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篇 关于基督之启示与异象的应用
总纲目




壹 国度之外的黑暗权势
贰 基督的钉死与复活
叁 关于基督之启示与异象的应用
 一 彼得天然的观念
 二 基督的改正
 三 因着基督这位
顶替摩西的活立法者而有的弹性
 四 借着基督这位顶替以利亚的活申言者
所预言的神迹而有的应用

 主在山上变化形像之后,紧接着有医治鬼附之人的记载(太十七14~21)。此后,主第二次向门徒说到祂的钉死与复活(太十七22~23)。然后有关于纳殿税的事(太十七24~27)。我们读十七章时,也许很难领会这一切事情的关联。我们若要领会马太福音,就需要记得马太把不同的事实摆在一起,启示一个道理。尽管代表其他门徒的三个门徒已经在国度实现的小影里,但仍然需要三件事:对付鬼附的人,启示主的钉死与复活,以及纳殿税给收税的人。

壹 国度之外的黑暗权势


 我们已经指出,在十六章二十八节至十七章二节,国度的来临并不是国度完全的来临,只是小影、预尝。关于国度实现的预言还未完全得着应验。当我们离开变化形像的范围,离开国度实现的气氛,我们就面临国度之外的黑暗权势。鬼附表征黑暗的权势。在主变化形像的范围里有荣耀,但在这范围之外有黑暗的权势。当我们在山顶上享受变化形像时,别人却在山谷中遭受鬼附之苦。在激励人的特会或训练中,我们也许觉得自己在变化山上。然而,我们回到家里,就领悟黑暗的权势仍围绕着我们。要对付黑暗的权势,就需要运用属天君王的权柄(太十七18)。我们只能借着祷告和禁食运用这权柄。主是属天的君王,祂有这样的权柄,但我们需要祷告,甚至用禁食,执行主的权柄。

贰 基督的钉死与复活


 在十七章二十二、二十三节,主对祂的门徒说,“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他们要杀害祂,第三日祂要复活。”门徒听见这事,“就极其忧愁”。在山顶上的变化形像,不是完全的变化形像;基督还必须经过钉死,并且进入复活。马太特别说,门徒“极其忧愁”。按照彼得、雅各和约翰的观念,已经在山顶上变化形像的基督,不需要被钉死。因此,他们可能说,“基督已经变化形像了,为什么祂还需要经过钉死与复活?”因着门徒有错误的观念,他们就因主的话忧愁。

 我们也可能有几次预尝变化形像。然而,此后我们仍需要下山,在我们的丈夫或妻子面前背十字架。不论变化形像的经历多么好,我们仍需要留在十字架的杀死之下。借着背十字架,我们经过钉死,进入复活。这就是马太福音这三段话的关联。

叁 关于基督之启示与异象的应用


 我们若不是从主得着亮光,就很难看见一至二十三节与二十四至二十七节的关联。在十七章二十四至二十七节,有纳殿税给收税之人的事。这是一个试验,要断定我们是否晓得如何应用关于基督的启示与异象。在十六章,彼得从天父得着关于基督是活神儿子的清楚启示。从那时起,彼得确信基督就是活神的儿子。接着,他在山顶上看见基督显现为活神儿子的异象。因此,他得着了这启示,也看见了异象。人可能有启示,而没有异象。在十六章,彼得从天父所得着的仅仅是启示。在十七章,他看见神的儿子借着拿撒勒人耶稣显现,并彰显出来。没有什么能比这个启示和异象更清楚了。

 然而,关于启示与异象的应用,彼得必须受试验。得着启示并看见异象是一回事,但实际的应用是另一回事。例如,我们也许都从加拉太二章二十节得着启示,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且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甚至我们当中最软弱的也可能得着了这启示。然而,当你的丈夫或妻子为难你,你还能说,“不再是我,乃是基督”么?当你和妻子或丈夫相处时,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且基督活在你里面的启示可能就消失了。很少得着这启示的人,把这启示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实际的事上。彼得也许就是这样。他也许说过:“我得着了耶稣是活神儿子的启示,我也在山上看见祂变化形像。我很清楚这事。也许你们没有看见这异象,但我看见了。”彼得得着启示并看见异象是美妙的,但现在他必须受到收丁税之人的试验。

 一 彼得天然的观念

 二十四节说,“他们到了迦百农,有收殿税的人前来对彼得说,你们的老师不纳殿税么?”殿税是犹太人为圣殿所纳的丁税,等于犹太币半舍客勒(出三十12~16,三八26)。彼得被问到这问题时,他立刻说,“纳”。彼得不晓得如何应用启示与异象,他被暴露了。彼得在变化山上,听见从天上来的声音,吩咐他要听基督(太十七5)。他若还记得在山上所发生的事,就会将问题转问基督,听祂怎么说。但他没有听基督说什么,就回答了。彼得在山上听见父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那时彼得说了太多话,为此他受了责备。如今收丁税的人问他,主纳不纳殿税,他仍然说得太多,并且毫不迟疑地回答。如果他学了功课,他会说,“先生,让我去问祂,并且听祂。我需要问祂纳不纳殿税。我没有权利说什么。”然而彼得没有这样回答,他被这试验暴露了。今天我们也是一样。在特会或训练之后,我们可能宣告说,我们绝不一样了。但我保证你回家后,会依然故我。然而,不要让这事令你们沮丧。

 二 基督的改正

 二十五、二十六节说,“等他进了屋子,耶稣先向他说,西门,你怎么看?地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或丁税?向自己的儿子,还是向外人?彼得一说,向外人,耶稣就对他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了。”收丁税的人来找彼得,因为他很突出,就象我们脸上的“鼻子”。快的人,大胆的人,就是召会生活里的“鼻子”。每当召会经历试验,“鼻子”就是受伤的部位,因为鼻子先碰到东西。因着彼得太突出,就陷入了麻烦。彼得告诉收税的人主耶稣纳殿税之后,就进了屋子。但二十五节说,耶稣“先向他说”。彼得很快,但主是主宰一切的,祂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在山顶上,彼得被天上来的声音打断了;在屋子里,他被主制止了。彼得讲话越了分,因此主不等他开口,就打住他、改正他。

 主问彼得,地上的君王是向自己的儿子,还是向外人征收关税或丁税。君王的儿子总是免纳关税或丁税的。半舍客勒是神百姓纳给神殿用的。基督既是神的儿子,就可以免纳。因此,这与彼得对这事的回答相反。

 彼得已经得到关于基督是神儿子的启示(太十六16~17),也看见了神儿子的异象(太十七5)。如今在应用时,他被收丁税之人的问题摆到试验中。他在回答时失败了,因他忘了他所得着的启示和所看见的异象。他忘了主是神的儿子,不必纳丁税给祂父的殿。

 当主问彼得说,地上的君王是向自己的儿子,还是向外人征税时,彼得回答说,“向外人”。在道理和神学上,彼得答对了。当主对他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了,”彼得必定目瞪口呆。主似乎说,“彼得,你忘了我是神儿子的启示么?在山顶上你看见我是神的儿子。”殿税不是纳给世上的政府。征收殿税的目的,乃是应付神殿(神在地上的居所)的花费。根据出埃及三十和三十八章,每个以色列人都必须纳殿税顾到主的居所。因为耶稣是神的儿子,祂就不必纳这税。主说儿子可以免了,指明祂是神的儿子,免纳丁税。彼得听见这话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可能同意说,“是的,儿子免税。你既是神的儿子,就可以免税。主啊,很抱歉,我那样回答。我忘了启示与异象。我得着了你是神儿子的启示,也看见了你是神儿子的异象;但试验来了,我就把这一切忘了。主啊,请赦免我。”

 三 因着基督这位

顶替摩西的活立法者而有的弹性


 二十七节说,“但为免绊跌他们,你要到海边去钓鱼,拿起先钓上来的鱼,开它的口,就必找到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殿税。”主说服彼得,祂不用纳殿税之后,这位新约的立法者,今日的摩西,就吩咐彼得去替祂纳税。主特意这样作,为要教导彼得,在神新约的经纶里,祂是那独一的一位;摩西、以利亚、彼得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说话和下命令的地位。

 四 借着基督这位顶替以利亚的活申言者

所预言的神迹而有的应用


 主封住彼得的口以后,这位新约的申言者,今日的以利亚,就告诉彼得去钓鱼,好找到一块钱。这预言果然应验了。不过彼得必须去钓鱼,并且等候一条口含一块钱的鱼出现;毫无疑问,这使他受到难为。当主改正并教导彼得时,仍然顾念他的需要。主对付我们的方式总是这样。

 当彼得回答“纳”时,主却说“不”;但彼得被说服,主不必纳税时,主就告诉他说,祂要纳税。也许彼得就要去追收丁税的人,告诉他们主不必纳税。主嘱咐彼得去钓口含一块钱的鱼,用以纳税时,彼得可能一直在考虑这事。为免绊跌人,就必须纳税。我们不能征服主耶稣。凡祂所说的总是对的,凡我们向祂所提议的总是错的。基督是今日的摩西,祂制定律法。当祂说是,答案就是是;当祂说不,答案就是不。我们所说的算不得什么,祂所说的才算数。山顶上的异象,意思是我们该听主耶稣,不该听其他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那说是或说不的乃是基督,不是摩西。同样的事,主可以对别人说是,对你说不。祂若这样作,不要与祂争辩。

 彼得为了找到一块钱,必须去钓鱼时,他学了一个功课。你不认为彼得因着必须去钓鱼而感到困扰么?他的确是这样。尽管主耶稣是仁慈怜悯的,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火把祂不吹灭,但祂有时很严厉地对付我们。当主向彼得指明祂要纳殿税时,祂并没有从口袋中掏出一块钱给彼得。祂若那样作,就对彼得太宽容了。主已经预备了一块钱,但彼得必须为此去钓鱼。我不知道彼得感觉如何。他想哭还是想笑?我相信彼得钓鱼时很不快乐,也很困扰。如果我是彼得,我可能对主说,“主,既然你能从鱼口中预备一块钱,为什么你不从口袋中掏出一块钱给我?为什么你这么麻烦?现在我必须到海边去钓鱼,也许钓鱼时风暴会来临。主,你若要行神迹,何不现在就行呢?”然而,彼得学了许多;这次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去作主所告诉他的事。

 我不相信鱼立刻就来了。我相信主运用祂主宰的权柄使鱼远离了一段时间。因此,彼得在等候,而没有任何鱼出现的迹象。他在等候时,也许自责说,“我为什么回答得那么快?我不该面对那些收税的人。雅各和约翰没有陷入麻烦;但因着我这么大胆,这么快,就使自己陷入了麻烦。”最后,口含一块钱的鱼来了。这就足以顾到主和彼得了。

 这里的记载很简单,但故事的含意很丰富。它含示基督乃是申言者,因为祂告诉彼得去钓鱼,并且先钓上来的鱼口中会有一块钱。那不是预言么?主的预言很实际,并且正如祂所说的应验了。因此,这里彼得的经历证明主是真以利亚,并且我们该听祂。这故事也含示主是今日的摩西。说是或说不,这不在于我们,乃完全在于祂。我们只需要照祂所说的去作。此外,祂没有告诉我们去作的,我们就不该作。

 彼得借着这件事受到试验,使他晓得如何应用关于基督的启示与异象。借着这经历,他知道了“听祂”是什么意思。他领悟他不必听摩西或以利亚,只要听祂。今天对我们而言,基督就是我们的摩西和以利亚。祂是我们现时、活的立法者,也是我们的申言者。凡祂所说的就是律法,就是生命的律法。此外,祂所说的就是今日的预言,应付我们当前、实际的光景。这不仅仅是个故事;这对彼得和我们都是一个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