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篇 王职事的继续(四)
总纲目




 三 不用未漂过的布作补丁补在旧衣服上
 四 不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
 五 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

 本篇信息继续前一篇论到马太九章九至十七节的信息。

 三 不用未漂过的布作补丁补在旧衣服上

 在九章十六节,主继续说到更细致、更甜美、更亲切的事。祂说,“再者,没有人用未漂过的布作补丁,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会扯破那衣服,裂缝就更大了。”未漂过的,或,新的,生的,未加工的。原文是由“未”和“梳理羊毛”构成,因此,意即未梳理的、未蒸洗的、未作完的、未漂过的、未处理的。未漂过的布,象征从成为肉体到钉十字架之前的基督,如同一块未处理、未作成的新布;路加五章三十六节的新衣服,乃象征基督,经过了钉十字架的处理,如同一件新衣服(路五36的新,原文与太九17新皮袋的新同)。基督先是未漂过的布,为要作成一件新衣服;然后,祂借着死而复活,就作成了一件新衣服,在神面前作我们的义,遮盖我们,使我们能得神称义,蒙祂悦纳(路十五22,加三27,林前一30)。把未漂过的布补在旧衣服上,所补上的布会因缩水的力量,扯破旧衣服,使裂缝更大。这是今天摩登派的人所尝试的。他们只效法耶稣的为人,以改良他们的行为;他们不相信钉十字架的耶稣是他们的救赎主;也不相信复活的基督是他们的新衣服,在神面前作他们的义遮盖他们。

 十六节的旧衣服,表征人靠着天然的旧生命而有的好举止、好行为和宗教的作法。主耶稣非常有智慧。在十六节祂没有说,“你们约翰的门徒必须领悟,你们的衣服破旧且满了破洞。你们禁食,实际上就是剪一块未漂过的布,用来补你们衣服的破洞。”主耶稣没有直接这样说,祂乃是向约翰的门徒指明,他们没有一件完美的衣服,并且指明他们的衣服有破洞,他们想要借着禁食来补这些破洞。没有人能说出象主耶稣在十六节所说的话。祂智慧的话里满了意义、责备、启示和教训。主对约翰的门徒说,“你们为什么问我禁食的事?你们的禁食是一种补破衣的作法。你们的禁食表明,你们知道自己的衣服有破洞,需要修补。你们的夫子约翰,指引你们都到我这里来。现在你们利用我来补你们的破洞。这就是说,你们从我这未漂过的布剪一块来补你们衣服的破洞。但我的布满了缩水的能力,不要把它补在你们破旧的衣服上。你们若这样作,破洞会更大。”

 路加五章三十六节的记述和马太九章十六节的记述有些不同。路加五章三十六节说,“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作补丁,补在旧衣服上。”请注意,马太福音是说“布”,路加福音是说“衣服”。主耶稣把自己比喻为一块未漂过的布。这指出祂在成为肉体和钉十字架之间的所是。在这段期间,祂是未漂过的布,是从未蒸洗或处理的新布。借着祂的死而复活,这新布经过了处理,并且作成了一件新衣服。主的心意不是要把祂自己当作一块未漂过的布赐给我们,乃是要把祂自己当作一件完整、作成的衣服赐给我们,使我们穿上,作我们的义,好叫我们在神面前得称义。祂死而复活之后,成了作好的衣服,给我们穿上,使我们可以参加祂的婚礼。因此,祂不仅是新郎,也是我们的礼服,使我们有资格参加祂的婚筵。

 为什么主耶稣告诉我们祂是新郎之后,继续说到新布、新衣?我们必须看得更深入,以领悟祂的意思。主告诉我们,新郎与我们同在。但看看你自己,你配得祂的同在么?你认为在神眼中,你真实的光景配得上新郎的同在么?我们都必须回答说,“不配”。我们的一切所有和所是,都不配得主的同在。我们要享受主的同在,就需要一些资格;我们需要在某种光景、某种情形中。我们生来的所是、天然的所是、我们所能作的以及我们所有的,都不能使我们有资格在新郎的同在中。新郎就是基督,基督就是神自己。假定今天神向你显现,你能呆坐在那里么?祂是圣洁的神、公义的神,这样的一位就是新郎。请回想路加十五章浪子的故事。浪子回家了。毫无疑问,他父亲深爱着他,但儿子的光景根本配不上父亲的同在。因此,父亲立刻吩咐仆人把那上好的袍子拿来给他穿,这样就使他配得上父亲的同在了。我们的新郎就是神自己。我们这些可怜的罪人,怎能享受属天君王的同在?我们必须记得马太九章这些经文的上下文:主耶稣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我们是“税吏”并罪人。我们不够格;我们需要一些东西遮盖我们,使我们能坐在主的同在中。这就是为什么主说到祂自己是新郎之后,就告诉我们需要穿上新衣服的原因。我们穿上新衣服,就配得上祂的同在了。浪子穿上那上好的袍子之后,立刻就能站在他尊贵的父亲面前。上好的袍子使他有资格享受父亲的同在。我们这些罪人和“税吏”需要穿上新衣服,使我们能配得上新郎的同在。

 我不喜欢只陈明教训和道理—我比较喜欢实行、经历。让我与你们核对一下:基督既然在复活后成了新衣服,那么我们如何能穿上祂?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说,“你们凡浸入基督的,都已经穿上了基督。”我们必须穿上基督,而穿上基督的方法就是浸入祂。现在我们必须看见,我们如何能浸入基督。我们已经看见,基督复活之后成了一件新衣服;但圣经也告诉我们,祂复活之后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基督若不是那灵,我们如何能浸入祂?借着钉死、埋葬并复活,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纽玛(pneuma),赐生命的气,活的气。祂是气,祂就很容易进到我们里面;祂是空气,我们也很容易进到祂里面。基督在复活里成了灵。这赐生命的灵就是包罗万有的一位。在这灵里有基督一切的所是,和祂所成就的一切。这包罗万有的灵就是包罗万有的基督自己,这位是灵的基督就是给我们穿上的新衣服。因此,连衣服也是那灵。我们浸入是灵的基督—这样我们就穿上了基督。基督是纽玛,是包罗万有的灵。我们浸入祂,就穿上祂。是灵的基督就立刻成为我们的衣服,我们的遮盖,使我们合格。因此,我们必须穿上的新衣服,就是基督自己这包罗万有的灵。

 这就是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里主话的意义,“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将他们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名的实际是在灵里。将人浸入这名里,意思就是将人浸入那灵里,那灵就是基督这包罗万有的纽玛。基督成为肉体,在地上生活,被钉十字架,完成救赎,并且复活了。一切都成就之后,祂在复活里就成了包罗万有的纽玛。成为肉体包括在这纽玛里;钉十字架和救赎包括在这纽玛里;复活、祂复活的大能和复活的生命,都包括在这纽玛里。我们浸入祂,就浸入这纽玛。我们浸入祂,就穿上祂。我们必须穿上基督这新衣服,这新衣服就是包罗万有的灵。基督不再是未处理的布;祂如今乃是作成了的衣服。在这作成的衣服里,有救赎、复活的大能和神圣人位一切的元素。这新衣服不仅仅是一块布,乃是神圣的纽玛,包罗万有的灵,包括基督的成为肉体、钉十字架、救赎的工作、复活以及祂复活的大能。如今祂是作成的衣服给我们穿上。阿利路亚!我们能穿上这样一位基督。

 四 不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

 十七节说,“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不然,皮袋胀裂,酒泻出来,皮袋也就坏了。人乃是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得保全。”这节的新,原文指在时间上是新的、新近的、新有的。这里的新酒,象征基督是新生命,满有活力,激人振奋。新酒就是基督激励人的生命。神圣的生命被比喻为那有激励之力量的酒。我们接受祂的生命,这生命就终日在我们里面作工,激动我们,振奋我们。这新酒加强我们,加力给我们,使我们十分快活。君尊的救主不仅是国度子民的新郎,作他们的享受,也是他们的新衣,在外面装备他们,使他们有资格参加婚礼。此外,祂也是他们的新生命,在里面激动他们,好享受祂作他们的新郎。祂这属天的王乃是新郎,作国度子民的享受;祂属天的国度也是祂的婚筵(太二二2),使他们能享受祂。他们要在国度的筵席上,享受祂作新郎,就需要祂在外面作他们的新衣服,并在里面作他们的新酒。

 再想想浪子的例子。浪子穿上那上好的袍子之后,仍然会说,“父亲啊,上好的袍子使你满足,但没有使我满足。我仍然饥饿,需要得饱足。”父亲就立刻吩咐仆人把那肥牛犊宰了,并且说,“让我们吃喝快乐”。因此,父亲的供备不仅是为着外面的需要,也是为着里面的需要。所以主说到新衣服之后,立刻继续说到新酒。新酒不是为着外面需要的供备,乃是为着里面的需要。我们需要一些东西遮盖我们,我们也需要一些东西充满我们。我们外面真是贫穷,里面也真是虚空。为着父亲的缘故,我们身上需要袍子;为着我们自己的缘故,我们里面需要新酒。我们需要新衣和新酒。主对我们是新衣,也是新酒。祂是我们的遮盖,也是我们的内容。祂不但使我们合格,祂也满足我们。因此,祂是我们的资格和满足,是为着我们外面需要的供备,也是为看我们里面一切饥渴的供备。

 在十七节主说,我们不该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旧皮袋象征宗教的作法,就如旧宗教的法利赛人,以及新宗教的约翰门徒,所持守的禁食。一切的宗教都是旧皮袋。新酒装在旧皮袋里,由于新酒发酵的力量,会将皮袋胀裂。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就是把基督这使人振奋的生命,放在任何一种宗教里。这就是今天所谓基要派和灵恩派所实行的。他们企图把基督塞进他们不同模式的宗教仪文、形式和作法里。国度子民绝不该这样作,他们必须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

 新酒需要皮袋、容器。新酒满了发酵的力量,你若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新酒发酵的力量就会将旧皮袋胀裂。任何宗教的作法都是旧皮袋。在这节经文里,基督似乎对法利赛人和约翰的门徒说,“禁食是旧皮袋。不要想把我生命的新酒装在你们宗教的旧作法里。这酒会将你们宗教的作法胀裂。我生命的新酒需要新皮袋。”

 有些人的确得着了新酒,但他们企图把新酒收回,倒在旧皮袋里。四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观察这种愚蠢的行为。许多人来到了地方召会,并且尝到了新酒。他们说,“这实在太好了。这正是‘我的召会’所需要的。”于是他们设法把这新酒带回到那旧皮袋里。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旧皮袋胀裂了,新酒也泻出来了。然而,你若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得保全。

 我们已经看见,新酒属于新皮袋。但今天所谓的灵恩运动,却被带进天主教的旧皮袋里。甚至有些天主教里也有灵恩的弥撒。灵恩运动与弥撒和敬拜马利亚搀杂在一起。这是何等的混乱!这就是面酵与细面搀杂在一起(太十三33)。换句话说,这就是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我担心这酒不再是新酒,因为它似乎没有发酵的力量。若有的话,旧皮袋就会胀裂。若灵恩运动真是充满发酵力量的新酒,它就会胀裂天主教这旧皮袋。

 五 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

 在十七节主也说,“人乃是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得保全。”这里的新,原文指在性质、品质和样式上是新的;不习惯的、未使用的;因此是新的。新皮袋象征地方召会的召会生活,是新酒的容器,这新酒乃是基督自己那使人振奋的生命。国度的子民是建造在召会中(太十六18),召会又是借着他们所活在其中的地方召会得着彰显(太十八15~20)。他们是蒙了重生的人,构成基督的身体,成为召会(罗十二5,弗一22~23)。这基督的身体乃是祂的丰满,也称为“那基督”(林前十二12,直译),就是团体的基督。个人的基督是新酒,乃是里面使人振奋的生命;团体的基督是新皮袋,乃是外面盛装新酒的容器。对国度子民,不是禁食或其他宗教的作法,乃是以基督为内容的召会生活。基督来,不是建立仪式的属地宗教,乃是建立生命的属天国度;不是以任何死的宗教作法,乃是以祂自己这活的人位,作跟从祂之人的救主、医生、新郎、未漂过的布和新酒,作他们完满的享受,使他们能成为祂的新皮袋盛装祂,并成为祂国度的构成分子。

 我们看见新皮袋乃是召会生活。召会实际上就是基督的扩大。个人的基督是我们里面的酒。这个人的基督扩大成为团体的基督时,那就是召会。这团体的基督就是皮袋、容器,要盛装个人基督作我们的酒。绝不要认为召会是宗教;召会乃是满了基督的团体实体,因为召会乃是扩大的基督。

 基督不仅是我们的新衣和新酒,并且因着扩增,祂也是我们的新皮袋来盛装酒。祂是我们外面的资格,祂是我们里面的满足;而且从团体方面说,祂是召会,身体(林前十二12),能盛装酒。基督是一切。祂是新郎、新衣、新酒,也是团体的器皿,要盛装我们对祂的享受。这里的意义非常深奥。

 我们需要多看一些关于基督是新皮袋的事。林前十二章十二节说,“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在这一节,我们不仅读到肢体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身体,也读到这身体就是基督。我们总认为基督是头;我们几乎没有想到基督也是身体。从实际方面说,基督如何是身体呢?祂是身体,因为这身体是由许多充满基督的肢体所组成的。基督在你里面,基督在我里面,基督也在我们每一个人里面。我们里面都有基督。在林前一章保罗说,基督不是分开的。在你里面的基督与在我里面的基督是一,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与在所有其他基督徒里面的基督也是一。因此,基督乃是由许多充满祂的肢体所组成的身体。这就是新皮袋,就是召会生活,要盛装基督这新酒。

 没有皮袋,我们如何能装酒?不要以为你自己个人是器皿。不,你只是器皿的一部分。杯子若打碎了,如何能装水?这些碎片如何能装水?这是不可能的。不要自以为了不起,你算不得什么。你只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是身体微小的部分。不错,有些血液在我的小指头里,但这小指头只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你若把小指头从身体切除,这指头的血流就立刻停止。这指头不会盛装血液,反而会失去血液。从你离开召会生活的那天起,你就开始失去基督;新酒就开始流出去。只有召会生活能盛装我们所享受的基督。绝不要认为召会是微不足道的。

 我们也必须领悟,皮袋不仅是酒的容器,也是饮酒的凭借。我们许多人能见证,每逢我们来到召会的聚会中,就发现这里的确是我们能喝基督的地方。在这里我们喝到前所未尝过的基督。召会生活不仅仅是容器,也是供我们畅饮的器皿。我们需要基督作新衣服,我们需要基督作新酒,我们也需要团体的基督作新皮袋。我们需要召会生活。我们不在意宗教、形式或仪文;我们只在意你里面的基督和我里面的基督。这就是新皮袋。

 在这一点上,我要对青年人说一些话。青年人也许会说,“只要我们和年长的人在一起,我们就会在宗教里。但我们若离开他们,我们就不宗教了。”这观念是错误的。每件事都在于召会是不是基督的扩大。这不是年龄的问题。即使所有的婴孩来在一起,他们仍然可能在宗教里,因为他们没有基督作他们的内容。年长的人若被基督充满,被祂浸透,不论他们年纪多大,他们就是召会。请记得,宗教就是为着神而没有基督的事物。但召会是扩大的基督;她是基督的扩大。而新皮袋乃是基督扩大成为团体的彰显,这就是召会。召会不是为着神而没有基督、没有那灵的东西。召会乃是作基督扩大,且满有基督的一个实体。召会充满了基督,并且由基督所构成。不论我们的年龄多大,我们都必须充满基督。然后我们来在一起时,我们将是召会在地方上的彰显。这就是皮袋。不论在基督神圣生命里有多大的发酵力量,它绝不会将召会胀裂。

 今天有四种基督徒。第一种称为基督徒,但他们不真是基督徒。他们是摩登派的人,就是所谓的摩登派基督徒,他们只接受基督作新布。他们说,“请看耶稣如何生活:祂真是充满了爱和自我牺牲。我们必须效法祂并跟从祂。”但这样作只是剪下一块新布,用来补旧衣服。摩登派的人试着拿主为人生活未漂过的布,用来补他们行为上的破洞。但这未漂过的布把洞扯得更大了。摩登派的人不相信基督为他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不相信基督是神,也不相信祂的复活。他们只相信他们该效法耶稣的为人生活。

 基要派的人是第二种基督徒。他们相信基督是神,基督是他们的救赎主,基督为他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且祂复活了。基要派的人接受复活的基督作他们的义。他们不是接受基督作一块新布,乃是接受祂作已完成的新衣服。然而,他们很少认识里面的生命,里面的酒。他们穿上基督这外衣,却没有喝基督这里面的酒。

 第三种基督徒可称为内里生命的基督徒。他们不只穿上基督作他们的新衣服,也认识祂是他们内里的生命。事实上,他们十分强调内里的生命。内里生命的基督徒是前两班人的改进。然而,他们虽然很好,却缺少一件事:他们缺少皮袋,就是召会生活。

 第四种是召会人。召会人不是摩登派。不但如此,他们不仅仅是基要派,也不仅仅是内里生命派。他们过召会生活,因为他们有新皮袋。

 在末后的日子,主不仅在恢复新衣服,这是祂借着路德马丁在因信称义这件事上所恢复的。主也不仅恢复内里的生命,这是祂借着盖恩夫人、劳威廉、慕安得烈和宾路易师母等人所恢复的。为着这一切已经恢复的项目,我们感谢主。然而,在这世代的末了,主在恢复最后和终极的一项,就是召会生活。享受召会生活的人就是召会人。在召会人中间,新衣服、新酒和新皮袋全都恢复了。我们有团体的基督,作我们的召会生活。主没有停在新衣或新酒。祂从新郎往前到新布,从新布到新衣,从新衣到新酒,并且从新酒到新皮袋。在皮袋,召会之后,就不再有什么了。召会乃是神终极的目标。我们达到召会,就在神定旨终极的完成里。因此,在皮袋之后,主就没有提起别的了。

 赞美主,祂是我们的医生!祂医治我们之后,就成了我们的新郎。祂也是我们的衣服,使我们有资格;并且祂是我们的新酒,激动我们。我在聚会中看见弟兄姊妹的脸面,我能说他们被新酒激动了。我们何等赞美主,这新酒是在祂的扩大,新皮袋里。基督对我们乃是一切!我们需要认识我们的主到这样的程度。祂不只是我们的君王、我们的救主和我们的生命。祂也是我们的医生,这位亲爱的医生乃是我们可爱的新郎。并且这位新郎成了我们的衣服、我们的新酒,至终成了我们的皮袋。我们如今是在皮袋里,在召会生活中,享受祂到这样高的地步。为着基督与召会,阿利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