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篇 达到荣耀的路(五)
总纲目




陆 凭信心从基督得喂养
 一 在宗教范围之外
 二 正确地认识基督
  1 错误地称祂为大卫的子孙
  2 正确地称祂为主并且拜祂
 三 从主得喂养
  2 凭着信心
柒 治病为荣耀神
捌 需要之物再得供应
 一 因着属天的王动了慈心
 二 因为需要学习信心的功课
 三 门徒把所有的献上,带进满溢的祝福

 我们曾多次指出,马太福音不是一卷历史的书,乃是一卷道理的书。马太把某些历史事实摆在一起,目的是要启示一个道理。你若比较四卷福音书,就会看见马太福音陈明历史事实的次序,不同于马可福音或约翰福音。马可福音和约翰福音是照着历史的次序写的。然而,在马太的记载中,事实的安排不是照着历史,乃是照着道理,因为马太福音向我们陈明关于国度的道理。因此,马太不注重历史的次序,乃注重道理的次序。

 在马太十五章,紧接着洗手的辩论以后,就记载从耶稣得喂养(太十五21~28)。你读十五章时,也许没有发现如何将一至二十节与二十一至二十八节连接起来。但这两段的确是并行的。在圣经的原文里,没有段落或章节。因此,第二段紧接着第一段。马太把这两段摆在一起,有明确的理由。他的目的是要显示,主所要的不是洗手,乃是吃祂,接受祂作食物。祂不要我们只在外面洗手;祂要我们吃祂,把祂接受进来。无论我们洗多少次手,我们仍会饥饿。十五章二十一至二十八节没有洗手的事;我们看见吃东西的脏狗。主不在意洗手。你外面脏不脏,对祂都算不得什么。真正对主重要的,乃是你的饥饿得饱足。主耶稣没有对迦南妇人说,“是的,你有权利吃我,但你太脏了。先把你自己洗净,然后回来吃。”不,外面的洗净是在前一段,不是在这一段。这里我们看见吃的事。在这一章里,我们看见主所重视的不是外面的作法,乃是里面的光景。我们不该只在外面洗去污秽,我们乃需要从里面被洁净。

 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在里面被洁净。要从里面被洁净,必须有些东西进到我们里面,吃就是惟一的路。主耶稣是滋养的食物,祂是最好的洁净元素。祂进到我们里面作食物时,不仅滋养我们,也在里面洁净我们。祂不是洗净我们的手,乃是洗净我们的组织,我们的全人。借着吃耶稣而有里面的洁净,这件事是联结十五章前两段的环结。

 在今天的宗教里,所教导的多半就象洗手。一个主日又一个主日,所讲的道主要的是关于外面的洗净。然而,人所需要的不是外面的洗净,乃是里面的洁净,就是在生命和性情上的洁净。他们需要一种能进入他们组织,甚至进入他们血轮里洁净的元素。他们不需要外面的洗手,乃需要由正确的吃而来的里面的洗净。耶稣不仅是滋养的食物,也是洁净的元素。我能见证,一天又一天,主耶稣进到我里面,从里面洁净我。祂在洗净我里面的人。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是外面被洁净;反之,我们是里面被洁净,被炼净。

 许多圣徒都愿意从里面被炼净。他们常常祷告说,“主耶稣,进入我里面。我要更多被炼净。主,我不仅恨恶罪和世界,我也恨恶自己、天然的生命和天然的性情。主啊,我被我的性情所污染。我何等渴望从这玷污得洁净!”我们这样祷告时,自然而然就吃了主耶稣,祂就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滋养的食物和洁净的元素。我们能从良心深处见证,当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享受主,即使我们无意被炼净,我们也被炼净了。只要我们享受主,我们就从里面被炼净。所以,我们所有的不是洗手,乃是我们这人被洁净。在这些日子里,有人诬告我们洗脑。然而,我们没有实行洗脑,但我们的确经历我们的性情得洗净。不仅我们的心思,连我们的全人,都需要被洁净。主能为我作见证,我常常祷告说,“主,我仍是污秽的。主,我觉得自己仍是太天然,太在自己的性情里。主,我爱你,我要凭你而活。但甚至到今天,主,我还在自己天然的性情里。主啊,因着我的性情污秽,我需要你的洁净。”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洁净。这不是外面的洗手,要炫耀我们有多干净。这是来自吃耶稣而有里面的洁净。我们都需要这种从主而来里面的洁净。

陆 凭信心从基督得喂养


 一 在宗教范围之外

 二十一节说,“耶稣离开那里,退到推罗、西顿的境内去。”加利利人的不信,使主耶稣不在他们中间多行异能(太十三58);希律的弃绝,使祂退到野地去(太十四13)。在十五章一节,宗教徒从耶路撒冷下来,要侦察主耶稣,并找祂的毛病。弃绝王的宗教徒,进一步反对属天的王,使王更远离他们,甚至退到推罗、西顿境内,外邦人之地。加利利人的弃绝使主不在他们中间多行异能。希律的弃绝使祂离开文明的城市,退到野地去。如今,宗教徒的反对使主离得更远,甚至到了外邦世界。

 二 正确地认识基督

  1 错误地称祂为大卫的子孙

 二十二节说,“看哪,有一个迦南妇人从那地区出来,喊着说,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很苦。”由于犹太教徒的弃绝,接触属天君王的机会就临到外邦人,甚至临到一个软弱的外邦妇人。迦南妇人称主耶稣为主,为大卫的子孙。“主”这称呼含示基督的神性;“大卫的子孙”这称呼含示祂的人性。一个外邦妇人称基督为主是正确的。然而,她没有权利称祂为大卫的子孙;只有以色列人有特权这样称呼祂。

 迦南妇人的喊叫困扰门徒,他们就求主打发她走。这指明他们又在教导主,告诉祂要作什么。这也是律法的原则。门徒似乎说,“主,她在喊叫,困扰我们。主,你什么也不作么?请打发她走吧!”这时主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十五24)你若仔细读福音书,就会看见主耶稣从不接受门徒的话。当他们有所提议时,主总是拒绝考虑。但每当门徒不愿意作某件事时,主就会告诉他们去作。同样的,我们要作某事时,主就说不。但我们不愿作某事时,主却说去。这目的是要训练我们不照着己或天然的观念生活行动。彼得可能对主说,“主,你若是要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那你在推罗、西顿这里作什么?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但彼得若这样对主说,主仍会有办法征服他。没有人能打败主耶稣。门徒输了,就闭口不言。

 虽然主奉差遣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但在十五章二十一至二十八节时,祂是在外邦境内。这给外邦人机会,有分于祂的恩典。这具有时代的意义,表明基督首先临到犹太人,但由于他们不信,救恩便转向外邦人(徒十三46,罗十一11)。

  2 正确地称祂为主并且拜祂

 在二十五节,外邦妇人正确地称耶稣为主,并且拜祂,说,“主啊,帮助我!”第二次她只称基督为主,而不称祂为大卫的子孙,因她晓得自己不是以色列人,乃是外邦人。

 三 从主得喂养

 在二十六节,主回答迦南妇人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小狗”。属天的王在尽职探访时,总是制造机会,将祂自己进一步启示出来。在九和十二章所造出的局面里,祂得着机会启示自己是医生、新郎、新布、新酒、牧人、真大卫、更大的殿、庄稼的主、更大的约拿和更大的所罗门。这里祂又造出另一个机会,启示自己是儿女的饼。迦南妇人认为祂是主,是神圣的人物,并且是大卫的子孙,是王室的后裔,伟大尊高来作王的。主却向她启示自己是小块的饼,好作食物。这含示属天的王管治祂的子民,是借着以祂自己作饼喂养他们。惟有以祂作食物滋养我们,我们才能成为祂国度里正确的子民。吃基督作我们的供应,乃是在国度的实际里作国度子民的路。

 主说儿女的饼不该丢给小狗,这指明外邦人在主眼中都是狗,狗在神眼中是不洁净的(利十一27)。

 你不相信主耶稣对门徒说到这迦南妇人时,祂已经有意要喂养她么?当然主预知祂必须喂养这妇人。那么祂为什么不立刻这样作呢?虽然这妇人来呼喊祂,但祂起先保持静默,一言不答,似乎在装聋作哑。祂的沉默使门徒恳求祂为她作些事,并打发她走。主耶稣没有立刻这样作,原因是要抓住机会教导祂的门徒。门徒来到祂面前时,祂说祂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那妇人来到祂面前时,祂向她指明,祂是来作儿女的饼。把儿女的饼丢给小狗是不合法的。

 1 站在对的地位上—是主人桌子下的外邦小狗

 主耶稣说迦南妇人是小狗时,她说,“主啊,是的,就是小狗也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太十五27)迦南妇人没有被主的话激怒,反倒承认自己是外邦的狗。她认为基督既被儿女犹太人弃绝,就成了桌子下的碎渣,作了外邦人的分。以色列人的圣地是桌子,其上有基督这属天的饼,作以色列子民的分;但他们把祂扔到桌子下,落在地上,就是外邦人之地,因此主成了碎渣,作了外邦人的分。当时这外邦妇人有这样的领悟,真是了不起!难怪属天的王称赞她的信心(太十五28)。

 外邦妇人似乎说,“主啊,是的,我是外邦的脏狗。但是主,不要忘记,甚至狗也有它们的分。狗的分不象儿女的分在桌子上。儿女的分在桌子上,狗的分却在桌子下。主,你现在不在桌子上,不在以色列地。你在桌子下,在外邦世界。你在我所在的地方。你不在儿女所在的桌子上,你如今在狗所在的桌子下。主,狗可以吃桌子下的碎渣。”迦南妇人很机伶,主耶稣被她捉住了。

  2 凭着信心

 二十八节说,“于是耶稣回答她说,妇人,你的信心真大!照你所愿的给你成全吧。从那时候,她的女儿就得了医治。”这话指明迦南妇人与主的应对乃是凭着信心,并且她的信心真大,胜过外面的情形。

 因为我在道理的事上很谨慎,我曾希奇为什么主耶稣不告诉迦南妇人洗净自己,然后回来吃。如果我是主,我会说,“是的,你是狗,你有你的分。但你不领悟自己有多脏么?你若要吃我这碎渣,就需要洗净自己。”按着道理,这妇人的确需要被洗净,但主耶稣为什么不要求她在吃祂之前,先洗净自己?主若这样作,就否定了祂在前面经文轻看外面洗净的事时所说的话。在这里主强调吃的事。但这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被洗净。血是预备好的。我们可以洒血,吃羊羔。但为了不把事情混淆,主在关于吃的这一段,没有说到洗净的事。我相信主耶稣这样作,是特意要给门徒看见,他们只需要一件事,就是吃。即使我们象外邦的狗那样脏,我们仍有权利和地位吃耶稣。哦,我们需要成为没有节制的吃者!不要等到你洗净了,就照着你的本相到主这里来吃祂。如诗歌所说,“照我本相,我来。”我们需要说,“主,我照着我的本相来。我不需要改变或被洁净。主,我需要你,我到你这里来吃。即使我是脏狗,我也照我本相来就你。”吃是主要的,吃也是一切。

 迦南妇人来到主面前不是因为她饿了,乃是因为她女儿病了。但主把这局面转到吃的事上。主没有说,“我是医生,来到以色列人这里,我不能医治外邦人,我不能医治狗。”主似乎说,“我来是作儿女的饼。把儿女的饼丢给狗是不对的。”虽然那妇人的恳求与吃无关,主却特意把她的情形联于吃的事,好给我们看见,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外面的洗净,乃是为着里面的滋养而吃。在道理的安排上,马太把这些事摆在一起,使我们领会,为着诸天的国,我们不需要外面的洁净,我们所需要的乃是让基督进入我们里面。你软弱有病么?你有某些难处么?不要想在外面对付这些事,乃要在里面借着吃耶稣对付这些事。事实上,你该把那些事都忘掉。你所需要的不是外面的洗净,乃是基督进入你里面。主似乎对迦南妇人说,“你不需要医治,你需要我!你外面不需要我;你里面需要我。你需要吃我。我是饼来给人吃、消化、吸收。我要进入你这人里面,进入你全人、血轮和组织里。我要进入你的构成成分里面,并且成为你。因此,你需要吃我。不要在外面对付事情,乃要借着把我接受到你里面,在里面对付每件事。只要我能进入你里面滋养你,每个问题都要得着解决。”

 我们不需要外面的仪式或作法。在今天的宗教里,人遵守外面的作法。但神的经纶不是外面的事;乃是基督进入我们里面的事。为此,我们需要借着吃基督,把祂接受进来。

 我带着使命和负担,带着从诸天所领受的东西来到美国。在你们进入召会之前,你们从未听过吃耶稣,因为宗教里所有的教训都是关于外面的洗手,不是把可吃的耶稣给人。但这职事却带着使命来到这里,把可吃的耶稣服事给信祂的人。我不在意反对和攻击。我知道我在作什么。有些人认为我太大胆,也许会说,“这人为什么这样大胆?美国不是有许多学者,有来自一流神学院的博士么?”我不在意那些学位,我只在意我的负担。我深信我从诸天得着出于主的东西,是在今天的宗教里找不到的。我不是在这里施教或传道,我乃是在供应可吃的基督。这是今天主的子民所需要的。你们不需要宗教的洗净。忘掉这样的事!我们是脏狗,我们需要吃耶稣。我们需要把耶稣接受进来。阿利路亚,今天耶稣不是在桌子上!祂乃是在桌子下。祂已被以色列人从桌子上抛弃,如今祂在外邦世界。我们众人,包括我在内,都是外邦的脏狗。然而,我们能赞美主,我们是狗,因为来自诸天的生命之饼,如今在狗所在的地方。如果饼在桌子上,我们就吃不到了。但今天饼在狗所在的桌子下。我们需要可吃的基督,祂现在与我们十分相近。

 我何等珍赏马太福音这一段!这一段启示出我们必须忘掉外面的洗净,并且要吃主耶稣。不要想改变自己,纠正自己,或改良自己。我们所需要的,乃是吃耶稣。

柒 治病为荣耀神


 十五章二十九至三十一节有治病为荣耀神的记载。由于犹太宗教的弃绝,主就留在外邦的加利利作医治的光,不去犹太人的宗教中心耶路撒冷,叫他们得着医治(太十三15)。按照十五章所记载道理的安排,医治是在吃之后。换句话说,正确的医治来自里面的吃。营养学家说,人若吃得正确,就不会有疾病。疾病来自不正确的吃,医治却来自充分、正确的吃。这是这段话中关于医治这个道理的点。

捌 需要之物再得供应


 一 因着属天的王动了慈心

 在十五章三十二至三十九节,有给四千人吃饱的神迹。因为主对旷野里的群众动了慈心,祂不愿意叫他们饿着散去(太十五32)。基督不让跟从祂的人,在跟从祂的路上饥饿困乏。

 二 因为需要学习信心的功课

 门徒晓得主要供应食物给人时,他们对祂说,“我们在这旷野,哪里有这么多的饼,叫这么多的群众吃饱?”(太十五33)即使在荒凉的旷野,无论有多少人跟从祂,主都能供应他们,叫他们得着饱足。先前在十四章十五至二十一节,门徒经历过这事,但他们好象没有学会信心的功课。他们注视环境,却不看主。然而,主的同在胜过丰富的贮存。

 三 门徒把所有的献上,带进满溢的祝福

 主问门徒说,“你们有多少饼?”这指明主总是要用我们所有的,祝福别人。三十六节说,祂“拿着这七个饼和几条鱼,祝谢了,擘开,递给门徒,门徒又递给群众。”我们若把一切所有的献给主,祂就要拿去擘开,再递给我们,去分给别人,成为他们饱足并满溢的祝福(太十五37)。我们所献给主的,无论多么微小,都要因祂祝福的手得以繁增,满足广大群众的需要(太十五38),而成全祂的心意(太十五32)。

 在十五章三十二至三十九节,我们看见集体的吃。马太给我们两段几乎相同的记载(太十四14~21,十五32~39),我年轻时因这事实感到困扰。然而,你若仔细读这两段,就会看见其目的各不相同。给五千人吃饱这一段的目的是要我们看见,当我们在达到荣耀的路上跟随被弃绝的王时,祂能照顾我们。但给四千人吃饱这段记载的目的是要我们看见,我们不该仅仅作脏狗,个别地吃耶稣这碎渣。我们也需要与许多人一同集体地吃祂。让我们众人一同吃祂。在这集体的吃上,我们不是吃碎渣,乃是吃整块饼,并且有剩余。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再是吃碎渣的脏狗,乃是集体吃祂的正确之人。每次召会的聚会都是集体吃的时间。我们刚进入召会生活时是脏狗,并且我们在桌子下吃。但如今我们不再在桌子下,乃在桌子上。虽然我们在旷野,然而我们却在坐席。这就是集体的吃、完整的吃。这完全的饼是在得救之人的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