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王的受膏(一)
总纲目




壹 引荐
 一 引荐者
  1 生为祭司
  2 放弃外面祭司的地位
  3 生活方式与宗教和文化相对
 二 引荐的地方

 马太三章一节至四章十一节论到王的受膏。马太福音这一段分为三部分:王的引荐(太三1~12)、王的受膏(太三13~17)以及王受试验(太四1~11)。在本篇信息和下篇信息中,我们要论到王的引荐。

壹 引荐


 一 引荐者

 马太三章说到主的引荐和受膏。在这一章,首先介绍王的引荐者,施浸者约翰。马太三章一节说,“那时,施浸者约翰出来。”

  1 生为祭司

 施浸者约翰生来就是祭司(路一5、13)。在创世记生命读经里,我们看见长子名分包含三项:双分地土、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雅各的长子流便,本该承受长子名分全部的三项,然而,由于他的污秽,失去了长子名分。结果,双分地土归给约瑟,祭司职分归给利未,君王职分归给犹大。祭司职分的主要功用是把人带给神,君王职分的主要功用是把神带给人。按圣经看,祭司把人带到神面前,使人可以得着神的祝福,这是祭司的事奉。君王是代表神并把神带给人的,因此,君王的职事就是把神带给人,使人可以得着神。借着这来往的交通,人和神、神和人就有真实的交流,真正的交通。最终,人和神成为一。这就是祭司和君王的职事。

 在旧约里,首先的职事是祭司职分,在祭司职分之后有君王职分。在撒母耳记上以前的各卷书,是论到祭司职分。但从撒母耳记上开始,旧约的后半是论到君王职分。在撒母耳记上,撒母耳代表祭司职分,大卫代表君王职分。祭司撒母耳引进了君王大卫。祭司职分引进君王职分。今天在召会生活中也是一样。我们若是真正的祭司,那么我们也要成为君王,因为祭司职分总是引进君王职分。首先我们是把人带到神面前的祭司,然后我们成为把神带给人的君王。

 每个真正的传福音者都是君王。你若不是君王,就没有资格传福音。在马太二十八章十八、十九节,国度的王主耶稣说,“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这里主告诉门徒要带着祂的权柄去。那些带着这权柄去的人,乃是诸天之国的君王。毫无疑问,祂与我们同享这权柄。所以我们必须去,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就是传福音征服背叛的人。我们去传福音的时候,我们必定是君王。

 很多基督徒不知道神在祂经纶里的秘密。你有负担传福音时,首先必须尽祭司的功用。你要传福音,就必须先作祭司到神面前,并且把人带到神面前。借着祭司职分,你会得着授权并且受膏,然后你会从神面前出来成为君王。正确的传福音就是颁布王的诏书,就是发表王的命令。想想彼得在五旬节那天的传福音。虽然他是个年轻的加利利渔夫,然而他是君王。每个正确的传福音者都必定是君王。

 我们已经看见,祭司引进君王。这事首次发生于撒母耳引进大卫王。在马太三章,我们看见另一个撒母耳,就是施浸者约翰,他生来就是利未支派的祭司。马太三章证实圣经的一贯性,因为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来自祭司支派,就是利未支派的人,引荐一个来自君王支派,就是犹大支派的人。在马太三章,约翰如同撒母耳,耶稣如同大卫。在旷野那里,约翰把人带给神。因此,他是真正的祭司。当他把人带给神时,王来了,约翰就把祂介绍给人。这位王把神带给人。约翰把人带给神,耶稣把神带给人。

 我们是罪人,借着约翰的职事来到神面前。我们借着悔改进到神的同在中。这是祭司的职事,施浸者约翰的职事。我们都已借着约翰进到神面前。是约翰把我们带回归神。然后,新的大卫王,耶稣基督,把神带给我们。借着约翰悔改的职事和耶稣分赐生命的职事,我们都已成为祭司和君王。今天我们都是祭司,施浸者约翰的延续,也是君王,耶稣基督的延续。你若是正确的基督徒,那么你首先是今日的约翰,然后是今日的耶稣。青年人,你到校园去的时候,必须是真祭司。你需要说,“主,怜悯这些人。主啊,记念这些青年人。我把他们带到你面前。”这是祭司职分,施浸者约翰的职事。你把人带到神面前之后,就一面说,你会立刻成为把神带给人的基督,使人可以得着神。这就是今日的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

  2 放弃外面祭司的地位

 虽然施浸者约翰生来是祭司,他却放弃了外面祭司的地位。凭着外面出生的地位,他不是真正的祭司,乃是表号的祭司,影儿的祭司。在马太三章一节,约翰来到旷野作真祭司传道。施浸者约翰的传道,是神新约经纶的起始。他不在圣城的圣殿里传道,那里是宗教徒和文化人照着圣经条例敬拜神的地方;他乃是在旷野,用“野”的方法传道,不守一切的老规条。这指明照着旧约敬拜神的老路已经废弃,一条新路即将引进。旷野,在这里指明神新约经纶的这条新路,与宗教和文化相对,也指明老旧的东西一无存留,新的事物即将建立起来。

 施浸者约翰的来到,结束了律法的时代(太十一13,路十六16);接着约翰的施浸,和平的福音开始传扬(徒十36~37)。约翰的传道,是福音的开始(可一1~5)。因此,恩典的时代开始于约翰。

 约翰这位新祭司,或是耶稣这位新王,都不照着老路。照着老路,祭司要留在圣城的圣殿里,穿祭司袍,吃祭司的食物,遵守祭司的礼仪。但随着施浸者约翰的来到,那一切都结束了。那不是实际,乃是影儿。如今实际已随着施浸者约翰这位真祭司来了。约翰是把人带回归神的真祭司,这就是他的职事。

  3 生活方式与宗教和文化相对

 约翰尽职事的时候,他的生活方式完全与宗教和文化相对,并且在宗教和文化之外。四节说,“约翰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约翰生来就是祭司。按律法的规条,他应当穿祭司袍,这袍子主要是用细麻作的(出二八4、40~41,利六10,结四四17~18)。他也应当吃祭司的食物,这食物主要是百姓献给神的细面和祭肉(利二1~3,六16~18、25~26,七31~34)。但约翰所作的完全不同。他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这些东西都是不文明、未开化的,也是不照着宗教规条的。祭司竟穿骆驼毛的衣服,这对宗教的头脑特别是个重击,因为按照利未记的规条,骆驼是不洁净的(利十一4)。此外,他不住在文明之地,而住在旷野(路三2)。这一切都指明他完全弃绝神对旧约的安排,那安排已经堕落成了一种搀有人类文化的宗教。约翰的用意,是要引进神新约的经纶,这经纶单单是由基督和生命之灵所构成的。

 我们已经看见,在约翰的时代,作祭司乃是宗教的事。祭司要穿祭司袍,吃祭司的食物,住在祭司住的地方。任何人一作祭司,人人都认为他是虔诚的人,是宗教里的人。但在马太三章这里,我们看见一个真正的祭司。他不留在祭司的地方,而到旷野,到野的地方,那里没有宗教,也没有文化。在旷野那里,他过着“野”的生活,吃蝗虫野蜜。他吃的蜜不是今天经过处理,在店里出售的养殖的蜜,乃是野蜜。约翰是真祭司,他过着这样一种“野”的生活。然而,你若想要模仿他,你就是装假。

 约翰真是在宗教和文化之外。他不只吃野生的东西,他还穿骆驼毛。请注意,圣经不是说他穿骆驼皮,乃是说他穿骆驼毛;骆驼皮还有点整齐,但骆驼毛必然很杂乱。不仅如此,他的皮带可能不很精致。约翰真是“野”。然而这位真祭司却是王的引荐者。

 从施浸者约翰的时代直到今天,许许多多的人已借着约翰的职事被带回归神。每当我们劝人悔改时,我们就该想到施浸者约翰。

 施浸者约翰的职事是在宗教和文化之外。约翰出生时,在耶路撒冷有两样主要的东西:希伯来宗教和希腊罗马文化。然而,约翰没有留在他父母所住的耶路撒冷。他离开耶路撒冷,到旷野去,那里没有宗教,也没有文化,每样东西都是天然的。他在旷野尽职事,带人归向神,并且把代表神的君王介绍给人。这有力地指明,在约翰的时候,时代已经转变,从旧的经纶转到新的经纶,从影儿和表号的时代转到实际的时代。那些穿祭司袍,吃祭司食物,留在圣殿里烧香,尽祭司功用的祭司,从未带人归向神。但这位“野的”、没有宗教、没有文化的约翰,却带许多人归向神。他也把王介绍给他们。这位王就把神带给悔改的百姓。

 这位王被介绍给人,人也实在被带回归神的时候,国度立刻就来到了。君王同着百姓就是国度。国度在那里,因为君王和百姓都在那里。新约开始于真正的祭司职分引进真正的君王职分。真祭司引进真君王。这个引进带进了国度。

 约翰所传的是:“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太三2)众人必须悔改,因为国度来临了,因为王在那里。我们也需要悔改,王才能得着我们,我们才能成为祂的子民。我们悔改之后,王就得着我们,我们也得着王。借着王得着我们,我们得着王,我们和王就成了国度。国度紧接在王之后。假若你接受王,王也接纳你作祂的子民,国度立刻就在这里。为什么国度还没有来临?因为你还没有接受王,王也还没有得着你。因着你还远离王,王就无法得着你。因此,国度还不在这里。反之,国度在别处等着你悔改。你若悔改,王就要得着你,你也要得着王,国度就会在这里。

 今天很多在传福音的基督徒,不晓得神经纶里的神圣原则。我们若要作真正的传福音者,首先必须是施浸者约翰。这就是说,我们必须是祭司,不是形式的祭司,影儿的祭司,乃是真正的祭司,实际的祭司。我们成为这样的祭司之后,也必须是耶稣基督。这就是说,我们必须是把神带给人的君王。我们到神面前去为人代祷时,我们就是把人带给神的祭司。但我们从神的同在出来,到人面前时,我们就是把神带给人的君王。我们若这样作,他们就要向王悔改,王就要得着他们,国度也必来到。

 今天正当的召会生活就是国度。我们都已经悔改了,王得着了我们,我们也接受了王。如今我们与王是一,国度就在我们这里。阿利路亚,国度现今就在这里!这一切都在于引荐者。

 在本篇信息中,我的负担是要强调引荐者的事。今天你是基督的引荐者么?如果是,那么你必须清楚,你是否还在宗教和文化里面。我们都必须在旷野,在“野”的环境中,不在宗教或文化的环境中。正确的环境是在宗教和文化之外,但这环境满了神的同在。

 约翰在旷野时,他是吸引群众的大磁石。因这缘故,马太三章五节说,“那时,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旦河四周全境的人,都络绎地出去到约翰那里。”因着施浸者约翰的吸引力,许多人都去他那里。我盼望到校园去的青年人,站在那里象磁石一样。你若是这样一块磁石,人会蜂拥到你这里。首先,你是神所指派的祭司,把人带到神面前。然后,你就能把属天的王介绍给他们。那时,你不只把王介绍给人,事实上你就是王。因此,你要命令人,许多人也要归向基督。这样,基督就要得着人,人也要得着基督。于是国度立刻出现在校园里。这是传福音正确的路。

 二 引荐的地方

 我们已经看见,引荐的地方不在圣城,也不在圣殿,乃在旷野。马太三章一节说,施浸者约翰出来,在旷野传道,三节说,“这人就是那借着申言者以赛亚所说的,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施浸者约翰是照着预言,在旷野开始尽他的职事。这指明约翰引进神新约的经纶,不是偶然的,乃是神所计划,并借着申言者以赛亚所预言的。这含示神定意要以全新的作法,开始祂新约的经纶。

 你若追溯已过几个世纪的历史,你会看见每次大复兴都是发生在某种“旷野”。两个世纪以前,卫斯理约翰和怀特腓乔治被兴起来作传福音者,他们主要是在街头传讲。按怀特腓乔治的传记看,他常常在旷野的山脚传道。然而,当时英国召会规定,不可在“圣所”(就是教堂)之外讲解圣经。按照这些规定,任何人传道或教导圣经,都必须在“圣所”里。然而,神兴起了怀特腓和卫斯理在“圣所”之外传道。今天的原则必须是一样的。但这不是说,我们应当在外面模仿施浸者约翰,乃是说,我们不该采取宗教或文化的方法。反之,我们必须采取满了神同在的方法。我们不该在圣城或圣殿里,而该在宗教和文化之外,在满了神同在的地方。我盼望青年人要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祷告说,“主,使我们成为今日的施浸者约翰,带我们到旷野,给我们看见如何作真祭司,把人带到你面前,以及如何向人介绍你是他们的王。”

 马太福音与约翰福音完全不同。约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书,而马太福音是一卷国度的书。在约翰福音里,耶稣是生命,但在马太福音里,祂是君王。按照马太福音,我们所接受的耶稣乃是王。我们来看马太福音时,必须透彻并深刻地铭记,我们现今是在国度里。这卷书所记的每件事都与国度有关。因此,我们必须从国度的角度查考这卷书,从国度的眼光来看每一章,甚至每一节。

 三章悔改的呼召是为着国度。你必须悔改,因为你不在国度里,因为你不在神的权柄之下。你必须悔改,因为你还没有服从基督的权柄,还没有在祂的王权之下。你也许不觉得自己有罪,但只要你不在国度里,你就是背叛的人。只要你与基督的王权无关,你就是在背叛里,就必须悔改。要为着不在国度里悔改!今天真基督徒都得救了,但许多人还不在国度里。因此,连这些基督徒也必须悔改。只要你不在基督的王权之下,你就必须悔改。你若不是实际的在诸天的国里,不在属天的管治下,你就必须悔改。你多属灵、多圣洁、多善良,并不要紧,惟一要紧的乃是你是否在属天的管治之下。若不是,就表明你不在国度里,你必须悔改。你若不在国度里,就在背叛里。你认为自己是合乎圣经、正统、圣洁的,实际上却是背叛的。甚至你的属灵也是一种背叛基督王权的形态。你单顾自己的属灵,不顾基督的王权,这指明你在背叛里,不在国度里。要为着你的背叛悔改!要为着不在国度里,不在基督的王权和权柄之下悔改!这是马太福音的基本思想。

 不要以为马太福音仅仅是为着不信的人、局外人或外邦人。我们很多人从未听过马太福音。我不晓得你听过哪一种福音,但我的确晓得你需要听马太福音—国度的福音,这福音要求你为着自己不在基督的王权之下悔改。我们都必须向主悔改,并且说,“主,赦免我。甚至今天我仍在背叛里。我不在你的主权、你的权柄、你的属天管治之下。主,我承认我一直只受自己的管治。主,叫我为着我的背叛,为着我不在你的权柄之下,有真实的悔改。”我们都需要悔改。赞美主,施浸者约翰和这祭司的职分仍在我们这里。一面这祭司职分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另一面这职分引荐那把神带给我们的属天君王。我们接受这位王,祂就得着我们,并且国度就在这里。这就是马太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