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篇 王职事的扩大(二)
总纲目




肆 逼迫和应付逼迫的路
 一 使徒受差遣如同绵羊进入狼中间
 二 被交给议会,并在会堂里被鞭打
 三 被送到官长和君王面前,为属天的王作见证
 四 被亲人恨恶
 五 从这城逃到别城
 六 不高过老师
 七 不要怕逼迫者,乃要在房顶上
宣扬属天之王的信息
伍 王带来的搅扰,
与跟从祂的十字架道路
 一 属天的王来,不是给地上带来和平,
乃是带来刀剑
 二 跟从属天之王的路
  1 不要爱亲人过于爱祂
  2 背起十字架并跟从祂
  3 为祂的缘故丧失魂生命
陆 王与受差者是一
 一 接待属天之王的使徒,就是接待王
 二 接待申言者或义人的赏赐
 三 把一杯凉水给小门徒喝的赏赐
柒 属天的王在诸城中施教并传道

 在马太十章,主的话是对受差遣的人说的。在十章十六节至十一章一节,许多事都明朗化了。我们看见这些事,就能领会今天我们所处的光景。

肆 逼迫和应付逼迫的路


 在十六、十七节,主预言逼迫要从犹太教临到使徒。属天的王在这里说到使徒要受犹太教逼迫的预言,指明祂借着使徒传福音所建立的国,要被犹太教所弃绝。这也证明祂的国不是属地的,乃是属天的。

 一 使徒受差遣如同绵羊进入狼中间

 十六节说,“看哪,我差遣你们去,如同绵羊在狼中间;所以你们要灵巧象蛇,纯真象鸽子。”主的使徒,如同绵羊在狼中间,虽不是蛇,却需要灵巧象蛇,以逃避狼的伤害;但要纯真象鸽子,毫不搀有任何恶意,绝不伤害别人。

 二 被交给议会,并在会堂里被鞭打

 主的话启示,全世界都在仇敌霸占的手下,因而反对神的经纶。整个世界,无论是犹太世界或外邦世界,都反对神的国。十七节说,“且要提防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议会,也要在他们的会堂里鞭打你们。”这节指明连犹太国都完全被神的仇敌侵占了。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犹太国名义上属于神,实际上却不然。所以在十七节,主说到来自议会和会堂的逼迫。在以色列人当中,议会乃是最高的法庭,其功用是监督犹太人遵守旧约的律法。会堂是将神的话教导以色列人的地方。主暴露议会和会堂反对神的经纶,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祂说,祂的使徒,祂所差遣的人,要被交给议会,并且要在会堂里被鞭打。会堂显然不是戏院、赌场或偶像庙宇。就某种意义说,会堂是神圣的地方,是将神的圣言教导神子民的地方。然而主说,诸天之王的使徒甚至要在会堂里被鞭打。借此我们看见,会堂已成了何等邪恶的东西。虽然犹太人到会堂去学习神的话,但会堂里的人却逼迫了属天君王的使徒。不仅如此,为着监督以色列人遵守圣经而组成的议会,也是反对属天君王之使徒的地方。

 今天的情形也是一样。如果古代的议会和会堂反对王所差遣的人,那么今天宗教的制度如何?我们若真是属天君王所差遣的人,我们就会受今天的宗教组织所反对,正如使徒受犹太教反对一样。古代的使徒主要的不是受外邦人的逼迫,乃是受议会和会堂里所谓圣民的逼迫。在我们多年的经历中,几乎所有的逼迫、谣言、反对和攻击,都是从宗教组织来的,不是从外邦人来的。

 照着十六节,主耶稣把那些在议会和会堂里的人比喻为狼,说祂差遣使徒去,“如同绵羊在狼中间”。你能相信,那些在议会和会堂里,解释并教导神的圣言,又劝勉别人顺从的人,是狼么?如果这不是主耶稣亲口说的,我的确不会相信。我会说,“那些在议会和会堂里的人,可能会犯一些错,但他们的确是神的子民,因为他们天天谈论圣经,并且教导人敬畏神、敬拜神、尊敬神、荣耀神。他们并不是那么坏。你怎么能说他们是狼呢?”但主耶稣竟说他们是狼。那时候,十六节所说的狼,就是十七节所说那些在议会和会堂里的人。

 大数的扫罗,在大圣经教师迦玛列脚前受教。迦玛列是“众百姓所敬重的律法教师”(徒二二3,五34),他是议会的一个首领。迦玛列为着神么?是的,他敬畏神,为着神,但他在完全敌挡神经纶的环境里。他是议会—抵挡神之系统—的一部分。历代以来,直到今天,光景都是一样。不论有些人多么为着神,他们还是在反对神经纶的系统、组织里。在启示录二章九节和三章九节,主耶稣说到“撒但会堂”的人。在马太十章主指明会堂里有狼,在启示录祂说到撒但的会堂。这指明会堂已经成为撒但的了。

 主耶稣不是先来到外邦世界,乃是来到被公认为神的圣民的国家。这国家有圣经、圣城、圣殿、圣祭司体系以及圣祭物。祂来到这国家的目的是要建立诸天的国。似乎这不该有什么困难。但这位属天之王差遣祂的使徒去扩展祂职事的时候,却警告他们说,祂差遣他们去,如同绵羊在狼中间。主似乎说,“那些在议会里、重视圣经的人,要逼迫你们。那些在会堂里、教导神话语的人,要鞭打你们。要谨慎!他们不是神的圣民,他们是狼。他们不是为着神;他们乃是敌挡神。”假定你在属天之王所差遣的犹太人中间,你听见那些在议会和会堂里的人是狼,你不会吃惊么?然而,这正是主在这里所说的。主没有说罗马军队的士兵是狼,祂却说那些在议会和会堂里,持有神的话,并将其教导神子民的人是狼。原则上,历代以来的情形都是一样的。

 在九章三十六节,主将百姓比喻为羊。在以色列人中间,有绵羊和狼。这些狼是在议会和会堂里。他们是文化狼、文明狼、宗教狼。这些狼相当熟识圣经。他们虽然能引用经文,并且照着圣经敬拜神,但主耶稣不认为他们是绵羊,而认为他们是狼。因此,在马太十章的时候,以色列人中间有一种复杂的情形,因为绵羊与狼搀杂在一起。只要绵羊与狼同行,就没有问题。然而,牧人来了,并且差遣小牧人聚集绵羊。我们若仔细读这几章,就会看见聚集绵羊就是收割庄稼。所有的绵羊,庄稼,都分散在狼中间,并且与狼搀杂在一起。当绵羊渴望与牧人所差遣的小牧人同去,狼就起来说,“什么!你们在偷羊,你们在激动绵羊!”这样,狼性就暴露出来了,并且狼攻击小牧人。因此主说,祂所差遣的人如同绵羊在狼中间,他们必须灵巧象蛇,纯真象鸽子。狼攻击的时候,受差遣的人必须象蛇一样灵巧地逃避,同时,他们也该象鸽子一样不伤害人。

 三 被送到官长和君王面前,为属天的王作见证

 十八节说,“并且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官长和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毫无疑问,这是指外邦人。因此,主指明神的国不仅要受到犹太宗教世界的反对,也要受到外邦世俗世界的反对。最终,使徒被送到罗马官长和君王面前。他们遭受逼迫,并且他们成了见证。这启示宗教世界和政治世界同样反对诸天的国,因为二者都在神仇敌霸占的手下。属天之王的心意是要在地上的宗教和政治领域里,建立祂的国。这必定会引起反对和逼迫。

 在十九、二十节主说,“但他们把你们交给人的时候,你们不要忧虑怎么说,或说什么;因为在那时刻,自会赐给你们当说的。因为说话的不是你们,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面说话。”使徒不仅有属天君王的权柄(太十1),也有他们父的灵。王的权柄对付污灵和疾病;父的灵对付反对者的逼迫。主嘱咐受差遣的人,他们遇见逼迫的时候,不要凭自己说话。祂似乎说,“不要忧虑,也不要凭自己说话。你们父的灵与你们同在。”只要我们有主的灵,我们就有主的同在。这里主的同在,就是为着说话的灵。我们应该学习不凭自己面对逼迫,学习转到我们的灵里,信靠内住的灵。我们必须相信父的灵与我们同在,并且祂要应付反对者和逼迫者。这件事不容易学。我们必须不凭自己面对逼迫和攻击,而该转到我们的灵里,就是神的灵居住之处。我们必须信靠祂,让祂引导我们,为我们说话。

 四 被亲人恨恶

 主也告诉祂所差遣的人,他们要被亲人恨恶。二十一节说,“并且弟兄要把弟兄,父亲要把儿女,交到死地;儿女要起来与父母为敌,害死他们。”为传扬国度的福音,而作属天君王的使徒,必须忍受与最亲密之人关系破裂的痛苦。

 二十二节主继续说,“你们还要因我的名,被众人恨恶;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里的得救,意思不是蒙拯救不下地狱。这里的得救,可以指蒙拯救脱离恨恶我们的人,但至终是指蒙拯救进入诸天之国的实现里;这是给得胜信徒的赏赐,是蒙拯救脱离千年国里时代的惩罚,与以弗所二章八节所启示永远的救恩不同。

 五 从这城逃到别城

 二十三节说,“但几时人在这城逼迫你们,就逃到别城去;我实在告诉你们,以色列的城邑,你们还没有走完,人子就来了。”在基督钉十字架前,十二使徒传福音时,这话还没有应验,乃是到大灾难时才应验(太二四21)。十七至二十三节所预言的,和二十四章九至十三节很相似。在这里,属天的王差遣使徒向犹太人传国度的福音。祂复活后,差遣使徒向外邦人传福音。到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了,祂要差遣使徒再向犹太人传国度的福音。那时这话要应验,祂就要来了。

 六 不高过老师

 在二十四节,王对祂所差遣的人说,“门徒并不高过老师,奴仆也不高过主人。”根据上下文,这话是指使徒在遭受逼迫的事上,不能高过主,因祂受的逼迫已到了极点。

 二十五节说,“门徒和他的老师一样,奴仆和他的主人一样,也就够了。人既称家主为别西卜,何况他的家人?”别西卜意苍蝇之王,是以革伦神的名(王下一2)。犹太人由于蔑视,将这名改为巴力西卜,意粪堆之主,用以指鬼王(太十二24、27,可三22,路十一15、18~19)。犹太宗教里领头的法利赛人,辱骂属天的王,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太九34)。这个最亵渎的名称,表达出他们最强烈的反对和弃绝。

 七 不要怕逼迫者,乃要在房顶上

宣扬属天之王的信息


 在二十六、二十七节,王告诉祂所差遣的人,不要怕逼迫者,乃要在明处讲说,在房顶上宣扬。在二十八节祂说,“不要怕那些杀身体,却不能杀魂的;惟要怕那能把魂和身体都灭在火坑里的。”神是惟一能把人的魂和身体都灭在火坑里的。这话含示,受主差遣的使徒若不忍受逼迫,将来就要受神的管教。这要发生在来世,基督审判台前的审判之后,那时信徒要得赏赐或受责罚(林后五10,启二二12)。

 在三十二、三十三节主说,“凡在人面前,在我里面承认我的,我在我诸天之上的父面前,也必在他里面承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诸天之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这话是属天的王对祂所差遣去传国度福音的使徒说的。祂预告他们会受逼迫(太十17、21~23)。若有人在受逼迫时不认祂,祂也要不认这人。这要发生于祂回来时(太十六27)。那时被祂否认还是承认,要断定祂的使徒是否配得赏赐,在来世进诸天的国。这里王似乎说,“你若害怕这逼迫,在逼迫者面前不承认我的名;当我回来,千年国开始时,我在父面前也必不承认你的名。”这就是说,这样的人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太二五30),不会有分于国度的实现。

伍 王带来的搅扰,


与跟从祂的十字架道路


 一 属天的王来,不是给地上带来和平,

乃是带来刀剑


 在三十四节主耶稣说,“不要以为我来,是给地上带来和平;我来并不是带来和平,乃是带来刀剑。”全地都在撒但的霸占之下(约壹五19)。属天的王来呼召一些人脱离撒但的霸占,这必然引起撒但的反对。撒但煽动在他霸占之下的人,与属天之王所呼召的人争战。因此,祂来不是带来和平,乃是带来刀剑。为着建立诸天的国,在诸天的国和世界的国之间必定有对抗,这两国不能共存。因着属天的王正在地上建立祂的国,这两国之间的争战就不能避免。

 在三十五、三十六节主说,“因为我来是叫人不和:儿子反他的父亲,女儿反她的母亲,儿媳反她的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霸占人的撒但,煽动人与属天之王所呼召的人争战。这争战甚至在他们的家人中间进行。属天的蒙召者在家中要受亲属的攻击,因那些亲属仍留在那恶者霸占的手下。当有些人受到属天君王的吸引,被祂抓住,定意要跟从祂时,他们家中也许就有人受到撒但的煽动,与他们争战,甚至杀害他们。

 让我告诉你们一位弟兄遭受不信妻子逼迫的故事。这位弟兄有很好的职业,在政府的海关上班,相当富裕。他被带到主面前之后,妻子就开始逼迫他。有一天晚上,这位弟兄邀请我们几个人到他家里用餐。以前每逢丈夫邀请同事下班回家用餐,妻子都很高兴,并且预备了最好的菜。但现在丈夫信主了,邀请召会里一些人到他们家里。他邀请我们的那天晚上,她故意不作饭,只把冷的剩菜剩饭摆在桌上。那位弟兄眼中含泪看着我们。我们看着他说,“赞美主!这是可口的晚餐,我们都来吃吧!”于是我们把那些剩饭剩菜都吃了。这是遭受妻子逼迫的例子。

 受主差遣的人必须领悟,逼迫等着他们。主耶稣没有把我们留在黑暗里。反之,祂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一切的情况。犹太国满了反对者,甚至受差遣者的亲人也要起来反对;他们甚至要杀害属天君王的跟从者。

 二 跟从属天之王的路

  1 不要爱亲人过于爱祂

 三十七至三十九节有跟从属天君王的路,在三十七节主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配不过我;爱儿女过于爱我的,配不过我。”我们的爱必须绝对为着主,我们不该爱别的过于爱主。祂是最配得我们爱的那一位,我们必须配得过祂。

  2 背起十字架并跟从祂

 三十八节继续说,“不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的,也配不过我。”基督领取父的旨意钉了十字架(太二六39、42)。当祂受浸时,祂已经算是钉十字架了。从那时起,祂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实行神的旨意。祂所呼召的人是与祂联合为一的。祂要求他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并跟从祂;这就是要他们将自己摆在一边,而接受神的旨意。这要求他们不惜任何代价,先把爱给祂,使他们能配得过祂。

  3 为祂的缘故丧失魂生命

 三十九节说,“得着魂生命的,必要丧失魂生命;为我的缘故丧失魂生命的,必要得着魂生命。”得着魂生命,就是让魂得着享受,不让魂受苦。丧失魂生命,就是使魂失去享受而受痛苦。跟从属天君王的人,若让他们的魂在今世得着享受,就会叫他们的魂在要来的国度时代里失去享受。他们若为王的缘故,在今世让他们的魂失去享受,就会叫他们的魂在要来的国度时代里得着享受,就是与王同享治理全地的快乐(太二五21、23)。

陆 王与受差者是一


 一 接待属天之王的使徒,就是接待王

 十章四十节至十一章一节说到与属天君王联合的事。四十节说,“接待你们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使徒为属天的君王所差遣,既受了祂的权柄(太十1)与平安(太十13),并且有父的灵住在他们里面(太十20),且在王的苦难(太十22、24~25)和受死(太十21、34~39)上与祂联合,就与祂是一。因此,人接待他们,就是接待祂。我们要与属天的王有这样的联合,就需要不惜任何代价,爱祂胜过一切,并走十字架的窄路跟从祂,如三十七至三十九节所启示的。受差遣的人不仅有王的权柄、平安和父的灵,并且与王是一,与祂联合。接待王所差遣的人,意思就是接待王自己,因为受差遣的人与王联合。这对受差遣的人乃是鼓励。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权柄、平安、那灵,并且与我们的王联合。我们与祂是一。凡接待我们的,就是接待王;凡弃绝我们的,就是弃绝王。这不是微不足道的事,乃是非常严肃的。我们都需要确信,我们有权柄、平安、那灵,并且与王联合。这一切都是为着扩展王的职事。今天王仍在扩展祂的职事,我们乃是带着权柄、平安、那灵,并与王联合的受差者。

 二 接待申言者或义人的赏赐

 四十一节说,“因申言者的名接待申言者的,必得申言者的赏赐;因义人的名接待义人的,必得义人的赏赐。”申言者是为神说话并说出神的人。义人是为着国度寻求义、实行义并为义受逼迫的人(太五6、10、20,六1)。属天的王就是这样一位受神差遣的申言者(申十八15),也是这样一位义人(徒三14)。祂所差遣的使徒既然与祂联合为一,他们也就是这样的申言者和义人。因此,凡接待他们的,就是接待祂,必要得着赏赐。接待申言者的,就联于申言者的话;接待义人的,就联于义人的义。因此,他们必得申言者和义人所得的赏赐。

 王所差遣出去的人是申言者,也是义人。申言者总是带着神的话而来,义人总是带着义而来。你若接待申言者,就必得着神的话;你若接待义人,就必得着他的义。得着神的话和义是何等美好!这会帮助我们进入今天国度的实际,以及将来国度的实现。

 三 把一杯凉水给小门徒喝的赏赐

 四十二节说,“无论谁,因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他绝不会失去他的赏赐。”这赏赐要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赐给人(路十四14)。

柒 属天的王在诸城中施教并传道


 马太十一章一节说,“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就离开那里,在他们的诸城中施教并传道。”主选差了十二个人,差遣他们去扩展传扬国度之后,祂自己就继续尽职,在诸城中施教并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