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王职事的开始
总纲目




壹 职事的开始
 一 在施浸者约翰下监以后
 二 从加利利开始
 三 作为照在黑暗中的大光
 四 传讲为着诸天的国悔改
 五 呼召四个门徒
  1 彼得和安得烈
  2 雅各和约翰
 六 吸引好多群众
  1 借着走遍加利利
  2 借着在会堂施教
  3 借着传扬国度的福音
  4 借着医治各样的疾病和鬼附的人

 我们现在来到马太福音非常重要的一段,就是王的职事(太四12~十一30)。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职事的开始(太四12~25)。主受膏之后,就受试验证明祂是合格的,然后祂开始尽职事。

壹 职事的开始


 一 在施浸者约翰下监以后

 马太四章十二节说,“耶稣听见约翰下了监,就退到加利利去。”虽然施浸者约翰在旷野,不在圣城的圣殿尽职,但仍在犹太地,离所谓“圣”的事物不远。由于人弃绝约翰,主耶稣就远离圣殿与圣城,退到加利利去,开始祂的职事。这是神的主宰,以应验以赛亚九章一至二节的预言。

 按人的观念,耶稣应该从圣城耶路撒冷的圣殿开始尽职事。但消息传来,祂的先锋,施浸者约翰下了监。这向新王指明,耶路撒冷已经成了弃绝之地;因此,祂不该在那里开始尽祂君王的职事。

 在神的经纶里,祂要有彻底的转变,就是从旧的经纶转到新的经纶。旧的经纶已产生外面的宗教、外面的殿、外面的城和外面的敬拜体系。旧经纶里的一切,都以外面的作法系统化。在神新的经纶里,祂放弃了这一切,并有新的开始。在神主宰下的环境配合了在神经纶里的这种转变。因着耶路撒冷弃绝了新王的引荐者,主耶稣就知道祂不该在那里开始尽职事。耶路撒冷并不欢迎祂。

 虽然新王是神的儿子,也为神的灵所膏,但这里没有告诉我们,祂为着该去哪里尽职事而祷告;也没有告诉我们,祂深深觉得受引导要往北方,远离耶路撒冷。主乃是衡量了环境,从环境得着清楚的指明,祂该往哪里去。不要以为我们可以属灵到不需要环境的指明。连属天之国的王,为圣灵所膏神的儿子,也照着环境的指明行动。主的观念既不天然也不宗教。不仅如此,祂的观念也不照着过去的历史。照着历史,祂是受膏的王,该到京城耶路撒冷去,因为耶路撒冷是适合王的地方。然而,因为祂的先锋,祂的引荐者下了监,祂就到加利利去。照着人的期待,新受膏的王离开京城,到受人藐视的地区去开始尽祂君王的职事,是荒谬的。祂甚至没有往南去希伯仑,大卫登宝座之地;也没有去别是巴,亚伯拉罕居住之地。祂去了加利利。

 想想主在施浸者约翰下监之后的行动,我们就必须学习不要超然的属灵。耶稣不是超然的属灵。我们也必须学习不照着过去的历史或人的领会而行。照着历史和人的观念,犹太人的王应当坐在耶路撒冷的宝座上。然而,耶稣不是完全照着属灵的引导行动,也不是照着过去的历史或天然的观念行动,祂乃是照着与神经纶一致的环境行动。祂这样作,自然而然应验了以赛亚九章一、二节的预言。虽然表面看来,主是照着环境,不是跟随灵行动,但祂的行动应验了圣经中的预言。

 我们在与主一起行动的事上,必须避免两个极端。第一个极端是超然的极端。有些人宣称不需要考虑环境,因为他们有灵。另一个极端是过于注意历史和天然的倾向、领会。但在马太四章,新王不是仅仅照着所谓属灵的引导,也不是照着历史或天然的倾向行动,神乃是照着环境的指明,同着神的经纶而行动。祂到了加利利,西布伦地和拿弗他利地,作为大光照着那些坐在黑暗、死亡的境域和阴影中的人(太四15~16)。

 发生在施浸者约翰或主耶稣身上的事,没有一件是偶然的。约翰三十岁出来尽职事时,非常勇敢。不久他下了监。你也许觉得很难相信,施浸者约翰会下监。这似乎是没有理由的。他的下监也是由于环境。约翰是被希律王下在监里,不是被犹太首领下在监里。然而,宗教势力和政治势力,就是犹太宗教和罗马政治通力合作,成就了神的旨意。施浸者约翰那时下监,乃是照着神经纶的主宰。因为时候到了,一切引荐的职事都必须停止。施浸者约翰若没有下监,他就很难停下他的职事。因为约翰是引荐者,他的职事不该继续。在约翰三章,我们看见施浸者约翰的门徒和新王的职事竞争(约三26)。引荐者的职事和王的职事竞争。因此,引荐者的职事必须停止,最好的停止方法就是把约翰本人下在监里,甚至让他被斩。

 你也许会说,神不会这么残忍,允许这事,但有时神允许这样的事。毫无疑问,神生了你,预备了你,构成了你,使你合格,然后大大使用你。但祂使用你之后,也许会说,“下监吧!在那里等候被斩。”你能接受这事么?你也许会说,“这全然不公平,神不该允许这事。”但过去神曾多次允许这事,我信祂还会允许。祂若允许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只该说,“阿们”。不要打发你的一些门徒去向基督挑战说,“你是基督,我所事奉的全能神么?你若是基督,你为什么不作些事,搭救我出监呢?”王会说,“我不会拯救你,你必须死,你必须被了结。让新王登宝座吧!”施浸者约翰和他的职事必须被了结,因为新王在那里。新王在这里,就不该有任何的竞争。

 二 从加利利开始

 新王在加利利,甚至在加利利海边开始尽职事,不是在圣城或圣殿里。祂的先锋在河边、在旷野尽职事,但祂在加利利海边开始尽职事。加利利是犹太人和外邦人杂居之地,因此称为外邦人的加利利,为正统的犹太人所藐视(约七41、52)。这位新任命的王在这样一个被藐视的地方,为着诸天的国开始祂君王的职事。这里远离庄严的京城耶路撒冷,和正统的宗教中心圣殿,含示新受膏之王的职事,乃是为着属天的国,与大卫属地的国(弥赛亚国)不同。施浸者约翰在河边尽职事,因为他预备把每个到他面前来悔改的人都埋葬了。新王在加利利海边尽职事。在圣经中,约但河表征埋葬和复活,了结和新生的起头。但加利利海表征被撒但所败坏的世界。因此,约但河是埋葬的地方,加利利海是被败坏的世界。

 在这段话里有耶稣所呼召的四个门徒: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你知道这四个人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得救的?这问题的答案在约翰一章。施浸者约翰尽职事的时候,安得烈被带到主耶稣面前(约一35~37、40)。然后安得烈找着他的哥哥彼得,领他到主面前(约一40~42)。主见了彼得,把他的名字从西门改为矶法,矶法的意思是石头(约一42)。因此,在约翰一章,彼得和安得烈都遇见了主耶稣。我信那时他们在约但河边就得救了。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雅各和约翰身上。约翰一章三十五节所提施浸者约翰的两个门徒,其中一个就是使徒约翰。这位约翰也把他的兄弟雅各带到主面前。所以,马太四章所提的四个门徒,在约翰一章,已经在约但河边被了结、得新生,并且得救了。然而,他们也许没有清楚领会在他们身上所发生的事。

 我信这一切都发生在主受试诱之前,当时施浸者约翰还在约但河边尽职事。后来,他们回到加利利,继续打鱼维生。他们也许忘了在河边所发生的事,就回到海边重操旧业。但主耶稣并没有忘记他们。主受试诱之后,开始尽祂的职事,祂就跟着他们。我们许多人也是这样。我们第一次来到主面前时,祂对我们作了许多事,但我们不领悟这些事的意义。也许你的河边是在加拿大或中国。你在河边遇见主之后,来到加利利海边谋生,从事打鱼的工作,忘了主在河边对你所作的事。我们很多人忘了从前主在约但河边对我们所作的事,却在我们的加利利海四周,就是邪恶、鬼魔、撒但所败坏的世界,尽其所能地工作赚钱。但有一天,令我们大吃一惊,那位在河边救了我们的,竟然以新任命之王的身分,特意来到我们的加利利海寻找我们。

 三 作为照在黑暗中的大光

 主来到加利利海边寻找我们的时候,祂有些不同。在约翰一章,基督的引荐者宣告说,“看哪,神的羔羊!”施浸者约翰宣告基督是神的羔羊时,他的两个门徒,安得烈和使徒约翰,跟从了主耶稣。至终我们看见,安得烈的兄弟彼得和约翰的兄弟雅各,也都被带到主面前,并且得救了。虽然得救很美妙,但他们后来忘了自己的经历。我们许多人也是这样。也许你说,“在约但河边发生了什么事?那真是可笑!我们被放进水里,我们又遇见了一个拿撒勒人,称为神的羔羊。但现在我们需要谋生,我们回去工作吧!我们有很多鱼要打,也有很多网要补。”然而,王有祂的目标,祂需要你,正如祂需要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一样。于是忽然间,神的羔羊出现在这四个人工作谋生的地方。但这次祂来不是羔羊,乃是大光。

 马太四章十六节说,“那坐在黑暗中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并且向那些坐在死亡的境域和阴影中的人,有光出现,照着他们。”施浸者约翰是点着且发亮的灯(约五35)。但这位新王是光。事实上,祂不仅是光,还是大光。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并不领悟,他们在加利利海边工作谋生的时候,是在黑暗里。他们在死亡的阴影中。这就是今天光景的一幅图画。很多基督徒在河边遇见了主耶稣,并且得救了。但后来他们不在意这经历,反而在意谋生。所以他们到加利利海边去谋生。他们不知道去加利利海边谋生,就进入黑暗和死亡的阴影中。那些在大城市如洛杉矶、纽约和芝加哥奋斗谋生的人,都是在黑暗中,在死亡的境域和阴影中。赞美主,新王没有留在耶路撒冷!祂来到加利利海边,今天祂仍旧来到加利利海边,四处行走要得着我们。这次祂来不是小羔羊,乃是大光。彼得和安得烈向海里撒网时,这大光照耀在他们身上。主站在那里照耀他们时,祂也许说,“彼得、安得烈,你们在这里作什么?你们不记得我在约但河边曾遇见你们么?彼得,你不记得我如何改了你的名字么?”那天在加利利海边,大光照耀在他们身上。

 我们的经历和他们的一样。我们在约但河边得救了,但后来我们忘了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到加利利海边去谋生。我们正在那里为生活工作时,我们从前在约但河边所遇见神的羔羊,作为大光来照耀在我们身上。祂照耀在我们身上时,问说,“你在那里作什么?”我能见证,有一天这事曾发生在我身上。当我在加利利海边工作赚大钱的时候,忽然光照耀在我身上,主说,“你在这里作什么?你不记得在河边发生的事么?你也许不记得,但我记得。”然后呼召来了:“跟从我”,我就跟从了祂。原则上,我信我们很多人有过这种经历。在河边,神的羔羊拯救了你;但在加利利海边,大光的照耀呼召了你。在河边所发生的事可能很容易忘记,但你忘不了在加利利海边,大光照耀在你身上的那个时刻。

 虽然这段记载很简单,实际的故事却不是那么简单。主呼召你不是简单的事。首先,祂必须在某个河边遇见你;后来,祂必须在某个海边临到你。有一天,你正在工作时,你所在的房间被光照耀,大光照在你身上,主问你说,“一天过一天,你在这里作什么?”当这事发生在一些弟兄身上时,他们就丢下笔说,“我在这里作什么?”然后主问说,“你不记得我在河边对你所作的么?现在你必须跟从我。”不要仅仅客观地读马太四章的记载。我们必须主观地读这一章和整本圣经,并且应用在自己身上。赞美主,我们很多人有过河边和海边这两地的经历。

 新王那为着诸天之国的职事,不是凭属地的权能,乃是凭属天的大光开始,这光就是王自己作生命的光,照在死亡的阴影中。主作光开始尽职事时,并没有展示能力和权柄。神和普通人一样行走在海边。但祂在加利利海边临到那四个门徒时,象大光一样照在他们身上,照在黑暗、死亡的境域和阴影中。那时,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蒙了光照,受了吸引。我们曾指出,施浸者约翰是大磁石,但主耶稣是最大的磁石。祂照在这四个门徒身上时,他们就受吸引,并且被俘掳。他们立刻撇下工作而跟从了这小小的拿撒勒人。

 路加五章记载彼得蒙召时主行了神迹,马太四章却没有记载。然而在马太四章,有吸引头四个门徒的大光。这吸引不是来自主耶稣的所作,乃是来自祂的所是。祂是大光,是大磁石,有吸引人、俘掳人的能力。祂这样吸引并俘掳了头四个门徒。因着主的所作而跟从主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可靠或忠信的。可靠的人乃是那些被主的所是抓住的人。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在海边被吸引、被俘掳,不是因看见主的所作,乃是因领悟主的所是。因着他们已经被吸引、被俘掳,他们就成为主耶稣忠信到底的跟从者。最终,他们都跟从属天之国的王而殉道了。

 不仅如此,主耶稣呼召这四个门徒时,祂不是开始一个运动或革命,乃是为着诸天之国的建立吸引门徒归祂自己。

 四 传讲为着诸天的国悔改

 马太四章十七节说,“从那时候,耶稣开始传道,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新王开始尽职,是接续祂的开路先锋,施浸者约翰所传的,就是为诸天的国悔改,这是国度福音的初步。

 五 呼召四个门徒

  1 彼得和安得烈

 马太四章十八节说,“耶稣在加利利海边行走,看见两个兄弟,就是那称呼彼得的西门,和他的兄弟安得烈,向海里撒网;他们本是渔夫。”新王的职事,不是在京城,乃是在海边。祂先锋的职事开始于河边,要埋葬宗教徒,了结他们的宗教。新王的职事开始于海边,要得着一班住在海边,不住在圣地,不是那么宗教的人,使他们成为得人的渔夫,建立诸天的国。

 马太四章十九、二十节说,“耶稣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使你们作得人的渔夫。他们就立刻撇下网,跟从了祂。”我年轻时读这段话,无法领会为什么一个拿撒勒人说,“跟从我”,这些渔夫立刻跟从了祂。我想他们必定神经错乱了。经过几年研读神的话,并思考自己的经历,我才开始领会。安得烈是施浸者约翰的两个门徒之一。在此之前,他曾在约翰传道的地方,把彼得带到主的面前(约一35~36、40~42)。那是他们第一次遇见主。这次在加利利海边,是主第二次遇见他们。他们被主这一道照在死亡之黑暗中的大光所吸引,就跟从了祂,为要在生命的光中建立诸天的国。

 主呼召彼得、安得烈时,他们正向海里撒网。主呼召他们跟从祂,并且应许要使他们成为得人的渔夫。他们就撇下网,跟从了诸天之国的王,成了得人的渔夫。至终,彼得在五旬节那天,成了头一个建立诸天之国的伟大渔夫(徒二37~42,四4)。

  2 雅各和约翰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雅各和约翰身上(太四21~22)。主呼召雅各和约翰时,他们正在船上补网。主呼召他们,他们就撇下船和他们的父亲,跟从了祂。约翰和他的兄弟,同彼得和安得烈一样,都是受了主的吸引,跟从了祂。至终,约翰成了真正的修补者,用他生命的职事修补召会的裂缝(见约翰的三封书信和启示录二至三章)。

 呼召四个门徒乃是新受膏之王君王职事的开始。这是为着建立诸天之国的根基。这四个门徒成了十二使徒中的头四个。彼得和安得烈是头一对,雅各和约翰是第二对。因此,主耶稣所抓住的头四个门徒,成了神国的头四块基石,就是新耶路撒冷十二根当中的四个根基(启二一14)。

 六 吸引好多群众

  1 借着走遍加利利

 马太四章二十三节说,“耶稣走遍加利利,在他们的会堂里施教,传扬国度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疾病,和各种的症候。”耶稣借着走遍加利利扩展祂的职事。

  2 借着在会堂施教

 马太四章二十三节说,耶稣在加利利的会堂里施教。会堂是犹太人研读圣经的场所(路四16~17,徒十三14~15)。属天的王抓住机会在那里施教。

  3 借着传扬国度的福音

 属天的王一开始尽职事,就传扬国度的福音。福音在本卷书里,称为国度的福音,不仅包括赦罪(参路二四47)并分赐生命(参约二十31),也包括诸天的国(太二四14),有来世的能力(来六5)赶鬼并医病(赛三五5~6,太十1)。赦罪和分赐生命,都是为着国度。

  4 借着医治各样的疾病和鬼附的人

 主走遍加利利时,医治百姓各样的疾病和症候。主耶稣作四件事,借以扩展祂的职事:走遍各地、施教、传扬且医病。今天在福音的工作上,我们也必须走遍各地、施教、传扬且医病。这四项我们全都需要;我们不该忽略医病的事,也不该轻看。我们不该跟从基督教基要派少有医病的实行,也不该跟从基督教灵恩派过于强调医病的实行,甚至有仅仅是表演的虚假医治。我们不该跟从这两个极端,而该照着主耶稣的脚踪,走遍各地、施教、传扬且医病。不要以为我们不相信神迹,我们的确相信神迹。我们要跟从主的引导走遍各地、传扬且医病。

 借着作大光照耀,主俘掳了四个青年渔夫成为祂的门徒。这四个门徒在王施教、传扬且医病时,同着祂走遍加利利。结果有好多群众为着诸天的国来跟着祂(太四25)。这是诸天之国建立的开始。这与世界的作法完全不同。主没有开始政治运动或成立政党,祂没有进行任何一种运动。在传福音的事上,我们不可跟随政治的作法,或宗教的作法。我们必须跟随主耶稣的作法,用我们的所是照耀别人、吸引别人。然后我们必须走遍各地、施教、传扬且医病。这会吸引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