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篇 国度奥秘的揭示(五)
总纲目




伍 藏于神所创造之地的国度
 一 诸天的国好象宝贝藏在田地里
陆 产自撒但败坏之世的召会
 一 诸天的国好象商人寻找好珠子
 二 属天之王的工作

 在圣经里,七这数字是由六加一,三加四,或四加三组成的。启示录二、三章的七个召会是由三加四构成的。但马太十三章的七个比喻是由四加三构成的。前四个比喻是在船上露天说的。这四个比喻就是撒种者、稗子、芥菜种和面酵的比喻。后三个比喻是在屋里私下对门徒讲论的。前四个论到国度外表的比喻,是属天的王在船上公开对群众讲说的(太十三2、34);以下三个比喻,是祂在屋里私下对门徒讲论的(太十三36)。这指明,后三个比喻所论到的事较为隐藏。

 前四个比喻中,每一个都有与吃有关的东西。由此可见,前四个比喻是论到食物的事。神的心意是要在地上得着一班人,作祂国度的构成分子,这些人必须象适合满足神和人的食物。但仇敌进来,把稗子撒在麦子中,阻挠麦子生长,并且破坏麦子。然而有些麦子长大并且繁增。因此,在第四个比喻中有面。细面是由麦子作的。主耶稣撒麦子的原因,是神渴望得着细面。虽然神的仇敌撒但,把稗子撒在麦子中间,阻挠麦子生长,神却不会被击败。有些麦子长大,结出子粒,子粒磨成细面作饼。当这事进行的时候,撒但就使原来要作食物来源的芥菜,畸形地长成大树,因而失去出产食物的功用,反而成了邪恶的宿处。这是今天基督教国的一幅图画。我们在各种基督教的组织里,看见很大的建筑物、办公室和复杂的阶级制度。我们看见大树的枝子,却看不见细面或芥菜。照着第四个比喻,撒但又进一步把酵加在细面里,在这里我们看见撒但的狡诈。首先,他把稗子撒在麦子中间,阻挠麦子生长;其次,他使芥菜畸形地生长,失去其功用;第三,他看见有些麦子产生出来,要磨成细面,作满足神和人的饼,就把酵加在面里。

 前四个比喻都与耕地有关。在林前三章九节保罗说,“你们是神的耕地,神的建筑。”在这一章里,我们看见神的耕地最终产生了金、银、宝石。何等奥秘,神耕地的出产成了金、银、宝石,就是为着神建造的材料。神的耕地出产生命的东西,这些生命的东西成了为着神建造的材料。因此,神的耕地是为着神的建造。

 马太福音的前四个比喻有生命的长大,下一个比喻有藏在田地里的宝贝。宝贝必是由金、银、宝石,可能主要是由宝石构成的。在下一个比喻中,我们看见珠子。新耶路撒冷是用金子、宝石和珍珠建造的。金是城本身的材料,宝石和珍珠是为着神的城其他两种建造的材料。在前四个比喻中,主启示出将基督长成国度的生命。在以下两个比喻中,祂启示出为着建造而有的变化。这把我们带回到圣经的基本思想—生命和建造。马太十三章的比喻启示生命和建造的事。生命就是基督自己那撒在我们人性里的种子。这生命在我们里面长大,将基督长成国度。这生命的长大最终产生宝石和珍珠。

 我在马太十三章上花了许多时间之后,发现其基本思想和林前三章一样,这两章都有神的耕地和神的建筑。前四个比喻与神的耕地有关,要将基督长成国度。以下两个比喻与变化有关,要为着神的建造产生宝贵的材料。如果我们对这事印象不深刻,我们就无法领会第五和第六个比喻。

 我们曾查考好些关于马太十三章的书,但没有一本摸着这一章的深处。那些书的解释都不能叫我们满意。连潘汤(D.M.Panton)也说,藏在田地里的宝贝是国度,珠子是义,因为六章三十三节告诉我们,要先寻求神的国和祂的义。弟兄会中间所流传的教训没有进入这一章的深处。虽然潘汤看见藏在田地里的宝贝是指国度,但他对珠子却不清楚。在本篇信息中,我们需要明确地来看这两个比喻。

伍 藏于神所创造之地的国度


 四十四节说,“诸天的国好象宝贝藏在田地里,人找到了,就藏起来,欢欢喜喜地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这田地。”藏在田地里的宝贝,必然有金子或宝石,这些乃是建造召会和新耶路撒冷的材料(林前三12,启二一18~20)。召会既是今天实行的国度,而新耶路撒冷又是来世实现的国度,所以宝贝藏在田地里,乃是表征国度隐藏在神所创造的地里。

 一 诸天的国好象宝贝藏在田地里

 四十四节的田地是地,表征神为着祂的国所创造的地(创一26~28)。在圣经里,地表征神所创造的地,海表征撒但所败坏的世界。地也表征以色列,犹太国,因为以色列是神所拣选、神所分别、神置于特殊情况里的。所以,犹太人站在神面前,就如神所创造的地一样。基于同样的原则,海也表征外邦世界,因为外邦人是撒但所败坏的人。所以在圣经里,地和海分别代表两件事。

 马太十三章的前四个比喻,提供一幅所谓基督教的清楚图画。主说出这些比喻之后,就私下对门徒说到藏在田地里的宝贝,和出于海的珠子这两个比喻。我们若领会圣经中地的意义,就会晓得藏在田地里的宝贝必定是国度,产自海中的珠子必定是召会。国度对主的确是宝贝,在祂看来是何等可贵!召会对祂也是贵重的珠子。主一直在寻找两样东西:宝贝—国度;珠子—召会。以弗所五章二十七节说,基督要将没有斑点、皱纹或任何这类病的荣耀召会献给自己。这就是召会,是产自外邦世界的美丽珠子。

 创世记一章说神创造地,并且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要人运用祂的管治权管理走兽、飞鸟和鱼。这是地上的国。然而,人失败了。但诗篇八篇接着有一个预言,一节说,“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当地受神管治时,祂的名就要被尊为圣,并且在地上极其美!论到人,诗篇八篇六节说,“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以上的经文启示出人有管治权,管理田野的兽、空中的鸟和海里的鱼。希伯来二章启示出,诗篇八篇所描述的人,首先是基督。基督就是那把神的管治权带到地上,并使神的名在地上极其美的人。然后这人是基督的身体。这就是地上的宝贝—国度。

 但以理二章指明,地要在各种属世的权势之下,但基督将是那从天而来的石头,要砸碎这些属世的权势(但二34~35、44~45)。这块石头最终要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这块石头就是基督,大山是基督在地上扩大成为宇宙的国。这一切都与地里的宝贝有关。启示录十一章十五节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祂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这要发生在千年国的时候,那时全地要成为基督的国。这必然是藏在田地里的宝贝。

 四十四节说,诸天的国好象宝贝藏在田地里,“人找到了,就藏起来,欢欢喜喜地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这田地。”这里的人是指基督,祂在四章十二节至十二章二十三节,找到了诸天的国;在十二章二十四节至十三章四十三节,就藏起来;在十六章二十一节,十七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二十章十八至十九节,二十六章一节至二十七章五十二节,欢欢喜喜地上了十字架,为国度变卖祂一切所有的,买这块地,就是赎回受造却失去的地。当基督出来尽职时,宣告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祂先找到了宝贝。当犹太人对主的弃绝达到极峰时,祂丢弃了他们;从那时起,祂就把宝贝藏起来了。然后祂上了十字架,不仅买了宝贝,也买了田地,因而赎回了神所创造的地。

 基督上了十字架,赎回神所创造的地,因为这地里有国度,就是宝贝。为着国度,为着这宝贝,基督赎回了神所创造的地。祂为了得着地上的国,必须赎回这地,因为这地已经被撒但的堕落和人的罪所污染并破坏。主变卖祂一切所有的,买了这地;这就是说,祂为着国度这宝贝,在十字架上牺牲了祂一切所有的,赎回这地。毫无疑问,这国度在召会生活中得着实化。但国度的实现与被赎的以色列国有关。在千年国时期,这地要成为基督的国。那时以色列国要成为基督之国的中心。所以,国度主要的是与以色列国有关,并与以色列人有所牵连。

陆 产自撒但败坏之世的召会


 一 诸天的国好象商人寻找好珠子

 四十五、四十六节说,“诸天的国又好象一个商人,寻找好珠子,寻到一颗珍贵的珠子,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珠子。”四十五节的商人也是基督,祂为着国度寻找召会。在十六章十八节和十八章十七节,祂寻到后,就为着国度上十字架,变卖祂一切所有的,买了这珠子。

 二 属天之王的工作

 在四十六节我们看见,属天之王在得着一颗珍贵珠子上的工作。祂在十字架上变卖了祂一切所有的,买了那珠子。珠子也是建造新耶路撒冷的材料,乃是活蚌(活的基督)在死水(满了死亡的世界)里为小石子(罪人)所伤,分泌出生命的汁液,包住那叫它受伤的石子(信徒)而产生的。珠子既出于那象征撒但所败坏之世界的海(赛五七20,启十七15),就必是指召会,这召会主要的是由外邦世界中重生的信徒所构成,乃是“珍贵的”。

 主不仅寻找国度;祂也渴望一个美丽的召会,就是珠子。我们已经指出,照着启示录二十一章,新耶路撒冷乃是用宝石和珍珠建造的。换句话说,新耶路撒冷是宝贝和珠子的结合。在马太十三章,田地里的宝贝和出自海的珠子是两样东西。但在启示录二十一章,这两样东西结合在一个实体里。新耶路撒冷是国度,又是召会。在马太十六章,召会和国度二辞交互使用。首先主说,“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然后祂说,“我要把诸天之国的钥匙给你。”这两个辞交互使用的事实,意即召会等于国度,国度等于召会。最后在新耶路撒冷里,国度和召会成为一个实体。

 在这一点上,有人也许会问以下的问题:既然国度就是召会,召会就是国度,二者之间有什么不同?这把我们带到难以领会的事上。要探讨这事,我要请问,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是在召会里,还是在国度里?说我们在召会里,也在国度里,这是正确的。但我们必须晓得,在什么意义上我们是召会,在什么意义上我们是国度。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晓得,在什么意义上我们是宝贝,在什么意义上我们是珠子。就着国度说,我们属于神所创造、基督所赎回的地;就着召会说,我们出自撒但所败坏、神所定罪的世界。象征国度的宝贝,隐藏在地里。所以,宝贝完全与地有关。但象征召会的珠子,与地毫无关系。它是产自海中的东西。从撒但所败坏、神所定罪的海,产生出如此美丽的珠子。就着召会说,我们是从世界产生的,但我们不再与世界有任何关系。虽然我们是出自海中的珠子,但我们不再在海中。我们已经蒙了重生,成了美丽的珠子。我们在另一个范围,已经与这腐败的世界没有关系。就着国度说,我们与撒但所败坏的世界无关,但我们与神所创造、基督所赎回的地有关。一面,我们和世界已经了了;另一面,我们正在地上建造一样东西。我们不是在建造巴别塔;我们乃是在建造诸天的国。就如马太六章十节所说,“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神的国不能建立在海中,神的旨意也不能行在撒但所败坏的世界。神的旨意必须行在神所创造的地上,神的国必须建立在基督所赎回的地上。我们乃是同时在召会和国度里,在珠子和宝贝里。

 当新耶路撒冷来临时,就不再有海,地也要被更新(启二一1)。在那新地上,将有宝贝和珠子,国度和召会的结合。在新耶路撒冷里,宝贝不再藏在田地里,乃是建立在田地的表面。在宝贝和珠子的结合里,宝贝要和珠子同被建造。你若有这异象,就会看见甚至今天在我们中间,国度和召会就是建造在一起的。我们没有两个实体,我们只有一个实体。一面,这实体是宝贝—国度;另一面,它是珠子—召会。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中间不该有海。我们该有更新的地,不该有海。假定你访问在安那翰的召会,你在许多人的家里只听见闲谈,这就表征海仍在那些弟兄姊妹中间。虽然充满闲谈的召会仍是召会,但她却是在海水中的召会。这样的召会不能成为国度。她是珠子,却不是宝贝。但假定在安那翰的召会所有圣徒的家里没有闲谈、批评或闲话,只有对基督和召会的经历。在这样的情形中,就不会有海,反而有生命、亮光和变化。这样的召会就是为着国度更新的地。在每个家里,你看见正确的人性,你立刻觉得那里不再有海,只有更新的地。在这更新的地上,有珠子和宝贝所组成的新耶路撒冷。这不仅是召会,也是国度。在这样的召会里,你有田地里的宝贝和出自海的珠子。

 由这例证,我们看见召会可以是珠子和宝贝。当我们是珠子时,我们是出自海,出自世界。当我们是国度时,我们是在地上。然而,我们在地上不是被征服的,乃是掌权的,因为我们在地上是属天的国。这对我们不该仅仅是道理,这必须是我们每天真正的实行。我们的谈话若充满属世的事物、钱财或电影,就表征我们充满了撒但所败坏之世界的事物。这是海。但我们中间若没有闲谈或批评,只有基督、召会和变化,就表征我们是新地。在安那翰这里,我们中间有新地。在这新地上,我们有宝贝、国度和正确的为人生活。甚至今天,这宝贝就不再是隐藏的,乃是在地面上。对属世的人和不信的犹太人而言,这宝贝是藏在地里。赞美主,在更新的地里,我们有这样的宝贝!没有一个局外人或不信者领会这事。有时他们说,“我们不了解那些人。我们不懂得他们在作什么。然而我们知道他们是好人。”这就是宝贝,证明我们在神所创造、基督所赎回的地上过正确的为人生活。在千年国时,全地在神眼中将是宝贝。

 在马太十三章的前四个比喻中,我们只看见生命的长大,我们没有看见变化。在这些比喻中有麦子、子粒、芥菜和细面。为着以下两个比喻赞美主!我们不仅有四个关于生命长大的比喻,还有两个关于变化的比喻。变化使我们成为珠子和宝石,就是为着召会的珠子,和为着国度的宝石。一面,我们是从世界出来的,与败坏的世界无关。另一面,我们活在地上是正确的人。对我们而言,不再有海,只有神所创造、基督所赎回的旱地。现今我们在这地上生活行动。这不仅是召会,就是珠子;也是国度,就是宝贝。赞美主,我是珠子和宝贝的一部分。我是珠子的一部分,与这腐败的世界无关。但我也是宝贝的一部分,对这地很感兴趣。我不渴望到天上,我宁愿在这美地上;这里不再有海。我们是珠子,我们也是宝贝。我们从世界出来,但我们仍在地上。这就是对这两个比喻正确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