒一样,把得救与进诸天的国混为一谈。主对这青年人所说的话,是关于进诸天的国,门徒却以为是说到得救。他们对得救的观念相当天然、凡俗,并没有领会主对进诸天之国的启示。

 在二十六节主对他们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我们凭着人的生命不能进诸天的国,但凭着神的生命却能。这生命就是基督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能过国度的生活。我们凭着基督,就能履行国度的要求;祂加给我们能力,使我们凡事都能作(腓四13)。

叁 国度的赏赐


 在二十七节彼得对主说,“看哪,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了你,这样,我们将来要得什么?”彼得似乎说,“不论进国度有多难,我们却象骆驼一样,已经穿过针的眼。我们既已撇下所有的跟从你,我们将来要得什么?”彼得的观念相当商业化。主就象平常一样清楚明确地回答他。

 一 在今世得着百倍

 国度的赏赐有两部分。第一部分在今世,第二部分在来世。国度赏赐的第一部分主要的是与物质的事物和天然的事物有关。我们若是为着国度,或为着主的名,撇下这一切事物,主会赏赐我们百倍。在二十九节主说,“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亲、母亲、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且要承受永远的生命。”得着百倍的房屋、田地、亲族,是在今世得着赏赐(可十30)。这是指今天享受主里的弟兄姊妹,连带也享受他们的所有。我能见证,我已经撇下了一切跟从主,包括撇下我的亲人。我在地方召会之外,几乎没有朋友。但我有许许多多的弟兄、姊妹、母亲。在召会生活里,我们都有许多的母亲、弟兄、姊妹。从某种意义说,在召会生活里的人爱我胜于我的亲人。这就是赏赐。我们需要相信主的应许,我们若将一切撇在背后跟从祂,我们甚至在今世就要得着赏赐。

 二 在来世承受永远的生命

 在二十九节,主也提到承受永远的生命。承受永远的生命,乃是在来世诸天之国的实现里,得着神圣生命比在今世更丰满的享受为赏赐(路十八29~30)。在国度的实现里,我们将与主耶稣一同有分于千年国里永远生命的享受。这要大于我们在今世所得着国度赏赐的第一面。

 三 在复兴的时候与基督同王

 在二十八节主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些跟从过我的人,在复兴的时候,当人子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复兴的时候是指主再来以后,要来国度时代的复兴(徒三21)。在要来的国度里,得胜者要坐在宝座上,治理全地(启二十4)。头十二位使徒,包括彼得在内,要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而其他得胜的人,要辖管列国(启二26)。

 四 不是律法的事

 听了主的回答之后,彼得无话可说。他的口被封住了。但主继续说,“然而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太十九30)许多基督徒使用这一节,但多半都用错了。我关心我们许多人没有正确地领会这一节。有些人说,刚得救却有相当经历的人,就是在后的成了在前的例子。这是天然的解释。另有人说,在后的青年人成了在前的,我们年长的人跟不上而成了在后的。这也是天然的领会。主晓得我们会用天然的方式接受祂的话,就给我们二十章一至十六节的比喻,来解释这一节的意思。二十章一节开头的“因为”一辞,指明这比喻是十九章三十节的说明。此外,在二十章十六节主又说,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这也证明这比喻是解释十九章三十节里主的话。

 要领会十九章三十节和二十章一至十六节的比喻,我们需要看见彼得有商业的头脑。他的商业头脑表露在十九章二十七节,他问主说,“我们将来要得什么?”换句话说,彼得说,“主,我们付了代价。现在你要给我们什么?”我们在超级市场里付了价钱,并得着相当价格的东西。我们为着什么付款,就得着什么。这就是彼得的观念。他说他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了主,也就是说,他们付了完全的代价。现在他想知道他付了代价,会得着什么。主耶稣很公平,祂在十九章二十八、二十九节清楚地回答了彼得。主似乎说,“当我坐在我荣耀的宝座上,你们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彼得,你们就是为此付了代价。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亲人的,将得着两部分的赏赐,第一部分是在今世,第二部分是在来世。在今世你要得着百倍,顶替你所撇下的物质事物。在来世你要得着永远生命的完满享受。”主的回答清楚且公平,我相信彼得非常满意。

 然而,主没有让彼得过去,因为他需要进一步的功课。所以主说许多(但不是全部)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这指明许多人和彼得一样,他们原是在前的,却要最后得着赏赐。主这么说是要革新彼得商业的头脑。主似乎对彼得说,“那些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看见,我所给你们的不是基于你们的商业意识。尽管你们要得着国度的赏赐必须付代价,但得赏赐不是商业的事。事实上,你们所付的代价算不得什么。”

 当然,我们今天也是这样。我们所丢弃的算不得什么。即使美国总统为了得着国度的赏赐放弃他的职位,也算不得什么。然而,主所给的含意非常丰富。你若在百货公司为一样东西付一块钱,你就得着价值一块钱的东西;你若付一百元,你就得着价值一百元的东西。但在主眼中,我们为赏赐所付的代价只是几分钱,但祂所给的赏赐却值好几百万。我们能付出什么以得着永远生命的全享?在国度实现里永远生命的全享是无价的。我们所付的代价不能与我们所要得着的赏赐相比。得着赏赐不是商业的交易,不是付出多少就得着价值相等的东西。

 事实上,我们所付出的是粪土(腓三8)。在基督以外的一切都是粪土。主似乎对彼得说,“彼得,在国度里,你要坐在宝座上辖管以色列子民。这是王权。彼得,你为了得着这个所丢弃的一切乃是粪土。你想你能用粪土买到王权么?你若想要付给我粪土,我不会接受。反之,我会叫你除去那些东西。你付的代价虽是粪土,我却要用王权赏赐你。”具有商业头脑的彼得,需要主耶稣再教育。主很智慧,对他也很忍耐,并说了很长的比喻,解释他所说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的意思。

肆 家主为他的葡萄园雇工人


 一 清早

 马太二十章一、二节说,“因为诸天的国好象一个作家主的人,清早出去,为他的葡萄园雇工人,和工人讲定一天一个银币,就打发他们进他的葡萄园去。”家主指基督。这里的清早,约在早晨六时,指召会时代的最早期,那时基督来呼召门徒进国度。工人指门徒,葡萄园指国度。二节所说的讲定,指主在十九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所讲定的。银币,指主在十九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与彼得所讲定应许给他的赏赐。

 二 约在上午九时

 三、四节说,“约在上午九时,他又出去,看见市场上另有闲站的人,就对他们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他们就去了。”上午九时,直译,第三时。希伯来时间。马太、马可、路加、行传四书同。上午九时,指召会时代的第二期。“闲”字指明,凡不在诸天之国里作工的,就是在市场所指的世界里闲站的。

 三 约在正午和午后三时

 五节说,“约在正午和午后三时,他再出去,也是这样行。”正午,直译,第六时。正午十二时,指召会时代的中期。午后三时,直译,第九时。午后三时,指召会时代的第四期。

 四 约在午后五时成

 六、七节说,“约在午后五时,他出去,看见另有人站着,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他们说,因为没有人雇我们。他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午后五时,直译,第十一时。午后五时指召会时代的第五期。在午后五时被雇的人说,他们闲站是因为没有人雇他们。在神的国之外,没有一个人是神所雇用的。虽然时候晚了,主仍打发他们进葡萄园去。甚至接近召会时代的末期,主仍在呼召人。

伍 家主赏赐工人


 一 在黄昏

 按照八节,家主赏赐工人是在黄昏,就是午后六时。这指召会时代的末期。

 二 从后来的开始,直到先来的为止

 八节说,“到了黄昏,葡萄园的主人对管事的说,叫工人都来,给他们工钱,从后来的开始,直到先来的为止。”主从后来的开始,直到先来的为止,这与天然和商业的观念相反,指明后来的工人得工钱,不是按他们作的工,乃是按葡萄园主人恩典的意愿。

 三 后雇的与先雇的得着同样的赏赐

 九、十节说,“那些约在午后五时雇的来了,每个人都领了一个银币。那些先雇的也来了,他们以为必要多领,但他们也是各领一个银币。”这里我们看见后雇的与先雇的得着同样的赏赐。十节所提先雇的工人,包括彼得在内。他曾在十九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和主讨过价。

 四 先雇的照着律法埋怨

 先雇的人非常惊讶,后雇的人竟先得赏赐,虽然他们只作了一小时,而且不是在一天最热的时候。因此,那些先雇的看见后雇的领了一个银币,他们就期望多领。然而,他们也是领一个银币。十一、十二节说,“他们领了之后,就埋怨家主说,那些后来的作了一小时的工,你竟叫他们和我们这些整天劳苦受热的一样。”那些先雇的人并不知道罗马九章十四至十五节和二十节。在主并没有不义,祂要向谁施怜悯,就向谁施怜悯。他们是谁,竟向主顶嘴?但彼得天然的观念,代表所有信徒的观念,是商业化的;他不知道主恩典的意愿。因此,他照着律法埋怨主。

 五 家主的回答表明照着他的愿望而有的恩典

 十三节说,“家主回答他们其中的一个说,朋友,我没有对你不义。你不是与我讲定一个银币么?”主说的其中一人,必是指彼得。这节的“讲定”,是指主在十九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与彼得所讲定的。这里主似乎说,“彼得,我们签过合同了。我不欠你什么,因为我已经把我所应许的给你了。我要给你看见,我的赏赐不是商业的事,乃是恩典的事。你需要学习恩典的功课。赏赐是照着我的愿望而有的恩典。由于恩典,我愿意把我所应许给你的同样赏赐,给那些后雇的人。这有什么不对?”

 十四节继续说,“拿你的走吧;我愿意给那后来的,正如给你的一样。”这是主给彼得有力的答复,指明主已把彼得所认为当得的给了他。主有权柄照着自己的意愿和喜悦,不按作工的原则,乃按恩典的原则,将同样的工钱付给后来的工人。这粉碎并改正彼得天然和商业的头脑。

 十五节说,“难道我不可随我的意思,用我的东西么?还是因为我慈善,你就眼红了么?”彼得在十九章二十七节与主讲条件时,他的观念全然是商业的,不按着恩典的原则,乃按着作工的原则。主答复彼得时有力地指明,祂对跟从祂者的赏赐,不是商业的,乃是按着祂的意愿和恩典。门徒要得着诸天的国,就需要撇下一切并跟从主,但主所要给他们的赏赐,超过他们所当得的。这不是按着商业的原则,乃是按着主的喜悦。这对跟从祂的人是个激励。

 六 不是律法的事,乃是恩典的事

 在十六节,主给这比喻下结论说,“这样,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在后的,是最后来的工人;在前的,是最早来的工人。作工时,最早来的人在前,但得赏赐时,在后的成了在前的。主就这样使在后的成了在前的,在前的成了在后的。因此,赏赐不是律法的事,乃是恩典的事。

 我们不该有商业的心思。救恩是基于恩典。主耶稣为我们作了一切,我们不需要作工。然而,国度的赏赐是按着我们的工作,按着我们所付的代价。我们若付代价,主就会给我们赏赐。似乎赏赐是用我们的工作买来的。我们若这么想,就象带着商业头脑的彼得。我们需要再受教育,看见甚至赏赐也是基于恩典。得着赏赐的路不是付代价,乃是享受恩典。

 得救就是领受恩典,得赏赐就是享受我们已经领受的恩典。我们相信主,就领受了恩典,并且得救了。领受恩典之后,我们必须学习享受恩典。将万有撇在背后并跟从主不是出代价,乃是享受我们已经领受的恩典。不要以为你牺牲了什么。你所牺牲的只是粪土,是虚空的虚空。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虚空。你的教育、地位和前途都是虚空。粪土不能视为代价。将万有撇在背后乃是卸下重担并且得释放。你一直在地位、财富、对前途忧虑的重担之下。因此,你需要卸下重担,卸下的路就是享受恩典。恩典使我们卸下重担。然而借着享受恩典,卸下重担不是付代价。我们不是在这里付代价。我们乃是在享受自由。阿利路亚,我已经得着释放!我已经从我的亲人、名誉、地位、前途和一切,得着释放;我是完全自由的。我不是在付代价,我是在享受恩典。

 我们都需要丢弃商业的头脑。有些圣徒曾说,“我已经为召会撇下一切。我受了很多苦,现在我一无所有。”每当我听到这种怨言,我就在深处说,“你不能得着什么,因为你不是在正确的灵里丢弃万有并且受苦。你若在对的灵里,你会感谢、喜乐,并赞美主使你不再背重担。”我们若在正确的灵里为主丢弃万有,我们会说,“主啊,我感谢你,我不再背地位、野心或对前途忧虑的重担。所有属世的人事物都在重担之下。但是主,我赞美你,我已经卸下重担,并且得着释放。我不是在付代价,我乃是天天在享受恩典。主,你所给我的不是补偿,乃是对你自己进一步的享受。”

 我信我们是午后五时被雇的最后一班工人。但我们会先得赏赐,虽然我们不会象彼得、雅各、约翰和保罗作工那么久;他们作工将近二十个世纪了。他们整天劳苦受热,而我们只劳苦了这么短的时间,最多才几年。也许我们得赏赐时,彼得会对约翰说,“看,这些人比我们先得赏赐。”但那将是主话的应验,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也许约翰会对彼得说,“彼得,要忍耐。倘若这些后来的人得这样的赏赐,我们所得的必然要多得多。”然而,彼得和约翰也许会惊讶和我们这些后雇的人得着同样的赏赐。但主会对彼得和所有先雇的人说,“我不是与你们讲定的么?我的应许不叫你们满意么?不要埋怨,接受你的赏赐,去登宝座吧。我难道没有权利照我的意愿行事么?我慈善不对么?”有一天,我们要得着和彼得同样的赏赐,并且要先得着。彼得的赏赐将是一个银币,我们的也是一样。这一个银币是指国度实现时在荣耀里对神圣生命的全享。这将是我们的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