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国度宪法的颁布(十二)
总纲目




捌 关于国度子民生活工作的根基
 一 进窄门,走狭路
  1 宽门阔路引到毁坏,进去的人也多
  2 窄门狭路引到生命,找着的人也少
 二 从果子分辨假申言者
 三 进诸天之国的条件
  1 不仅呼求主,并且实行天父的旨意
  2 许多人在主的名里预言、赶鬼
并行许多异能,却不是照着天父的旨意
  3 主不称许他们,却看他们为行不法的人
 四 两种根基上的两种建筑
  1 照着主的话盖在磐石上
  2 不照着主的话盖在沙土上
玖 话中的权柄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王所颁布国度宪法的最后一段,马太七章十三至二十九节。

捌 关于国度子民生活工作的根基


 我们看马太七章十三至二十九节以前,让我们复习一下在这宪法中所已经交通过的。诸天之国的宪法是基于国度子民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我们对这事实必须有很深的印象。我们需要牢记,任何民族的宪法总是照着那民族的生命和性情。没有人能成全这国度宪法的要求,除非他得着了重生,有天父的生命和性情。那些不信的哲学家和教师,引用马太五至七章的经文,却不领会所引用的话。这宪法不是颁布给不信的人。因为它是基于国度子民属灵、属天、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所以只有国度的子民能照着这律法而活。不仅如此,国度子民若不照着他们里面的神圣性情和神圣生命而活,连他们也不能成全这宪法的要求。这宪法不是照着国度子民的天然生命或属人性情颁布的。我再说,这宪法乃是照着神圣生命和神圣性情而形成的。

 这宪法首先启示国度子民的性质,如五章三至十二节里九福所揭示的。那些描述国度子民该作什么,该如何行动的宪法各项,都符合国度子民的性质。凡国度子民所行的,都是他们性质的彰显。他们的动作、举止、言谈、以及外面的行为,乃是他们神圣生命和性情的彰显。他们里面的所是表显于外面的行为。因此,这宪法的第一段,论到国度子民的性质,是非常基本的。第二段论到国度子民对世界的影响。第三段论到诸天之国的律法。我们已经看见,所有补充和更改的律法都暴露我们的怒气和情欲。从六章开始,属天之国的宪法继续论到国度子民义行的方式。这段宪法挖出己和肉体。接着,下一段告诉我们,国度子民该无忧无虑地活在地上。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忧虑,乃是为着在天父的看顾之下尽我们的本分。祂要喂养我们,给我们衣服,并且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然而,为着成就神的定旨,我们必须尽我们的责任,却没有忧虑。在七章一至十二节,这宪法启示出我们对别人该有的态度,我们该如何对待别人,以及我们该如何顾到别人。到了七章十二节这里,我们生活和行为的每一面几乎都论到了。如今这宪法似乎是完备、完全且包罗一切的。

 然而,有一件事还需要论到,就是国度子民在地上乃要实行我们父神的旨意。因此,在最后一段没有论到怒气、情欲、天然的人、己、肉体、忧虑或我们对别人的态度。在这一段,我们读到进窄门,走狭路(太七13~14)。我们也看见,我们必须盖房子,并且实行天父的旨意(太七24~27、21)。因此,属天之国宪法的总结引我们进窄门、走狭路;这样我们才能实行天父的旨意,才能盖房子。

 我们若整体地看诸天之国的宪法,就看见它把国度子民的所是,他们该是什么,该作什么,完全启示出来,也把他们在哪里,并往哪里去启示出来。这宪法启示出,我们在狭路上必须实行天父的旨意,并且照着属天之王的话盖房子。在这宪法的最后一段,没有怒气、情欲、己、肉体、忧虑或我们对别人的态度,却有四个重要的辞:门、路、旨意、房子。这里有窄门、狭路、天父的旨意以及盖在磐石上的房子,这磐石就是属天之王智慧的话。我们若不是九福里所描述的子民,若不是成全那些补充和更改之律法的人,我们就不能进窄门,走狭路,实行天父的旨意,或把房子盖在磐石上。 因此,这最后的一段乃是宪法的完成。

 一 进窄门,走狭路

 十三、十四节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毁坏的,那门宽,那路阔,进去的人也多;引到生命的,那门窄,那路狭,找着的人也少。”谁能进十三节所说的窄门?只有具备五章九福里所描述之性质的国度子民才能进去。进窄门的人必须灵里贫穷、哀恸、温柔、饥渴慕义、怜悯、清心、与众人和平、愿意为义受逼迫并且愿意为基督受辱骂。只有具备这种性质的人才能进窄门。此外,进窄门的人必须遵行国度更高的律法,就是那些补充和更改的律法,并且他们不该忧虑自己的生活。他们必须相信天父在看顾他们。再者,他们不该懒惰、松散,而该殷勤、奋发。这些就是进窄门,走狭路的人。

 这条路在每一面都是狭小、受限制的。那门窄,那路狭。因为国度的新律法比旧约的律法更严格,而且国度的要求比旧约的要求更高。那窄门不仅对付外面的行为,也对付里面的动机。旧人、己、肉体、人的观念、世界同其荣耀,都被摒除在外;只有合乎神旨意的,才能进去。国度子民要先进这样一道窄门,然后再走这样一条狭路。不是先走路,再进门。进门不过是开始走路,这路乃是一生之久。

 我们都很喜乐自己是在主的恢复里,并且非常珍赏这恢复。但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既是在主恢复里的人,你是否走在狭路上?我们都必须能说,我们不是走基督教的路,乃是走狭路。我们在每一面都受限制。基督教里的人在礼拜时,可以使用摇滚乐,或其他属世的方法,但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路是狭的。所有的青年人都渴望自由,就是摆脱所有的约束。青年人从高中毕业,就象笼中小鸟要得自由一样。然而,许多人太自由了,以致没有限制,没有约束。反之,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在走狭路。甚至我们在实行祷读时,也必须有一些约束。在祷读时,我们不该象世人看球赛一样没有约束。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必须在灵里行事为人。在灵里生活,在灵里行事为人,约束了我们。甚至我们爱人、欢乐、高兴的时候,也必须在约束之下。我们不可象那些一兴奋就抛弃所有约束的人一样。反之,我们的兴奋必须受灵的限制。聚会时更须如此。尽管我们可以充分释放灵,但就着身体的活动而言,我们该受约束。在每件事上,我们都需要走狭路,不可走阔路。

 在我们与弟兄们的交通中,我们必须受限制。你想要称赞一位弟兄么?你称赞的时候,必须受限制。你要责备一位弟兄么?你责备的时候,必须受限制。你正与一些弟兄交通么?这很好,但你与他们交通必须受限制。有时候你一交通,就忘了所有的限制。你谈了一小时又一小时,不顾吃饭或休息的需要。不仅如此,在你的交通中,你无所不谈,从天使长米迦勒谈到路德马丁,谈到召会中所有的弟兄姊妹。你毫不受约束地谈到每个人。赞美主,我们真是自由,然而我们仍须受限制、约束并抑制。

 想想约翰七章里主耶稣的例子。祂的兄弟提议祂上犹太去,将自己显明给世人看,主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你们的时候却常是方便的。”(约七6)主的话指明祂是受限制的,祂在走狭路。我们国度子民也必须走狭路。我们的路满了限制、约束和抑制。但不要把任何限制看作阻挠。反之,限制会使我们走得更快。我们若拒绝受限制,我们的长进就会慢下来。然而,我们若愿意受限制,受抑制,我们的速度就会增加。经过这宪法的前六段之后,我们在最后一段被引进窄门,走上狭路。

  1 宽门阔路引到毁坏,进去的人也多

 在十三节主说,“因为引到毁坏的,那门宽,那路阔,进去的人也多。”这里的毁坏,不是指人的沉沦,乃是指人行为和工作的毁坏(林前三15)。毫无疑问,今天的基督教把人引到毁坏。时间会证实这是真实的。靠着主的怜悯,我绝不走基督教的路,因为我里面深处确信,那是引到毁坏的阔路。但窄门和狭路引到生命。你若走基督教的路,走阔路,你的灵立刻会发死。最终,你所作的一切都要毁坏,因为那阔路引到毁坏。这不是我的意见,乃是使徒保罗在林前三章的话。

 保罗在林前三章十节说,他立好了根基,这根基就是基督,然后有别人在上面建造。保罗接着说,“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因为我们可能用金、银、宝石,也可能用木、草、禾秸,在这根基上建造。在十三至十五节保罗说,“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是哪一种的。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人的工程若被烧毁,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只是这样得救,要象从火里经过的一样。”在这些经文中,保罗似乎说,“你要谨慎怎样建造。你若用金、银、宝石建造,就要得赏赐。”这就是狭路上的工程,要引到生命里活的赏赐。然而,保罗似乎也说,“你的工程若属于木、草、禾秸,就要被火焚烧,你就得不着赏赐。”换句话说,这种工程的结局乃是毁坏。你可以自称是基督教工人,但你用什么材料建造?从林前三章这些经文我们看见,不仅人盖电影院和赌场要引到毁坏,盖教堂和礼拜堂也是一样。火要试验你工程的性质。你的工程若属于木、草、禾秸,那必是在引到毁坏的阔路上。

 因为我们不在阔路上,乃在狭路上,有许多事我们就不能作。我宁愿有一盎司黄金,也不愿有许多磅木头。我不要有一大堆木、草、禾秸,因为那结局不过是更大的火。我宁愿有少量的金、银、宝石。虽然我们要看见众召会的扩增,但我们不要阔路上的扩增,我们乃要狭路上的扩增,金、银、宝石的扩增。我们若有这样的扩增,主就会有狭路上的见证。

  2 窄门狭路引到生命,找着的人也少

 十四节说,“引到生命的,那门窄,那路狭,找着的人也少。”这里的生命是指国度永远蒙福的光景,这国度充满了神永远的生命。这生命今天是在国度的实际里,来世要在国度的实现里(太十九29,路十八30)。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乃是走引到生命的狭路。

 二 从果子分辨假申言者

 十五节说,“你们要提防假申言者,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绵羊的皮,里面却是贪食的狼。”当我们走狭路时,我们必须分辨谁是假申言者。这就是说,在狭路上,我们必须留心各样的虚假。关于假申言者,主说,“从他们的果子,你们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七16)我们不是从言行、传讲或工作,乃是从果子认出申言者。今天所有的基督徒都习于受人言谈的影响。一个口若悬河的人,用动人的言辞,就能诱惑许多人。不要听动人的口才或诱惑的言辞。要等一等,看所结的是怎样的果子。这就是分辨真、假申言者的路。

 召会在往前,主的见证也在全世界扩展。因着门是敞开的,有些自命的申言者也许想要进来,宣称知道某些事,能作某些事。任凭他们怎么说,我们要仰望主,从他们的果子证明他们。我们需要把这原则应用到每一个这样的事例。不要听动人的口才,只要看果子。凡是好树都结善果,惟独坏树才结恶果。凡不结善果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太七17~19)。

 三 进诸天之国的条件

  1 不仅呼求主,并且实行天父的旨意

 二十一节说,“不是每一个对我说,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诸天的国,惟独实行我诸天之上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这不是指今天诸天之国的实际,乃是指将来国度的实现。我们要进诸天的国,需要作两件事:呼求主,并实行天父的旨意。呼求主够叫我们得救(罗十13),但要进诸天的国,还需要实行天父的旨意。因此,不是每一个说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诸天的国,惟独那些呼求主,且实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进诸天的国,既然还要实行天父的旨意,就显然与借着重生进神的国不同(约三3、5)。进神的国是借着神圣生命的出生,进诸天的国是借着神圣生命的生活。

 在二十一节,主不是说,“你们……父”,乃是说,“我……父”。这里主似乎说,“我是人子,是神子,我一直实行我父的旨意。你们也是神的儿子,是我的弟兄。因此,你们必须是我的同伴,并走我所走的路。现在你们不是实行你们父的旨意,乃是实行我父的旨意。你们是我的弟兄、我的同伴、我的同伙。你们和我走同样的路,实行同样的旨意。你们照着我父的旨意与我同活。”在这宪法的最后一段,不再是论到消极的方面,诸如我们的脾气、情欲、己、肉体和忧虑;而完全是论到积极的方面,就是实行天父的旨意。国度子民不是为着别的,乃是为着实行父的旨意。我们在这里不仅仅是为着胜过我们的脾气、情欲、己、肉体,也不仅仅是为着善待并同情别人。我们在这里乃是为着成就天父的旨意。要实行父的旨意,我们需要走狭路。在属世哲学家的教训里,既没有神圣的生命、神圣的性情,也没有神圣的路。但在这里,诸天之国宪法的终极结果,乃是天父的旨意。这就是说,我们有一位天父,我们是父的儿子。在宪法的最后一段,不仅是生命的事,也是父旨意的事。我们的父有一个旨意要成就,但这旨意只能借着祂的生命才能成就。我们需要活在天父的生命里,并且凭着这生命而活。这种生活乃是为着实行父的旨意。

 在诸天之国的宪法里,我们看不见到底什么是父的旨意。然而,这旨意清楚地启示在十六章。父的旨意就是要把召会建造在子这块磐石上。这在使徒行传、书信和启示录里得着充分的发展。新约启示出神那神圣、永远的旨意,就是要建造召会。

  2 许多人在主的名里预言、赶鬼

并行许多异能,却不是照着天父的旨意


 二十二节说,“当那日,许多人要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在你的名里预言过,在你的名里赶鬼过,并在你的名里行过许多异能么?”那日一辞是指基督审判台的日子(林前三13,四5,林后五10)。在审判的日子,所有的信徒都要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许多人要对主说,他们在主的名里预言过、赶鬼过并且行过异能,但他们要被主拒绝。

  3 主不称许他们,却看他们为行不法的人

 二十三节说,“那时,我要向他们宣告: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行不法的人,离开我去吧!”这里的认识,意思是称许。罗马七章十五节将同一字译为认可。在这一节保罗说,“因为我所行出来的,我不认可。”主从来不称许那些在祂的名里,却不照着天父的旨意(太七21)预言、赶鬼并行许多异能的人(太七22)。主不否认他们作了那些事,但祂认为那些事是不法的,因为不是照着天父的旨意作的,与神圣的旨意不一致。主似乎说,“你们在我的名里预言过,在我的名里赶鬼过,并在我的名里行过许多异能,但我从来不认可你们作那些事。我从来不称许你们,因为你们不法地作那一切的事。你们在己里,在自己的欲望里,照着自己的心意,不照着我父的旨意作那些事。”因此,他们即使在主的名里作了那些事,也不能进诸天的国,却要“离开”主,就是在来世被拒于国度的实现之外,不能得国度的赏赐。

 从主这里的话,我们看见有些工作也许是在主的名里作的,却不是照着神的旨意作的。你在作这样的工作,还是在实行神的旨意?我们谈了许多去校园的事,但我们去那里是作一种工作,还是实行我们天父的旨意?青年弟兄姊妹们,你们要怎么回答这问题?你们去校园是实行天父的旨意么?我们无论作什么,都必须确信我们在实行天父的旨意。否则,主耶稣会对我们说,“不法的工人”。甚至在主的名里,却不照着父的旨意预言,也是一种不法。不仅如此,在主的名里,却不照着神的旨意赶鬼、行异能,在属天的王眼中也视为不法。

 无论哪一种赛跑,跑者必须跑在正确的跑道上。你也许跑得比别人快,但你若跑出你跑道的线外,你就不被承认了。这种赛跑会被视为不法。你必须在跑道上赛跑,这就是说,你必须跑在狭路上。今天许多基督教工人的工作,不受属天跑道的约束。在他们自己眼中,他们在主的名里,并为着主作了许多的事。然而,在主眼中,他们的工作是一种过犯,违犯了属天的跑道。因此他们的工作是不法。在七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主的话对我们众人是有力的警告,叫我们不该只看重预言、赶鬼或行异能。我们必须顾到属天的跑道。在属天的赛跑中,你这跑者若违犯了跑道,就会失去资格。在主的恢复里,有限制的跑道,我们奔跑时必须受限制。我们若跑在跑道上,没有跑出去,我们就要蒙主称许。

 我再说,诸天之国宪法的总结是要引我们进窄门,走狭路。现在我们在这狭路上奔跑。我们不该看重预言、赶鬼或行异能。我们只该顾到实行我们天父的旨意。你也许不知道,我们如何能认识父的旨意?我们凭着我们里面父的生命和性情,就能知道父的旨意。父的性情总是会告诉我们“是”或“不是”。你若照着神圣的性情,并且在跑道内奔跑,神圣的性情就会指明:“是,不错,继续往前。”但你若不照着神圣的性情奔跑,或跑出线外,神圣的性情就会说,“别跑这边。”不需要任何人告诉你要作什么,因为规律、限制、神圣的性情就在你里面。这性情告诉你,你在哪里。在赛跑时,因为跑者能看见跑道,就不需要别人告诉他是否跑在线内。同样地,我们里面也有限制的跑道,就是神圣生命和神圣性情的跑道,我们能说出我们在哪里。照着我们里面神圣的性情,我们不能在聚会中使用摇滚乐。你也许尝试各种属世的方法,但神圣的性情不同意这一切方法,并且指明你犯规了。所有国度的子民,所有父所重生的人,他们里面都有祂的生命和性情。父的生命和性情指明我们是否在狭路上。让我们都照着父的性情来赛跑。

 四 两种根基上的两种建筑

  1 照着主的话盖在磐石上

 在二十四节王说,“所以,凡听见我这些话就实行的,好比一个精明人,把他的房子盖在磐石上。”这里的磐石不是指基督,乃是指基督智慧的话—那启示祂诸天之上父旨意的话。国度子民的生活和工作,必须建立在新王的话上,以成就天父的旨意。这就是进窄门,走那引到生命的狭路。

 二十五节说,“雨淋、河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是立基在磐石上。”雨,来自神,从诸天降下;河,来自人,从地上冲来;风,来自撒但,从空中吹来。这一切都要试验国度子民的生活和工作。可能有雨淋、河冲、风吹,但盖在磐石上的房子总不会倒塌,因为房子是照着狭路,照着实行父旨意的路而盖的。盖在磐石上不倒塌的房子,就象用金、银、宝石建造的工程,能经得起试验的火(林前三12~13)。

  2 不照着主的话盖在沙土上

 二十六节说,“凡听见我这些话不实行的,好比一个愚拙人,把他的房子盖在沙土上。”这里的沙土,是指人的观念和天然的作法。我们若照着人的观念和天然的作法生活工作,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就是盖在沉陷的沙土上。这就是进宽门,走那引到毁坏的阔路。二十七节说,“雨淋、河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盖在沙土上而倒塌的房子,就象用木、草、禾秸建造的工程,要被试验的火烧毁。然而,盖造的人自己要得救(林前三12~15)。把我们的房子盖在自己的意见和观念上,就是把房子盖在沉陷的沙土上。当雨、河、风试验这盖在沙土上的房子时,房子因没有稳固的根基,就必倒塌。这就是主对诸天之国宪法的结论。

 诸天之国宪法的基本观念是,国度子民该对自己公义严格,对别人怜悯恩慈,并且对神隐密清心。

 我无法告诉你,历年来这宪法怎样控制了我。我能见证,我的生活、行动和工作,乃是在这宪法之下。我盼望我们都会被引进这狭路,并且照着我们天父的旨意,把房子盖在稳固的磐石上。

玖 话中的权柄


 二十八、二十九节说,“耶稣讲完了这些话,群众都惊讶祂的教训;因为祂教训他们,象有权柄的人,不象他们的经学家。”基督这诸天之国的新王,颁布国度的新律法时,话语带着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