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篇 对王弃绝的建立(二)
总纲目




叁 弃绝的极峰
 一 一个鬼附的人被带到属天的王那里,
王就治好了他
 二 所有的群众都惊奇,料想王是大卫的子孙
 三 法利赛人说王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赶鬼
 四 属天之王的回答
  1 若撒但赶逐撒但,他的国就不能站住
  2 法利赛人的子弟靠着别西卜赶鬼
  3 王靠着神的灵赶鬼,使神的国临到
  4 捆绑那壮者,进他的家,抢夺他的家具
  5 不与王相合的,就是敌王的;
不同王收聚的,就是分散的
  6 亵渎那灵不得赦免
  7 说话抵挡圣灵,今世或来世都不得赦免
  8 树凭果子认出来
  9 心里充满了恶,口里就说出恶来
  10 在审判的日子,每句闲话都要供出来
  11 人凭着话语被称义或定罪

 我们已经看见,马大福音是一卷论到国度道理的书。马太在他的福音书里没有给我们历史的记载;他乃是撷取历史的事实,把它们摆在一起,启示出国度的道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见基督出生、受膏、受试验、开始尽职事、吸引群众、颁布属天的宪法并继续祂的职事。祂的职事产生一种环境,使祂能在许多方面启示祂自己。此外,祂的职事使那邪恶的世代完全弃绝祂。我们也已经看见,主呼召劳苦担重担的人到祂那里得安息。祂给他们看见,得安息的路就是弃绝宗教的规条,顾到头和身体上的肢体。借着这一切,诸天的国得以建立在地上人间。我们都需要对这样清楚的观点有深刻的印象。

 现在我们必须看见,诸天的国要得着建立,就需要有属灵的争战。在十二章二十二至三十七节含示了这争战。在国度建立时,一场争战在激烈地进行。虽然我们已经提过许多事,但我们还没有看见,国度的建立需要属灵的争战。基督这属天的君王,在地上人间建立属天的国时,祂是在争战。然而,人没有看见这场争战。他们只看见祂外面所作的,但他们不晓得里面所发生的。因此,马太选择了另一个历史的事实,指出王建立属天的国时所进行的争战。

叁 弃绝的极峰


 在十二章二十二至三十七节的时候,主的职事不再是公开的。祂没有公开地尽祂的职事,反而相当谨慎、冷静地尽职事。然而,主在二十二节医治一个鬼附的人,却是一个不能隐藏的历史事实。

 一 一个鬼附的人被带到属天的王那里,

王就治好了他


 二十二节说,“当下,有一个鬼附、又瞎又哑的人,被带到耶稣那里;耶稣就治好了他,以致那哑巴又说话,又看见。”又瞎又哑的人,表征没有视力,看不见神和属灵的事物,以致无法赞美神,也无法为神说话的人。这是所有堕落的人真实的光景。这样一个人被带到王那里,王把鬼赶出去,那人就能看见,也能说话。他将所看见的说出来。这无疑是个神迹和表号。在旧约里,没有记载瞎子神奇地得着视力。瞎子得着视力乃是很大的神迹。

 二 所有的群众都惊奇,料想王是大卫的子孙

 二十三节说,“所有的群众都惊奇,说,莫非这是大卫的子孙么?”医治又瞎又哑的人所行的神迹震惊了群众,他们说,“莫非这是大卫的子孙么?”这乃是承认基督是他们的弥赛亚,是他们的王。

 三 法利赛人说王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赶鬼

 虽然群众很惊奇,但法利赛人被激怒了,不能容忍主耶稣借着不寻常的神迹得着所有的群众。所以,这些法利赛人必须说些话来处理这局面。照着二十四节,他们说,“这个人赶鬼,无非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这是反对的法利赛人对属天之王最大的亵渎。别西卜的意思是苍蝇之王。犹太人由于蔑视,将这名改为巴力西卜,意粪堆之主,用以指鬼王(可三22,路十一15,18~19)。粪堆是最污秽的地方,满了苍蝇,粪堆之王就是撒但。因此,在古代犹太人眼中,别西卜是指撒但,他是鬼王,是粪堆上污秽的苍蝇之王。说基督靠着别西卜赶鬼,意思是祂靠着撒但赶鬼。这样指控属天的王是何等的亵渎!

 四 属天之王的回答

 法利赛人的指控给基督机会启示进一步的事。祂的职事再度产生一种局面,使祂能启示一些事,不然我们就无法看见这些事。表面看来,主把鬼赶出去了;实际上,那不只是赶鬼,那也是争战。

  1 若撒但赶逐撒但,他的国就不能站住

 二十五、二十六节说,“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就对他们说,凡国自相分争,必至荒凉;凡城或家自相分争,也难站住。若撒但赶逐撒但,他就自相分争,他的国怎能站住?”主似乎对法利赛人说,“我怎能靠着撒但赶鬼?我若这样作,那么撒但就攻打撒但,他的国就不能站住。”二十六节在全本圣经中是独特的,圣经没有别的经文揭开撒但有他的国这个秘密。撒但是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也是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二2)。他有他的权势(徒二六18)和他的使者(太二五41),就是他的从属,是这黑暗世界的执政者、掌权者和管辖者(弗六12)。因此,他有他的国,就是黑暗的权势(西一13)。撒但的国是建立在地上人间。但属天的君王已经来了,也要在地上人间建立属天的国。所以,这两国有了冲突。撒但的国是旧的国,但属天的君王即将建立新的国,即诸天的国。借此我们看见,一场争战在激烈地进行。

  2 法利赛人的子弟靠着别西卜赶鬼

 在二十七节,主告诉法利赛人:“我若是靠着别西卜赶鬼,你们的子弟又是靠着谁赶呢?这样,他们就要审判你们了。”实际上,靠着别西卜赶鬼的是法利赛人的子弟,不是主耶稣。主这话指明法利赛人与鬼王撒但是一。

  3 王靠着神的灵赶鬼,使神的国临到

 二十八节说,“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神的灵乃是神国的能力。神的灵在哪里掌权,哪里就有神的国,并且那里鬼就没有地位。借着主这里的话,我们看见为着国度的争战,不是仅仅靠着人自己争战,乃是靠着人同着神的灵争战。在二十八节主说,祂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了。无论在哪里,神的灵施行权柄管理反对的局面,那就是神的国。

 主说话总是很谨慎。在二十八节祂提到的是神的国,不是诸天的国。甚至到这时,诸天的国还没有来到。然而,神的国已经在那里了。

  4 捆绑那壮者,进他的家,抢夺他的家具

 二十九节启示,在主赶鬼之前,祂先和撒但争战。这一节说,“人怎能进壮者家里,抢夺他的家具?除非先捆绑那壮者,才能洗劫他的家。”这里的家表征撒但的国,壮者就是那恶者撒但。家具或工具、器具。因此是货品、物品。堕落的人在撒但的辖制之下,乃是供他使用的器皿、工具。他们是他的货物,存在他的家、他的国里。捆绑那壮者,这话指明主赶鬼时,先捆绑撒但。人只看见赶鬼,没有看见捆绑撒但那壮者。因此,主利用法利赛人非难所提供的机会,启示出属灵争战的秘密。表面看来,主只是在赶鬼;实际上,祂是在争战,捆绑那壮者。这给我们看见,今天我们若要建立国度,就必须先捆绑那壮者。

 捆绑那壮者的路就是祷告。当我们来到十七章,就会看见门徒来到主那里问祂说,为什么祂能把鬼赶出去,而他们不能。在十七章二十一节,主告诉祂的门徒:“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它就不出来。”你若不祷告、禁食,你就不能赶出这一类的鬼。主对门徒所说的话,指明祂在赶鬼之前,必然先禁食祷告。我们要捆绑那壮者,就必须禁食祷告。主隐密地禁食祷告;门徒没有看见这事。我们必须向主学习,在隐密中禁食,在隐密中祷告。我相信主耶稣在地上时,常常禁食祷告,为要争战并捆绑那壮者。今天我们都必须在同样的灵里。我们的灵每天都必须是禁食的灵,祷告的灵,好叫我们天天都能捆绑那壮者,就是撒但,黑暗之国的王。

 撒但在地上有黑暗的国,并且全地都在他的霸占之下。要从撒但手中得着一个人很困难。每个堕落的人都是撒但家里的家具。撒但的家就是他的国,在他的家里有许多家具,就是许多堕落的人。我们要从撒但家里得着一个堕落的人,必须借着禁食祷告捆绑那壮者。这就是为着建立诸天之国的属灵争战。

 马太十二章在新约里占有特殊的地位,因为这一章启示出撒但有一个国,撒但就是那壮者,霸占一切神所创造的人;若要从他霸占的手中得着人,就需要捆绑他。捆绑那壮者的路就是借着禁食祷告。十二章所揭示的争战,我们在前十一章里没有看见。在那些章节里,我们看见安息,以及为着头和身体上的肢体干犯规条。但我们没有看见黑暗的国。在地上有两个国:一个是黑暗的国,另一个是在光中诸天的国。如今这两国在地上互相对立,所以需要争战。我们都必须禁食祷告,捆绑那壮者,这样我们才能洗劫他的家。

 这是真正的启示。很少基督徒这样读马太十二章,因为他们没有看见国度。对他们而言,国度不过是道理的说法,或是虚悬到将来的东西。但我们领悟,今天主对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着建立属天的国。我们是国度的子民。今天在这两国之间,争战激烈地进行。主职事的继续产生了进一步启示的机会。

  5 不与王相合的,就是敌王的;

不同王收聚的,就是分散的


 在三十节主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当时法利赛人不与属天的君王是一,所以他们是敌王的;他们不同祂收聚,乃是和祂分散的。因此,他们完全与王分离,而与祂的仇敌—撒但—联合。

  6 亵渎那灵不得赦免

 在三十一节主对法利赛人说,“人一切的罪和亵渎,都能得赦免;惟独亵渎那灵,不能得赦兔。”亵渎那灵和亵慢那灵(来十29)不同。亵慢那灵是故意不顺从祂,许多信徒都是这样。他们若认这罪,就必得着赦免,并蒙主的血洗净(约壹一7、9)。但亵渎那灵乃是毁谤祂,如法利赛人在二十四节所作的。主靠着那灵赶鬼,法利赛人看见,却说主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赶鬼,这就是亵渎那灵。因着这样的亵渎,法利赛人弃绝属天的王达到极峰。

 主似乎对法利赛人说,“你们的亵渎不可赦免,我靠着神的灵赶鬼,你们却说我靠着鬼王撒但赶鬼。你们这样说太离谱了。你们已经说了那不可赦免的亵渎话。你们不仅仅亵慢那灵或不顺从那灵,你们更亵渎了那灵。祂是神的灵,甚至是神自己。我靠着神自己,就是靠着那灵赶鬼;你们却说这位神是撒但,是鬼王,是粪堆污秽的苍蝇之王。你们这样说,就犯了不可赦免的罪。”

  7 说话抵挡圣灵,今世或来世都不得赦免

 在三十二节主继续说,“并且无论谁说话抵挡人子,他都能得赦免;但无论谁说话抵挡圣灵,无论在今世,或是在来世,他都不能得赦免。”在三一神的经纶里,父构想祂救赎的计划(弗一5、9),子按照父的计划完成救赎(彼前二24,加一4),那灵临到罪人,实施子所完成的救赎(林前六11,彼前一2)。倘若罪人亵渎子,象大数的扫罗一样,那灵还有地位在他身上作工,使他悔改、相信子,好得着赦免(见提前一13~16)。但罪人若亵渎那灵,那灵就没有地位在他身上作工,也就没有什么能使他悔改相信了。因此,这样的人不可能得着赦免。这不仅按理由说是合乎逻辑的,就是按神行政的原则说,也是合乎管治的,正如主的话在这里所启示的。

 在神管治的行政里,祂的赦免是有时代讲究的。为着祂的行政,祂计划了不同的世代。从基督第一次来一直到永世的这段时期,在时代上分为三个世代:今世,现今的世代,从基督第一次来,到祂再来;来世,千年国,就是复兴和属天管治的一千年,从基督再来,到旧天旧地结束;永世,新天新地的永远世代。神在今世的赦免,是为了罪人永远的得救。这赦免是给罪人,也是给信徒的。神在来世的赦免,与信徒时代的赏赐有关。倘若信徒得救后犯了罪,不肯在他死前或主回来前,借着认罪和主血的洗净(约壹一7、9)清楚对付,这罪在今世就不得赦免,乃要留到基督的审判台前受审判(林后五10)。他不能得着国度为赏赐,不能在诸天的国实现时,与基督一同有分于荣耀和喜乐,却要受管教,以清除这罪,而在来世得着赦免(太十八23~35)。这种赦免要保持他永远的救恩,但不会使他够资格有分于要来国度的荣耀和喜乐。

  8 树凭果子认出来

 在三十三节主说,“或说树好,果子就好;或说树坏,果子也坏;树总是凭果子认出来的。”树是凭果子认出来的。法利赛人的恶行就暴露他们是恶的。

  9 心里充满了恶,口里就说出恶来

 三十四、三十五节说,“毒蛇之种,你们既是恶的,怎能说出善来?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所存的善,发出善来;恶人从他所存的恶,发出恶来。”法利赛人心里充满了恶,所以他们的口就说出他们心里所存的恶。

  10 在审判的日子,每句闲话都要供出来

 三十六节说,“我还告诉你们,人所说的每句闲话,在审判的日子,都必须供出来。”闲字原文意不工作。闲话就是没有作用、无效的话,是没有积极功用的、无用的、无益的、不结果的、不生育的。说这种话的人,在审判的日子,必须把所说的都供出来。既是这样,我们恶毒的话岂不更要句句供出来!

 主似乎告诉反对者:“你们说话要谨慎。每句闲话,每句不重要的话,都要受审判。将来必有审判的日子,那时凡你们所说的,都要受审判。”这是非常严肃的事。

  11 人凭着话语被称义或定罪

 在三十七节主下结论说,“因为要凭你的话,称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这真是一个警告!我们必须学习管制并约束自己的说话。

 反对的法利赛人不仅被击败,也被征服了,他们输定了。每当主耶稣回答时,就不再有争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