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 王职事的继续(五)以及王职事的扩大(一)
总纲目




王职事的继续(五)
陆 重复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
 一 管会堂者的女儿死了
 二 医治患血漏的女人
 三 医治管会堂者的女儿
 四 医治瞎子和哑巴
  1 医治两个瞎子
  2 医治被鬼附的哑巴
  3 千年国的影儿
  4 法利赛人弃绝王
王职事的扩大(一)
壹 牧养和收割的需要
 一 王走遍各城各乡,施教、传扬并施医
 二 王对百姓动了慈心,
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样
 三 庄稼固多,工人却少
 四 祈求庄稼的主催赶工人收割祂的庄稼
贰 选差工人
 一 给他们权柄赶鬼并医病
 二 把他们两个两个地配对
叁 扩展国度福音到以色列家的路
 一 王差遣十二使徒只往以色列家去
 二 传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
 三 运用国度的权柄
 四 作工的配得食物
 五 把平安带到他们所住的家
 六 审判弃绝的人

王职事的继续(五)


 马太九章启示基督是医生、新郎,甚至是未漂过的布、新酒和新皮袋。接着,需要对基督有进一步的启示。这启示需要一种环境,使基督能在另一面启示出来。把基督向我们启示出来,并不是道理的事。为了启示基督,总是需要一种环境。在九章里,启示了基督许多甜美、可爱、令人喜悦的方面。在九章里,乃是基督的职事产生了启示基督所需要的环境。为了向我们启示基督,必须有某种环境,这种环境总是来自基督的职事。基督在四章开始尽职事。祂在呼召头四个门徒并吸引大批群众以后,就上了山,在那里颁布了诸天之国的宪法。祂下山之后,继续祂的职事。祂在山上颁布宪法之前的职事,固然对宪法有益处,却不足以进一步启示祂是谁和祂是什么。为了启示我们在九章所看见那些可爱的点,祂必须继续祂的职事。这进一步的职事造出了环境,启示祂不仅是王,也是医生、新郎、新布、新酒和新皮袋。你若不是这样看见这职事,你若看不见这职事为着启示基督所造出的环境,看不见基督所是的一切项目,你就可能把马太福音读了一百遍,而没有从其中得着什么。它对你似乎是一卷故事或道理的书,但你绝不会从这卷书得着生命。你若要看见马太福音的光,首先你必须看见属天的王。祂受膏并受试验之后,就开始尽祂的职事。祂的职事很重要,因为这职事对祂的启示是绝对需要的。基督不愿只告诉我们祂是医生、新郎、新布、新酒和新皮袋,那就和神学院里的教导一样了。仅仅把一班人聚在一起,告诉他们基督是什么,那是何等可怜!我再说,要得着基督的启示,就需要祂的职事所造出的环境。

 在王职事的继续里,祂行了许多神迹。祂医治了患麻风的人,医治了罗马百夫长的仆人,也医治了彼得的岳母。接着,祂治好了许多的人。这就是祂的职事。王职事的继续与王职事的开始不同,因为王职事的开始没有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祂乃是接触人、吸引人并得着人。因着有大批群众跟从祂,祂就能颁布诸天之国的宪法。

 虽然马太福音是一卷论到国度的书,但它也是对基督的启示。有一天,基督带着门徒到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问他们说,“人说人子是谁?”(太十六13)门徒回答了之后,祂问他们:“你们说我是谁?”(太十六15)这指明国度的书启示基督是谁。看见本书中基督的启示是何等有福!一章里基督的家谱乃是基督的启示。它启示基督是大卫的子孙,亚伯拉罕的后裔,以及联结大卫后裔两条线之婚姻的结果。根据马太一章,耶稣并不是那么简单。祂是耶和华救主,也是以马内利,就是神与我们同在。基督是大卫的子孙、亚伯拉罕的后裔、女人的后裔、耶和华救主以及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在二章,人寻访祂这位王。因此,二章启示祂是王。在三章,这位王受引荐并受膏。在四章,祂受试验,合格并蒙称许。接着,这位王受试验之后,就进入祂的职事。借着祂的职事,祂吸引了群众。祂颁布了诸天之国的宪法之后,就继续祂的职事,行一些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这些神迹表征祂首先将救恩带给犹太人,然后从犹太人转向外邦人。这些神迹也表征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之后,基督要把救恩带回给犹太人。然后在千年国时期,全地要复兴。那时,所有的疾病都要得医治。借着王职事的继续,就预备了一种环境—筵席。这筵席来自基督的职事。借着祂的职事,主得着一个罪人,就是名叫马太的税吏。他为主和祂的门徒预备了盛大的筵席。马太也邀请了许多朋友来赴席,他们也是罪人和税吏。有句谚语说,看你的朋友,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马太是税吏,他的朋友就是罪人和税吏。马太所预备的筵席是适当的环境,让主启示祂自己是医生、是新郎、是新衣服遮盖我们,是新酒充满我们,并且是新皮袋保全我们所领受的酒。借着祂职事所产生的环境,基督在这一切方面都启示出来了。

 今天的情形也是一样。没有职事,基督的事和关于召会的事就不能启示出来。我不能仅仅把一些人聚在一起,对他们演讲。在那种环境里,我简直没有什么可说。但在正确的环境里,我就能告诉你关于基督的一项又一项。我们有何等一位基督!我们需要为着主的职事,以及借着主职事所造出的环境感谢祂!甚至旧宗教的法利赛人和新宗教的约翰门徒,也为主所使用。旧宗教给主耶稣机会启示祂自己是医生,新宗教给祂机会启示祂自己是新郎、新布、新酒和新皮袋,我们需要说,“法利赛人,谢谢你们;约翰的门徒,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们不可能对基督有这样的异象。我们绝不会知道属天的王是医生、新郎、新布、新酒和新皮袋。”

 我年轻时读了马太八、九章,什么也没有看见。我读了新布、新酒和新皮袋,但是对这些东西毫无印象。后来,在正确的环境里,我的眼睛得开启,看见主耶稣是何等甜美,何等令人喜悦!哦,祂是我们的新郎!何等令人喜悦!祂是新衣,遮盖我们;祂是新酒,充满我们。祂也是新皮袋,是容器。我也看见这些项目所指明的四种基督徒:摩登派、基要派、内里生命派和召会人。我很喜乐,我是在召会人中间。我在新皮袋里满了享受。我有新衣服的遮盖,我饮于新酒,我也在新皮袋里享受新郎的同在。这是何等美妙!这就是我们的基督!今天,我们的确认识召会是什么。在主的恢复里,基督是我们的新郎、我们的新衣服、我们的新酒和我们的新皮袋。

陆 重复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


 马太九章十八至三十四节,重复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这些经文描绘一幅今世和来世的简图。因此,本段记载也具有时代的意义,与八章一至十七节一样。管会堂者的女儿代表犹太人,患血漏的女人代表外邦人。女儿死去时,女人得了医治;女人得医治后,女儿就活过来。接着,两个瞎子和一个哑巴都得了医治。这是预表,表示犹太人被砍下时,外邦人便得救;等到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后,犹太人便要得救(罗十一15、17、19、23~26)。接着,千年国就开始,其中所有的瞎子和哑巴,都要得着医治(赛三五5~6)。

 一 管会堂者的女儿死了

 十八节说,“耶稣正对他们讲这些事的时候,有一个管会堂的来拜祂,说,我的女儿刚死了,但你去按手在她身上,她就要活了。”这里管会堂的名叫睚鲁(可五22,路八41),意即他要光照,或蒙光照,表征主要光照外邦人(徒十三46~48),他们犹太人也要蒙光照。照着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的记载,这管会堂者的女儿十二岁了。这管会堂的人对属天的王很有兴趣,但他不象百夫长那样有信心。百夫长告诉主耶稣,祂不需要到他家里去,祂说一句话就够了。如果这管会堂的人也有这样的信心,他的女儿就会得着医治。然而,他求主到他家里,按手在他女儿身上。他的信心只达到这个地步,他没有再大的信心。主耶稣怜悯他,便起来跟着他去。

 二 医治患血漏的女人

 当主去管会堂者家的途中,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祂的衣服穗子”。这女人患了不正常的出血、流血或漏血(利十五25)。肉身的生命是在血中(利十七11);因此,这种疾病表征无法保存的生命。女人病了十二年,十二正是管会堂者死去之女儿的年龄(路八42)。这女人来到耶稣背后,摸祂的衣服穗子;因为她心里说,“我只要摸着祂的衣服,就必得拯救。”这里的女人和八章五至十节的百夫长,都代表外邦人,他们同样以信来接触主。她在主去管会堂者家的途中得了医治,表征外邦人是在基督前往以色列家的途中得救的。

 主的衣服,象征基督的义行;穗子象征属天的管治。照着民数记十五章三十八至四十节,以色列的男丁必须在衣服边上作穗子,钉一根蓝细带子。这意思是他们的生活、行动受到属天限制的约束。当主耶稣在地上时,也许就是这样穿着。衣服表征人行为的美德。在主耶稣人性的美德里,有医治的能力。因此,当这有病的女人摸祂的衣服穗子,祂美德的能力就临到了她,她便得了医治。基督受诸天管治的行为所生出的美德,成了医治的能力(太十四36)。

 医治患血漏的女人,指明主往犹太人那里去的时候,被外邦人遇见并且抓住了。照着历史,外邦人生病了,犹太人在长大却要死亡。换句话说,外邦人生病了,犹太人濒临死亡。犹太女孩十二岁,女人也病了十二年。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女孩长了十二年却要死亡。这表征外邦人因罪恶的事生病时,犹太人也在长大却要死亡。女人得了医治之后,主耶稣到了犹太管会堂者的家里,这表征当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后,基督就要临到以色列家。

 三 医治管会堂者的女儿

 二十三至二十六节说到管会堂者的女儿得医治。这里的闺女和八章十四至十五节彼得的岳母,都代表这世代末了的犹太人,他们因着主的来临和祂直接的摸,在家里得了医治。这指明在这世代的末了,所有的犹太遗民都要因着主的来临和祂直接的摸,在以色列家中得救(罗十一25~26,亚十二10)。

 耶稣到了管会堂的家里,看见吹笛的人,和乱嚷的群众,“就说,走开吧,这闺女不是死了,乃是睡了。他们就嗤笑祂”(太九23~24)。主尽职事时,从来不在意群众。二十五节说,“群众既被撵出,耶稣就进去,握着闺女的手,闺女便起来了。”借此我们看见,主耶稣要使犹太人复活,但他们没有信心,这给外邦人绝佳的机会来接触主,得着救恩。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后,主耶稣就要临到以色列家,所有死了的犹太人就要得医治。

 四 医治瞎子和哑巴

 管会堂者的女儿复活之后,立刻有两个瞎子和一个哑巴被带到主面前(太九27~33)。

  1 医治两个瞎子

 二十七至三十一节说到两个瞎子得医治。当主耶稣经过时,“有两个瞎子跟着祂,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吧!”瞎眼表明没有视力,看不见神和有关神的事(林后四4,启三18)。这两个瞎子称主为大卫的子孙。在千年国,就是大卫重新修造的帐幕(徒十五16),弥赛亚国里,犹太人要承认基督是大卫的子孙,他们的瞎眼就要得着医治。两个瞎子这样承认基督,乃是预表这事。两个瞎子也是在屋子里,因主直接的摸,得了医治(太九29),如同管会堂者的女儿(太九25),和彼得的岳母一样(太八14~15)。瞎子的眼睛得开,表明里面的视力得着恢复,看见神和属灵的事物(徒九17~18,二六18,弗一18,启三18)。

  2 医治被鬼附的哑巴

 在三十二至三十三节,我们看见被鬼附的哑巴得医治。被鬼附而哑,表明人因拜哑巴偶像(林前十二2),没有能力为神说话(赛五六10)并赞美神(赛三五6)。哑巴说出话来,表明人在灵里被主充满,恢复了说话和赞美的能力(弗五18~19)。

  3 千年国的影儿

 瞎子和哑巴得医治,表征千年国时期地上万民的复兴。因此,这些医治乃是千年国的影儿。在千年国里,所有的瞎子都要看见,所有的哑巴都要开口。以赛亚三十五章五、六节说,“那时瞎子的眼必睁开,聋子的耳必开通。那时瘸子必跳跃象鹿,哑巴的舌头必能歌唱。”瞎子要看见神的荣耀,哑巴要述说神的荣耀。他们要不断地赞美祂。因此,千年国将是恢复的时候,复兴的时候。今天每当基督徒中间有了复兴,瞎子的眼就睁开,哑巴的口就张开。在这样的复兴之前,许多基督徒是瞎眼的,无法看见神或神的事;他们也是哑巴,无法为神说话。今天若请公会里的人祷告,许多人作不来,他们会回答说,“这不是我的工作,我的职业。请牧师祷告吧!”这指明他们被哑巴鬼所附。林前十二章启示,我们不是服事不能出声的偶像。因此,我们必须说话,不断地说话。我们的眼得开启,看见神的事;我们的口得张开,赞美祂并见证祂。我们都必须是这样的人。这医治乃是要来千年国的影儿,小影。

  4 法利赛人弃绝王

 三十四节说,“法利赛人却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鬼王就是魔鬼,称为别西卜(太十二24)。法利赛人说这亵渎的话,表明犹太教首领更强地继续弃绝属天的王。

王职事的扩大(一)


 我们现在来到王职事的扩大(太九35~十15)。

壹 牧养和收割的需要


 九章中王职事的继续产生另一种光景,使祂能启示祂自己。患血漏的女人得医治,女孩复活,两个瞎子和一个哑巴得医治之后,主就启示自己是牧人和庄稼的主。

 一 王走遍各城各乡,施教、传扬并施医

 三十五节说,“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他们的会堂里施教,传扬国度的福音,并医治百姓各样的疾病,和各种的症候。”这节里各样的疾病,各种的症候,表征属灵的毛病。

 二 王对百姓动了慈心,

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样


 三十六节说,“祂看见群众,就对他们动了慈心,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样。”这指明属天的王认为以色列人是羊,祂自己是他们的牧人。基督第一次临到以色列人时,他们如同患麻风的、瘫痪的、鬼附的和各样可怜的人,因为他们没有牧人照顾。现今基督为着建立祂属天的国度,在祂君尊的职事里不仅作医生,也作牧人服事他们,正如以赛亚五十三章六节和四十章十一节所预言的。

 在三十六节所描绘的光景中,主启示祂自己是牧人。这是进一步的启示。祂不仅是医生、新郎,也是牧人。祂的职事若没有进一步的继续,这种环境就不会产生。因此,我们再次看见,基督要启示给我们,我们必须有职事产生某种环境。税吏和罪人所赴的盛大筵席是绝佳的机会,让主启示祂自己是医生。不仅如此,许多人欢乐并一同坐席的环境,也给主机会启示祂自己是新郎、新布、新酒和新皮袋。然后在三十六节,主因为看见百姓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样,就动了慈心,此时主就能启示祂自己是牧人。

 三 庄稼固多,工人却少

 在三十七节主对门徒说,“庄稼固多,工人却少。”属天的王认为百姓不仅是羊,也是庄稼。羊需要牧养,庄稼需要收割。虽然以色列民的首领弃绝了属天的王,百姓中仍有相当数目需要收割。

 四 祈求庄稼的主催赶工人收割祂的庄稼

 属天国度的王认为自己不仅是羊的牧人,也是庄稼的主。祂的国是用能长大并繁衍的生命之物建立的。祂是拥有这庄稼的主。我们是羊群,也是庄稼。羊群是由活的动物组成,庄稼是由活的植物组成。在主耶稣手下,没有一样是无生命的。祂不在意无生命之物,只在意活的东西。在这属天之王照顾之下的一切,都是活的。

 我们都需要看见主耶稣是庄稼之主的异象。在三十八节主告诉我们,要祈求庄稼的主,催赶工人收割祂的庄稼。首先,神在祂的经纶里,有一个计划要完成;然后,需要祂的子民为此祈求、祷告。祂要答应他们的祷告,成就他们为祂的计划所求的。许多时候我们觉得需要工人,就发出求助的呼声。但从现在起,每当你觉得需要工人,你必须先向庄稼的主祷告说,“主啊,这里有你的庄稼。你是庄稼的主,我们呼求你催赶一些收割的人。主啊,差遣更多的人收割你的庄稼。”这样祷告会不一样。这样祷告的意思是我们看见了异象,我们的基督,君王,牧人,乃是庄稼的主。每当你祷告主差遣人收割祂的庄稼,你就极其尊荣祂。这与请人帮助你的工作有何等的不同!你这样作,并没有尊荣基督为庄稼的主。反之,那是你的工作,不是祂的庄稼。你成了那工作的主人,你不认为祂是庄稼的主。因此,我们需要呼求祂说,“主啊,你是庄稼的主,这工作是你的,这庄稼也是你的。我们为着你的庄稼呼求你。主啊,请差遣收割的人。”

 最近有位弟兄告诉我,他所在之地的召会生活很美妙,我该去那里访问。虽然这位弟兄的谈吐很好,但相当天然,没有什么异象。这位弟兄不该邀请我,却该祷告说,“主啊,我所在之地的召会乃是属天之王的庄稼,庄稼的主,我呼求你差遣收割的人。”你所在之地的召会是你的庄稼,还是主的庄稼?既是主的庄稼,你就没有权利邀请人去那里作工。这样作是侵犯主的尊荣。这样作,就是认为你是主。祂是庄稼的主。你惟一能作的,就是求祂催赶收割的人。关于主这一面,我们需要进一步的启示。

 我相信十二个门徒照着主的话祷告了。虽然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这事,但我相信他们的确祷告了。圣经的原则是,每当你为某事向主祷告,主就要差遣你去成就你所祷告的。十二个门徒祷告庄稼的主催赶收割的人,主就差遣他们出去,来答应他们的祷告。凡祷告的人都将是受差遣的人。例如,你也许为着缺少长老向主祷告(然而,不要照着你的野心祷告,免得主不答应你的祷告)。你也许单单祷告说,“主啊,需要有长老。”一段时间之后,主也许就说,“你如何呢?”这就是原则。十二个人祷告,至终十二个人受差遣出去。

贰 选差工人


 十章一至四节说到选差十二使徒。在十章以前,主单独尽祂君王的职事。但从本章开始,十二位使徒加进来,以扩大、扩展职事。

 一 给他们权柄赶鬼并医病

 一节说,“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给他们制伏污灵的权柄,可以赶逐它们,并医治各样的疾病和各种的症候。”这里赶逐污灵和医治疾病的权柄,乃是预尝来世,就是千年国的能力(来六5)。在那里所有的鬼都要被赶出,各样的疾病也都要得医治(赛三五5~6)。

 二 把他们两个两个地配对

 二至四节提到十二使徒的名字。使徒就是受差遣的人。现在十二门徒(太十1)就要受差遣,因而成为十二使徒。主差遣十二使徒时,把他们安排成对:西门彼得和安得烈,雅各和约翰,腓力和巴多罗买,多马和马太,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和达太,热烈派的西门和加略人犹大。我们需要牢牢记住这原则。我们都必须是成对的。尤其是青年人,没有一人该凭自己到任何地方去。我们需要另一人与我们配合。看看你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唇、肩膀、胳膊、手、腿和脚;你的身体都是安排成对的。每当主给你负担去某地,不要自己去,乃要成对地去。你若没有另一人与你配合,就会失去祝福。要得着祝福,就必须是成对的。这不是我的意见,乃是主的经纶。因此,我们都必须学习成对,与别人配合。

 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将马太列在多马之前(可三18,路六15)。但本书的作者马太,将自己列在多马之后,显出他的谦卑。在三节,马太特别标明自己是税吏,也许是怀着感激,记念他的得救。连一个受人藐视、有罪的税吏,也能成为属天国度君王的使徒。这是何等的救恩!

 热烈派的西门与出卖主的加略人犹大成对。热烈派,出自希伯来文,kanna,克南,意热烈的;不是指迦南地,乃是指加利利人的一派,人称他们为热烈派(见路六15,徒一13)。加略,可能源于希伯来文,意加略人。加略在犹大境内(书十五25)。因此,犹大是惟一来自犹太地的使徒,其余的使徒都是加利利人。

叁 扩展国度福音到以色列家的路


 一 王差遣十二使徒只往以色列家去

 十章五至十五节有扩展国度福音到以色列家的路。在五、六节,我们看见主耶稣嘱咐十二使徒,外邦人的路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不要进,只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撒玛利亚人是外邦人和犹太人的混血种(王下十七24,拉四10,约四9)。

 十二使徒受差遣往以色列家去(太十6),又受嘱咐不要往外邦人或撒玛利亚人那里去。那些受主差遣的人,有主的权柄。当主差遣这十二人时,祂就赐给他们权柄。每当我们受差遣,我们就必须相信主的权柄与我们同在。

 二 传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

 七节说,“且要随走随传,说,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甚至在这时候,诸天的国还没有来到,只是已经临近了。

 三 运用国度的权柄

 使徒受差遣出去传诸天的国时,得着权柄,医治病弱的,复活死亡的,洁净患麻风的,并且把鬼赶出去(太十8)。他们该在他们的使命上运用这样的权柄。

 四 作工的配得食物

 在九、十节主说,“你们腰袋里不要带金银铜钱,行路不要带口袋,不要带两件里衣,也不要带鞋和手杖,因为作工的配得食物。”十二使徒(受差遣往以色列家去,不是往外邦人那里去)是工人,配得他们的食物,不需要随身携带生活必需品(然而,主的工人受差遣往外邦人那里去,应当对外邦人一无所取—约叁7)。等到主被以色列家完全弃绝时,这原则就更改了(路二二35~38)。

 五 把平安带到他们所住的家

 十二、十三节说,“你们进了那家,要向那家问安。那家若配得,就让你们的平安临到那家;若不配得,就让你们的平安仍归你们。”当主差遣我们的时候,我们有主的同在,有平安。每当我们受差遣,主的权柄、同在和平安就随着我们。这就是主告诉使徒要寻找配得平安之人的原因。祂似乎说,“找找看,谁配得你们的平安。他们若不接待你们,你们离去的时候,你们的平安就与你们同去。”这很有意义。接待主所差遣的人,使徒,意思就是接待主的同在和平安。弃绝他们,意思就是弃绝主的同在和平安。受主差遣不是微不足道的事,因为我们受差遣的人,成了主的代表。我们有祂的权柄、祂的同在和祂的平安。我们无论往哪里去,这些都随着我们。凡接待我们的,就有主的同在和主的祝福。这样,王的职事就得着扩展。

 六 审判弃绝的人

 在十四、十五节主说,“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你们离开那家或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我实在告诉你们,在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地所受的,比那城所受的还容易。”这指明神审判的刑罚,有不同的程度。弃绝主的使徒和他们的话,要比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招来更重的刑罚。

 这就是王职事得以扩大的路。从一位周游各处扩展成十二位。这职事的扩展将产生另一种环境,进一步启示属天的王。我们在十章和十二章要看见这环境和这启示。为着主的职事,主职事的继续,尤其是主职事的扩展,我们感谢祂。乃是借着职事产生一种环境,把君尊的基督启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