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国度奥秘的揭示(四)
总纲目




叁 国度外表畸形的发展
 一 诸天的国好象一粒芥菜种
 二 属天的王把一粒芥菜种种在祂的田里
 三 芥菜种长起来,比别的菜都大,且成了树
 四 天空的飞鸟来栖宿在树枝上
肆 国度外表的内在腐败
 一 面酵的比喻
  1 诸天的国好象面酵
  3 全团(基督教)都发了酵
 二 属天的王只用比喻对群众说话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诸天之国的外表。正如稗子的比喻所启示的,国度的构成分子是国度之子,他们里面有神圣的生命。然而,稗子,恶者之子,却进来了。因着这些假信徒在构成分子中间,国度在外表上就成了基督教国。从前纯粹是神的国,如今却成了有真假信徒的基督教国。许多人谈论基督教时,其实是在谈论基督教国。诸天的国没有基督教国那么大,因为国度比基督教国小,似乎在基督教国里面。国度是真实的,是由国度之子,神的众子,这些真正的构成分子组成的。可是撒但所撒的稗子已经在诸天之国的外表,就是基督教国里,所谓的基督徒中间造成了搀杂。

叁 国度外表畸形的发展


 主将马太十三章里的比喻,次序安排得非常好。首先有撒种者的比喻。撒种的人撒种,产生诸天之国的构成分子。然后有仇敌所撒稗子的比喻。假信徒在构成分子中间,使诸天的国成了基督教国。在稗子的比喻之后,接着有芥菜种的比喻(太十三31~32)。

 一 诸天的国好象一粒芥菜种

 三十一节说,“诸天的国好象一粒芥菜种。”头两个比喻的麦子,和这里第三个比喻的芥菜,都是作食物的。这指明国度的子民,就是国度和召会的构成分子,都该象庄稼一样出产食物,让神和人同得满足。麦子和芥菜都好作食物。事实上,吃涂上芥末的面包,是非常健康且营养的。然而,在第二和第三个比喻里,我们看见那恶者的思想,撒但的狡诈。那恶者进来,将稗子撒在麦子中间。任何农夫都能告诉你,稗子大大阻挠麦子的生长,因为稗子耗尽了土壤的养料,这养料原是要滋养生长的麦子。因为土壤已被稗子耗尽、磨损了,麦子就长不好。我们可以把这个应用在我们当前的环境里。许多假基督徒阻挠了真基督徒的成长。凡有许多假信徒的地方,真信徒就很难在生命里长大。这是仇敌的狡诈。我们将看见,仇敌在芥菜种上的狡诈,就是使它长成大树,不再好作食物。

 二 属天的王把一粒芥菜种种在祂的田里

 一面,主所撒的是一粒麦子;但另一面,是一粒芥菜种。麦子和芥菜种都表征基督在不同方面作我们的食物。祂是麦子,也是芥菜,作我们的滋养。

 三 芥菜种长起来,比别的菜都大,且成了树

 三十二节说,芥菜种长起来以后,“却比别的菜都大,且成了树。”召会是国度的具体表现,该象菜蔬一样生产食物,却成了树,作飞鸟的宿处,其性质和功用都变了(这违反神创造的律,植物必须各从其类—创一11~12)。这事发生在第四世纪初叶,康士坦丁大帝把世界搀入召会时。他把成千成万的假信徒带进召会,使其变成基督教国,而不再是召会了。因此,这第三个比喻相当于启示录二、三章里,七个召会的第三个—在别迦摩的召会(启二12~17)。芥菜是一年生的菜蔬,树是多年生的植物。召会按其属天、属灵的性质,该象芥菜一样寄居地上。但召会的性质改变了,象树一样深深扎根、定居地上,其事业繁茂如同枝条,许多恶人、恶事栖宿其上。这形成了诸天之国外表的外在组织。

 芥菜种成了树,这违反神在创造里为生物所命定的原则—植物必须各从其类。这是创世记一章所说的,那里告诉我们,每种生命都各从其类生长。桃树按桃树的种类生长,苹果树按苹果树的种类生长。这原则不仅适用于植物生命,也适用于动物生命,甚至适用于人的生命。每一种生命都必须各从其类发展。牛必须是牛,驴必须是驴,马必须是马。骡是一种不从其类之动物的例子。骡既非马,也非驴;乃是马和驴之间的杂种。如果一种植物的生命不从其类,那就是畸形的,并且违反了神在创造里所命定的原则。要符合这原则,芥菜就必须从其类,树也必须从其类。芥菜违反神的原则,成了树,这是畸形的。但芥菜竟长成了树,违反了这原则。这种生长是畸形的,违反了神的规律。假定人的生命没有规律的发展,有些中国人长成牛,有些日本人长成马,有些美国人长成象,这会是多么古怪!感谢神,在祂的创造里,祂已经把管治的原则放在每一种生命里。然而,当主撒芥菜种时,这种菜却长成了树。这种发展是多么畸形!

 我年轻时读过几本书,都说这大树是正面的东西。但这树虽然很大,却一点不是正面的。假定人长成了象,这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我们都会被这种畸形的发展吓坏了。今天的基督教国很庞大,并且如魔鬼般地畸形。它不仅是树,并且是大树。借此我们看见,不仅国度构成分子的性质改变了,国度的身量也成为畸形的。如果菜蔬要适合作食物,就不该长得太大。菜蔬长得过大,就不再柔嫩可口,好作食物。在神的经纶里,神要祂的儿女象麦子或芥菜一样,越小越嫩越好。此外,我们该是一年生的,象麦子和芥菜一样,它们存留不超过一年。召会人必须是一年生的,而非多年生的。我们不该长久、深深扎根在地上,因为主的心意是要我们在地上成为寄居的。只要我们是一年生的,象麦子和芥菜一样,我们就要产生最好的粮食,麦子作成饼,芥末拌饼。这供给人最好的食物,作他们的滋养和满足。然而,仇敌却使芥菜成为多年生的树,不出产任何粮食。

 四 天空的飞鸟来栖宿在树枝上

 三十二节也说,天空的飞鸟来栖宿在这树的枝上。这树不出产粮食,却是飞鸟的宿处。飞鸟在第一个比喻中既象征那恶者撒但(太十三4、19),天空的飞鸟就必是指撒但的邪灵,和邪灵所煽惑的恶人和恶事。他们栖宿在大树的枝条上,就是基督教国的事业里。飞鸟是指恶者、恶人、恶事和恶物—简单地说,就是指与恶者有关的一切邪恶。在今天的基督教国里,有许多恶人、恶事和恶物。基督教国成了不结果子的大树,并且成了许多邪恶事物的宿处。

 当主说这比喻的时候,这比喻是预言;但今天它已成了历史。在梵蒂冈我们看见这比喻的应验。梵蒂冈甚至是独立的国家,是墨索里尼和教皇协议成立的。从那时起,梵蒂冈和世界各国互换大使。这进一步指明,基督教已成了大树。今天世界上约有八亿天主教徒,也许是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都在教皇的权柄之下。这么多人在教皇制度之下。尽管基督教已成了大树,但在路加十二章,主耶稣却称祂的召会为“小群”。我们不该在大树里,而该留在小群里。

 你若访问梵蒂冈,你会看见那是大树,是充满许多飞鸟的宿处。在美国的天主教和大的公会里,我们看见同样的事。在天主教和公会里,很难找到一粒麦子或芥菜种。没有食物,却有飞鸟的宿处。这是今天的光景,是诸天之国的外表。

肆 国度外表的内在腐败


 一 面酵的比喻

 国度的外表有三项:改变的性质,稗子;改变的外表,表面,大树;以及内在的腐化和腐败,面酵。这把我们带到面酵的比喻。

  1 诸天的国好象面酵

 三十三节说,“祂对他们另讲一个比喻说,诸天的国好象面酵,有妇人拿去藏在三斗面里,直到全团都发了酵。”酵在圣经里象征邪恶的事(林前五6、8)和邪恶的教训(太十六6、11~12)。

 2 有妇人(背道的天主教)把面酵拿去藏在三斗面里

 三十三节说,有妇人把面酵拿去藏在三斗面里。召会既是实行的诸天之国,有基督,那无酵的细面为内容,就必是无酵的饼(林前五7~8)。然而,由这里妇人所象征,那在第六世纪完全且正式形成的罗马天主教,采取了许多异教的作法、异端的道理和邪恶的事物,将其搀到关于基督的教训里,使基督教的全部内容都发了酵。这第四个比喻相当于启示录二、三章里,七个召会中的第四个,在推雅推喇的召会(启二18~29)。这成为诸天之国外表的腐败内容。

 面是为作素祭(利二1),象征基督是神和人的食物。三斗乃是作一全餐所需之量(创十八6)。因此,把酵藏在三斗面里,象征天主教暗中使一切关于基督的教训都发了酵。这是罗马天主教真实的光景,完全违反了圣经,圣经是严禁在素祭中搀酵的(利二4~5、11)。

 酵的比喻启示出搀杂的事。三斗面是指麦子所作成的细面。细面总是用来作素祭,就是神祭司的食物。作祭司事奉神的人以素祭中的细面为食物。素祭不仅为着满足神的祭司,也为着满足神自己。因此素祭是给祭司和神的食物。素祭是基督在祂人性里的完全预表,其中有表征基督的细面。当主向亚伯拉罕显现时,亚伯拉罕告诉他的妻子撒拉,要用三细亚细面预备一全餐。所以在圣经中,三斗面是指一全餐。妇人使三斗面发了酵,这事实指明与基督有关的每样东西,都给这邪恶的妇人发了酵。

 马太十三章的妇人就是启示录二章的耶洗别。按照历史,推雅推喇表征背道的罗马天主教。背道的罗马天主教就是马太十三章的妇人,和启示录二章的耶洗别。最后这邪恶的妇人要成为大淫妇,就是启示录十七章所说的大巴比伦。因此,马太十三章,启示录二章、十七章的女人,乃是背道的罗马天主教。教皇制度建立以后,许多已经被带进来的异教作法,为该制度所认同。这记载在希斯录亚历山大(Alexander Hislop)所著“两个巴比伦”(The Two Babylons)一书中。

  3 全团(基督教)都发了酵

 照着十三章三十三节:“全团都发了酵”。全团指明基督教,已经发了酵,并且腐败了。“两个巴比伦”一书是为着暴露罗马天主教的酵而写的,作者自称为牧师,指明他自己没有完全把酵除净。你若读基督教的历史,就会看见其中每样东西都发了酵。例如,在梵蒂冈有一幅表明神圣三一的画像。在画像上,代表父的老人和代表子的青年当中,有一年轻女子,称为子神的母亲。在这三者上面,还有表明圣灵的鸽子。照着这幅图画,马利亚被列在神格之中,三一成了四一。这是何等的酵!

 罗马天主教使一切与基督有关的事都发了酵。他们的确有基督,有面,但他们已经把酵放在面里。他们也有金杯,但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启十七4)。罗马天主教无疑有一些金杯所表征神圣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却搀杂了可憎之物和各种鬼魔的东西。这就是今天的基督教国。基督教国里的一切都是搀杂品,没有例外。看看新灵恩运动,它已经被带进天主教里,甚至和敬拜马利亚搀杂在一起。许多天主教灵恩派的人以为自己很属灵,但他们还是敬拜马利亚。在罗马天主教堂中也有所谓的灵恩弥撒。

 凡是不属于那灵或基督的,都是酵。酵是加在食物里,使食物容易吃的东西。面包没有酵,就会很硬,很难吃,也很难消化。罗马天主教以此作为使用酵的借口。他们说他们必须使人容易接受基督。罗马天主教说,基督是奥秘、属灵并抽象的,人需要祂的像好来领略祂。我们天然的人喜欢用一些方法,使属灵的事物较容易理解。这就是圣经所说的酵,我们必须谨防它。我们必须将一切的酵除净。

 不仅罗马天主教接受了酵,更正教各公会团体也接受了。摇滚乐和戏剧也是一种酵,用来使属灵的事物较容易为人所接受。当我在中国时,我知道在某一组织里,有些年轻人把篮球和传福音搀杂在一起。用篮球传福音也是酵。我怀疑有多少人是借此得救的。基督教青年会的整个原则都是酵,因为他们的目标是把属天的标准降到属地的水平,用世俗的作法把福音传给世俗的社会。基督教里的许多东西都是酵,包括圣诞节、复活节、偶像、肖像、雕像、摇滚乐、戏剧以及整个基督教青年会的制度。我们必须谨慎,不要把基督以外的任何事物,当作神的目的,因为在祂以外的任何事物都是酵。哦!那狡猾者正在附近潜伏,等候掳物!我们很容易就会成为他的掳物,因为我们人性里有个愿望,要使人容易经历属灵的事物。但无论你用什么帮助人摸着属灵的事物,都是一种酵。要传扬福音,并且带人归向基督,纯洁且圣别的作法,乃是祷告并供应神的话。不要用别的作法。如果在祷告并供应神的话之后,人还不接受福音,那是主的事。人接受不接受我们的话,是父的旨意。我们不要耍任何花招,帮助我们传福音。每种花招都是酵。我们不是为着工作或运动,我们乃是为着耶稣的见证。

 诸天之国的外表有三样东西:稗子,国度构成分子改变的性质;大树,假冒的表面;以及酵,内在的腐败和腐化。我们可以把这幅图画应用到今天的基督教。在整个基督教里,我们可以看见稗子、畸形的生长以及酵所引起的腐败。在今天的基督教里,几乎每一部分都有腐败。虽然有一些真理,却和酵搀杂在一起,没有纯净,却有搀杂。那些反对且批评我们的人,宣称要护卫真理;他们必须对付这一切东西。赞美主,我们已经从外表被呼召出来,脱离了酵!然而我们必须儆醒,不让别种酵进来。要谨慎,不要接受基督以外的事物。在建造召会并扩展主的见证上,惟一的路是祷告并传讲纯正的话。在神眼中,任何花招—在基督、神的话、祷告和那灵以外的任何事物—都是酵。我们必须祷告到我们的传讲是在那灵的权能里,我们也必须祷告到我们的见证充满了基督的丰富。这是作神和人食物的纯净的面。这是今天主所要的。

 我相信主说这一切比喻表明国度的奥秘,原因是要帮助使徒和早期的门徒领悟这就是诸天的国。我们必须看见,国度实际和国度外表之间的区别。实际对神是宝贵的,但外表对神是可憎的。所以我们必须宝贵实际,弃绝外表。我们不喜欢稗子、大树或腐败。我们注重纯净的面粉和小芥菜,这两者都好作食物。这就是召会的见证,是神和人的食物。那些饥饿、寻求者若不来到主的恢复里,他们就找不到纯净的食物,作他们属灵的饱足。我们很多人都能见证,我们饥饿了多年,然而我们一旦进入召会,就得着饱足。我们的灵告诉我们,在召会这里有食物。这里没有花招或酵,却有细面同芥菜。这是主的恢复,也是筵席。这是主的见证,没有稗子、大树或酵。

 二 属天的王只用比喻对群众说话

 三十四节说,“耶稣用比喻对群众讲说这一切的事,若不用比喻,就不对他们说什么。”因着人的弃绝,属天的王就不用明言对他们说话,只用比喻,为了使国度对他们是隐密的。国度不揭示出来,对他们就成了奥秘。

 属天的王所作的,乃是应验预言说,“我要开口用比喻”(诗七八2,直译)。祂这样作,就把创世以来所隐藏的事说出来。国度的子民乃是神在创世以前所拣选的(弗一4),但国度的奥秘是创世以来所隐藏的。这些隐藏的事就是关于国度的事。这些事由属天的王说出来,然而是用奥秘的方式说出来的,为要使这些事对人仍是隐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