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 王职事的继续(二)
总纲目




叁 王的权柄
 一 管理风海
 二 管理鬼
 三 赦免罪

叁 王的权柄


 在马太八章二十三节至九章八节,我们看见王的权柄。马太福音的次序很奇妙。当王说话,指明祂一无所有,甚至没有家,也没有安息的地方,并且不许祂的跟从者尽死的义务之后,马太福音的记载就启示这位王的权柄。虽然祂一无所有,祂却有权柄。在八章二十三节至九章八节,这权柄有三方面:管理风海的权柄(太八23~27);管理鬼的权柄(太八28~34);以及赦免罪的权柄(太九1~8)。

 一 管理风海

 主的权柄表显于管理风和海。这不是普通的权柄,这必定算是特别的权柄。主和祂的门徒在船上,“海里起了大风暴,以致船被波浪掩盖。”(太八24)门徒害怕会丧命,就叫醒了主(太八25),主说,“小信的人哪,你们为什么胆怯?”(太八26)信来自主的话,并在于主的话(罗十17)。主在十八节吩咐他们离开到对岸去。他们若信这话,就不需要象二十五节那样祷告了。他们对主的话领会得不够,因此,他们的信心小。

 二十六节说,“于是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地平静了。”当主和门徒在渡海赶鬼的途中,空中和海底有些活物就开始为难他们。空中有堕落的天使,水中有鬼。所以,主的命令实际上不是对风或海,乃是对空中堕落的天使和水中的鬼说的。斥责不是对无生命之物,乃是对有位格之物而发的。王斥责风和海,因为风里有撒但的堕落天使(弗六12),海里有鬼(太八32)。空中堕落的天使和水中的鬼,合力阻止王渡到对岸,因为他们晓得祂要去赶出那边的鬼(太八28~32)。王一命令堕落的天使和邪恶的鬼止住时,他们立刻听从,风和海就大大地平静了。大大的平静与他们信心的度量小(太八26)相对(太八26)。

 二十七节说,“众人都希奇说,这是什么样的人,连风和海也听从了祂?”实际上,听从王权柄的不是风和海,乃是风上面的堕落天使,和海底下的鬼。因此,在二十三至二十七节,我们看见王超然权柄的表显。祂没有洞,没有窝,没有枕头的地方;然而,祂有超然的权柄,管理自然的环境。祂完全合格作属天国度的属天君王。除祂以外,地上从来没有一位王有这种特别的权柄。

 二 管理鬼

 主耶稣到了加大拉人的地方,有两个鬼附的人迎着祂。那两个鬼附的人遇见主耶稣时,鬼就喊着说,“神的儿子,我们与你何干?时候还没有到,你就来这里叫我们受苦么?”(太八29)王自称人子(太八20),但鬼称祂神的儿子,试诱祂离开人子的地位。鬼问祂说,是否时候还没有到,祂就来叫它们受苦。“时候还没有到”,这话含示神已经定了时候,叫鬼受苦。鬼也知道那时候,就是千年国以后,直到永远(见启二十13注)。

 鬼不愿在时候还没有到就受苦,它们央求主耶稣说,“你若赶我们,就打发我们进入猪群吧。”(太八31)鬼央求祂,这指明它们是在王的能力和权柄之下。三十二节说,“祂对它们说,去吧!鬼就出来,进入猪群;全群骤闯下山崖,投入海里,死在水中。”“去吧!”这话是王带着权柄的命令,鬼就听从了。王答应鬼的央求,让它们进入猪群,因为在神眼中,猪是不洁净的(利十一7)。猪群受不了鬼附,就投入海里。鬼同意,因为水是它们的住处(太十二43~44)。

 主允许鬼进入猪群,用意并不是要损害养猪之人的事业。因为在神眼中,猪是不洁净的,主耶稣毁坏他们不洁的事业,盼望那些受雇的人能得救,并转向祂。这些神所定罪不洁净的猪,不该在那里。

 关于猪群的报告传到饲主那里,他们就被激怒。三十四节说,“全城的人都出来,要迎见耶稣;既看见了,就恳求祂离开他们的境界。”他们求主耶稣离开,祂就离开了(太九1)。城里的人失去猪,就弃绝王。他们要不洁净的猪,却不要属天国度的王。他们也许是外邦人(加大拉在加利利海边,在外邦人的加利利—太四15—对岸)。他们因着自己不洁的谋生方法,弃绝了属天的王。

 王来到这个区域,使一切井然有序。不仅鬼从两个人身上赶出去,猪群也淹死了。所以整个区域得了清理,鬼也回到它们的住处。这是主权柄的展示。

 三 赦免罪

 在马太九章一至八节,我们看见王赦免罪的权柄。主来到自己的城,迦百农,就是祂当时所住的地方(太四13)。其后有人把一个瘫子抬到祂跟前。二节说,“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孩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把瘫子抬到主耶稣跟前的人,拆通了主所在房子的屋顶(可二4)。主由此看出他们的信心。二节提到罪,这指明瘫子患病,是因自己的罪。

 三节说,“竟有几个经学家心里说,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经学家自以为认识圣经,认为只有神有权柄赦免罪;在他们眼中,耶稣不过是个人,所以听见祂说,你的罪赦了,就认为祂亵渎神。这指明他们不认识主就是神。他们说这样的话,就弃绝了属天国度的王。这是犹太宗教首领第一次的弃绝。按经学家看,主耶稣在妄称自己为神,在亵渎神。当然主耶稣根本没有亵渎神,因为祂就是神。祂既是神,就不仅有权柄管理自然的环境,管理鬼;祂也有充分的权柄赦免人的罪。

 主在祂的灵里(可二8)感悟经学家的心意。四、五节说,“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就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思念恶事?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更容易?”这里的心意或作思考,思想,带强烈感觉或邪情,恶意的臆测。经学家不必发表他们的心意,因为主耶稣借祂灵里的感悟,就能看出他们的心意,祂就为此问他们。主感悟经学家的心意,这指明祂真是神。祂若不是神,怎能知道这些事?请注意,主没有说哪一样更难,因为在祂没有一事是难的。在祂说你的罪赦了,比说你起来行走更容易,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罪是否得了赦免;所以这样说容易。但如果叫人起来行走,每个人都会知道。

 主的救恩不仅赦免我们的罪,也使我们起来行走。不是先起来行走,然后罪得赦免,那是靠行为;乃是罪先得赦免,然后起来行走,这是靠恩典。

 六节说,“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于是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卧榻回家去吧!”赦罪乃是一件在地上有关权柄的事。惟有这位为神授权,并要受死救赎罪人的君尊救主,才有这样的权柄(徒五31,十43,十三38)。这权柄乃是为着建立诸天的国(太十六19)。

 主不仅叫瘫子能行走,且叫他能拿卧榻行走。原先卧榻托着他,现在他拿着卧榻。这是主救恩的大能。这瘫子被人抬到主跟前,却自己走回家。这指明不是罪人能走到主跟前,乃是罪人因着主的救恩,能从主那里走回去。

 七节说,“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瘫子起来行走,证明他得了医治;他得了医治,证明他的罪得了赦免。这有力地证明主耶稣有权柄赦免人的罪。

 这些事例所启示给我们的,不是基督的能力,乃是属天之王的权柄。当然,权柄由能力作后盾。然而,权柄高过能力。有些人也许有能力,却没有权柄。为着证明耶稣这位主是属天的王,祂需要向祂的跟从者显示祂的权柄。这权柄是要对付消极的事物,就是由邪灵、鬼和败坏的罪所煽动的反对环境。基督是属天的王,祂有充分的权柄对付这一切,并使这一切都服在祂的权柄之下。这就带进祂属天的国在地上的建立。

 我们若把马太八章一节至九章八节所记载的一切事例摆在一起,就清楚看见这位属天的王是谁。祂是犹太人的救主,也是外邦人的救主。祂将是悔改之犹太人的救主,也将是千年国时要恢复全地的那一位。祂有权柄管理风、海和鬼,祂也有权柄赦免人的罪,并使这些人起来行走。我们若要跟从这位属天的王,就不可期待任何物质的享受,也需要不顾死的规条和义务。对这段话的鸟瞰,给我们一幅生动的图画,好看见这位属天的王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