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国度宪法的颁布(四)
总纲目




叁 关于国度子民的影响
 一 是地上的盐
  1 在地上杀菌防腐
  2 可能失了味
 二 是世上的光
  1 是山上的城
  2 是灯台上的灯
  3 荣耀在诸天之上的父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来到国度宪法颁布的第二段话(太五13~16),是关于国度子民对世界的影响。对败坏的地,国度子民是盐;对黑暗的世界,他们是光。

叁 关于国度子民的影响


 国度宪法启示出国度子民的性质之后,接着论到他们的影响。这里的次序很有意义。国度子民若没有五章三至十二节所描述的性质,就无法对世界有任何影响。国度子民的影响出自他们的性质,出自他们的所是。我们国度子民,召会的人,若灵里贫穷,诸天的国在我们这人的深处就会有地位。然后我们就会哀恸、温柔、饥渴慕义、怜悯人、清心、制造和平、受逼迫并且为基督受辱骂。我们若是这样的人,必然会对我们周围的世人有很大的影响,我们自然而然会影响败坏的地和黑暗的世界。

 因着缺了正当召会生活的影响,整个世界就是败坏的,并且在黑暗里。你若环游世界,研究并观察各国的情形,就会看见最败坏的两个地方是法国和瑞典,而这两个国家就是没有正当召会生活的影响。此外,由于天主教的横行,中美洲和南美洲没有别的,只有黑暗。凡天主教得势之处,就有黑暗和败坏。为了预备主的回来,今天这些黑暗败坏的国家迫切需要被带到正当召会生活的影响之下。

 在十三节主说,“你们是地上的盐”。在十四节主说,“你们是世上的光。”按希腊原文,这里的代名词是复数。这两节的“你们”不是指个人,乃是指团体的人。大多数的读者把这些经节应用在个人身上。那些有三至十二节所说九福的人,乃是团体的人,不是个人。因此,主所说关于盐和光的话,不是论到个人。就个人说,我们没有一人能成为正确的盐或正确的光。在十四节主把我们比喻为一座城,不是比喻为单块石头。这清楚启示主在这里的话不是指个人,乃是指同被建造在高水平之上团体的人。主不是说,“你们是世上的众光。”祂乃是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复数的“你们”就是一道光。

 不要认为国度子民对世界的影响是个人的事。你若想要个人属灵,你就不会成功。即使你达到某种个人的属灵,那也是一种癌。所有个人的属灵都是癌,将那给全身的养分吸收到自己里面。癌不是病菌引起的,乃是身体的细胞与身体分开,只顾自己而引起的。你若想要个人属灵,就会成为癌。我们都需要听见这警告的话。

 在已过的二十五年中,我看见了属灵不是个人的事,属灵完全是团体的事。以身体的健康为例。我们身体的健康不是单个肢体的事,乃是全身体的事。我们不是说耳朵很健康,乃是说身体很健康。如果你的耳朵不健康,那么你的身体也必定不健康。因此,健康是整个身体的事。

 我年轻时,以为主在这些经节中所说关于盐和光的话,都是对着个人说的,我认为自己要成为盐和光。但现在我看见,成为盐是团体的事。我们需要有深刻的印象,国度子民是盐和光,乃是团体的实体。如果我们脱离召会生活,我们就不再是盐或光了。

 盐和光都是指团体的国度子民。今天召会的人就是国度子民。就着管治和操练说,我们是国度子民;但就着生命和恩典说,我们是召会的人。这些经节是论到管治和操练;因此这与国度子民有关。国度子民以整体而论,以团体的身体而论,乃是盐和光。

 在十三节主说到地,在十四节主说到世界。地和世界是有分别的;这两个辞不是同义辞。神所创造的是地,借着撒但的败坏而进来的是世界。对神所创造的地,国度子民是盐;但对撒但所败坏的世界,他们是光。我们是地上的盐,是世上的光。

 一 是地上的盐

  1 在地上杀菌防腐

 说我们是盐,意思就是我们在神所创造的地上发挥影响,使这地保持原来的情况。神所创造的地已经堕落了。就某种意义说,地已经腐化并败坏了。盐能杀菌防腐。任何医生都能告诉你,盐能杀菌防腐,使东西保持原来的情况。盐在性质上是一种杀菌防腐的元素。因此,借着杀菌和保存的功能,盐把地带回到原来的情况,或使地保持原来的情况。因此,盐的功能就是保守神所创造的。全地越来越腐化,所以我们必须在这败坏的地上发挥影响。对败坏的地,诸天之国的子民就是这样的元素,防止地完全败坏。

  2 可能失了味

 在十三节主说,“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既无任何用处,只好丢在外面,任人践踏了。”国度的子民失了味,意思就是他们失去了盐的功能。他们变得和属地的人一样,与不信的人毫无分别。失了味就是失去我们和属世之人的分别,变得和属世的人一样。和属世的人一样,就是与三至十二节所启示的性质相反。这就是说,我们灵里不再贫穷,不再为消极的局面哀恸,不再温柔,不再饥渴慕义,不再怜悯人,不再清心寻求神,不再制造和平,不再愿意为义受逼迫,不再愿意为基督受辱骂。这意思是我们的生活、行动、举止都和世人一样了。我们若是这样的情形,我们就失了味,盐就失去了功能。

 罗得的妻子是这事的例证(创十九26)。她变成了一根盐柱,这指明盐已失去了功能。盐变成了盐柱,就不能发生作用,主要的是因为盐失去了味道。罗得的妻子变成一根盐柱,对我们乃是有力的警告,叫我们不可失去和世界的分别。我们绝不该失去味道,却该保持盐的功能,杀菌防腐,使东西保持原来的情况,或把东西带回到神创造的情况。

 不论国度子民在哪里,他们对周围的人都该发挥盐的影响。我们对邻舍必须发挥杀菌的功能。但我们若变得和属世的人一样,我们就失去功能,失了味道。因着我们失了味道,就不再有咸味,也不能尽盐的功能。我们若有那九福所启示国度子民的性质,我们就真有咸味。对于亲人、姻亲,我们是盐。我们若灵里贫穷、哀恸、温柔、公义、怜悯、清心寻求神,我们就有盐的功能。我们不需要责备别人,或指出别人的错误和过失。只要我们在场,他们就要被盐腌。有时一些恶人会远离我们,因为我们太咸了。这就是在这腐化的地上杀菌的意思。

 主的心意是要把这地带回到原来的情况。虽然在这个时代我们看不见这事,但在下个时代却要看见。当千年国来临的时候,全地都要被盐腌过。地上所有的病菌都要完全消杀,全地不仅被基督重新得着,也要被带回到神创造的情况。这工作要由国度子民完成。

 在十三节王说,失了味的盐要丢在外面,任人践踏。丢在外面,就是从诸天的国里除去(路十四35)。任人践踏,就是被人当作无用的尘土。

 二 是世上的光

  1 是山上的城

 十四节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光乃是灯的照耀,光照在黑暗里的人。对于这黑暗的世界,诸天之国的子民就是这样的光,除去世界的黑暗。他们在性质上是医治的盐,在行为上是照亮的光。

 国度子民是照亮的光,犹如城立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这城要终极完成于圣城新耶路撒冷(启二一10~11、23~24)。多年来,主所说城立在山上的例证很困扰我。在我进入召会生活以前,我一直无法领会如何能用建造的城作光的例证。我进到召会实际的建造里之后,才看见惟有建造在一起,国度的子民才是立在山上的城。这城成了照亮的光。在安那翰,邻近的圣徒聚集在一起。这实行若成为普遍的,这些小组的圣徒建造在一起,每一小组就是立在山上那照亮之城的一部分。

 在这三章里,主耶稣没有用“召会”一辞。然而,这几章多次用“国度”一辞,实际上就是指召会。马太五、六、七章所提起的国度,乃是召会关于管治和操练的方面。召会是为着国度恩典和生命的方面;国度是为着召会管治和操练的方面。因此,这几章主所说关于国度的话,实际上是指召会里的操练和管治。

 我们已经看见,许多基督徒把这几章圣经领会到个人方面。大多数人没有看见,这宪法不是为着个人,乃是为着团体的人。我们知道宪法的颁布是为着团体的人,因为光不是单个的人,乃是建造的城。这指明国度的子民需要建造。如果你所在地之召会的圣徒不是建造起来的,乃是分散、分裂、分开的,那里就没有城。只要没有城,就没有光,因为光就是城;光不是指单个的信徒。光是团体的城建造成一个实体,照亮周围的人。今天在基督教里不可能看见这样的事;但在主的恢复里,每个地方召会都必须是建造的城。

 在启示录里,召会是金灯台(启一20)。城和灯台的原则是一样的,二者都不是个人的,乃是团体的。灯台和城一样,不是单个的信徒,乃是召会。你若在召会之外,就不是灯台的一部分。要成为灯台的一部分,你必须被建造在地方召会里。地方召会就是灯台,主把她比喻为建造在山顶上的城。我们若在我们所在之地被建造,我们就会在山顶上。我们若是分散、分开、分裂的,我们就会在深谷中。每个地方必须只有一个灯台,就是立在山上的一座城。为此,我们必须保守合一,并且保持是一个实体,一个团体的身体。这样我们才能照亮。但我们若是分裂的,我们就不能照亮。今天在基督教里没有照耀,因为基督教是分裂的。在基督教里有许多分裂。然而,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必须回到独一的合一,就是团体的身体。当我们真正建造在一起时,我们就是山顶上的城,照亮我们周围的人。

  2 是灯台上的灯

 十五节说,“人点灯,也不放在斗底下,乃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所有在家里的人。”光的照亮有两面。第一面,光被比喻为城,照亮外面的人。第二面,光被比喻为灯台上的灯,照亮家里的人。我们已经看见,城是建造的召会,但家是什么?你也许以为,这里的家也是指召会。然而,我们不需要这样解释家。按上下文,主要的点是光的照亮有两面:外在的一面和内在的一面。光好比山上的城,照亮外面的人;而灯台上点着的灯,照亮家里的人。就着城来说,光照在人身上;但就着家里的灯来说,光照进人里面。这指明我们对别人的影响不该只是外在的,也该是内在的。

 要在外面照亮别人,我们就需要被建造。但要照在别人里面,我们就需要没有任何的遮蔽。如同山上的城,光是不能隐藏的;如同灯台上的灯,光是不该隐藏的。

 在十五节,主说到把灯放在斗底下。点着的灯放在斗底下,光就照不出来。国度子民既是点着的灯,就不该被与食物有关的斗遮蔽。关心食物叫人忧虑(太六25)。我们绝不该被斗遮蔽;反之,我们必须在灯台上。

 主智慧地说到不要被斗遮蔽。古时,斗是量谷的器具,与吃有关,所以与谋生的事有关。因此,把灯藏在斗底下,指明为生活忧虑。我们基督徒若为生活忧虑,顾虑赚多少钱,这种忧虑就会成为斗,遮蔽我们的光。

 国度子民首先是从外面,在外面对人发挥影响。然而,我们仍然需要从里面影响人。当召会整体生活在一起,成为山顶上的城时,周围的人就会在这样一个建造之召会的照亮之下。但这仅仅是从外面的照亮。召会还需要发挥另一种影响,就是进到人里面内在的照亮。因此,山上的城象征来自外面的照亮,家里的灯象征来自里面的照亮。我们的照亮不该只在人外面,也该在人里面。要在外面照亮人,我们必须被建造成为山顶上的城。但要在里面照亮人,我们需要从遮蔽之下出来。这指明国度子民的生活没有忧虑,也没有生存的挂虑。他们只注意基督和召会。一天过一天,他们是喜乐的人,赞美的人,阿利路亚的人。当我们的邻舍、亲戚、同学接触我们,他们能感觉到我们没有忧虑。我们不忧虑生活,也不忧虑吃什么,穿什么。一天过一天,朝朝夕夕,国度的子民只关心基督和召会。

 从经历我们晓得,我们的无忧无虑能感动人。如果每次人接触你,你都是喜乐地享受主,他会深受感动。属世的人充满了忧虑,被各样的烦恼占据,他们谈论到失业的惧怕,或者和主管相处的难处。但国度子民,阿利路亚子民,却不被斗遮蔽,只注意谈论基督和召会。我们若是这样的人,就能摸着人的心,照亮人的里面。这种照亮要照透他们。

 国度子民外面的照亮是一般的,社会大众都能看见。社会大众能看见一班被建造、立在山顶上并且照亮的人。反之,里面的照亮却是特别的。你的表兄弟可能因着你的无忧无虑和你发光的脸受感动。无论何时他接触你,他绝不会听见你谈论如何谋生;反之,他总是听见你赞美主,述说召会生活多么美好。这将是照透他全人,并且在他里面照亮的光。借着这光的照亮,他要被折服。这不是来自外面一般的照耀,乃是来自里面特别的照耀。我们若是正确的国度子民,就会有这双重的照耀。我们将是山顶上的城,照亮所有围绕我们的人;在他们中间,我们将是阿利路亚子民,没有今生的忧愁或挂虑,这要照进他们里面。这种里面的照亮要照透他们里面的人,并且使他们信服。

  3 荣耀在诸天之上的父

 至终,我们这两面的照亮要将荣耀归给父。十六节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就荣耀你们在诸天之上的父。”父这称呼,证明作新王听众的门徒,是神所重生的儿女(约一12,加四6)。这里的好行为就是国度子民的行事为人,借此人能看见神,并被带到神面前。因为我们的照亮彰显神的所是,所以就荣耀父。荣耀父神就是将荣耀归给祂。荣耀乃是彰显出来的神。当国度子民在他们的举止和好行为上,将神彰显出来,人就看见神,并将荣耀归给神。隐藏的神是神自己,但神彰显出来时,那就是神的荣耀。我们国度子民若有这样照亮的光,神就在这照亮中得着彰显,我们周围的人也都要看见荣耀,就是彰显出来的神。别人在我们的照亮中看见神,那对神就是荣耀。

 我们国度子民是世上的光。就着光来说,我们象山顶上的城,也象在家里照亮的灯。我们里外都照亮以彰显神,让神在人眼中得着荣耀。愿我们对周围的人发挥这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