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篇 达到荣耀的路(一)
总纲目




壹 弃绝的增加
 一 家乡人的弃绝
  2 使属天的王不在他们中间多行异能
 二 外邦王的弃绝
  1 外邦政治与犹太宗教一致
  2 政治的黑暗被暴露
  3 使属天的王退到野地

 因为马太福音是一卷论到诸天之国的书,所以这卷书启示基督是属天的君王。在其他的福音书里,启示祂是人(路加福音),是奴仆(马可福音),是神的儿子(约翰福音)。

 马太福音前十三章论到许多与基督有关的重要项目。一章有基督的家谱和基督的出生。二章有基督幼年的记载。在三章,基督借着在水里受浸且为那灵所膏,由施浸者约翰所引荐。在四章,祂受试验,并开始尽职事。基督在被引荐、受膏、受试验之后,就进入祂的职事。祂开始尽职事时,在五、六、七章颁布了诸天之国的宪法。祂颁布宪法之后,就下了山,继续尽祂的职事。祂的职事给祂绝佳的机会,在许多方面向人启示祂自己。在九章,基督启示祂自己是医生。我们堕落的人都病了,需要医生。因为我们需要主的医治,祂就首先揭示祂自己是我们的医生,我们的医治者。此后,祂揭示祂自己是新郎,是最令人喜乐的人;是我们的牧人,是照顾我们的一位;并且是神庄稼的主。在十二章,基督揭示祂自己是真大卫、更大的殿、安息日的主、更大的约拿以及更大的所罗门。我们若把这一切名称摆在一起—医生、新郎、牧人、庄稼的主、真大卫、更大的殿、安息日的主、更大的约拿以及更大的所罗门—我们就领悟,基督这属天的王,对我们是何其丰富。

 除了这一切对基督的启示之外,在九章,基督启示祂是未处理的新布,要作新衣,这新衣也是祂自己。此外,祂还是新酒,甚至是新皮袋。你不渴望享受基督作新布和新衣么?你不愿享受祂作新酒,并且将你的享受保存在祂这新皮袋里么?我的确渴望这样。

 我们已经指出,作救主和君王的基督是我们的医生。你是否病了,甚至快要死了?我担心有些读本篇信息的人,可能快要死了。但基督是我们的医生,我们的医治者。任何生病或垂死的人都能说,“主耶稣,感谢你。你是我的医生,我的医治者。我相信你会给我完全的医治。”我确信我们都在祂的医治之下。所以我们是健康、健全的。何等美妙,基督是我们的医生!

 基督对我们是如此丰富。祂是我们的新郎。最令人喜乐的人就是新郎。我们有特权与基督,我们的新郎,一同享受上好的婚姻生活。基督是我们的牧人,祂晓得我们的需要,也顾到我们的需要。因此,我们可以忘记我们的需要,因为祂是我们的牧人。基督是神庄稼的主。祂也是真大卫,我们是祂的跟从者。此外,祂是更大的殿,我们是在祂里面事奉、敬拜并尽职的祭司。我们不是在宗教里尽职,乃是在那为更大的殿的人位里尽职。基督也是安息日的主,安息的主。因此,我们不仅有安息,也有安息的主。我们不需要寻找安息,因为我们有主。至终,基督是我们更大的约拿,和更大的所罗门。祂是申言者,告诉我们要作什么,引导我们,并且带领我们;祂也是我们里面奇妙的王,亲爱的所罗门。哦,这是我们的基督!

 祂的职事最终这样把祂揭示出来,但祂的职事受到完全的弃绝。在十二章末了,这弃绝达到顶点。基督被犹太宗教徒那无可救药的世代完全弃绝了。十二章的弃绝暴露了一个事实,就是那世代弃绝的性质是无可救药的,并且就一面说,在今世和来世都不得赦免。因着犹太人弃绝属天的王到这样的地步,祂就放弃了他们。祂放弃了和犹太人天然、肉身的关系,否认祂和祂亲属天然的关系。在十二章末了,我们看见犹太人先弃绝了主,然后他们的弃绝导致王放弃他们。

 在十三章,王上了海上的船,这表征祂进到召会里。在召会里祂揭示神国的奥秘。换句话说,祂启示了召会的奥秘;召会乃是国度的命脉,实际。因为国度的奥秘是用比喻讲说的,只有那些爱祂、跟从祂与祂是一的人才能领会这奥秘。我们已经看见,主在山上向门徒颁布国度的宪法。但在十三章,祂向跟从祂的人揭示国度的奥秘。

 看过主自己和神国奥秘的揭示之后,我们跟从祂的人需要知道跟从祂的路。彼得、安得烈、雅各、约翰和所有其他的门徒,都知道主是医生、新郎和牧人。他们领悟了祂所是的许多方面。此外,他们也听见了国度的奥秘。现在他们需要知道跟从祂的路。所以,在十三章末了,开始启示跟从这位被弃绝之王的路。

 祂被弃绝之后,祂的跟从者如何能跟从祂?请记住,马太福音不是一卷历史的书,乃是一卷道理的书。马太福音的记载不是照着历史的事实,乃是照着道理的次序。马太在他的福音书里陈明关于属天的王以及祂的家谱、出生、幼年、引荐、受膏、试验、职事、对祂自己和国度奥秘的揭示等道理。看过这一切之后,我们也许会说,“多么美妙!我们知道这么多关于王和国度的事。我们还需要什么?”我们所需要的是跟从祂的路。祂是美妙的,国度也是奇妙的;但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如何能进入这国并跟从祂。因此,在这卷道理的书中,从十三章末了到十七章中间,这一大段给我们一幅清楚的地图,指明跟从被弃绝之王的路。

 我们若对祂诚实忠信,就必须在这条路上跟从被这世代弃绝的基督。今天你在哪里?你也许会说,你在主的恢复里。但主的恢复就是跟从被弃绝之属天君王的路。这位王已经被这世代弃绝,如今仍然被这世代弃绝。虽然如此,我们却愿意跟从祂,宁愿有分于祂所受的弃绝。阿利路亚,我们有分于对祂的享受,也有分于祂所受的弃绝!祂是被弃绝的王,我们是被弃绝的跟从者。祂领先被弃绝,如今仍是这样,我们在达到荣耀的路上跟从祂。这条路的起点没有别的,只有弃绝;然而,这条路的终点却有荣耀,就是国度的实现。

 在本篇和以下几篇信息中,我有负担要给你们看见,如何走这条达到荣耀的路。虽然你在跟从基督,但你也许不晓得如何走这条路。为了走这条路,你需要一幅地图。在这几篇信息中,我们要学习如何看这幅地图。我们正在跟从被弃绝的王,我们的目的地是荣耀。我们真要感谢马太,在这卷道理的书中,不仅包括了国度的图表,也包括了路程图,使我们能进入国度。从十三章末了到十七章中间,有清楚的地图给我们看见,我们跟从亲爱的王进入荣耀时,如何走这条路。

壹 弃绝的增加


 我们在这条路上首先面临的事,就是弃绝。因着基督是被弃绝的一位,我们也必须被弃绝。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要期待受欢迎,因为在荣耀未到之先,没有人会欢迎你。反之,你必须甘愿被弃绝。在十三章五十三节至十四章十三节,我们看见弃绝的增加。我们许多人多少都经历过,被那些反对我们进入召会的人所弃绝。但我需要告诉你,这弃绝不会减少,只会增加,会有弃绝加上弃绝。你们要为此预备好。

 一 家乡人的弃绝

 1 按着肉体认识祂,为自己天然的知识所蒙蔽

 属天的王首先被犹太宗教徒弃绝。宗教首领弃绝基督到了极点,因为他们完全为宗教霸占、据有并蒙蔽。因为宗教是他们的一切,他们就无法认识这位属天的王。他们为宗教的帕子蒙蔽,就弃绝了祂。主在宗教中心耶路撒冷被弃绝之后,转到一个不太宗教的地区—加利利,那是祂出生并长大的地方。加利利相当靠近外邦境界。然而,祂甚至在加利利也不受欢迎。虽然加利利人没有反对祂,但他们因着天然的知识弃绝了祂。他们看见祂,听见祂说话,就说,“这不是那木匠的儿子么?祂母亲不是叫马利亚么?祂兄弟们不是雅各、约西、西门和犹大么?祂妹妹们不也都在我们这里么?祂这一切是从哪里来的?”(太十三55~56)在这里我们看见,加利利人认识祂,是按着肉体,不是按着灵(林后五16)。他们自以为知道关于祂的每件事,为自己天然的知识所蒙蔽。他们看见祂所行的神迹奇事,却为自己天然的观念所霸占。宗教徒为自己的宗教和宗教的观念所霸占,加利利人为自己天然的知识所霸占。

 我们若要认识基督,并且跟从祂,就需要领悟宗教和天然的知识都是帕子。有些反对我们的人轻视我们,说我们没有受过神学训练。但主耶稣这位木匠的儿子,自己并没有受过神学训练。帮助我最多的倪弟兄,也没有受过神学训练。宗教和天然的知识是阻挠人认识基督的两大障碍。你若跟从宗教,就会留在耶路撒冷;你若跟从天然的知识,就会在加利利。但基督既不留在耶路撒冷,也不留在加利利。我们将看见,祂前往野地。因为耶路撒冷充满了宗教的观念,加利利充满了天然的知识,主就到野地去。你是在耶路撒冷,还是在加利利?或者是在野地?野地没有宗教、文化或神学训练。耶路撒冷有宗教,加利利有天然的知识,但野地有基督的同在。哦,在野地我们有基督!这是我们的夸耀和享受。我们没有宗教或知识,我们有基督。

 因着我们不重视知识,我们就被定罪,被指控为弯曲心思者(mindbenders)。但我们的心思并没有弯曲,我们的心思乃是从天然和宗教的知识中得以更新。我们必须放胆宣告说,我们不再是宗教或天然的。我们没有天然和宗教的知识,却有基督作我们的智慧,就是超越知识的智慧。

 想要凭天然的知识认识基督,结果就是弃绝基督。按着天然的知识,基督是木匠的儿子,祂的母亲是平凡的女人。祂的同乡知道祂一切外面的特征,但他们没有看见神在祂里面。在林后五章十六节保罗说,他曾随别人按着肉体认过基督。当保罗是大数的扫罗时,他按着肉体认过基督;他以为耶稣仅仅是小小的拿撒勒人,他不晓得耶稣里面有神。但有一天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主耶稣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扫罗问主,祂是谁?主回答说,“我就是……耶稣。”扫罗在往大马色的路上,领悟了拿撒勒的耶稣如今乃是在诸天之上。耶稣似乎说,“我不仅是肉体—我是神,因为那位神就在我里面。扫罗,你是按着肉体,不是按着里面的灵认识我。”

 今天也是一样。我们需要不按着外面的事物,不按着人的国籍、语言、家世、教育、外表或资格认识其他的基督徒。我们若按着这些事物认识基督徒,就是按着肉体认识他们。但我们该按着灵认识基督徒,因为基督在他们里面。几个月前,有个反对者应邀到我家吃饭。我们在一起三个多小时。到了某一点时,他说,“你们中间没有学者,我们却有一百多位学者。”虽然人看我们中间没有学者,但至终我们刊在报纸上的文章,却叫反对者无言以对。他们因这许多木匠的儿子感到困扰。

 当我们在主的恢复里跟从祂时,我们不该按着肉体认识人,或按着肉体评估人。我们该按着一件事,按着基督的身量,认识他们。知识、才智和外表算不得什么。也许某位弟兄讲得不好,文法也很差,但每当他开口的时候,基督就出来了。甚至你坐在他面前,也领悟基督与他同在。在主恢复里的召会生活中,我们不在意外表,我们只在意里面的灵,就是基督所在之处。这就是认识基督的路,认识其他基督徒的路,以及跟从主的路。

  2 使属天的王不在他们中间多行异能

 五十八节说,“因为他们不信,祂就不在那里多行异能了。”法利赛人的弃绝,叫属天的王放弃他们。加利利人的不信,叫主不在他们中间多行异能。因着加利利人天然的知识,主基督不能在他们中间作什么。加利利人没有说,“耶稣,我们不要你,离开这里吧!”他们只问说,“这不是那木匠的儿子么?祂这智慧和异能是从哪里来的?”这些问题就够了!属天的王就不能再留在那里,他们就不能再享受祂恩典的异能。因此,祂就离开他们,到野地去;野地没有文化,没有宗教,也没有我们现在所要看的政治。

 二 外邦王的弃绝

 在十四章一至十三节,我们看见外邦王的弃绝。政治总是随着宗教和文化。照着马太福音的叙述,在宗教和天然知识的弃绝之后,有政治的弃绝。分封的王希律代表政治的弃绝。这是十四章一至十三节的基本原则。

 希律使施浸者约翰在监里被斩首。在十二章二十四节,犹太教首领,代表全犹太国,弃绝属天的王到了极点,这迫使祂放弃与他们之间天然的关系(太十二46~50)。接着在十三章五十三至五十八节,祂也被加利利人弃绝。现在到了十四章,马太照着他在道理上的安排,向我们揭示外邦政治如何对待王的先锋。外邦政治是邪恶的,满了腐败和黑暗。到此为止,马太绘出了一幅完整的图画,给我们看见犹太人、加利利人和外邦人,如何弃绝诸天之国的职事。

  1 外邦政治与犹太宗教一致

 首先,宗教的弃绝达到顶点;接着,由于天然知识的弃绝随之而来。政治的弃绝与宗教和天然知识的弃绝一致。那些宗教徒、有天然知识的人和政客,并没有开会商议要弃绝主耶稣,然而,他们一致弃绝祂。宗教、天然知识和政治,都一起弃绝基督。

  2 政治的黑暗被暴露

 在十四章,我们看见政治上的黑暗、腐败和不公。我们的眼睛需要得开启,看见宗教并不欢迎我们属天的王。在天然的知识或今天腐败、黑暗的政治里,也没有祂的地位。在这世代里,没有属天之王的地位。宗教、文化和政治都一致弃绝属天的王。为着马太福音的记载,我何等感谢主!你若读前十三章,你会看见犹太宗教里的欺骗,你也会看见天然的知识对人造成很大的破坏。此外,你还会看见罗马政冶的腐败和黑暗。罗马政治是当时地上主要的政治制度。但甚至在最好的政治制度里,也没有别的,只有腐败和黑暗。

  3 使属天的王退到野地

 到此为止,我们已经看见达到荣耀之路的头两站。第一站是天然知识的弃绝,第二站是政治的弃绝。文化和政治的弃绝迫使属天的王退去。祂听见施浸者约翰被处死,“就上船,从那里独自退到野地去”(太十四13)。由于一切宗教、文化和政治人物的弃绝,属天的王就离开他们,独自退到野地去。这指明祂从此要独自在野地,在没有文化的地方,避开宗教、政治和文化的人。祂在船上这样作,含示祂要借着召会这样作。由于文明世界的弃绝,主借着召会,总是独自隐藏在没有多少文化的范围里,避开宗教和政治的圈子。

 十四章十三节下半说,“群众听见,就从各城步行跟随祂。”虽然各种人都弃绝属天的王,但仍有好些人跟随祂。他们离开各城来跟随祂。不是王到各城去访问他们,乃是他们离开文化的城市,往野地去跟从祂。历代以来,真正跟从基督的人,都是离开文化的范围,在文化世界之外跟从他们属天的王。我们就在那些跟随祂的人中间。祂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我们经过各样的弃绝,跟随祂到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