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王职事的继续(一)
总纲目




壹 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
 一 医治患麻风的人
  1 王下了山
  2 有一个患麻风的人前来拜祂,求祂洁净
  3 王伸手摸他,要洁净他
 二 医治百夫长的仆人
  2 百夫长认识权柄,只求一句话
  3 王希奇外邦百夫长的信心,
指明许多外邦人要有分于国度的享受
 三 医治彼得的岳母
 四 医治许多的人
—在千年国里地上万民的复兴
  1 到了黄昏
  2 许多鬼附的和一切患病的
都得了医治—预尝来世的能力
  3 应验申言者的话
贰 跟从王的路
 一 王吩咐离开群众
 二 有一个经学家来跟从王
 三 王向经学家揭示祂没有安歇之处
 四 另一个门徒请求准他先去埋葬他的父亲
 五 王告诉这门徒跟从祂,让死人埋葬死人

 在诸天之国的宪法里,有四处经文告诉我们如何能进入诸天的国。第一处是马太五章三节,这一节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第二处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太五10)这两处经文都是指现在。我们今天若要在国度的实际里,就需要灵里贫穷,并且为义受逼迫。今天国度的实际主要的是在于义。我们因着灵里贫穷,被引进国度的实际。我们的心思有了改变之后,我们就转向主,我们的灵就倒空,这样主就带着祂属天的国进到我们灵里。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活在国度的实际里。我们因着是义的,就蒙保守在这实际里。然而,我们若是不义,就在国度的实际之外。只要我们保持义,我们就蒙保守在国度的实际里。要察验你日常的生活。你若是很松散、太自由、不在乎义,你就立刻离开了国度的实际。我们今天若要在国度的实际里,就必须灵里贫穷,并且保守自己在义中,甚至愿意为义受苦。

 其他两处告诉我们如何进入国度的经文,都是指将来进入诸天之国的实现。马太五章二十节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超过经学家和法利赛人的义,绝不能进诸天的国。”这是指有分于国度的实现。我们若要进入诸天之国的实现,就需要超凡的义。因此,义不仅保守我们在国度的实际里,也把我们带进国度的实现里。

 最后一处是七章二十一节,这一节说,“不是每一个对我说,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诸天的国,惟独实行我诸天之上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这节启示,我们要进诸天的国,必须实行父的旨意。因此,将我们引进国度实现里的,乃是义和实行父的旨意。义主要的是指我们的生活,实行父的旨意主要的是指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活和工作都必须照着诸天之国的宪法。我们的生活若照着这宪法,就是义的。我们的工作若照着这宪法,就是实行神的旨意。这样的生活和工作使我们合格进入国度的实现。所以,我们因着灵里贫穷,被引进国度的实际;我们借着义,蒙保守在这实际里。因着超凡的义,和实行父的旨意,我们就进入诸天之国的实现。

 主耶稣在山上颁布了诸天之国的宪法之后,就下了山,继续祂的职事。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王职事的继续(太八1~九34)。

壹 具有时代意义的神迹


 新王下了山之后,就执行祂君王的职事。祂作的头一件事,就是洁净污秽的人,医治有病的人,并把鬼附之人身上的鬼赶出去,使他们可以成为诸天之国的子民(太八2~17)。二至十七节所记载的神迹,或表号,具有时代的意义。马太八章二至十六节所记载四件事例的次序,不同于马可一章二十九节至二章一节,以及路加四章三十八至四十一节,五章十二至十四节,七章一至十节中的次序。马可福音的记载,表明耶稣是神的奴仆,其次序是按照历史。马太福音的记载,证明基督是诸天之国的王,其次序是按照道理,就是将某些事例摆在一起,以陈明一个道理。路加福音的记载,启示耶稣是正确的人,来作人类的救主,其次序是按照道德。约翰福音的记载,见证基督是神的儿子,就是神自己,其次序多少也是按照历史。因此在四卷福音书中,有三种次序:历史、道理和道德。在马太八章一至十七节的三个神迹—洁净患麻风的、医治外邦瘫痪的仆人、医治彼得的岳母,以及医治许多的人;这些事例集合在一起,陈明一个有意义的道理,那就是说,它们具有时代的意义。我们先来看医治患麻风者的事例(太八1~4)。

 一 医治患麻风的人

  1 王下了山

 一节说,“耶稣下了山,有好多群众跟着祂。”王下了山,表征属天的王从诸天来到地上。祂来了,首先临到犹太人,因为这里患麻风的人无疑是代表犹太人。属天的王从诸天下来,首先把救恩带给患麻风的犹太人。照着罗马一章,救恩是先给犹太人,后给外邦人(罗一16)。

  2 有一个患麻风的人前来拜祂,求祂洁净

 二节说,“看哪,有一个患麻风的人前来拜祂,说,主啊,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患麻风的人来拜新王,称祂为主,承认祂是主神。实际上,新王就是耶和华神(太一21、23)。

 在马太八章所记载的事例中,得医治的疾病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每种疾病都表征一种特殊属灵的疾病。蒙君尊的救主拯救,成为国度子民的头一班人,是以患麻风的人为代表。按照圣经的事例,麻风来自背叛与不服。米利暗成了患麻风的,是由于她背叛摩西,神的代表权柄(民十二1~10)。乃缦的麻风得了洁净,是由于他的顺从(王下五1、9~14)。堕落的人类由于对神的背叛,在神眼中都成了患麻风的。麻风是背叛的表现。背叛是在里面,麻风是背叛外在的表显。现在君尊的救主来了,拯救人脱离他们的背叛,并洁净他们的麻风,使他们成为祂国度的子民。

 麻风是污秽的疾病。在旧约里,患麻风的人必须从以色列人的营隔离,直到他得了洁净。这指明在神的子民中间,任何人因背叛而成为患麻风的,就要从神子民的交通中剪除,直到他得了医治。这里患麻风的人代表犹太人。犹太人背叛了神,因此,在神眼中,他们是患麻风的。然而,属天的王先临到他们,不是要审判他们,乃是要医治他们。正如主在马太九章十二节所指明的,祂是医生,来医治有病的人。祂来了,首先临到犹太人,要医治他们,把救恩带给他们。

  3 王伸手摸他,要洁净他

 三节说,“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麻风立刻洁净了。”按照律法,患麻风的人因着他的不洁,应当从民中隔离,人不能摸他(利十三45~46)。但这位是人,又是君尊救主的新王,却摸了他。何等的怜悯和同情!祂一摸,患麻风的人立刻就洁净了。何等奇妙的洁净!

 4 得了洁净的麻风患者受王嘱咐,献上礼物作证据

 四节说,“耶稣对他说,你要当心,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并且献上摩西所规定的礼物,对他们作证据。”新王告诉得了洁净的麻风病人,为着自己的洁净,仍要按照旧律法的规条行事,因为那时仍在过渡时期,旧律法还没有借祂救赎的死得着成全。

 二 医治百夫长的仆人

 1 有一个百夫长到祂跟前来,恳求祂医治他的仆人

 主进了迦百农以后,“有一个百夫长到祂跟前来,恳求祂说,主啊,我的仆人瘫痪了,躺在家里,极感痛苦。”(太八5~6)百夫长是罗马军队中管理一百名士兵的军官。二至四节患麻风的人,代表犹太人;五至十三节的百夫长,代表外邦人。在神面前,犹太人因着他们的背叛、不服,成了患麻风、不洁净的;外邦人因着他们的罪,成了瘫痪、死了功能的。君尊的救主先临到犹太人,后临到外邦人(徒三26,十三46,罗一16,十一11)。相信的犹太人是因着祂直接的摸而得救(太八3),相信的外邦人是借着信祂的话而得救(太八8、10、13)。

  2 百夫长认识权柄,只求一句话

 当主告诉百夫长,祂要去治好他的仆人时,“百夫长回答说,主啊,我不配你到舍下来,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得医治。”外邦的百夫长承认君尊救主的权柄,晓得祂的话带着医治的权柄;因此,他不仅相信君尊的救主,也相信祂的话,求祂不必亲自去,只要说一句话就可以了。这是更强的信心,使救主觉得希奇(太八10)。

  3 王希奇外邦百夫长的信心,

指明许多外邦人要有分于国度的享受


 十节启示主耶稣希奇百夫长的信心,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样大的信心,我在以色列中,没有遇见人有过。”因此,在十一、十二节主说,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要来,在诸天的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但国度之子要被扔在外面黑暗里。这指明外邦人要有分于国度的福音(弗三6、8,加二8~9,罗一13~16)。十一节所提诸天的国,是指诸天之国的实现。在国度的实现里,得胜的外邦信徒要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十二节的国度之子,是指得救的犹太人,他们是好种(太十三38),但他们没有强的信心,使他们能进窄门、走狭路(太七13~14)。他们要失去在国度实现里的筵席(路十三24~30)。外面的黑暗,是指在诸天之国实现里的光明荣耀以外的黑暗(太十六28,二五30)。在要来的国度时代被扔在外面的黑暗里,不同于在千年国之后被永远扔在火湖里(启二十15)。

 4 百夫长的仆人照着百夫长的信心得了医治

 十三节说,“耶稣对百夫长说,去吧,照你所信的,给你成就了。他的仆人就在那时得了医治。”患麻风的犹太人因着王直接的摸得了医治。王伸手摸他,患麻风的人就得了医治。但百夫长的仆人不是因着王直接的摸得了医治,乃是因着王的话得了医治。外邦的百夫长相信这话,他的仆人就得了医治。犹太人总是借着王直接的摸而得救,但我们外邦人不是因着祂直接的摸,乃是因着祂说出拯救的话而得救。我们相信这话,并且得着医治。我们外邦人没有一个有过主直接的摸。我们借着相信福音那点活人、重生人的话而得救。因此,百夫长的仆人代表所有外邦信徒。主没有称许麻风患者的信心,因为在那里信心不是显著的特征,重要的乃是王的摸。但百夫长的仆人得医治,信心是非常显著的。因此主称赞百夫长的信心。结果那仆人得着了医治。

 那仆人瘫痪了。瘫痪的意思就是身体失去功能。在我们外邦人得救之前,我们完全没有功能。犹太人是患麻风的;但我们因着有罪是瘫痪的,失去功能的。我们需要属天之王医治的救恩。祂向我们说了一句话,我们也相信了这话,因此我们得了医治,我们的功能得了恢复,现在我们能开始服事我们的主人了。我们就象那得了医治,能再服事的仆人一样。

 三 医治彼得的岳母

 十四、十五节说,“耶稣到了彼得家里,见他的岳母发烧躺着。耶稣摸她的手,烧就退了;她便起来服事耶稣。”彼得的岳母代表这世代末了的犹太人,他们要因接受君尊的救主而得救。那时,在大灾难期间,犹太人在神的眼中是发烧的(太八14),热中于神以外的事物。君尊的救主在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以后,要回到犹太遗民那里,使他们得救(罗十一25~26,亚十二10)。彼得的岳母是在彼得家里得医治的;彼得的家代表以色列家。在这世代的末了,所有的犹太遗民都要在以色列家中得救。他们也要借着君尊救主直接的摸而得救(太八15),如同那患麻风的犹太人(太八3)。

 在这世代的末了,救恩要从外邦人回到犹太人。然而,救恩不是回到分散的犹太人,乃是回到以色列家中的犹太人。那时犹太人要发烧;甚至今天犹太人也是这样。许多犹太人热中于科学、经济、教育以及各种属世的追求。但在神眼中,这一切都是发烧。今天犹太人热中于政治、工业、农业及军事的程度非常高,他们由彼得发烧的岳母所代表。但在他们的狂热和热中里,他们既不信靠神,也不顾道德。主怎样医治了彼得的岳母,照样,主在这世代的末了要再回来,医治狂热、焚烧、发烧的犹太人。祂医治他们不是借着他们的信心,乃是借着祂直接的摸。主第二次来临时,犹太人要直接被祂的来临所摸,并且要得救。

 彼得的岳母得医治之后,便立刻起来服事主(太八15)。这表征主回来时,犹太遗民得救之后,要在千年国里起来服事主。

 四 医治许多的人

—在千年国里地上万民的复兴


  1 到了黄昏

 十六节说,“到了黄昏,有人带着许多鬼附的到祂跟前,祂用一句话赶出那些灵,并且治好了一切患病的人。”“许多鬼附的”和“一切患病的”,代表千年国里地上的万民。千年国是旧天旧地最后的一个时代,因此被视为旧天旧地的“黄昏”。在这“黄昏”之后,就有新的一天,就是新天新地同着新耶路撒冷。

  2 许多鬼附的和一切患病的

都得了医治—预尝来世的能力


 在千年国里,赶鬼、医病的能力要达到极点。因此,一切鬼附的和患病的,都要得着医治。以赛亚的预言见证这事(赛三五5~6)。那将是真正的复兴。今世的赶鬼和医病,不过是预尝来世广泛的能力。在十六节,主医治了彼得的岳母之后,到了黄昏,祂治好了许多鬼附的,以及一切患病的人。这指明基督回来,犹太人得救之后,千年国就要开始。在那段期间,所有的疾病都要得医治。因此,二至十七节所记载的神迹,具有时代的意义,是来世国度的小影。

  3 应验申言者的话

 十七节说,“这是要应验那借着申言者以赛亚所说的,说,‘祂亲自取去了我们的软弱,担当了我们的疾病。’”一切成就在堕落之人身上的医治,都是由于主的救赎。祂在十字架上取去了我们的软弱,担当了我们的疾病,就在那里为我们成就了完全的医治。不过,我们应用这神圣医治的能力,在今世只能是预尝,到来世才得全享。

贰 跟从王的路


 一 王吩咐离开群众

 十八节说,“耶稣看见群众围着祂,就吩咐离开到对岸去。”照四福音的记载,主在尽职时总是离开群众,不愿好奇的人同祂在一起。祂不在意群众,只顾念诚心寻求祂的人。

 二 有一个经学家来跟从王

 在十八至二十二节,我们看见跟从属天之王的路。这条路借两个到王这里来的人启示出来。第一个是经学家,他对王说,“夫子,你无论往哪里去,我都要跟从你。”他说这话,并没有考虑到代价。因此,王在二十节的答复里,引他考虑到代价的问题。

 三 王向经学家揭示祂没有安歇之处

 在二十节,主对那要跟从祂的经学家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这里主称自己为人子。十六章十三至十七节以前,新王在尽祂君王的职事时,一直是站在人子的立场上。狐狸和飞鸟都有安歇之处,但国度的王,连安歇的地方也没有。这证明祂所建立的国,不是物质的,没有属地的性质;乃是属灵的,具有属天的性质。主似乎对那经学家说,“你要跟从我么?你低估了代价。你是经学家,是有学问、社会地位崇高的人;你必须领悟我一无所是,一无所有。我甚至比飞鸟和狐狸都不如,因为我没有枕头的地方。”我相信那经学家很失望,就没有跟从祂。今天跟从主的原则也是一样。我们必须考虑到代价。跟从这位王,就没有物质的享受。

 四 另一个门徒请求准他先去埋葬他的父亲

 二十一节说,“门徒中另有一个对祂说,主啊,准我先去埋葬我的父亲。”这门徒不是经学家。他这样说,是过度考虑跟从属天国度之王所要出的代价。这门徒显然受到第一个事例的警告,高估了代价。他似乎对主说,“我要跟从你,但我的父亲死了。让我先回去埋葬他,然后我要回来跟从你。”

 五 王告诉这门徒跟从祂,让死人埋葬死人

 因为这门徒高估了跟从王的代价,所以王答复时鼓励他来跟从,放下代价的考虑,把埋葬他父亲的事留给别人去作。主说,“让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主耶稣是多么奇妙!他故意叫第一个人失望,却有意鼓励第二个人。主对待人真有智慧。如果我是主耶稣,我听到有一个经学家要跟从我,我会很兴奋,并且我会鼓励他这样作。然而,主对他很冷淡,一点也不鼓励他。反而,祂似乎说,“你要跟从我么?你有好床,有舒适的安枕之所。但你若来跟从我,你会没有枕头的地方。我甚至比狐狸和飞鸟都不如。”这样,祂劝阻了这个地位高的人。但对于受这事例警告,不轻率或随便跟从主的门徒,主说了鼓励的话。主的话鼓励他忘掉他所作的一切准备,让死人埋葬死人,他只管跟从主。

 由这两个事例我们看见,接触人不容易。这两个人今天若来到你这里,你会如何对待他们?也许你两个都会接受。可是主对待这两个人很不同,祂劝阻一人,鼓励另一人。

 在这两个事例中,我们看见跟从属天之王的路。首先,我们跟从祂时,不该期待有任何物质的享受。第二,我们要跟从祂,必须不顾死人的需要。主告诉门徒,“让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头一个死人是指在灵里死了的人,如以弗所二章一、五节所说的;第二个死人是指那门徒在肉身里死了的父亲。最终,灵里死了的人要完成埋葬肉身死了之人的任务。借着经历我们学知,不该回去为死人尽义务。让死人为死人尽这些义务。我们是活人,我们必须继续跟从王。但不要期待任何物质的享受,因为你可能没有窝,没有巢,没有枕头的地方。如果你不期待任何物质的享受,并且把死的义务留给死人,你就能继续跟从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