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王的受膏(二)
总纲目




 三 引荐的信息
  1 为着诸天的国悔改
  2 性情需要改变
  3 基督那施浸者
 四 引荐的方式
  1 将人浸在水里
  2 预备人接受基督

 在旧约和新约里,有两种构成神国的基本职事—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在圣经里还有第三种职事,就是申言者的职事。然而,申言者的职事不是基本的职事,乃是对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的补充。当祭司职分或君王职分衰弱时,申言者就来加强。按旧约看,祭司职分是随着利未支派。最终,旧约的祭司职分总结于施浸者约翰,他是利未支派的后裔。同样的,耶稣是旧约君王职分的总结,而君王职分是随着犹大支派。耶稣是犹大的后裔,来成为君王职分的总结。一面施浸者约翰和耶稣基督结束了旧约的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另一面他们带进了新约的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换句话说,他们结束了旧约的经纶,开始了新约的经纶。

 当祭司职分把人带给神,君王职分把神带给人的时候,就有属天的掌权,属天的管治。这属天的掌权就是国度,就是今天正当的召会生活。今天的召会生活,就是有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的国度。这召会生活要一直持续到千年国。在千年国里,仍然有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一面我们得胜者要作祭司,另一面我们要作君王。因此,在千年国里,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要比今天更强。它们将在地上维持神的国,使王能得着人,人也能得着王。在千年国以后就不再需要祭司职分了。在永世里只有君王职分,因为在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里,每个人都要在神面前。那时神要与人同在,因此,不再需要祭司职分把人带到神面前。在永世里,神的同在要结束祭司职分。然而,君王职分要存留,使那些在新耶路撒冷里的人作王管理城周围的列国。这是在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的光中,圣经的概要。

 前篇信息中,我们看过引荐者,就是施浸者约翰。本篇信息我们要来看约翰引荐的信息。

 三 引荐的信息

  1 为着诸天的国悔改

 约翰引荐的信息很短,却很重要,也很包罗。马太三章二节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这节第一个重要的辞是“悔改”。约翰用这辞开始他的职事。悔改就是心思改变,生出懊悔而转移目标。在希腊文里,悔改这辞的意思是心思改变。悔改就是在我们的思想、人生观、推理上有所改变。堕落之人的生活完全是照着自己的思想。他的一切所是和所作,都是照着自己的心思。从前你是堕落的人,在自己心思的指引之下。你的心思、推理、人生观,管治你的生活方式。我们在得救之前,都在堕落心思的指引之下。我们远离神,我们的生活与神的旨意完全对立。我们在堕落心思的影响之下,离神越过越远。但有一天我们听见福音,告诉我们要悔改,要在我们的思想、人生观和推理上有所转变。

 这就是我得救时的经历。从前我象一匹小马,朝自己的方向奔跑。其实我不是朝着自己的方向,乃是朝着魔鬼的方向,因为魔鬼借着我堕落的心思指引我,驱使我远离神。但有一天我听见要悔改的呼召—要在我的人生观上有所改变,要在我的推理和想法上有所改变。赞美主,我经历了很大的改变!从前我朝一个方向前进,但我听见悔改的呼召时,就转身回头。我相信我们都有过这样的转变,这叫作悔改。我们悔改时,就回转背向已往,面向神。这就是悔改,经历心思改变的意思。

 二节的第二个关键辞是诸天。约翰说,要为着诸天的国悔改。“诸天”这辞是希伯来成语,不是指在性质上是复数的东西;乃是指最高的天,按圣经说是第三层天,天上之天。第三层天称为诸天。诸天的国不是表明在空中的国,乃是表明在空中之上的国,天上之天的国,那里是神的宝座所在之处。在这国里有神自己的管治,掌权。因此,诸天的国就是在第三层天上神的国,神在那里行使祂的权柄,管理祂所造的一切。这诸天的国必须降临到地上。这属天的掌权必须降临到地上,成为管理地的权柄。

 二节的第三个关键辞是国。施浸者约翰所传的悔改,开启神新约的经纶,是为着诸天的国有一个转变。这指明神新约的经纶,是以祂的国为中心。为此,我们应当悔改,改变我们的心思,转移我们人生的追求。我们追求的目标,向来是别的事物,现今我们必须转向神和神的国;这国在马太福音里,特别并特意地称为诸天的国(参可一15)。照着整本马太福音的经文看,诸天的国和弥赛亚国不同。弥赛亚国将是大卫复兴的国(大卫重新建造的帐幕—徒十五16),由以色列人所组成,性质是属地并属物质的;而诸天的国是由重生信徒所组成,是属天并属灵的。

 施浸者约翰的信息告诉人要为着国度悔改。他不是说悔改到天上,或悔改得救恩;他乃是说我们必须为着国度悔改。国度表明一种掌权,管治。在我们得救之前,我们不在任何管治之下。如果没有警察、政府或法院告诉我们该作什么,我们会为所欲为。然而,我们听了福音,就从毫无管治的光景转到满了管治的光景。因此,我们现在是在国度里。在我们得救之前,我们没有王,但我们转向主之后,祂成了我们的王。如今我们都在这位王的管治之下。有王就有王权,这王权就是国度。今天我们是在这位王的国度里。

 按照约翰在二节里的话,“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这清楚指明,在施浸者约翰未来以先,诸天的国还没有来到;甚至在约翰出来传道时,诸天的国也还没有来到,只是已经临近了。到了主开始尽祂的职事,甚至差遣门徒出去传道时,诸天的国仍然没有来到(太四17,十7)。因此,在十三章头一个比喻(太十三3~9),种子的比喻(指明主的传道)里,主并没有说,“诸天的国好比……”直到第二个比喻(太十三24),稗子的比喻(指明五旬节那天召会的建立),主才这样说。马太十六章十八至十九节,将召会和诸天的国这两个辞交互使用,证明在召会被建立时,诸天的国就来到了。

 施浸者约翰来的时候,诸天的国只是已经临近了,靠近了,接近了,却还没有来到。这证明在旧约时代没有诸天的国。甚至在摩西和大卫的时代,也没有诸天的国。约翰说诸天的国在途中,他不是说已经来到了。主耶稣开始尽职事的时候,祂也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太四17)这指明甚至主耶稣开始尽职事的时候,诸天的国也还没有来到。施浸者约翰的信息告诉人要为着诸天的国悔改,当时这国还在途中。五旬节那天,诸天的国来到了耶路撒冷。这就是说,诸天的国在召会产生的时候来到。今天,任何人在他的人生观上有所改变,并归向神,就立刻在诸天的国里。阿利路亚!我们在诸天的国里!我们有君王,并且我们在祂的管治之下。

 很多时候,我们里面王的管治,使我们不需要受警察或法院的管治。这内住的王能使律师失业。然而,那些没有悔改归向神的人,不在这位王之下,反而一直违反法律。为这缘故,很多人被传唤去法院。但我们国度子民却在诸天之国的王之下。这位王已经进到我们里面。此刻祂就住在我们灵里。祂对我们说话时,主要的是说一个字:“不”。依照我的经历,祂最喜欢说的字就是“不”。在我们里面有管治的“不”。我们要为这小小的字感谢主,因为它拯救我们脱离许多的麻烦。里面说“不”,就是王在我们里面的管治。今天你也许已经多次听见王说“不”。国度子民若不留意这个“不”,就会成为退后的人。因为我们在诸天的国里,王就多半借着说“不”,来管治我们。

 现在我们来看,施浸者约翰如何能把人带到国度里。约翰的职事是要带人归向神(路一16~17)。施浸者约翰是真祭司,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溢了(路一15)。毫无疑问,他从婴孩时代长大成人,到三十岁,一直是浸在圣灵里。因为他被圣灵浸透满溢,他就能放胆。要抵挡时代的潮流,是严肃的事。要这样作,需要很大的勇气。施浸者约翰如何能这样勇敢,抵挡犹太宗教和希腊罗马文化?这是因为他三十年之久都浸在圣灵里。他是完全被那灵泡透的人。因此,他出来尽职事的时候,是在灵里并带着能力出来。不错,他穿骆驼毛的衣服,表征他废弃了旧的经纶,但这不过是外面的记号。在他里面还有实际,这实际就是那灵和能力。约翰里面的实际不只是神的同在,更是神的灵。

 约翰被圣灵浸润、饱和、泡透,这自然而然使他成为大磁石。他能成为磁石,是因为他自己已经完全被充满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被圣灵所充满。因此,在他的职事里,他是强有力的磁石。约翰有灵和吸引力。所以,如路加一章十六节所说,他要使许多以色列人转向主他们的神(这里的主等于耶和华)。约翰使许多以色列人转向主,这事实指明以色列国已经远离神。他们若没有远离神,就不需要施浸者约翰使他们转回。甚至那些在圣殿里点灯烧香事奉神的祭司也偏离了神,远离了神。新约别处告诉我们,许多祭司转向神(徒六7)。因此,连事奉神的祭司也需要转向神。所以,施浸者约翰被用来使许多人转向主。

  2 性情需要改变

 约翰对来到他那里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所说的话,启示我们的性情需要改变。七节说,“约翰看见许多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来受他的浸,就对他们说,毒蛇之种,谁指示你们逃避要来的忿怒?”法利赛人是犹太人中间最严紧的教派(徒二六5),约成立在主前二百年。他们夸耀自己超凡的宗教生活、对神的虔诚并对圣经的知识。其实,他们已堕入虚饰与假冒中(太二三2~33)。撒都该人是犹太教的另一派(徒五17),他们不相信复活,也不相信有天使和灵(太二二23,徒二三8)。施浸者约翰和主耶稣,都斥责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为毒蛇之种(太三7,十二34,二三33)。法利赛人可视为正统派,撒都该人是古代的摩登派。

 在八、九节约翰说,“你们要结出果子,与悔改相称。不要自己心里想着说,我们有亚伯拉罕作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由于犹太人不肯悔改,本节和十节的话都应验了。神已将他们砍下来,又兴起相信的外邦人作亚伯拉罕信心的后裔(罗十一15、19~20、22,加三7、28~29)。本节约翰的话清楚指明,他所传的诸天之国,不是由亚伯拉罕肉身的子孙,乃是由亚伯拉罕信心的子孙所构成。因此,它是属天的国,不是属地的弥赛亚国。

 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是以色列人的首领。他们来到施浸者约翰那里的时候,约翰以斥责的口气称他们为毒蛇之种。毒蛇就是有毒的蛇。约翰竟对犹太人,蒙拣选的族类说这话。以色列人不是外邦的猪。他们认为外邦人是猪,他们自己是圣洁的子民。可是这圣洁子民的首领来到约翰那里时,约翰没有说,“欢迎,你们来听我讲道太好了。你们这些以色列人的首领来探访我,我真是感到太荣幸了。”约翰不象今天基督教里的牧师那样说话。他既不感谢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造访,也不称他们为首领;反之,他称他们为毒蛇之种。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蒙召的人,竟变成这样邪恶,你能相信么?

 约翰也告诉他们不要自己想着说,有亚伯拉罕作他们的祖宗,因为神能从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约翰似乎说,“别妄想了!不要自己想着你们是以色列人,有亚伯拉罕作你们的祖宗。神能从这些石头中兴起子孙来。”约翰的话有力地指明,实际上也是预言,时代已经改变了。因着时代已经改变了,就不再是天然出生的事,乃是重生,属灵出生的事。你可能生来是无生命的石头,但神能使你成为祂活的儿女。阿利路亚,这正是祂对我们所作的!我们需要回想我们得救之前的光景。就着生命而论,我们是无生命的石头。但就着罪而论,我们满了罪,在罪里很活跃。赞美主,在我们悔改那天,我们相信主耶稣,神使我们成为祂活的儿女。

 借着约翰这里的话,我们看见神预备要弃绝这毒蛇之种,就是祂古时所拣选的人,而寻找另一班人。神预备要弃绝以色列人,转向石头,这些石头主要的是外邦人。外邦人虽是无生命的石头,却命定要成为神活的儿女。这证明神的确能使每一无生命的石头成为神的儿女。

 在十节约翰对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说,“现在斧头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约翰似乎说,“毒蛇之种,现在砍伐的斧头在树根上了。你若是结好果子的好树,就没有问题。若不然,你就要被砍下来,丢在火里。”我们会看见,这节所说的火,乃是火湖的火。

  3 基督那施浸者

 马太三章十一节说,“我是将你们浸在水里,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祂提鞋也不配,祂要将你们浸在圣灵与火里。”在这节约翰似乎说,“我来用水给你们施浸,把你们了结,把你们埋葬。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祂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祂要用圣灵或用火给你们施浸,在于你们是否悔改。你们若悔改,祂就要把你们浸入圣灵里。但你们若仍是毒蛇之种,祂就必定要把你们浸在火湖里。这就是说,祂要把你们丢在地狱的火里。”

 根据上下文,这里的火不是行传二章三节的火,那里的火与圣灵有关;这里的火和十、十二节的火一样,是火湖的火(启二十15)。不信的人要在火湖里遭受永远的沉沦。约翰在这里对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所说的话,意思是他们若真正悔改信主,主就要把他们浸在圣灵里,使他们得着永远的生命;否则,主就要把他们浸在火里,就是把他们丢在火湖里受永火的刑罚。约翰的浸只是为着悔改,引导人信主。主的浸或是叫人在圣灵里得着永远的生命,或是叫人在火里永远沉沦。主在圣灵里的浸开始了诸天的国,把信祂的人带进诸天的国里;祂在火里的浸要结束诸天的国,把不信的人丢进火湖里。因此,主在圣灵里的浸,基于主的救赎,是诸天之国的开始;主在火里的浸,基于主的审判,是诸天之国的结束。所以,本节有三种浸:在水里的浸、在灵里的浸和在火里的浸。约翰在水里的浸,引人进入诸天的国。主耶稣在灵里的浸,在五旬节那天,开始并建立诸天的国,且要使其延续,在这世代的末了达到完成。主在火里的浸,照着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启二十11~15),要结束诸天的国。

 有些基督徒认为十一节的火,是指五旬节那天如火焰的舌头,说主要用圣灵和火给相信的人施浸。但我们必须留意十一节的上下文。请注意在十、十一、十二节的火字。十节说,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当然,这火就是火湖。十一节的火也必定是指火湖,因为它是前节所说的火进一步的解释。按照十二节,主要用不灭的火把糠秕烧尽。收在主仓里的麦子,就是那些浸在圣灵里的人。然而,糠秕要用火烧尽。当然这火也是火湖。因此,十至十二节所说到的火,在每一事例中都是指同样的火,火湖的火。约翰似乎对犹太首领说,“你们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也许能欺骗我,但你们无法欺骗主。你们若真悔改,祂就要把你们浸在圣灵里。但你们若留在邪恶中,祂就要把你们浸在火里。”这是对这些经文的正确领会。

 十二节说,“祂手里拿着扬场的簸箕,要扬净祂的禾场,把祂的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秕用不灭的火烧尽了。”那些由麦子所表征的人,里面有生命,主要把他们浸在圣灵里,并把他们提去,收在空中的仓里。那些由糠秕所表征的人,如十三章二十四至三十节的稗子,里面没有生命。主要把他们浸在火里,把他们扔到火湖里。这里的糠秕,是指不肯悔改的犹太人;十三章的稗子,是指挂名的基督徒。这两班人永远的定命都是一样的,就是在火湖里沉沦(太十三40~42)。

 君王耶稣使用两种浸:在灵里的浸和在火里的浸。在灵里的浸开始诸天的国,在火里的浸要结束诸天的国。诸天的国开始于五旬节那天。那天君王耶稣把相信的人浸在圣灵里。借着在灵里的浸,诸天的国就开始了。诸天的国要结束于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那时不信的人要受审判,并被丢在火湖里,那就是在火里的浸。这火浸要结束诸天的国。

 约翰在水里施浸是诸天之国的初步,是为着诸天之国的来临作准备。很多挂名的基督徒在水里受了浸,但他们有分于灵里的浸,或遭受火里的浸,就在于他们是否悔改。他们若真悔改了,主耶稣要把他们浸在灵里。若不然,主耶稣是白色大宝座的审判者,要把他们丢在火湖里。因此,在圣经里有三种浸:水浸、灵浸和火浸。约翰的水浸是为着国度来临作准备,灵浸是国度的开始,火浸将是国度的结束。我们不该继续作毒蛇之种。我们不该是三章的糠秕,也不该是十三章的稗子。反之,我们必须成为麦子,神活的儿女。要成为神的儿女,你必须借着水浸入灵里。约翰三章五节说,你必须从水和灵生。首先,我们借着水受浸,然后我们在灵里受浸。这样我们就蒙了重生。因此,有两种积极的浸:在水里的浸和在灵里的浸。但我们不愿与在火里的浸有关。

 四 引荐的方式

 我们已经看过引荐者和引荐的信息,现在我们必须来看引荐的方式。

  1 将人浸在水里

 约翰引荐的方式,第一面是将人浸在水里。五、六节启示,许多人承认着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浸。给人施浸就是把人浸入、埋在象征死亡的水里。施浸者约翰如此行,指明那些悔改的人一无用处,只配埋葬。这也象征旧人的了结,使新的开始能在复活里得以实化,这新的开始是由基督这赐生命者带进来的。因此,接着约翰的职事,基督来了。约翰的浸不仅了结那些悔改的人,也把他们引到基督,好得生命。在圣经里,受浸含示死与复活。浸入水里就是置于死地,并且埋葬;从水里上来,意思就是从死里复活。

 在约但河的水里,曾有十二块石头代表以色列十二支派埋于其中,另有十二块石头代表以色列十二支派,从其中复活被带上来(书四1~18)。因此,把人浸到约但河里,含示他们旧人的埋葬和新人的复活。正如以色列人过了约但河,就被引进美地,照样,受浸乃是把人带进真正的美地基督里面。

 每当人在施浸者约翰面前悔改时,约翰就将他浸入水里。按照新约,将人浸在水里,第一个意思是将人埋葬,第二个意思是使人复起。因此,受浸在消极方面表征死与埋葬,在积极方面表征复活。在约翰引荐的信息里,他指明神要从死的石头中兴起活的儿女。约翰借着给悔改的人施浸,指明他们和他们已往的一切都必须了结并埋葬。然而,埋葬不是结束,因为埋葬总是带进复活。因此,埋葬一面是了结,但另一面也是新生的起头。约翰在施浸时所了结的人要复活,但不是在约翰里面复活,乃是在约翰之后要来的那一位里面复活。约翰的施浸指明有一位要来叫死人复活。

 受浸的意思是我们天然的所是和我们已往的一切都必须了结。我们的所是和已往只配埋葬。因此,约翰这位真祭司把人带给神,并把王介绍给人时,就了结并埋葬凡来到他跟前悔改的人,因而指明那位复活者要使他所埋葬的人复起。这是引荐的方式,是把悔改的人带给那要使他们复起之王真正的路。

 新约有两种职事:约翰的职事和主耶稣的职事。约翰的职事是借着将人了结并埋葬,把人带给神。这些被了结并埋葬的人,需要那惟有基督能给人的复活。因此,在约翰之后,基督来供应生命给死了并葬了的人。这就是我们需要重生,需要在水里和灵里受浸的原因。在水里受浸,是了结我们天然的生命和我们的已往。在灵里受浸,是因神圣的生命得着新生的起头,而有新的开始。这新生的起头只有借着基督这赐生命的灵才有可能。

 凡归向神的人,都必须在神面前被了结。就一面说,被带到神面前是美妙的;但就另一面说,这意思是你必须被了结。你若没有被了结,就会被杀死。因此,被带到神面前既美妙又严肃,因为这就是说,我们不是被了结,就是被杀死。亚伦的两个儿子,拿答和亚比户,进到神面前却被火烧死(利十1~2)。我们若乐意在神面前被了结,意思就是我们预备好得着新生的起头、得着复活、有新的开始。这了结是真正引荐的方式。这是预备带我们到王面前,为要把王带给我们,在复活里赐给我们新的开始。马太三章有厉害的了结,和得胜的新生的起头。借着这了结和新生的起头,王就得着一班子民,这班子民也接受王。

  2 预备人接受基督

 三节说,“这人就是那借着申言者以赛亚所说的,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预备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径。’”这节启示施浸者约翰就是预备主道路,修直祂途径的人。预备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径,就是借着为诸天之国的悔改,改变人的心思,叫人的心思转向主,使人的心正确,让主修直心里的每一部分、每一通道(路一16~17)。施浸者约翰预备道路,修直途径。这指明道路是崎岖的,满了山和谷。有些地方很低,有些地方很高。但约翰来铺路,铲平山岗,填平深沟,并使道路平坦。约翰也修直满了弯曲的途径。约翰铺平道路,修直途径,这事实就是说,他的职事是对付心思和心。

 想想你得救以前的光景,你里面没有崎岖的道路么?你心思里的道路必定满了许多山和谷。在我得救以前,我的心思满了高高低低,一点也不平坦。不但如此,在你思想、情感、意志和喜好的巷道上,有许多的弯曲。有一天你说你的妻子是天使,第二天你说她是魔鬼。这指明你的情感满了弯曲。在你悔改之前,你里面一切的途径都是弯曲的,一点也不正直。

 施浸者约翰来的时候,命令人要悔改。真正的悔改乃是预备道路,修直途径。在我悔改之前,我的头脑是崎岖的。但借着主的怜悯,在我悔改那天,我里面的全人都成为平坦的。从我悔改之时起,我里面的每一通路、巷道和途径都被修直了。这就是预备我们接受主,为主预备道路,修直祂的途径。预备人接受主的方法,就是帮助他们悔改。施浸者约翰似乎说,“你们以色列人远离主。你们的心思是崎岖的道路,你们的情感、意志、喜好和用意是弯曲的途径。你们需要悔改,修直你们里面的每一通道,使主能进来。”很多人听了约翰的话就悔改了,他们的道路铺平了,他们的途径修直了。因此,王能进来。这是真正的悔改。真实的悔改为主这位王预备进来的路。我能见证,沿着这铺平的道路,在这些修直的途径上,我不断享受主。我的道路是铺平的,主耶稣在我里面行走;沿着我修直的途径,一直有主耶稣与我同在。这是预备我们自己接受君王基督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