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国度奥秘的揭示(三)
总纲目




贰 国度的建立及假冒的成分
 一 诸天的国好比人撒好种
 二 属天的王撒好种在祂的田里
 三 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中间
 四 王的奴仆想要薅集稗子,
但王让稗子与麦子一齐长,直到收割
 五 收割的时候—这世代的终结
插 图
插 图

 在上篇信息中我们看见,好土就是遵照诸天之国宪法的人。宪法完整地描述好土,就是灵里贫穷,清心;里面没有属世的交通往来,不刚硬;里面没有脾气、情欲、己和肉体等隐藏的石头的人。这一切都符合国度宪法的要求。那些是好土的人,没有荆棘,没有生活的忧虑,也没有钱财的迷惑。所以他们成了种子能在其中生长的好土。这好土就是照着诸天之国宪法生活的人。换句话说,他们的生活完全符合宪法。

 诸天的国是借着种子的繁增建造的。撒种的人撒种,种子生长并繁增,最终种子的繁增成了国度的构成成分。这启示出国度的建造不是借着任何一种工作,乃是借着撒种的人所撒种子的繁增。基督作撒种的人,祂把自己这生命的种子撒出去。这生命的种子进入人性里,结出果实,就是国度之子。这就是种子的繁增。国度是借着这繁增建造的。所以,国度是撒种之人所撒种子的繁增。撒种者自己是种子,种子的繁增就是撒种者的繁增。因此,国度是由基督的繁增建造的。国度是基督的扩大,是基督这种子撒在我们里面的繁增。我们若看见这个,就会晓得我们该过怎样的生活,该处于怎样的环境,使我们能有分于国度。看过了这件事,现在让我们继续来看第二个比喻(太十三24~30、36~43)。

贰 国度的建立及假冒的成分


 一 诸天的国好比人撒好种

 二十四节说,“诸天的国好比人撒好种在他的田里。”从第二个比喻,主开始说,诸天的国好比,因为当五旬节召会建造时(太十六18~19),诸天的国才开始建立,第二个比喻才开始应验。从那时,就是召会建立以后,稗子(假信徒)便撒在真信徒(麦子)中间,成为诸天之国的外表。

 诸天的国开始于第二个比喻。这就是主用“诸天的国好比”这句话的原因。在第一个比喻里,主没有说这句话,因为那时诸天的国尚未来到。那比喻乃是论到诸天之国初步的工作。但在第二个比喻时,诸天的国已经来到了;因此主说,诸天的国好比人撒好种在他的田里。

 二 属天的王撒好种在祂的田里

 稗子的比喻很容易领会。在第一个比喻里,撒种的人所撒的种子就是国度的道。这在十九节说得很清楚。但在第二个比喻里,我们看见种子已发展成国度之子(太十三38)。首先,这就是说,种子是撒在人性里的话;其次,这种子已长到国度之子里面。在前一篇信息中我曾指出,种子是有基督在其中作生命的道。照着第二个比喻,这种子长到我们国度子民,国度之子里面。所以,麦子是国度之子,真信徒,凭神圣生命重生的人。

 三 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中间

 二十五节说,“及至人们睡觉的时候,他的仇敌来了,将稗子撒在麦子中间,就走了。”人们是奴仆(太十三27),指主的奴仆,主要的是使徒。当主的奴仆睡觉,不儆醒时,主的仇敌魔鬼,便来把假信徒撒在真信徒中间。

 二十五节说,仇敌将稗子撒在麦子中间。稗子是一种毒麦,是类似麦子的杂草,种子有毒,叫人昏睡、呕吐、痉挛,甚至死亡。稗子的芽和叶看起来与麦子一样,必须到吐穗的时候,二者才能分辨出来。麦穗呈金黄色,稗穗呈黑色。

 旧约把神国里的以色列人,比作长在葡萄园的葡萄(太二一33~34);但新约把诸天之国里的国度子民,比作长在田里的麦子。葡萄园是围起来的,只限于犹太人;但田是遍及世界的、开放的,不限于任何民族。

 这比喻揭示,借着召会的建造,国度得着建立后不久,诸天之国的情形就起了变化。国度是由国度之子,麦子,建立起来的,但恶者之子,稗子,长起来改变了情形。于是,诸天的国及其外表就产生了差异。国度之子,麦子,构成了国度;恶者之子,稗子,形成了国度的外表,就是今天所谓的基督教国。

 麦子是国度之子,是凭神圣生命重生的真信徒。稗子是恶者,魔鬼之子。稗子成长的初期,颜色和形状看起来与麦子一模一样,在吐穗之前,甚至专家也分辨不出差异。稗穗和麦穗差异很大,因为稗穗呈黑色,麦穗呈黄绿色。国度之子是神的众子,他们里面有神圣的生命;恶者之子是假信徒,只是挂名的信徒,他们里面没有神圣的生命。

 四 王的奴仆想要薅集稗子,

但王让稗子与麦子一齐长,直到收割


 当王的奴仆想要薅集稗子时(太十三28),祂说,“不,免得薅集稗子,连麦子也一齐带根薅出来。”稗子和麦子一齐长在田里,田乃是世界(太十三38)。假信徒和真信徒都活在世界里。从田里薅集稗子,意思是将假信徒从世上除去。主不要祂的奴仆这样作,免得将假信徒从世上除去的时候,也将真信徒从世上除去。天主教就是作了不少这样的事,杀害了许多真信徒。

 许多基督教教师谬解了田地,说田地就是召会。照着这种解释,在召会中便有假信徒和真信徒。但主在三十八节清楚地说,田地就是世界。稗子和麦子可以一齐长在世界里,却不是一齐长在召会里。照着书信,甚至犯罪的人也不可留在召会里。在林前五章,使徒保罗嘱咐在哥林多的召会把犯罪的人赶出去。若是连犯罪的真信徒也必须被赶出去,何况假信徒呢?召会里不可容忍假信徒,但假信徒和真信徒都可以一齐长在世界里。要清楚田地是指世界。在世界里,有真信徒和假信徒,但在召会里不可这样。

 主告诉祂的奴仆,不要把麦子与稗子分开,要让他们一齐长,直到收割。否则,麦子会和稗子一齐带根薅出来。这就是说,必须让假信徒和真信徒一齐生存在世界里。在过去几世纪中,天主教曾犯了严重的错误,他们想要把所认为的稗子拔出来。但天主教所除去的,多半是真信徒,甚至是最好的信徒。这就是主耶稣不让他的奴仆作这种事的原因。

 五 收割的时候—这世代的终结

 三十节说,“让这两样一齐长,直到收割。在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薅集稗子,捆成捆,好把它们烧了,麦子却要收到我的仓里。”收割的时候就是这世代的终结,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太十三39)。在这世代的终结,主要差遣使者,先薅集一切的稗子,就是一切绊跌人的事,和行不法的人,将他们捆成捆,用火湖的火焚烧(太十三30,40~42)。然后麦子,义人,要一齐收到王的仓里,就是他们父的国里,发光如同太阳(太十三30、43)。

 在加拉太二章四节和林后十一章二十六节,保罗提到假弟兄,说他曾遭假弟兄的损害。这指明在保罗的时代,稗子就存在了。当然,从康士坦丁使基督教成为国教之后,就有更多的稗子进来了。

 在这比喻里,主指出审判稗子这件严肃的事。这将是特别的审判,因为稗子要捆成捆,丢在火炉里,就是火湖里。头两个被丢在火湖里的是敌基督和假申言者。接着,在主回来时,稗子要被丢在火湖里。对稗子的审判这么严重,是因为他们混乱、阻挠并破坏神的经纶。在神眼中,稗子极其邪恶。

 今天的摩登派是邪恶的。他们亵渎主,说祂是私生子。他们也说主耶稣不是救赎主,祂的死是殉道者的死,祂的死不是为着救赎。他们也否认基督复活了。此外,一些摩登派的人对神也很模糊,我们很难断定他们对神的信仰。如果你问他们关于神、基督或那灵的事,他们会回答说,那全是定义的问题。这回答很狡猾,也实在邪恶。所以在这世代的终结,使者要把稗子捆成捆,丢在火湖里。他们不需要经过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借这审判我们能看见,在主眼中,稗子是何等邪恶。

 虽然稗子引起了混乱、阻挠和破坏,但有些所谓的基督教团体竟然夸耀他们中间有稗子,并且定罪我们没有稗子。

 主耶稣来的时候,没有撒稗子,只有撒麦子。祂在建立国度的初步工作中,所撒的只是祂自己。祂非常谨慎地作这件事,祂只撒一种种子。当主的奴仆睡觉时,仇敌那恶者撒但,进来撒别的种子,就是稗子。五旬节那天召会建立后不久,这事就发生了。使徒行传指明,有些没有把基督接受到里面作生命的假信徒,装作真信徒的样子进来了。但他们是稗子,不是麦子。在第四世纪初期,康士坦丁大帝使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那时成千成万的假信徒进入基督教。康士坦丁为了使人民基督教化,就鼓励他们受浸。许多浸入基督教的人得到银子或衣服等物质的赏赐。这是恶者撒稗子的大好机会。那时稗子和麦子也许是十比一。这种情形一直继续到现在。在基督教里,有无数的基督徒,但其中许多不是真信徒。

 让我从自己的经历举例说明。我的母亲是南浸信会教徒,她以圣经故事教导我们;然而,当时她虽然为着基督教,但她自己确实还没有得救。在基督教中有许多稗子,很难找到麦子。在我就读的那所美国长老会的专科学校里,有位教世界历史的教授是来自犹太教背景。他是个假信徒,既不相信圣经,也不相信基督的复活。然而,长老会却派遣他作差会教师,到这专科学校当教授。在中国有些传教士是摩登派。在美以美会和长老会中间,摩登派传教士教训人说,圣经是一本神话故事。他们说红海实际上不是神分开的,乃是以色列人行过部分被风吹浅的海水。到现在,摩登派甚至已经渗透南浸信会的神学院。纽约联合神学院把宋尚节当作精神病患。宋尚节得救之后,在主里忘形,但那些神学院里的人认为他是精神病患,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后来宋尚节回到中国传福音,成了布道家,他可能是中国最伟大的布道家。在今天的基督教国里,有成千成万的稗子。

 在马太十三章,我们看见一幅诸天之国外表的图画 (见416~417页插图)。神的国包括了从已过永远到将来永远的每件事。在这两个永远之间有时间,分为几个世代或时代。第一个是法前时代。亚当被造之后,被安置在没有罪或黑暗的园子里。从他开始,延伸到摩西,是列祖时期。这段列祖时期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法前时代。然后是律法时代。接着是两个重要的时代,一个是恩典时代,召会时代,另一个是国度时代,即千年国。我们已经指出,诸天的国只包括这两个时代。在恩典时代很复杂,因为诸天的国有三方面:实际、外表和实现。只要召会是正常的,就是国度的实际。在正常的情形里,召会等于国度的实际。国度的第三方面,就是实现,是在千年国的属天部分,较高部分。较低部分、属地部分是弥赛亚国,即弥赛亚的国,但属天部分是诸天之国的实现。在十三章四十三节,这属天部分也称为父的国,而在马太十三章四十一节,属地部分称为人子的国。所以人子的国就是弥赛亚的国,父的国就是诸天之国的实现。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论到国度的外表。在图上我们已经用虚线标明国度的外表。似乎基督教国和世界不同,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分别。诸天之国的外表就是今天的基督教国。它是黑暗、鬼魔甚至地狱的,我们都必须定罪它。你在哪里?你在国度的外表,还是在国度的实际里?从前你在世界里,但如今你在召会里。但召会不再是正常的,她已经变得不正常了。所以在召会里需要有虚线。正常的召会是实际,但虚线内的范围指明不正常的召会。所有的真基督徒都在召会里,但其中有些基督徒变得不正常、失败了。你也许说你不在世界里,也不在基督教国,就是国度的外表里,你乃是在召会里。但你是在光景正常的召会里,还是在光景不正常的召会里?那些是荆棘地的信徒乃是不正常的。他们是真基督徒,但种子的生长被荆棘挤住了,以致不能结实。果实表明繁增和彰显。但那些在诸天之国宪法水平上的信徒是正常的。他们灵里贫穷、清心;所有的脾气、情欲、己和肉体都对付了;没有思虑;也不受钱财的迷惑。他们是把基督长到国度里的好土。所以他们在正常的召会里,这就是诸天之国的实际。

 当主耶稣回来时,你会在哪里?我们若忍耐到底,就是保守自己在灵里到底,我们就要得救,并且要在诸天之国的实现里,就是在千年国的属天部分。在那里的人,要与基督一同掌权。按照十三章四十三节,他们“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光如同太阳。”这是真正的仓,在那里所有的麦子都要发光照耀列国。那种照耀就是作王治理、掌权。

 我们需要看见,今天的基督教是在黑暗里。许多人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自己该在哪里,或要往哪里去。但在圣经中有光,景象也非常清楚。我们所看见的完全不是照着

插 图


插 图


 人的观念,乃是照着神圣启示的话。这图上的每件事都在圣经里得到证实。在主恢复里的每个人,都必须对这图有深刻的印象。我们处在复杂的时代。基督已经来了,并且撒了种;但仇敌也来了,并且作了事,造成复杂的情形。所以在今世有世人;有麦子,国度之子,神的儿女;也有在神儿女中间的稗子,假信徒,挂名的基督徒,恶者之子。许多国度之子堕落了,并且落在标准之下。因此,他们是不正常的。

 在此有四等人:正常的信徒、不正常的信徒、假信徒、世人。一天过一天,我们夹在这四类人中间。在你工作的地方,这四等人可能都有代表。我们需要以对今日世代的清楚眼光面对这种情形。我们不愿和世界站在一起,也不愿成为基督教国的一部分。此外,我们也不愿作不正常的真信徒。反之,我们要作正常的真信徒,真国度之子,照着诸天之国的宪法而活。我们要照着宪法过生活,好生长基督。凡我们所生长的,都将是一种繁增,这繁增就是诸天之国的构成成分。所以,今天我们不仅在实际里—我们就是实际。然后主耶稣这位王再来时,我们就要在诸天之国的实现里,发光照耀世界,与基督一同作王掌权,并且享受千年国的属天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