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国度宪法的颁布(一)
总纲目




壹 地点与听众
 一 在山上
 二 对门徒
贰 关于国度子民的性质
 一 灵里贫穷接受诸天的国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马太五、六、七章所记载国度宪法的颁布。历年来,许多基督徒误解或误用了这三章。在关于这三章的信息中,盼望我们都会了解这段话的真实意义。

 对信徒而言,最难领会的事之一就是诸天的国。诸天的国与任何天然或宗教的观念都不相合。我们会看见,诸天的国是非常特别的。要领会诸天的国,我们都必须卸去从基督教背景所接受的传统观念。在我们的背景中所接受关于诸天之国的教训,无一是照着神纯正的话。五十多年来,我们一再地研究诸天的国这件事。一九三六年,我出版了第一本论到这主题的书籍。从那时起,我们一再说到这主题。因此,我们充分确信,关于诸天的国,我们在圣经中所看见的是正确的。然而,这与传统对国度的观念有些不同。所以,我们必须花相当的时间在这三章圣经上,好非常清楚地看见这事。

 马太五、六、七章可称为诸天之国的宪法。每个国家都有宪法。马太福音是一卷论到诸天之国的书,当然也必须有宪法。在这三章里,新王所说诸天之国宪法的话,给我们看见诸天之国属灵生活和属天原则的启示。性质是单数的,但原则是多数的。诸天之国的宪法共七段:国度子民的性质(太五1~12);国度子民的影响(太五13~16);国度子民的律法(太五17~48);国度子民的义行(太六1~18);国度子民的财物(太六19~34);国度子民待人的原则(太七1~12);国度子民生活工作的根基(太七13~29)。第一段(太五3~12)描述九福之下诸天之国子民的性质。这段揭示活在诸天之国里的是怎样的人。国度子民也必须影响世界。国度子民的性质,就是国度的性质,影响世界。国度子民必须有律法。这律法不是旧律法,摩西的律法,即十诫;乃是诸天之国的新律法。国度子民是那些有义行,并对财物有正确态度的人。因着国度子民仍在地上人群社会中,诸天之国的宪法就启示出他们待人的原则。最终,在这宪法的末段我们看见,国度子民日常生活工作的立场,根基。国度子民的这些方面,在诸天之国宪法的七段里都论到了。

壹 地点与听众


 一 在山上

 马太五章一节说,“但祂看见这些群众,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门徒到祂跟前来。”新王是在海边呼召跟从祂的人,但祂是上了山,将诸天之国的宪法赐给他们。这指明我们需要同祂上到更高之处,以领略诸天的国。

 诸天之国的宪法是在山上颁布的,这很有意义。海表征撒但所败坏的世界。我们被主抓住时,是在撒但所败坏的世界里竭力谋生。但主抓住我们之后,祂就带我们上到表征诸天之国的高山。这指明诸天的国不是建立在海边,乃是建立在山上。在圣经里,山有时表征国度。例如,照但以理二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碎了大像,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这山表征千年国。因此,在圣经里,山表征国度,尤其是诸天的国。

 不仅如此,被带到山上也表征我们若要聆听诸天之国宪法的颁布,就不能留在平原,乃要登上高山。我们必须在高水平上聆听这宪法。在海边,主只说,“跟从我。”但为着颁布诸天之国的宪法,祂把门徒带到山顶。跟从主也许相当容易,但为着建立诸天的国聆听宪法,需要我们登上高山顶端。

 二 对门徒

 马太五章一节说,“既已坐下,门徒到祂跟前来。”新王在山上坐下,祂的门徒(不是那些群众)到祂跟前来,作祂的听众。至终,不仅信祂的犹太人,连归从的万民(外邦人—太二八19)也都成了祂的门徒。后来,门徒又称为基督徒(徒十一26)。因此在五、六、七章,新王在山上论到诸天之国宪法的话,是对新约的信徒说的,不是对旧约的犹太人说的。

 在一、二节我们看见,主是教导门徒,不是教导群众。围着祂的群众是外圈,但祂的门徒是内圈。你也许在山上,但你还必须在内圈,因为宪法不是为着外圈的人,乃是为着内圈的人。

 历代以来,关于国度宪法是对谁颁布的,是对犹太人,外邦人,或是对信徒颁布的,一直有很大的争论。按我们的研究,我们已看见国度的宪法不是对犹太人颁布的,也不是对外邦人颁布的,乃是对新约的信徒颁布的。毫无疑问,宪法颁布的时候,门徒是犹太信徒。然而,他们在山上聆听国度宪法的颁布时,不是代表犹太人,乃是代表新约的信徒。在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主告诉祂的门徒要去,使万民,就是外邦人,作主的门徒。这就是说,万民要悔改成为门徒。所以,犹太和外邦信徒都是门徒。山上的听众主要的是犹太人,代表所有的门徒。

贰 关于国度子民的性质


 现在我们来到宪法的第一段,关于国度子民的性质。也许很少基督徒看见,马太五章一至十二节启示国度子民的性质。所有的基督徒都该是国度的子民。然而,今天的光景不正常。许多信徒不是在国度子民的高水平上。国度的子民是得胜者。在神的经纶里,每个信徒都该是得胜者。作得胜者不是特别的,乃是正常的。所以,每个信徒都该是国度子民的一部分。

 这些经节描述国度子民九方面的性质。他们灵里贫穷,为当前的情况哀恸,以温柔对反对,饥渴慕义,怜悯别人,心里纯洁,制造和平,为义受逼迫,因主遭辱骂,并且被毁谤。每一方面都开始于“有福”一辞。例如,三节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有福”一辞没有充分译出希腊文的原意,因为希腊文是表达有福和快乐的双重意义。有些译本用“快乐”不用“有福”。然而,我们不该轻忽地使用“快乐”一辞。这里的有福和快乐不是轻忽的,乃是相当有分量的。当你听见“灵里贫穷的人快乐了”,你不该喊叫,或跳上跳下。这些经节里的快乐是很深的。

 一 灵里贫穷接受诸天的国

 在马太五章三节新王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虽然许多人说到这些经节的福,但我没有听过人说到三节的灵。在国语和合本里,三节的翻译很差。它翻成“虚心的人有福了。”一般而言,那时翻译中文圣经的学者,翻得非常好,但他们没有看见心和灵的不同。同章另一节(太五8)说到“清心”。因此,国语和合本说到虚心和清心。我们很多人进入召会生活之前,没有看见心和灵的不同。诸天的国首先与我们的灵有关。

 三节的灵,非指神的灵,乃指人的灵,就是人最深的部分,是人接触神并领悟属灵事物的器官。灵里贫穷的意思不是有贫穷的灵。我们的灵绝不该贫穷。有贫穷的灵是可怜的。但我们若灵里贫穷就有福了。灵里贫穷不仅是指谦卑,更是指我们的灵,我们人的深处,完全倒空,不持守旧时代的老东西,却卸去旧有的,以接受诸天之国的新东西。人的这一部分,必须是贫穷的、倒空的、卸去旧有的,才能领悟并得着诸天的国。这含示诸天的国是属灵的,不是物质的。

 我们需要倒空灵里所充满的一切老东西。灵里最满的人,就是回教徒。他们灵里完全没有空间。为这缘故,很难与他们谈论福音。魔鬼完全充满了他们的灵。因着回教徒的灵太满了,他们很难相信主耶稣。犹太人的灵也是满的,他们的灵完全装满了宗教的东西。希腊人的灵充满了哲学。我曾经和一个希腊人一同工作,他夸耀希腊的语言和哲学。虽然希腊人的心思和灵是装满的,但照着我与希腊人相处的经验,他们要卸去这些还算容易。希腊人远不及回教徒那么顽固。今天许多基督徒的灵也是装满的。你若和公会里的人谈谈,就会发现他们的灵是装满的。今天几乎各种基督徒的灵都充满了神以外的事物。

 当主耶稣来传讲,“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太四17),很少人能接受祂的话,因为他们的灵充满了其他的事物。主端出上好的饮料,但他们的器皿已经充满了,因此他们不渴。我们的灵充满时,甚至上好的饮料,我们的器皿也无法容纳。所以,主在山上对门徒说话时,开头就说我们必须灵里贫穷,我们的灵必须倒空一切。

 多年前,我曾访问美国的一些弟兄会。我看到那些人时,我的心伤痛,我的灵破碎。他们真是死沉!每个人都是枯干的。在我应邀去的第一个地方,我对他们说,他们不需要教训。我告诉他们,他们有够多的教训了,他们所需要的是生命和灵。我的话得罪了他们。他们没有听见我所说关于生命和灵的话,只听见我所说关于道理的话。信息一完,领头的人立刻到我这里来,当面责备我说,“李弟兄,你的教训确实错了。你刚才告诉我们,我们不需要道理。我们实在需要道理!圣经不就是一本道理的书么?”我一句话也不说,但是我想,“可怜的人,你若喜欢道理,就去搞道理,死在那里吧!”后来我应邀对另一个弟兄会讲道。两处的光景和反应都是同样的。在弟兄会里的人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他们灵里不贫穷。反之,他们的灵充满了一切所谓弟兄会的道理。这一切道理就象死木头,只适于叫他们死沉。

 我们都需要留意主所说关于灵里贫穷的话,并且说,“主,卸去我的东西,倒空我的灵。我不愿我的灵积存任何东西。主,我愿我灵里所有的容量都为你所用。”

 三节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很多基督徒渴望到天上,但几乎没有人渴望在诸天的国里。渴望到天上是错误的。神的心不在诸天,乃在诸天的国。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

 诸天的国是马太所专用的辞,指明诸天的国与神的国不同。神的国在其他三卷福音书里,是指神一般的掌权,从已过的永远到将来的永远,包括创世以前无始的永远、蒙拣选的列祖(内含亚当的乐园)、旧约的以色列国、新约的召会、要来的千年国(内含其属天部分诸天之国的实现,和其属地部分之弥赛亚国)以及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直到无终的永远。诸天的国在神的国里是特殊的部分,只包括今世的召会,和要来千年国的属天部分。因此,诸天的国是神国的一部分,在新约里,尤其在其他三卷福音书中,也称为神的国。一般地说,神的国在旧约已经同以色列国存在了(太二一43);特殊地说,诸天的国在施浸者约翰来时,还未来到,只是临近了(太三1~2,十一11~12)。

 根据马太福音,诸天的国有实际、外表和实现三方面。诸天之国的实际,乃是诸天之国属天和属灵性质上的内容,这是五、六、七章新王在山上所启示的。诸天之国的外表,乃是诸天之国名义上的外状,这是十三章王在海边所启示的。诸天之国的实现,乃是诸天之国在大能里实际的来临,这是二十四、二十五章王在橄榄山上所揭示的。诸天之国的实际与外表,今天都随着召会。诸天之国的实际,就是正当的召会生活(罗十四17),是在诸天之国的外表之内,这诸天之国的外表,就是所谓的基督教国。诸天之国的实现,乃是要来千年国的属天部分,在十三章四十三节称为父的国;千年国的属地部分,乃是弥赛亚国,在十三章四十一节称为人子的国,就是将来大卫重新修造的帐幕,也就是大卫的国(徒十五16)。在千年国的属天部分,就是在大能里彰显出来的诸天之国里,得胜的信徒要与基督同王一千年(启二十4、6);在千年国的属地部分,就是在地上的弥赛亚国里,得救的以色列遗民要作祭司,教导万民敬拜神(亚八20~23)。

 我们若灵里贫穷,诸天的国就是我们的:现今在召会时代,我们是在诸天之国的实际里;将来在国度时代,我们要有分于诸天之国的实现。

 根据四卷福音书的教训,诸天的国和神的国有重大的不同。你若要领会马太福音,必须区别诸天的国和神的国。神的国就是神圣的管治。神的管治是从已过的永远到将来的永远。因此,神的国是指神圣的行政,神的管治。在已过的永远和将来的永远之间,有列祖(内含亚当的乐园)、以色列国、召会和千年国。千年国分为属天部分和属地部分。属天部分称为父的国,属地部分称为人子的国,弥赛亚国,就是大卫复兴的国。从亚当的乐园到新耶路撒冷的一切,都包括在神的国里,这国从永远延伸到永远。

 诸天的国是神国的一部分,正如加州是美国的一部分。因为诸天的国是神国的一部分,有时候诸天的国就称为神的国。例如,加州是美国的一部分,有时候加州就称为美国。有人从国外来到加州,可以说他来到了美国。虽然加州可以称为美国,但美国不能称为加州。照样,诸天的国可以称为神的国,但神的国不能称为诸天的国。

 马太二十一章四十三节指明,神的国必从以色列人夺去。神的国要从以色列人夺去,指明神的国已经与以色列人并存。若是神的国没有与以色列人并存,如何能夺去?虽然神的国已经在那里,但施浸者约翰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太三2)一面,神的国在那里;另一面,诸天的国还没有在那里。甚至在马太二十一章,主对犹太人说到神的国必从以色列人夺去时,诸天的国还只是临近了。直到五旬节那天,诸天的国才来到。因此,在十三章的第一个比喻,撒种者的比喻里,主耶稣没有说,“诸天的国好比撒种的”,因为在五旬节那天以前,祂已经是撒种的。五旬节应验了第二个比喻,稗子的比喻。因此,主耶稣引进那比喻时说,“诸天的国好比……”借这一切我们看见,诸天的国未来到以先,神的国已经存在了。

 诸天的国由两段组成:第一段是召会,第二段是千年国的属天部分。今天所有的真基督徒都在召会里;但只有得胜的基督徒要在千年国的上层部分,属天部分。今天我们在召会生活里所有的,是诸天之国的实际,不是实现。国度的实现要等到千年国。诸天之国的实现是在千年国的上层部分。

 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诸天的国是他们的。(请注意主不是说,“因为神的国是他们的。”)我们灵里贫穷,就预备好接受属天的王。祂一进来,就带来诸天的国。我们接受属天的王以后,立刻在召会里,就是诸天之国的实际所在的地方。我们若是得胜者,主回来的时候,就要把我们带进诸天之国的实现里。得着诸天的国,首先是有分于正当、正常的召会生活;其次是承受千年国上层部分诸天之国的实现。这就是“诸天的国是他们的”这句话的意思。那些退后的基督徒,今世要失去诸天之国的实际,来世要失去诸天之国的实现。灵里贫穷何等有福!我们若灵里贫穷,诸天的国就是我们的。为着第一福和诸天的国,阿利路亚!灵里贫穷何其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