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篇 国度宪法的颁布(十)
总纲目




陆 关于国度子民的财物
 一 不要积蓄财宝在地上,只要积蓄财宝在天上
  1 财宝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2 眼睛若单一,全身就明亮
  3 眼睛若邪恶,全身就黑暗
 二 不能事奉两个主
 三 不要为生命忧虑
  1 生命胜于食物,身体胜于衣服
  2 不要忧虑吃什么,喝什么,披戴什么
  3 天父知道这一切需要
  4 先寻求父的国和祂的义
  5 不要为明天忧虑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马太六章十九至三十四节,王所颁布国度宪法的第五段,关于国度子民的理财。

陆 关于国度子民的财物


 一 不要积蓄财宝在地上,只要积蓄财宝在天上

 在十九、二十节王颁布说,国度子民不要为自己积蓄财宝在地上,只要积蓄财宝在天上。积蓄财宝在天上,乃是将财物分给贫穷的人(太十九21),并顾到缺乏的圣徒(徒二45,四34~35,十一29,罗十五26),以及主的仆人(腓四16~17)。

  1 财宝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二十一节说,“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必在哪里。”国度子民必须将他们的财宝送到天上,使他们的心也能在天上。他们去那里以前,他们的财宝和他们的心必须先到那里。

  2 眼睛若单一,全身就明亮

 二十二节说,“眼睛乃是身上的灯。所以你的眼睛若单一,全身就明亮。”我们的两眼一次只能注视一样东西,倘若想要同时看两样东西,眼光就会模糊。我们的眼睛若只注视一样东西,眼光就会单一,并且我们的全身就明亮。我们若将财宝积蓄在天上,又积蓄在地上,我们的眼光就会模糊。我们若要有单一的眼光,就必须将财宝积蓄在一处。

  3 眼睛若邪恶,全身就黑暗

 二十三节说,“但你的眼睛若不专,全身就黑暗。所以你里面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的大!”不专,直译,恶。同时看两样东西而不专视,会叫我们的眼睛变恶(参太二十15,申十五9,箴二八22)。这样,我们的全身就黑暗。我们的心若专注于那积蓄在地上的财宝,我们里面的光就成为黑暗,并且那黑暗是大的。

 二 不能事奉两个主

 二十四节说,“没有人能事奉两个主;因为他不是恨这个爱那个,就是忠于这个轻视那个。你们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这辞是亚兰文,指钱财、财富。这里的玛门与神对立,指明钱财或财富是神的对头,夺取神子民对神的事奉。

 三 不要为生命忧虑

  1 生命胜于食物,身体胜于衣服

 二十五节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也不要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食物么?身体不胜于衣服么?”在本节中,主告诉我们不要为生命忧虑。这里的“生命”一辞,直译,魂。指魂生命,其中有对饮食和穿着的欲望和嗜好(赛二九8)。我们的生命胜于食物,身体胜于衣服。我们的生命和身体,不是因我们的忧虑,乃是因神而有的。神既然为我们创造了生命和身体,祂必定会顾念我们生命和身体的需要。国度子民不需要为此忧虑。

  2 不要忧虑吃什么,喝什么,披戴什么

 三十一节说,“所以不要忧虑,说,我们要吃什么?喝什么?披戴什么?”这里我们来到十九至三十四节的重点。表面看来,在宪法的这一段,主说到国度子民的理财,事实上,祂论到忧虑的事。主是智慧的。祂摸过我们的脾气、情欲、天然的人、己和肉体之后,就继续摸我们的忧虑。在这些经节里,“忧虑”这辞用了七次(太六25、27、28、31、34)。主似乎也在摸我们的心,因为我们的财宝在哪里,我们的心也在哪里。然而,我们的心不只与财富有关,也与许多其他的事有关。

 诸天之国的宪法是由父的生命和性情组成的。这几章虽然没有真正用“生命”和“性情”这些辞,但从上下文我们可以看见,没有父的神圣生命和性情,这几章就是白写了。没有父的生命和性情,就没有一个人能满足诸天之国的要求。每种宪法都是基于某种生命。假定你要为狗制定宪法,毫无疑问,这样的宪法要基于狗的生命。这宪法若规定,每天早晨狗必须飞到空中守晨更,这就不合理,因为狗不能飞,它们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但宪法若告诉狗用吠叫守晨更,那就没有问题。同样的,主耶稣在山上所颁赐的宪法是给神的众子,这乃是基于父的生命和性情。在五章有两节指明这事实。九节说,“制造和平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四十八节说,“所以你们要完全,象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

 许多基督徒不领会这段话,因为他们还没有看见这段话是基于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性情。甚至许多不信的人在他们的著作中,也引用这几章的经节,认为这几章是对全人类说的话。不,狗的生命怎样不能飞,照样人的生命也不能满足诸天之国宪法的要求。这是基于神圣生命和神圣性情而有的宪法。

 在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性情里没有忧虑。忧虑不属于神圣的生命,乃属于人的生命,正如吠叫属于狗的生命,不属于鸟的生命。我们人的生命是忧虑的生命,而神的生命是享受、安息、安慰和满足的生命。对神而言,忧虑是陌生的辞,在祂没有忧虑这样的事。你想神忧虑过么?神受过忧虑的苦么?虽然神有许多愿望,祂却没有忧虑。反之,我们人的生命是由忧虑组成的,由忧虑构成的。从人拿去忧虑,结果就是死亡。死人没有忧虑。蜡像馆里的人像,或天主堂前的雕像,都没有忧虑,但只要你是活人,你就免不了忧虑。

 我们若想想主在新约里说话的风格,就会看见祂和使徒所说的迥然不同。使徒们,尤其是保罗,写了很多卷属灵的书信。虽然保罗说到许多神圣、属灵、属天的事情,然而,他的风格是属人的。彼得和约翰的著作也是一样。不论新约的作者说了多少属灵、神圣的事情,他们的风格还是属人的。但在新约里,主说话的风格是独特的,完全不可能描述。你若读马太五、六、七、十三、二十四、二十五章,以及约翰十四至十七章,你会看见主说话的风格是特别的。它不是属人或平常的;乃是深奥的,却很简短、简单、中肯。这是带着神圣风格的神圣说话。我年轻时,读过一位法国大哲学家的著作,他说四福音若是虚构的,那么写四福音的人就有资格当基督了。我同意这句话。

 在马太六章,表面看来,主论到财物的事。然而实际上,祂在摸忧虑的事,就是我们为人生活的基本问题。正如我们所看见的,在六章一至十八节,表面看来,祂论到国度子民的义行,但事实上,他在摸己和肉体。我不是从书本上认识这事,乃是从召会生活的经历中认识的。借着我的经历,我知道炫耀义行必是出于己并出于肉体。我们若留在十字架上,绝不会这样炫耀。同样的原则,六章十九至三十四节似乎是摸我们的钱财、财富;事实上,主在这里的心意是要摸忧虑,就是我们日常生活问题的根源。全世界都被忧虑纠缠。忧虑是使世界活动的齿轮,它刺激全人类的文化。我们的生活若没有忧虑,就没有人会作什么,反而人人都会闲懒。因此,主摸我们的忧虑,就摸着为人生活的齿轮。

 青年人听见这话,也许会说,“阿利路亚!因着主耶稣摸着了忧虑,就是为人生活的齿轮,我们就不需要努力读书或工作了。我们若饿了,只要吃点剩菜剩饭就行了。”这观念是错误的。在六章二十六节,主耶稣说,“你们看天空的飞鸟,它们既不种,也不收,又不收积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们。”主耶稣若在这里,我会问祂:“主,你把我们比喻为飞鸟。飞鸟既不种,也不收;它们只在空中飞,什么也不作。主,这是不是说我们不该作什么?飞鸟靠人的劳苦维生。主耶稣,你的意思是我们该占别人的便宜么?我们该忘掉工作,只作空中的飞鸟,享受生活,享受别人的劳苦么?”我也会问主说,“主,你也把我们比喻为百合花。百合花不作什么,却披戴得比所罗门更荣耀(太六28~30)。你是说我们不该作什么,只该享受空气、阳光、土壤和水么?”这是许多引用主耶稣这些话的青年人所持有的观念。他们说,“让我们作空中的飞鸟和谷中的百合花吧!”这就是领会主这一段话的难处。我再说,主若在这里,我会问祂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该象鸟一样飞翔在空中,享受别人的劳苦么?他们种植谷物,我们只要来享受,这合法么?这公平么?似乎所有的飞鸟都是贼。我只有一个小院子,但飞鸟来利用我在院子里所种的。你说我们该作同样的事么?”我问这些问题,因为我晓得青年人的心理。他们求学多年之后,也许对读书厌倦了。当他们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再从大学到研究所,课程就变得更为艰难。许多青年人不愿这么辛苦地读书,宁愿象鸟一样在空中飞翔。如果青年人诚实,他们会承认自己有这样的观念。

 现在让我们来看主在十九至三十四节的用意。主是要青年人完成学业,还是要他们中途退学,象空中的飞鸟一样?忧虑是不对的,因为忧虑不属于神圣的生命。神的生命没有忧虑。然而主并不是说,我们不该尽自己的本分。当主把以色列人带进美地时,他们都必须在那地工作,那是他们的本分。美地是否出产丰富的收成,在于好些事:天气、阳光、适量的雨水、合式的温度。这些事没有一件在以色列人的支配之下,他们的责任就是在那地劳苦。他们不仅为自己劳苦,也为飞鸟劳苦。他们若不耕作,飞鸟就很难存活。尽自己的本分是对的,也是必需的,但忧虑就不对了。同样的,今天我们必须尽自己的本分,但不要为我们的生活忧虑。你舍不得给人是因着你的忧虑。因着忧虑,你就喜爱物质的东西。你若没有忧虑,就不会在意物质的东西。反之,你会让别人得着那些东西。使我们困扰的乃是忧虑。

 在神的经纶里,我们都必须工作。我们和以色列人不同,因为我们不能按字面在美地工作。今天的青年人必须读书,接受好的教育。读书就等于耕地,大学毕业就等于有了收成。青年人,读书是你们的本分,你们必须读书。古时,以色列人必须劳苦,他们耕地、撒种、浇灌并收割,这是他们的本分。但他们有没有收成却在于神。他们的责任就是无忧无虑地工作。他们若是忧虑,就得罪了神,他们不需要忧虑。他们只须作神所要他们作的。例如,按照申命记,神要求他们分出十分之一为着祂,另外十分之一为着利未人,还有十分之一为着不同的用途。他们不可把所有的出产都留给自己享受。他们不必忧虑。他们若没有忧虑,就能慷慨,乐意给人,并且把他们物质的东西摆在主手中。

 我们需要在这样的光中读六章十九至三十四节。在神的主宰之下,以色列人必须在那地劳苦。在神的主宰之下,今天的青年人必须读书,完成学业。我们若要有正当的召会生活,我们的青年人都必须大学毕业。不完成学业,就象撒种没有收成一样。今天谋生的要求和几百年前迥然不同。今天青年人必须象耕地、撒种、浇灌农作物一样地勤奋读书,从高中和大学毕业。但他们不可因着忧虑这样作。我们必须区别忧虑和本分。你的本分是完成你的耕作,就是从高中和大学毕业,否则就很难生活。要在这地上为神而活,你必须完成你的教育。但你在读书并完成教育时,必须与世人不同。世人因着忧虑而读书;你不该因着忧虑而读书,乃要尽自己的本分。你若没有看见这点,这段话对你就不过是律法。

 大卫的先祖波阿斯,就是尽本分而没有忧虑的例子。波阿斯是个富农,他的出产丰盛。然而,这人出产多不是因着忧虑,乃是因着尽本分。时候到了,主吩咐他给出一些,他就那样作了。波阿斯的确宝贝天上的事物。借着胜过忧虑,他积蓄财宝在天上。

 几年之后,我们许多青年人都将获得学位。我信在主主宰的祝福之下,许多财富会进来。那时你需要记得,你进学校读书不是因着忧虑,乃是要尽本分。因此,你带进的财富不该为着你的忧虑使用,而该为着你的本分使用。你的本分就是给,就是积蓄财宝在天上。不要想当百万富翁,不要竭力想有一百万元的积蓄。反而要学习给,积蓄财宝在天上。要把你的财宝从地上转到天上。这样,你就不是地上的百万富翁,乃是天上的百万富翁。你的本分就是获得学位,然后去赚钱。但不要想成为百万富翁,却要照着天父的生命和性情,作个乐意施舍的人。这乃是这段话的意义。

 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就是要挖出这基本的点。我们都有自己应尽的本分。我们尽自己的本分时,不该因着忧虑作什么,因为我们有不知忧虑的神圣生命,并且我们有全能、包罗万有的天父,祂在各方面都眷顾我们。今天的世界满了忧虑,但国度子民不该为任何事忧虑。我们不能因忧虑使我们的身量多加一肘(太六27)。关于道德,我们里面有父的生命和性情,使我们能满足最高道德的要求。关于我们的生活,有天父自己眷顾我们。然而,这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尽本分。虽然我们必须尽本分,但我们不该忧虑。就象以色列人一样,他们足够维持生活,就把一部分给出去为着各种的用途;我们也该有收成,并且乐意把一些给出去为着各种的用途。最终,我们所给的都会积蓄在天上的银行里,我们的财富都会在那里。

 这也与我们每天在生命里长大有关。懒散和忧虑都会耽延我们在生命里长大。没有一个闲懒、不尽本分的人,会在生命里长大。凡在生命里长大的人,都是殷勤、奋发的。当然,这种殷勤和奋发会得到报酬,一些物质的财富会临到你。这些财富都不可为着你的忧虑使用,而必须为着给出去。忧虑必须除去,不要让忧虑霸占你日常的生活。因为你里面父的生命不懂得忧虑,你就不该有忧虑。你所得的任何盈余都不该为着忧虑,却要用来增加天上银行的积蓄。你若这样作,我保证你会在生命里长大。只有殷勤却不为着忧虑使用其盈余的人,才能在生命里长大。你需要勤奋读书,得着好成绩,并且获得最高的学位。然而,那些临到你的财富不该为着你的忧虑使用。我们劳苦,尽我们的本分,但我们没有忧虑。这是在父的生命里长大的正确之路。

  3 天父知道这一切需要

 在三十二节主说,“因为这一切都是外邦人所急切寻求的,你们的天父原知道你们需要这一切。”国度子民有天父神圣的生命,作他们遵行国度新律法的力量。他们也有天父顾念他们物质的需要,使他们不需要为此忧虑。天父是他们力量和供应的源头。因此,他们无需软弱,也无需缺乏。

  4 先寻求父的国和祂的义

 三十三节说,“但你们要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一切就都要加给你们了。”父的国是今天诸天之国的实际(就是今天召会生活的实际),也是来世诸天之国的实现;父的义乃是因遵行国度新律法而有的义(就是国度子民所活出的基督),如五章二十节所说的。因着国度子民先寻求他们天父的国和祂的义,不仅祂的国和祂的义要赐给他们,连他们一切的需用也都要加给他们。

  5 不要为明天忧虑

 最后,三十四节说,“所以你们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国度子民绝不该活在明天,只该活在今天。“难处”,或译作,邪恶;在此指烦扰、苦难。这指明国度的王已清楚指示国度子民,他们为着国度在地上所过的,将是烦扰、苦难的日子,而非安逸、舒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