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篇 达到荣耀的路(三)
总纲目




叁 途中的风暴
 一 门徒乘船(召会)渡海
 二 属天的王在山上祷告
 三 门徒的船因风不顺,被浪折磨
 四 属天的王在海上向门徒走去
 五 属天的王用祂的同在带给门徒鼓励
 六 门徒学习在风暴中
不凭眼见,只凭信心而行
 七 因着属天之王的同在,风暴就止住了
 八 敬拜属天的王,认出祂是神的儿子
肆 医治的能力

叁 途中的风暴


 我们在达到荣耀的路上跟随主时,首先经历弃绝,然后遭遇日常所需的缺乏。此后,我们经历途中的风暴(太十四22~33)。马太十四章的风暴指明,在我们跟随被弃绝之王的路上,总是会有难处。从十三章末了到十六章末了,有许多消极的事。按人来说,我们在达到荣耀的路上跟随被弃绝的王,没有一件美好的事,似乎每件事都是难处。你喜欢弃绝么?你喜欢缺乏日常生活所需要的东西么?你欣赏海上的风暴么?倘若在我们的路上没有弃绝,没有日常所需的缺乏,或风暴,就指明我们实际上不是在这条路上。我们若真在达到荣耀的路上,就会有难处和艰苦。

 一 门徒乘船(召会)渡海

 二十二节说,“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在祂以先到对岸去,等祂解散群众。”主突然催门徒离开祂,然而,祂没有与他们同去。主催门徒离开,祂好有更多的时间独自祷告父。就如二十三节所指明的,祂上山去祷告。在主打发门徒离开以前,他们有分于对主供应的享受。因着必需之物的缺乏,产生了令人非常喜乐的经历。门徒在享受主的供应,他们很喜乐。我们若在那里,必定会很欢乐。我相信彼得谈论了许多主所作的事。他也许会说,“约翰,这不是很奇妙么?你看主用五个饼和两条小鱼作了什么事!”然后主似乎说,“别谈了。上船吧!在我以先到对岸去。我晓得你们很喜乐,但现在你们必须走了。”门徒可能说,“主,你与我们同去么?”然后主可能回答说,“不,你们自己去,我要上山去祷告。”许多时候,我们喜乐地享受主之后,主突然要我们到海上,然后祂离开我们。这就是今日光景的一幅图画。主已经上了山,到了诸天之上。然而,祂嘱咐祂的召会先到海上;海上常常有逆风和风暴。

 二 属天的王在山上祷告

 二十三节说,“既解散了群众,祂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祂单独在那里。”属天的王,父的爱子(太三17),站在人的地位上(太四4),需要独自祷告祂在天上的父,好叫祂在地上为着建立诸天之国,无论作什么,都能与父是一,并有父与祂同在。祂不是在野地,乃是在山上祷告;祂离开群众,甚至离开门徒,为要独自与父接触。

 三 门徒的船因风不顺,被浪折磨

 二十四节说,“这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折磨。”主必然留意船被风暴折磨。当祂催门徒上船,在祂以先离去的时候,祂就预知风暴将来临。然而,祂没有与他们同去,反而上山去祷告。今天主耶稣在山上,就是在诸天之上(罗八34,来七25),召会在海上。我们天天都面对逆风。从我们来到安那翰的头一天起,逆风就一直吹袭,没有一天宁静。这条召会船不断地被折磨。然而,这是我们的定命。主在诸天之上为我们祷告的事实,对我们乃是安慰和鼓励的源头。我们不在意逆风有多大,因为我们晓得主在山上为我们祷告。风暴不在反对的控制之下,乃在主的脚下。

 不要怕逆风,我们不需要受逆风的搅扰。别人能为我作见证,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惧怕。我的妻子能作见证,每天晚上我都睡得很熟,每天下午我也睡得很好,无忧无虑。有时我的妻子很惊奇我不受难处的困扰。我有许多事要作,好好休息是我的责任。因为我们的定命是在主手中,我们就没有理由惧怕什么。逆风和反对是在祂的脚下。主在高山上为我们祷告,为我们代求。祂知道风有多大。但祂嘲笑风,祂似乎说,“小微风,你对我算不得什么,你想要作什么?你不能对我的召会作什么。船上的人是我的跟从者。事实上,他们就是我。虽然我在诸天之上,但我也与他们同在。”这是何等奇妙的一幅图画:高山、困扰的海浪和逆风以及海上的小船!风浪都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你不相信反对是为着我们得益处而效力么?当然是。在安那翰,我们已经看见反对为我们成就了多少的益处。

 有些人定罪我,说我不相信耶稣基督在诸天之上,他们指控我太内在了,总是告诉你们不要仰望诸天,只要注视你们里面的基督。事实上我们需要朝两个方向看。首先,我们必须注视里面的主,说,“哦,主耶稣,你乐意住在我里面么?你喜欢这地方么?”我们都需要看见基督在我们里面。要享受祂,我们必须晓得祂住在我们里面。祂若是远离的,我们就不能享受祂。其次,要信靠主,我们必须仰望诸天之上的主;祂带着权柄坐在那里,并且为我们代求。不久祂就会起程到我们这里来。阿利路亚,祂在我们里面,也在诸天之上为我们代求!我们若看见这点,就不会被任何风暴折磨、困扰或搅扰,因为我们确信这船是祂的船,召会是祂的召会。海不能毁坏船。反之,海为船效力。我们会看见,风浪使彼得学了许多功课。

 四 属天的王在海上向门徒走去

 “夜里四更天,祂在海上向他们走去。”(太十四25)罗马的警卫,夜哨分四更,每更三小时,从日落到日出。头一更在傍晚,第二更在半夜,第三更在鸡叫时,第四更在早晨(可十三35)。夜里四更天,大约是从凌晨三时至六时。

 二十五节说,主在海上向门徒走去。门徒被浪折磨时,主行走在海上。这证实祂是宇宙的创造者和管理者(伯九8)。

 五 属天的王用祂的同在带给门徒鼓励

 门徒以为主是鬼怪,由于惧怕,就喊叫起来(太十四26)。“耶稣连忙对他们说,放心,是我,不要怕。”(太十四27)属天的王用祂的同在带给门徒鼓励。当门徒误以为祂是鬼怪,幽灵时,祂就说,“是我”,以鼓励他们。

 六 门徒学习在风暴中

不凭眼见,只凭信心而行


 二十八节说,“彼得回答说,主,若是你,请吩咐我从水上到你那里去。”当主说,“来吧。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上向耶稣走去。”(太十四29)只有彼得敢这样作。我不信我们中间有人会象彼得那样大胆。彼得能走在水上是个神迹。他凭信走在海浪上。信心乃是我们照主的话行动。有信心不是说我们能作事;也不是说我们定意要往某个方向去。信心的意思是我们也许非常软弱,但我们敢照主的话行动。主对彼得说,“来吧”。彼得就接受这话,照这话行动,并走在海浪上。不要察验你有没有信心。你若察验自己,你的信心会立刻消失。不要问自己:“我的信心强么?我的信心够么?”你若这样问自己,就会立刻沉到海浪下。

 三十节说到彼得:“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便喊着说,主啊,救我!”彼得相信主的话,就从船上下去,在水上行走(太十四29);只因见风甚大,信心就消失了。他不该看环境(凭眼见),只该凭着相信主的话而行走。跟随主,只该凭信心,不该凭眼见(林后五7)。当彼得呼救时,“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对他说,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太十四31)主既对彼得说,来吧(太十四29),彼得就该站在主这话上,毫不疑惑。因此,主责备他。信心来自主的话,并且站在主的话上。我们只要有主的话,就该简单地相信,毫不疑惑。

 不要受任何风暴的困扰,因为我们在船上,在主的召会里。即使我们看不见主,或不觉得祂与我们同在,我们仍可确信祂在山上为我们代求,也许祂正向船走来。不论祂在山上为我们代求,或在海浪上朝我们走来,我们都不该受搅扰。有时候我们不仅里面有平安,并且得着从祂来的话,走在海浪上。当我们得着这样的话,我们就该走在风暴的海上。不要因反对和逼迫感到困扰。有主的话,我们就可行走去见祂,甚至行过并超越所有的反对。这就是信心。

 我们不该责备彼得小信。在船上所有的门徒当中,彼得是头一个享受主同在的人。我们有些人太慢,太胆怯。不要批评别人太快,有时你自己需要快。你喜欢象彼得,还是象多马?彼得很大胆,但多马很胆怯,很谨慎。在召会中有许多小心、谨慎的人。然而彼得不是谨慎的人。他一听见从主来的话,就从船上下去,走在水上。然而,谨慎的人也许说,“彼得必须呼求主救他,我们不需要求救,我们在船上很安全。”不错,你在船上很安全,但你不在主的同在里。你不象彼得,他是头一个进入主同在的人。

 彼得惹了许多麻烦。快的人总是制造麻烦,而胆怯的人从不会引起难处。胆怯的人虽然不惹麻烦,但也不会带进主的同在。对谨慎的人而言,似乎没有事情发生;年复一年地过去,一切都保持宁静。但象彼得那样的人总是搞出事情来。他们也许惹了麻烦,但他们蒙主拯救,因而被带进祂的同在里。你们有些谨慎的人需要激起一些麻烦,然后向主求救,并进入祂的同在。你认为谁更享受主,是谨慎的人,还是快的人?答案当然是快的人。然而,胆怯的人也许说,“让我们睡觉吧!迟早主耶稣会来。我们不需要跳进水里,惹麻烦,然后求救。我们不需要这样迅速进到主的同在里。我们若轻松、安静,主必要来。”就一面说,谨慎的人是对的,象彼得那样的人是错的。然而大胆的人比胆怯的人更享受主。但最终,主不仅与彼得同在,也与船上所有的门徒同在。

 七 因着属天之王的同在,风暴就止住了

 三十二节说,“他们上了船,风就止住了。”这是个神迹。这神迹不仅证实主是天地的管理者,也证实祂顾到跟从祂的人路上的艰难。当我们有主在船上,风就止住了。本章所记载的两个神迹,含示基督被宗教及政治人物弃绝时,祂和跟从祂的人是在荒凉的野地并在风暴的海上。然而,祂能供应他们的需要,并带他们渡过难关。

 主的同在叫风暴止住了。我曾多次经历这事。我无法告诉你,在已过五十年间,我经过多少的风暴。但至终每场风暴都止住了。没有一场风暴持续三至五年以上。三至五年的确不是长时间,这对主只是几分钟,因为在祂千年如一日。不要惊慌,每场风暴都会止住。

 八 敬拜属天的王,认出祂是神的儿子

 主使风止住之后,“船上的人遂都拜祂说,你真是神的儿子。”(太十四33)认出主是神的儿子,就是认识祂与神平等(约五18)。因此,这指明门徒承认主的神性(太一23,三17)。

 在十四章二十二至三十三节,我们看见自己的一幅图画。我们有些人象彼得,有些人象多马。有些人很快,很大胆,总是惹麻烦,作错事;有些人很胆怯,很谨慎,很松懒。胆怯的人也许抱怨大胆的人说,“某某弟兄太快了,我不赞同。他完全错了,但我很慢,很谨慎。”对于召会中快的人和谨慎之人的情形,我非常清楚。我知道大胆、惹麻烦的人,也知道谨慎、从不惹难处的人。我欣赏所有谨慎的人;然而,我不赞同他们。因为他们很谨慎,他们从不激动任何人,也不激起任何事。人需要被激动,走在海浪上,使他们能进入主的同在。这样作的人会把主带到船上。没有一个谨慎、胆怯、缓慢、小心的人,曾经把主耶稣带到船上。在谨慎之人的事例中,主必须自己来到船上。主若这样作,祂会发现谨慎的人睡着了,没有一人会等候祂。谨慎的人睡醒后会说,“主,你在这里。这相当美好。为此赞美主!现在是回去睡觉的时候了。”缓慢、谨慎的人从不引起麻烦或难处。我们需要又快又大胆。然而,迅速、大胆地从船上下去,走在海上时,我们必须留意四件事:第一,我们是照主的话行动,不能没有听见祂的话;第二,我们的方向是朝着主自己;第三,我们进入主的同在;第四,我们回到船上。我们若留意这四件事就对了,即使看起来是错的。

肆 医治的能力


 耶稣和门徒来到革尼撒勒之后,那地方的人就把一切有病的带到主那里。三十六节说,“求祂让他们只摸祂的衣服穗子,凡摸着的,都完全得了拯救。”(太十四36)医治的能力不是出自基督内里的所是,乃是出自祂的衣服穗子。主的衣服,象征基督的义行;穗子象征属天的管治(民十五38~39)。基督受诸天管治的行为所生出的美德,成了医治的能力。照着民数记十五章,衣服穗子象征神子民的美德,他们照着神的规则而行。穗子是用蓝色带子作的。这启示出他们日常的行事为人受神属天的管治所规律,如蓝色,属天的颜色所指明的。当耶稣在地上为人时,祂就是这样行动。祂日常的行事为人受神属天的诫命所规律。所以祂能流露出一种美德医治别人。

 召会生活里的医治,主要的不是来自主耶稣内里的所是,主要的乃是来自主为人生活的美德。在召会生活里,在逆风的海上,我们经历主与我们同在。祂的同在预备了道路,让祂的美德流露出来临及有病的人,并且医治他们。这种医治不同于借神圣的能力神奇的医治。耶稣的衣服不是象征祂的神性,乃是象征祂人性的义行。祂的人性带着蓝细带子,就是受属天的管治所规律的标记。这产生一种美德,能医治有病的人。这种美德惟有借着耶稣同在的正当召会生活,才能得着彰显。

 启示录二十二章二节说,生命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在预表上,生命树的果子代表主神圣的生命,叶子代表主属人的行为。果子,主神圣的生命,是为着滋养我们;叶子,主属人的行为,是为着医治别人。在新天新地里,生命树的叶子是为着医治万民,也就是说,基督人性的美德要医治人。在马太福音里,船到达目的地之后,主属人行为的美德极有能力,以致各种疾病都得了医治。同样的,我们今天有主同在的正当召会生活,我们中间就有耶稣拔高的人性。这拔高的人性有基督衣服穗子所象征的美德。我们这些召会人若有正当的召会生活,并且凭基督活着,我们就会活出祂拔高的人性。在这种生活中,将有带着能力的美德,医治我们周围的人。

 船靠岸之后,主所访问的那地在预表里乃是千年国的表号。在千年国里,将有许多的医治。然而,我们今天应当经历千年国里的医治。召会人该预尝千年国。我们必须活出耶稣拔高的人性,好有美德能医治我们周围的人。叫人得医治,意思就是他们败坏的性格得着改变。在召会生活周围的人,都在黑暗和败坏里。但召会人若活出基督拔高的人性,就会使医治的能力流进他们里面,甚至别的基督徒也要得着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