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王的受膏(三)
总纲目




贰 受膏
 一 借着受浸
  1 从加利利出来
  2 来到约但河
  3 受约翰的浸
  4 尽全般的义
 二 为圣灵所膏
  1 从水里上来
  2 诸天向祂开了
  3 神的灵降在祂身上
  4 父对祂说话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来到王实际的受膏(太三13~17)。

贰 受膏


 一 借着受浸

 马太三章十三节说,“当下,耶稣从加利利出来,到约但河约翰那里,要受他的浸。”这节的两个关键辞是加利利和约但河。这节不是说,耶稣从伯利恒出来,到耶路撒冷成圣;乃是说,祂从加利利出来,到约但河受浸。我们需要来看“从加利利出来,到约但河”这句话的意义。我们不容易明白,为什么耶稣不从伯利恒出来,却从加利利出来;又为什么不到耶路撒冷,却到约但河。我们也需要明白,为什么祂到一个“野”人,约翰那里,不到有文化的宗教徒,大祭司那里。不仅如此,我们还需要知道,为什么祂来是要受浸,不是要成圣。

  1 从加利利出来

 在新约里,加利利是受藐视的地区,表征弃绝。耶稣不是从伯利恒出来,因为当时伯利恒是受尊敬并欢迎的地方。你若是从伯利恒出来,人人都会尊敬你,并且热烈欢迎你;但你若是从加利利出来,人人都会藐视你,弃绝你。耶稣从这样一个受藐视并弃绝的地方出来。这地方不是神所弃绝的,乃是宗教和文化所弃绝的。所有来到主恢复里的人,都不是来自伯利恒,乃是来自加利利。不要想从受尊敬并热烈欢迎的地方来,乃要从受宗教和文化所藐视并弃绝的地方来。即使一个国家的总统走召会的路,他也必须是从加利利出来,到约但河的人。我曾多年留意、观察,看见那些转向召会之路的高阶层人士,受今天的宗教和文化所藐视并弃绝。你若仍受今天的宗教和文化所尊敬并欢迎,我相当确信你并没有在从加利利到约但河的路上。从加利利到约但河才是召会正确的路。今天召会生活的路不是从伯利恒到耶路撒冷,乃是从加利利到约但河。

 召会的路是窄路。即使每个基督教的组织对主的恢复都没有反对,反而有很高的评价,转向召会之路的人数仍会与今天大致相同,只因为召会的路是窄路。有些人想到召会,也许会说,“这是诸天的国,当然这条路必定很高。”这条路虽高,却不是照着你的观念。这乃是从加利利到约但河的高速公路。

  2 来到约但河

 我们曾指出,约但河是埋葬和复活的地方。因此,约但河表征了结和新生的起头。以色列人行经旷野约四十年,最终他们都被埋葬在约但河里。因此,约但河了结了他们,结束了他们在旷野飘流的历史,并且了结了飘流的时代。然而,约但河也给他们新的开始,因约但河给他们新生的起头,把他们引进新的时代。约但河把以色列人带出旷野,引进美地;美地就是基督。这就是约但河的意义。

 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的路就是从加利利到约但河,从弃绝到了结和复活。我们都需要对那些藐视并弃绝我们的人说,“别了。我不寻求受你们的欢迎,我要到一个我能被了结并有新生起头的地方。”在召会生活中没有尊荣,却有了结。一天过一天,我们被了结。在召会中,我们彼此了结。我们天天,甚至时时彼此了结。但被了结是一件美事。了结不是结束,乃是开始,因为了结总是导致新生的起头。所以我们能见证,每次的了结都成为新生的起头。

 有时候姊妹们说,“李弟兄,召会生活很美妙,但对我们姊妹常常很为难。我们知道弟兄是头,姊妹必须服从他们。弟兄们很好,但他们太强了,我们简直无法接受。好多次他们几乎把我们杀了。”每当我听到这话,我就说,“那不是很好么?被了结是多么的好!姊妹们被弟兄们杀了不是很好么?”

 几年前,我应邀去某个召会,那里的弟兄告诉我,姊妹很情绪化,并且满了意见,他们发觉很难和姊妹有交通。他们简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局面。几天以后,一些有问题的姊妹邀我共餐。她们这么作,目的是要得着机会表达她们的意见。她们告诉我,她们的忍耐被耗尽了,因为弟兄们太强了。她们要我给她们往前的路。几天之前,我因弟兄受压,但现在我因姊妹受压。我看见这样对弟兄姊妹彼此都是严肃而可怕的了结。弟兄和姊妹都在被了结。但这种彼此了结是非常积极的。你不爱被了结么?你在召会生活中若从未被了结,你自己就要预备好。我能向你保证,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都要被了结,因为我们都在从加利利到约但河的路上。

 新人进入召会生活的时候可能会说,“阿利路亚!我已经看见了召会生活!太美妙了!”每当我听见这话,我里面就说,“不错,召会生活很美妙,但等着瞧,迟早这美妙的召会生活要把你了结。”在召会生活中,我曾多次被了结。我至少经历了十次大了结。在烟台、上海、台北、马尼拉、洛杉矶和安那翰,我都被了结。奇妙的召会生活是了结的生活。美妙的召会生活把我们都了结了。要预备好被了结。刚在召会生活中不久的人可能还在度召会蜜月。蜜月很甜美。但每对结了婚的夫妇都知道,蜜月最终转为了结。几乎每个丈夫都了结过自己的妻子,每个妻子也都了结过自己的丈夫。但这了结是非常积极的,因为这了结带进新生的起头。阿利路亚,了结产生复活!

 召会生活诚然很美妙,但不是照着我们观念的那种美妙。这种美妙的召会生活迟早要把我们全都了结。它要把你了结,并使你有新生的起头。我向你保证,你的一切所是、所有、所能,都要被了结。在召会中,可能需要十年之久来成就这事。那些在召会中已经十年的人能见证,他们这人的每一部分都已被了结。我们留在召会中越久,就越被了结。起初,被了结的经历很苦,后来却成为甜美的。今天对我而言,被了结是甜美的。在召会生活中多年经历被了结之后,你会乐于被了结。起初,你在召会生活中被了结时,会觉得很羞耻。然而逐渐的,了结对你成为甜美的经历。我们都在从加利利到约但河的路上,从弃绝之地到了结之地。

 在这了结之地,我们遇见了王。召会生活乃是我们遇见祂的地方。从我进入召会生活的时候起,我就一再被带到主面前。一天过一天,召会生活把我带给基督,也把君王基督带给我。最终,国度就在这里。因此,召会生活就是国度。

 我曾受弟兄会教导说,国度已虚悬起来,直到将来某个时候;我也受他们教导说,今天的召会不是国度。但我在经历中逐渐领悟,每次我被了结,就把我带给王,也把王带给我。在我的经历中,这就是国度的实际。借着经历我开始认识,召会生活就是国度。我的经历告诉我,我从弟兄会所接受关于国度的教导是不准确的。按照我的经历,我知道我是在国度里。每次我被了结的时候,我就遇见王,国度就在那里。这不是道理的事,乃是经历的事。后来,借着进一步研读新约,我得着了关于国度这事的亮光,我的经历得了证实。现在我能放胆说,按照新约,今天国度就在这里。有些基督教教师,因为还没有被了结,就说国度已虚悬起来,直到将来某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带给王,王也还没有带给他们;因此,在他们日常的经历中没有国度。然而,你在从加利利到约但河的路上被了结之后,王和国度都会在这里。

  3 受约翰的浸

 主耶稣从加利利出来,到约但河,要受约翰的浸。主耶稣以人的身分,照着神新约的作法,来受约翰的浸。四福音中只有约翰福音没有记载主受浸的事,因为约翰见证主是神。马太三章十三节不是说,耶稣到约翰那里要成圣,乃是说祂来要受浸。每个基督徒都喜欢成圣,没有人喜欢在被了结并埋葬的意义上受浸。受浸就是被了结。我若告诉你,召会不会使你成圣,却会将你了结,你就会离开召会,并说,“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成圣。我要召会使我更圣别。”但召会首先不是使你圣别,乃是一再将你了结。召会首先不是使人成圣的召会,乃是给人施浸的召会。想想主耶稣的事例。祂是真牧人,牧人总是领头。主耶稣是牧人—王,领头从加利利走到约但河受浸。祂不是到约但河来登宝座,乃是被置于死地,被埋葬。

  4 尽全般的义

 马太三章十四、十五节说,“约翰想要拦住祂,说,我当受你的浸,你反到我这里来么?耶稣回答说,你暂且容许我吧,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全般的义。于是约翰容许了祂。”约翰不很明白,他希奇耶稣怎能受他的浸,他以为他当受耶稣的浸。这指明约翰多多少少还在他天然的生命里。虽然他三十多年来一直浸透在圣灵里,但一些天然的元素仍然存留。他在十四节的话是照着他天然的观念说出来的。因此,主回答他时似乎说,“你必须容许我受浸,不要用你天然的观念拦阻我。不要以为因着我能力比你更大,我就不需要受你的浸。容许我受浸吧,这样我们才能尽全般的义。”

 义就是照着神所命定的作法生活、行事、为人,成为对的。在旧约里,遵守神所赐的律法就是义。现在神差遣施浸者约翰来设立浸,人受浸就是尽了在神面前的义,意即履行了神的要求。主耶稣不是以神的身分,乃是以一个典型的人,一个真以色列人的身分,来到约翰这里。因此,祂必须受浸,遵守神在这时代的安排,否则祂就和神不对了。

 义就是和神是对的。假定神在屋顶上开了一个门,说这门是进入屋内的正路。任何人不从这门进入屋内,他就和神不对了。也许你会说,“我不同意从这门进入屋内。照我的观念,这门是错的,前门和边门才是对的。”你的作法在你眼中也许是对的,但在神眼中却不然。义不是你的意见,乃是神的命定。

 在施浸者约翰的时代,神命定受浸为一条路。任何人要进入诸天的国,必须经过约翰的浸这条路。连耶稣基督也不能例外,连祂也必须经过这条路。否则,祂就缺了经过这门的义。主这样回答之后,约翰就明白了,并为祂施浸。

 受浸是要在神眼中成为义的。我们这人的了结和新生的起头,就是在神面前的义。人受了浸,已经被了结,并得着新生的起头,和神就是对的。神的经纶就是要了结我们天然的人,并且用新生命使我们得着新生的起头。我们若要和神是对的,就必须在我们天然的生命里被了结,并且借祂神圣的生命得着新生的起头。了结和新生的起头是最高的义。主耶稣这位属天之国的王领头被了结。这样,在神眼中祂尽了义。因此,祂是建立诸天之国的正确人选。

 主受浸不仅是照着神所命定的,尽了全般的义,也是让自己摆到死与复活里,使祂能够不以天然的作法,乃以复活的作法来尽职。借着受浸,祂甚至在实际死而复活的三年半以前,就在复活里生活并尽职了。照着我们的领会,主耶稣是在十字架上被置于死地,第三天复活。但在神眼中,以及照着主的领悟,祂在钉十字架约三年半以前,就被置于死地了。在祂开始尽职之前,祂已经被置于死地并且复活了。因此,祂不是以天然的作法尽职。祂的职事完全是在祂复活的生命里。因此,祂进了义门,并且行走在义路上。祂在这路上所行的全都是义。

 主耶稣再来的时候,许多人要对祂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在你的名里预言过,在你的名里赶鬼过,并在你的名里行过许多异能么?”(太七22)主要对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行不法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3)主似乎要说,“你是不法的人,我从不称许你,也不赞同你所行的,因为你不是在复活里行事。你所行的一切善事,都是以你天然的方式,并在你天然的生命里行的。你是不义的,你是不法的。”主耶稣借着受浸进入义门,然后一直行走在义路上。因此,祂是公平者,公义者(徒三14,七52,二二14)。

 二 为圣灵所膏

 马太三章十六节说,“耶稣受了浸,随即从水里上来,看哪,诸天向祂开了,祂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耶稣不仅借着受浸而受膏,祂也为圣灵所膏。

  1 从水里上来

 受浸之后,主从水里上来。这表征祂受死并埋葬之后,从死人中复活。

  2 诸天向祂开了

 主受浸,尽了神的义,并被摆到死与复活里,就得着三件事:诸天开了、神的灵降下以及父说话。今天我们也该是一样。

 因为主耶稣受了浸,尽了神的义,诸天就向祂开了,圣灵就降在祂身上,并且父说到祂。祂受浸,尽了神的义,就使神喜悦。因此,祂的受浸开启了诸天,带下了圣灵,并开了父的口。借着被了结,我们就能得着开启的天、降下的灵和父的说话。我们许多人能见证,每当我们被了结,诸天就开启了。反之,每当我们受欢迎并受尊敬,诸天就关闭了。在召会生活中,每当我们被了结,诸天就开了。不仅如此,每次的了结都带下圣灵,并且开了我们天父的口。那时父会说,“我亲爱的。”我能见证,我听见神说话的最甜美的时候,乃是被了结的时候。也许我被了结到流泪的地步,但我的被了结却开了父的口,祂向我说甜美的话。祂只说,“我亲爱的孩子”,这句简单的话就够了,这话满了怜悯和恩典。祂说,“我亲爱的孩子”,这是何等的安慰和力量!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有许多这样的经历。然而,在召会以外,很少经历这样的事。在召会生活中,我们被了结时,诸天就开了,那灵就来了,父也说话了。我们就得着开启的天、施膏的灵和说话的父。

  3 神的灵降在祂身上

 马太三章十六节说,“祂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主耶稣在神的灵降到祂身上以前,已经从圣灵而生(路一35),证明祂里头早有神的灵,这是为着祂的出生。现在神的灵降在祂身上,是为着祂的职事。这应验了以赛亚六十一章一节,四十二章一节,和诗篇四十五篇七节的话,为要膏新王,并把祂介绍给祂的百姓。

 鸽子是温柔的,它的眼睛一次只能看一样东西。因此,鸽子表征在眼光与目的上的温柔和单纯。因着神的灵仿佛鸽子降在主耶稣身上,祂就能专注于神的旨意,温柔并单纯地尽职。

 主耶稣是由圣灵成孕(太一18、20)。祂是由圣灵而生,由圣灵所构成。圣灵是祂的构成成分。然而,祂仍然需要圣灵的浸,圣灵的浇灌。祂在童女马利亚腹中时,就由圣灵所构成。这就是说,祂是圣灵的构成。这是里面的。在外面,祂还需要圣灵降在祂身上。

 既然耶稣在受浸之前,圣灵就在祂里面,为什么圣灵还要降在祂身上?难道有两位灵么?神的灵不是在耶稣里面么?的确是。那么圣灵为什么还降在祂身上?难道祂里面的灵和降在祂身上的灵不同么?除了那已经在祂里面的灵,难道还有另一位灵降在祂身上么?你若说这两者是一位灵,我就要问,这两位灵如何能成为一?那已经住在主耶稣里面的灵,就是降在祂身上的灵。耶稣有灵么?是的,祂有。那么圣灵为什么还降在祂身上?我和你在这里,既然我在这里,我怎么还能到你这里来?虽然我在这里,就不可能再到你这里来,但对这位神圣的人物,这却是可能的。主是奇妙的。祂能同时在这里,又到这里来。基督是在你里面,还是在诸天之上?祂既在我们里面,又在诸天之上。因此,主既在这里,又到这里来。

  4 父对祂说话

 马太三章十七节说,“看哪,又有声音从诸天之上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圣灵的降下,是基督的受膏;父的说话,乃基督是爱子的见证。这里是一幅神圣三一的图画;子从水里上来,灵降在子身上,父说到子。这证明父、子、灵同时存在。这是为了完成神的经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