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篇 国度里的关系(二)
总纲目




陆 因着蒙赦免而赦免人
 一 赦免得罪你的弟兄到七十个七次
 二 赦免人如同主赦免了我们
  1 我们欠主的不可能还清
  2 主因着祂的怜悯而赦免
  4 我们不愿赦免人
  5 弟兄们因我们不愿赦免人,就甚忧愁
  6 因着我们不愿赦免而受主刑罚
 三 国度里的赦免
  1 今世的赦免
  2 国度时代的赦免

 马太十八章似乎不是很深的一章,二十三至三十五节的比喻也很浅显。事实上,这一章所启示的非常深。大多数基督徒读马太福音,并不晓得这卷书不仅论到国度的道理,也论到实行的国度生活。我们若要领会马太福音任何一段,就需要记住这事实。我年轻时,不喜欢读马太十八章,因为我没有看见这一章论到国度的生活。你以前虽然读过这一章,但你也许没有看见这一章真正论到的事。你也许以为这一章仅仅与基督徒的行为有关,仅仅说到赦免我们的弟兄。因着我们天然的观念,我们没有看见这一章与国度生活有深切的关系。

 一节证明这段话论到实行的国度生活:“当时,门徒到耶稣跟前来,说,谁在诸天的国里是最大的?”进入诸天的国,意思就是进入诸天之国的实现。因此,这一章和十九、二十章论到国度的生活。

 我们要留在国度的生活里,就必须谦卑。我们若谦卑,就不会得罪人,也不会被人得罪。我们不会绊跌人,也不会被人绊跌。所有绊跌的事,不论出于我们自己或别人,都是来自骄傲。我们需要恨恶骄傲,并且对待它如同必须杀死的“地鼠”。否则,骄傲的“地鼠”会毁坏国度的生活。

 在十八章,我们看见如何对付得罪人的人。若有弟兄得罪我们,我们应当在爱里直接到他那里去。他若不听我们,我们应当再同一两个见证人到他那里去。他若在见证人面前,仍不听我们,我们就该把这事告诉召会,让召会对付他。他若不听召会,召会就该把他当作外邦人或税吏,断绝他与召会的交通。虽然这话是告诉我们如何对付犯罪得罪人的弟兄,但这话也指明得罪人是严重的事。由断绝与召会交通的危机,看出这事的严重。与召会的交通断绝,意思就是被摆在国度生活之外。这是很严重的。

 主说到对付犯罪弟兄的话,与国度的权柄有关联。十八节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捆绑的,必是在诸天之上已经捆绑的;凡你们在地上释放的,必是在诸天之上已经释放的。”若有人得罪弟兄,背叛召会,诸天就要捆绑他。请注意十八节说,召会捆绑在诸天之上已经捆绑的。这指明犯罪和背叛使诸天捆绑那犯罪的人。你若弃绝召会,背叛召会,诸天就要捆绑你。因为诸天已经捆绑你,召会就执行诸天已经捆绑的。你若思考十八节的上下文,就会看见背叛召会不是微不足道的事。召会只跟随诸天,捆绑诸天已经捆绑的。召会的捆绑乃是执行诸天的捆绑。召会说,“主,我们捆绑这背叛的弟兄”之先,他已经在诸天之上被捆绑了。

 关于悔改也是一样。为着你的背叛向召会悔改是意义重大的事。你若向召会悔改,诸天会立刻释放你,然后召会也要释放诸天之上已经释放的。背叛召会是很严重的,向召会悔改是很有意义的。借此我们看见马太十八章论到国度的生活。

 这里所看见的不仅仅是得罪人或听召会的事,乃是我们会不会在国度里的事。我们若背叛召会,诸天要在召会背后支持召会。因此,你若背叛召会,诸天会说,“我捆绑你。”然后召会就会起来捆绑诸天已经捆绑的。但你若悔改,诸天就会说,“你被释放了。”然后召会就会执行诸天之上已经释放的。不论我们背叛召会或向召会悔改,都是严肃的。二者启示出我们与弟兄并与召会的关系,都与国度生活有重大的关系。

陆 因着蒙赦免而赦免人


 一 赦免得罪你的弟兄到七十个七次

 听主说到国度生活的话之后,彼得问主一个问题:“主啊,我的弟兄得罪我,我当赦免他几次?到七次么?”(太十八21)彼得不是替别人问这问题;他既快且大胆,他按着他里面的所是发问。快的人都常常得罪人。我们越活跃、越快速、越大胆,就越得罪人。但谨慎、缓慢的人,很少得罪人。为什么不是约翰问这问题?关心主所论到得罪弟兄的乃是彼得。因着彼得常常得罪人,他就很关心,并且问主关于赦免的事。

 二十二节说,“耶稣对他说,我不是对你说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七十个七次,意思是我们必须不计其数地赦免人。不需要数算或记录你赦免人的次数。一次一次又一次,你需要赦免他们。

 二 赦免人如同主赦免了我们

  1 我们欠主的不可能还清

 在二十三至三十五节,主用一个比喻作例证。二十三、二十四节说,“因此,诸天的国好比一个作君王的人,要和他的奴仆算账。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万他连得银子的来。”照着这比喻的上下文,这里的算账是指主在今世对付我们,借着象重病或某些大患难这样的事,叫我们领悟我们欠主多少,并且求祂赦免我们。照着二十四节,一个奴仆欠他一万他连得银子,数目如此之大,指明欠债的人不可能把债务偿清。这是指我们得救后,得罪主所累积的重债。

  2 主因着祂的怜悯而赦免

 那奴仆求王宽容他,直到他把债务还清,“那奴仆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并且免了他的债。”(太十八27)这是指在我们失败的基督徒生活中,我们的债得赦免,好恢复我们与主的交通。

 3 别人欠我们的,比起我们欠主的是何等的少

 二十八节说,“但那奴仆出来,遇见一个和他同作奴仆的,欠他一百银币,便揪住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所欠的,都要偿还。”这明确地指今世发生的事。这节所说的一百银币,比一万他连得银子的多少万分之一还少,这是指我们得救作了主的奴仆之后,弟兄得罪我们的罪。弟兄欠我们的,比起我们欠主的是何等少!

  4 我们不愿赦免人

 然而,我们也许不愿赦免人。二十九、三十节说,“那和他同作奴仆的,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将来我必还你。他却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清所欠的债。”被得罪的弟兄,不愿赦免人的人,的确得救了。因此,在这比喻中,主不是对付罪人,乃是对付信徒,得救的人。祂对付一个被得罪却不愿赦免人的弟兄。

  5 弟兄们因我们不愿赦免人,就甚忧愁

 三十一节说,“那些和他同作奴仆的,看见所发生的事,就甚忧愁,去把一切所发生的事,都完全告诉他们的主人。”我们若不赦免得罪我们的弟兄,这会使别的弟兄忧愁,将这事带到主面前。

  6 因着我们不愿赦免而受主刑罚

 三十四节说,“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直到他还清了一切所欠的债。”这是指主在回来时,对付祂的信徒。我们若不赦免得罪我们的弟兄,就要受主管教,直到我们从心里赦免他;这乃是说,直到我们还清一切所欠的债,主才会赦免我们。这是国度里的赦免。这含示我们今天若不从心里赦免弟兄,来世就不得进国度。

 许多基督徒不领会这段话。三十四、三十五节指明,不从心里赦免弟兄的,要在掌刑者的手下,直到他赦免一切。这样的人必定是得救的人。然而,他被交给掌刑者一段时间。但这不是说他被永远下在监里,乃是说他要受苦,直到他把债还清,也就是说,直到他从心里赦免他的弟兄。

 今天大多数的基督徒相信只要他们得救了,将来就不会有问题。但在这比喻中,那不赦免和他同作奴仆的人,不是假基督徒,乃是真基督徒。你需要领悟,有一天真基督徒可能被交给掌刑的。也许你会说,“主耶稣不会这样待我。我从未抢过银行。我一向公义,没有苦待人。”但主可能说,“不,你没有抢银行或损害人,但你没有从心里赦免你的弟兄。”你以为这样一个不赦免人的弟兄,真是实际地在国度里么?照着神的数学,赦免就是忘记。然而,你也许不愿赦免那些得罪你的人。这是严重的事。你若宣称你实际地在国度生活里,那么你为什么不愿从心里赦免人?你不愿赦免,就使你失去国度的生活。

 十五至二十节强调得罪人的弟兄需要悔改。但这比喻强调被得罪的人需要赦免。我们不愿悔改和不愿赦免,都会使我们在国度之外。我们若得罪人,却不愿悔改并求赦免,我们就会在国度之外。同样的原则,我们若被得罪,却不愿赦免,我们也会在国度之外。我们常以为我们在国度里,但照着神的数学却不然。这乃在于我们是否愿意一面悔改并求赦免,另一面从心里赦免人。

 历年来,我在召会生活中一直观察这两个问题。某些弟兄得罪人,不愿悔改并求赦免。结果,他们就在召会生活之外。因着在召会生活之外,他们就在国度之外。我也看见那些被得罪,却不愿赦免那得罪他们的人。他们也在召会生活之外。表面看来,不悔改和不赦免人的人在国度里。事实上,照着神的算法,他们不在国度里。

 每当召会新建立时,召会就经历蜜月。在蜜月期间,一切都很美妙。弟兄和姊妹说,“在召会里真好!我们从前在公会里惯于离散并分裂,但如今被掳的都回家了。赞美主带我们回来。”然而,当时间过去,就会有得罪的事。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无法避免彼此得罪的事,因为我们每天彼此密切地接触。我们可能在无意间得罪人。从我开始尽职事的那一天直到如今,我无意要得罪人。我甚至求主给我智慧,知道如何在主的子民中间出入。但不论我为这事祷告主多少次,我仍不知不觉、无意之间得罪了人。婚姻生活也是这样。我不信夫妇之间会没有得罪的事。得罪的事是难免的。

 这些年间,我曾访问一处又一处的召会。每个在新召会里的人都很喜乐,所有的脸都在微笑。但两年之后我访问同样的召会,在那里看见许多不愉快的脸。我私下和一些似乎最不喜乐的人接触,并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在聚会中闭口无言。他们告诉我彼此得罪的事,以及对长老或对别人不愉快的感觉。每当我听到这事,我就迫切为这召会祷告,说,“主啊,召会这样简直不能往前。”然后我和长老接触,问他们这光景。有时长老说,“李弟兄,别提那人了。虽然他是这里召会生活的一位先锋,但他几乎得罪了每个人。”听见这话,我就问长老是否愿意赦免他。在许多事例中,他们不愿这样作。因此,一方不愿悔改,另一方也不愿赦免。这种情形若继续下去,召会生活就完了。圣徒也许仍来在一起,唱一些诗歌,却因着过犯、论断以及不愿悔改或赦免,那地就没有国度的生活。鉴察一切的神,晓得隐藏在召会生活表面之下的东西。我们可以聚集如同召会,但我们中间可能没有真正的国度生活。因着不愿悔改并赦免,国度生活就消失。

 三 国度里的赦免

  1 今世的赦免

 在神管治的行政里,祂的赦免是有时代讲究的。为着祂的行政,祂计划了不同的世代。从基督第一次来,一直到永世的这段时期,在经纶的安排上分为三个时代:今世,现今的世代,从基督第一次来,到祂再来;来世,千年国,就是复兴和属天管治的一千年,从基督再来,到旧天旧地结束;永世,新天新地的永远世代。神在今世的赦免,是为了罪人永远的得救(徒二38,五31,十三39)。倘若信徒得救后犯了罪,不肯在他死前或主回来前,借着认罪和主血的洗净(约壹一7、9),清楚对付,这罪在今世就不得赦免,乃要留到基督的审判台前受审判。他不能得着国度为赏赐,不能在诸天的国实现时,与基督一同有分于荣耀和喜乐,却要受管教,以清除这罪,而在来世得着赦免。这种赦免要保持他永远的救恩,但不会使他够资格有分于要来国度的荣耀和喜乐。

  2 国度时代的赦免

 若有人得罪召会且不愿悔改,或是被得罪却不愿赦免那得罪他的人,那么今世和来世,他都要在国度之外。这就是说,他不会有分于国度的实现。不要听那些错误的教训说,基督徒在来世不会有问题。有些人会有重大的问题,并且要在千年国时期,被排除在得胜者与主耶稣同享的荣耀和喜乐之外。此外,他们还可能被交在掌刑者的手下。今天你若被召会当作外邦人或税吏,那么在国度实现时,你会遭遇什么?得罪圣徒或召会,以及背叛召会,是非常严重的事。你若留在这种光景里,当国度实现时,你会在哪里?那些不愿赦免得罪了他们之人的,又如何呢?不错,某些人也许得罪了你,但你需要记得父神赦免了你多少。为什么你为人不象父的爱子,赦免人如同祂赦免了你一样?我们在这点上都有软弱,因为我们都不愿赦免人。你若仍记得弟兄得罪你,就指明你还没有从心里赦免他。如果这是你的光景,当国度来临时,你就会被交给掌刑的。

 从前你也许没有听过这样严肃的话,并且在这件事上受到误引。许多基督徒不知道如何解释这段话,因为他们没有看见神时代的行政。他们不晓得神命定了三个时代:今世,来世和永世。照着马太十二章三十二节,某些罪在今世或是在来世都不能得赦免。这指明其他的罪在今世或是在来世能得赦免。你若得罪召会,背叛召会,你就犯了罪。但你若向召会悔改,这罪在今世就会得赦免。然而,你若不向召会悔改,这罪在今世就不会得赦免。反之,你需要等到要来的国度时代,这罪才得赦免。在国度时代,你要在神的管教之下。然后你要悔改,并要得着赦免。在来世你也许会受管教,且被神对付,但你不会失丧。你被对付之后,会悔改并应用血。然后,在那世代你会得着赦免。我们对这件事需要很严肃。你得罪过人么?若是有的话,你就需要悔改。有人得罪过你么?若是有的话,你就必须靠着主的恩典赦免这事,并且忘记。我们若这么作,我们中间就不会有冲突。一切得罪的事,就要因我们的悔改和赦免而除去了。

 我们若不实行悔改和赦免,我们留在召会生活中越久,得罪的事就会越多。得罪的事会堆积起来,直到象山一样高。这会废掉国度生活,并使我们丧失召会生活。愿主给我们需要的恩典。我若得罪你,我需要去向你悔改。你若得罪我,我需要仰望主的恩典,从心里赦免你。一旦我赦免了某一过犯,我就该忘记,绝不再提起。我们若这么作,就会有正确的国度生活,然后我们会有分于国度的实现。否则,在千年国时,我们会在神的管教之下,使我们为自己的过犯悔改,或赦免那得罪我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