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王的家世与身分(二)
总纲目




 四 亚伯拉罕
  1 蒙召
  2 本于信得称义
  3 因信而活
 五 以撒
 六 雅各
 七 犹大
 八 他的弟兄们

 四 亚伯拉罕

 马太福音的家谱开始于亚伯拉罕,但路加福音的家谱却回溯到亚当。马太没有提到亚当和他的后裔,路加却有。这个差别有什么意思?路加福音是说到神救恩的书,而马太福音是说到国度的书。神的救恩是为着亚当所代表,受造并堕落的族类,但诸天之国只是为着神所拣选的人,就是亚伯拉罕所代表蒙召的族类。所以,马太福音从亚伯拉罕开始,但路加福音却追溯到亚当。

  1 蒙召

 在创世记头十章半,神设法在受造族类身上工作,但祂没有作成。受造族类使神失望。人堕落到一个地步,所有人类背叛神到了极点,并且建造巴别塔和巴别城来彰显他们的背叛(创十一1~9)。所以神就放弃受造、堕落的族类,而从那个族类中呼召了一个人,亚伯拉罕,来作另一个族类的父。从一个满了背叛和偶像之地,人人都与撒但是一之地,神呼召了一个人名叫亚伯拉罕(创十二1~2,来十一8)。从神呼召他离开巴别(后来的巴比伦)进入迦南的时候,神就放弃了亚当的族类,将祂所有的权益都投资在这个以亚伯拉罕为首的新族类身上。这是蒙召的族类、变化的族类。这族类不是按着天然,乃是按着信心。

 神的国乃是为着这个族类,神的国永远不能在堕落的族类身上。因此,论到诸天之国的马太福音,就以亚伯拉罕开始。因为路加福音论到神的救恩(救恩必然是为着堕落族类的),那里的家谱就回溯到亚当。在路加福音里我们得救了,之后就自然地从堕落的族类迁到蒙召的族类。我们从前是亚当的后裔,现今却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加拉太书三章七节、二十九节告诉我们,凡相信耶稣基督的,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你是谁的子孙?你是亚当的子孙,还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们是真犹太人(罗二29)。我们的祖宗是亚伯拉罕,我们与他属同一类别。我们若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无分于马太福音;我们甚至无分于加拉太这卷短短的书,因为加拉太书乃是写给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惟有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才有分于加拉太书。赞美主,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你们既属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为后嗣了。”(加三29)

 亚伯拉罕乃是蒙神呼召出来的。召会在希腊文乃是ekklesia,艾克利西亚,意召出来的人。因此,我们在召会中也是召出来的人。亚伯拉罕是从巴别这个背叛和偶像之地蒙召出来,进入那预表基督的美地里。我们从前也在巴别,也是堕落、背叛并拜偶像的。今天全人类都在巴别。我们从前曾在那里,但今天神呼召我们出来,并将我们摆在基督这高地里。我们乃是蒙神所召,进入了“祂儿子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交通(有分、共享)”(林前一9)。“但对那蒙召的……基督总是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林前一24)

  2 本于信得称义

 亚伯拉罕这个蒙召的人,乃是本于信得称为义(创十五6,罗四2~3)。堕落的人倚靠自己的工作,但蒙召的人相信神的工作,不相信自己的工作。没有一个堕落的人能本于行为在神面前得称义(罗三20)。所以,蒙召的人既蒙神呼召脱离了堕落的族类,就不信靠自己的努力,乃信靠神恩典的工作。亚伯拉罕和其他所有的信徒都是这样。“那以信为本的人,便和那信的亚伯拉罕一同得福。”(加三9)神应许的福,就是“所应许的那灵”(加三14),乃是给相信之人的。我们领受了作基督实际和实化的那灵,乃是本于信(加三2)。因此,亚伯拉罕和我们都是本于信而与基督联结,也是本于信而联于祂。蒙神呼召的人乃是本于相信神恩典的工作,而得祂称义,并有分于基督作他们的永分。

  3 因信而活

 希伯来十一章八节说,亚伯拉罕蒙了呼召,并且他因着信答应了这个呼召。然后九节说,他也是因着信而在美地生活。亚伯拉罕这蒙神呼召的人,不只本于信得称义,也因着信而活。他既蒙神呼召,就不该再凭着自己生活行事,乃该因着信生活行事。亚伯拉罕因着信生活行事,就是说他必须弃绝自己,忘记自己,把自己摆在一边,而凭着“另一位”来活。凡他天然所有的,都必须摆在一边。

 我们若将创世记十一章三十一节和十二章一节,与行传七章二至三节比较,就看见神在迦勒底的吾珥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亚伯拉罕非常软弱。他没有采取主动离开巴别,这乃是他父亲他拉所作的。这迫使神将亚伯拉罕的父亲取去。在创世记十二章一节神再次呼召他,告诉他不只要离开本地、本族,也要离开父家,就是说,他不要带任何人同去。但再次,亚伯拉罕象我们一样软弱,他又带了他的侄儿罗得(创十二5)。

 亚伯拉罕是什么样的人?亚伯拉罕乃是一个蒙召出来,不凭自己生活行事,弃绝并忘记天然所有之一切的人。这正是加拉太书里的信息。加拉太三章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们该本于信,不本于行为而活。加拉太二章二十节说,本于信而活的意思就是“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我,那从堕落族类出来天然的我,已被钉死并埋葬。因此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这就是亚伯拉罕。我们若是真犹太人,亚伯拉罕的真后裔,就该离开一切事物,并因信而活。我们必须忘记一切所能作的,并否认一切天然的所是和所有。这不是容易的。

 基督徒非常欣赏亚伯拉罕。然而,我们不该把亚伯拉罕看得太高。他并非那么特出。他蒙了呼召,但他不敢离开巴别;是他父亲带他出来的。这迫使神将他父亲挪去。然后亚伯拉罕依赖他的侄儿罗得。此后,他又信靠他的仆人以利以谢(创十五2~4)。神似乎在说,“亚伯拉罕,我不喜欢看见你父亲同你一起,我不喜欢看见你侄儿同你一起,也不喜欢看见以利以谢同你一起。我希望没有一个人是你所依赖的,你必须依赖我。不要倚靠任何别的事物或你天然所有的。”这就是相信神,在祂里面行事,并凭祂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我们若是真犹太人,那么我们就是真亚伯拉罕。为要成为亚伯拉罕,我们必须相信主。相信主就是与祂联结。亚伯拉罕蒙召脱离堕落的族类,而与主联结。照样,所有亚伯拉罕的子孙也必须与基督联结。“你们既属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加三29)换句话说,我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是属于基督,并与基督联结。我们若要与基督联结,就必须否认自己,并接受基督作一切。这就是相信基督,这个相信在神看来就是义。不要想去作什么,只要相信基督。

 堕落的族类总是想作些什么,想有所作为,有所努力。但神说,“从那里出来。你们是蒙召的族类。不要试,不要作,再不要作什么工了!忘记你们的过去。忘记你们的所是、所能并所有。忘记一切,并完全信靠我。我是你们的美地。你们要在我里面生活,并凭我活着。”这些就是真亚伯拉罕,真加拉太人。他们是神的儿子,信靠神并忘记自己。这些就是组成基督家谱的人。我们都必须是亚伯拉罕,忘记自己的过去,放弃自己的所是和所有,并信靠基督,我们的美地。今天,我们的行事和生活必须凭着相信基督。倘若如此,那么,我们这些神应许的后嗣,承受所应许之那灵的人,就会有分于基督作神的福。

 到了一个时候,主叫亚伯拉罕将神按祂的应许所赐的以撒,作为燔祭献上(创二二1~2)。主将以撒给了亚伯拉罕,现今亚伯拉罕必须将以撒还给主。主曾经吩咐他将以实玛利赶出去(创二一10、12),现在又吩咐他杀自己的儿子以撒。

 你能这样作么?这是何等难的功课!然而,这乃是经历基督的路。也许上个月或上一周,你在某一方面经历了基督,但今天主说,“献上那个经历。那是对基督真实的经历,但不要持守它。”这个功课也是:永远不信靠我们所有的,甚至不信靠神所给我们的。神若给了你什么,这必须还给祂。这是因着信的日常行事为人。因着信在主面前行事为人,就是说我们不抓住什么,甚至不抓住神所给的事物。主自己所给最好的礼物,也必须还给祂。不要持守任何事物作你的倚靠;要单单、一直倚靠主。亚伯拉罕就是这样。至终,他单纯地因着信,在神面前生活、行事。

 五 以撒

 马太一章二节说,“亚伯拉罕生以撒。”关于以撒,这里有什么特出的点?就是以撒乃是借着应许生的(加四22~26、28~31,罗九7~9)。他是惟一的后嗣(创二一10、12、二二2上、12下、16~18),他承受了关于基督的应许(创二六3~4)。

 神曾经应许亚伯拉罕一个儿子。撒拉想要帮助神成就祂的应许,就向亚伯拉罕提议。撒拉似乎说,“亚伯拉罕,你看,神应许给你一个后裔,一个承受这美地的后嗣。但看看你自己—你快九十岁了!再看看我—我太老了!要我生孩子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作些事来帮助神达成祂的目的。我有一个使女名叫夏甲。她不错,你一定能从她得一个儿子。”(创十六1~2)这是天然的观念,相当诱惑人。很多时候,我们天然的观念有一些提议,使我们从灵里出来。我们天然的观念常常说,“这里有一个好办法,就这样作吧。”但这样的提议必然使我们与神的应许隔绝!

 亚伯拉罕接受了撒拉的提议(创十六2~4),其结果乃是以实玛利(创十六15)。这个可怕的以实玛利今天仍然在这里!照撒拉所提议的去行并不帮助神,反而阻挠亚伯拉罕达成神的目的。这不是一件小事。

 我们从这事所得的功课乃是:我们这些蒙召的族类,凡凭自己所作的都产生以实玛利。在召会生活中,甚至在传福音的时候,凡是我们凭自己所作的,都只会产生以实玛利。不要产生以实玛利!把你自己了结吧!你不是过了那条大河,幼发拉底河么?你蒙召从巴别出来的时候,你过了那条大河并埋在那里。你已经了结在那里了。不要凭自己活,或凭自己作什么了。反之,你应该说,“主,我是无有。没有你,我就不能作什么。主,你若不作,我也不作。你若安息,我就安息。主,我信靠你。”这话很容易说,但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却很难实行。

 要记得亚伯拉罕是什么样的人:亚伯拉罕乃是一个蒙召,不凭自己作什么的人。神必须等待,直到亚伯拉罕和撒拉完全了了(创十七17,见罗四19)。神一直等待,直到他们天然的能力完全消逝,直到他们认识到自己不可能生出儿子。

 亚伯拉罕想要保留以实玛利,并倚靠他,但神弃绝以实玛利(创十七18~19)。我们也喜欢保留自己的工作并倚靠这工作,但神并不接受。至终,神叫亚伯拉罕把以实玛利和他母亲赶走(创二一10~12)。要亚伯拉罕这样作很难。但他必须学习这个不凭自己活着的功课,就是放下自己的努力,不凭自己作任何事。他有一个儿子,但他必须放弃他。这是亚伯拉罕的功课,也是加拉太书里的功课。

 有分于基督,要求我们绝不倚靠自己的努力,并自己所能作的。就如以实玛利是以撒承受神应许的阻挠,我们自己的努力或工作也常常阻挠我们有分于基督。我们必须弃绝我们的一切所是并所有,好来信靠神的应许。我们必须丢弃我们天然生命的每一样东西,不然就无法享受基督。我们天然的能力用尽之后,神的应许就来到。以实玛利被赶出去以后,以撒就有完全的地位来有分于神应许的福。了结我们天然的努力,弃绝我们所能作或已经作的,这就是“以撒”,承受神所应许的福,就是基督。我们已经浸入基督(加三27)。我们在基督里已经了结,现今就是属于祂的,并且有祂作我们的分。因此,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神所呼召的族类,也是照着神的应许的后嗣(加三29)。

 以撒是什么?以撒乃是因信生活行事的结果。这就是基督。以撒是基督承受父一切丰富的完满预表。我们都必须这样来经历基督,不是凭自己的作为、挣扎或努力,乃是单单信靠祂。我们信靠祂,就产生以撒。只有以撒是基督家谱真正的元素。亚伯拉罕肉身的后裔不都是神的儿女,惟独从以撒生的才是神的儿女(罗九7~8)。所以,神看以撒是亚伯拉罕惟一的儿子(创二一10、12、二二2上、12下、16~18),是承受关于基督之应许惟一的人(创二六3~ 4 )。

 我们今天虽然是亚伯拉罕的族类,但我们是在以实玛利的路上行走,还是在以撒的路上生活?以实玛利的路就是凭我们自己的能力和工作,来达成神的目的。以撒的路乃是把我们自己放在神里面,信靠祂为我们作一切,来达成祂的目的。这两条路有何等大的分别!以实玛利与基督无分无关;凡我们所作,凡我们想要完成的,都与基督无关。我们必须有以撒。我们若要有以撒,就必须把以实玛利赶出去,停下自己的工作,并把自己摆在神的工作里。我们若让神来为我们成就神的应许,那么我们就会有以撒。

 六 雅各

 马太一章二节也说,“以撒生雅各。”以撒和以实玛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雅各和以扫更是亲密,他们乃是双生子。雅各的意思是取代者。他取代别人,把他们置于自己以下,并爬到他们上面。雅各和哥哥以扫正从母腹里出来时,他抓住了以扫的脚跟。雅各似乎说,“以扫,不要出去!等等我,让我先出去!”雅各是个真正抓脚跟的人。雅各这名字的意思是抓脚跟者,抓夺者。把别人打倒,用任何欺诈的方法把别人置于脚下;那就是雅各。

 因为神已经拣选了雅各,所以他所有的努力都归徒然。雅各需要一个异象。他用不着抓夺别人,因为神已经拣选他为第一。甚至双子在出生以前,神已经告诉作母亲的,小的要成为第一,大的要成为第二。正如经上所记:“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恨的。”(玛一2~3,罗九13)

 可惜,雅各没有看见这个。他若看见,就绝不会设法去作什么了。他反而会对以扫说,“如果你想先出去,你就去吧。不管你多想抢先,我仍是第一。你绝不能击败我,因为神拣选了我。”然而,雅各不认识这个。甚至他长大了,仍然没有看见这事。所以他一直在抓夺。无论他去哪里,他都抓夺。他抓夺他哥哥的(创二五29~33,二七18~38),也抓夺他舅舅的(创三十37~三一1)。他计划并从他舅舅拉班偷取东西。但他一切的劳苦都归徒然。神能说,“愚笨的雅各。你不需要那样作。我要给你的比你所得的更多。”但雅各继续挣扎。虽然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按照他的挣扎和性情,他完全是魔鬼的后裔。你看见这点么?就地位说,雅各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就性情说,他是魔鬼的儿女。

 雅各需要什么?他需要神的对付。因此,神兴起他的哥哥以扫,然后兴起他舅舅拉班来对付他。神甚至兴起四个妻子,加上十二个男帮手和一个女帮手。雅各的一生有许多苦难,但这些都是来自他的挣扎,不是来自神的拣选。雅各越挣扎就越受苦。我们可能嘲笑雅各,但我们与他完全一样。我们越想作什么,问题就越多。

 首先,我们在基督里需要亚伯拉罕的生命。我们需要忘记我们的所是,凭基督而活并信靠祂。其次,我们在基督里不需要以实玛利—我们的作为;我们需要以撒—祂的作为。第三,我们不需要雅各,只要以色列。我们不需要天然的雅各,乃要经过变化的以色列,神的王子。

 你看见这完全不在于你么?当你听到这个时,你可能说,“如果这不在于我,而完全在于神,那么我就停下我的追求了。”好。你若能停下你的追求,我鼓励你这样作。告诉全宇宙,你听到了这是在于祂,并且你已停下你的追求。如果你能停下来,就该停下来。但是我向你保证,你停下越多越好。你停下越多,祂就越兴起来。试试看。告诉主说,“主,我停下我的追求!”主会说,“那太好了!你停下来,就为我开路,让我有所作为。我要焚烧你。你可能停下你的追求,但我要焚烧你!”

 我们都蒙了拣选。就某种意义说,我们被抓住了。我们能作什么?我们永远跑不掉了。这完全是由于主的怜悯。我们没有拣选这条路。我的确没有拣选,但我在这里。我能作什么?我能说什么?神既拣选了我们,我们就永远跑不掉了。

 我们若读罗马九章,就会发现这是在于祂,不在于我们。祂从前是,现今仍是那源头。赞美祂,祂的怜悯临到了我们!没有人能拒绝祂的怜悯。我们可能拒绝祂的作为,却绝不能拒绝祂的怜悯(出三三19,罗九15)。我们蒙了拣选,与基督联结并有分于祂这位神永远的福,这是何等怜悯!就一面说,我们是亚伯拉罕;就另一面说,我们是以撒;再另一面说,我们乃是雅各。之后,就第四面说,我们将是以色列。因此,我们有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

 基督的家谱乃是长子名分的问题;长子名分主要的就是与基督联结并有分于基督。雅各的抓夺不蒙称许,但他对长子名分的追求必定为神所尊重。以扫轻看长子的名分,贱卖了它(创二五29~34)。因此,他失去了长子的名分,即使后来懊悔痛哭也无法得回(创二七34~38,来十二16~17)。他失去了有分于基督这个祝福。这该是我们的警戒。雅各尊重并追求长子的名分,他就得到了。他承受了神所应许的福,就是基督的福(创二八4、14)。

 七 犹大

 马太一章二节又说,“雅各生犹大和他的弟兄们。”雅各的第一个儿子是流便。流便应该有第一个儿子的分,就是长子的名分。长子名分包括三个元素:双分地土、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流便虽然是长子,却因着他的污秽失去了长子名分(创四九3~4,代上五1~2)。然后双分地土归给了约瑟,这必是由于他的纯洁(创三九7~20)。他是和父亲最亲近的儿子,也最合他父亲的心意(创三七2~3、12~17)。约瑟的两个儿子,玛拿西和以法莲,各得一分地土(书十六,十七)。因此,约瑟借着他两个儿子,承受了双分的美地。

 长子名分中的祭司职分归给了利未(申三三8~10)。利未非常合乎神的心意。为要满足神的心意,利未忘了父母、兄弟、儿女,只顾神的心意。因此,他得着了长子名分中的祭司职分。

 长子名分的另一分,君王职分,归给了犹大(创四九10,代上五2)。我们若读创世记,就找到这事的原因。当约瑟受他哥哥们阴谋陷害时,犹大照顾他(创三七26)。犹大也在苦难之时照顾便雅悯(创四三8~9,四四14~34)。我信就是因着这个原因,君王职分归给了犹大。

 今天我们乃是“众长子的召会”(来十二23)。我们的长子名分也是由这三个元素组成:双分的基督、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我们乃是在基督里,我们能双分地享受祂。我们也是神的祭司和君王。然而,许多基督徒失去了他们长子的名分。他们已经得救了,就永远不会失丧,但他们失去了他们额外的一分基督。我们若要享受额外一分基督,就必须持守我们的长子名分。

 所有基督徒都已经重生作祭司(启一6)。但今天许多人失去了他们的祭司职分。因为他们失去了他们祷告的地位,所以他们很难祷告。我们若要保有我们的祭司职分,就必须象利未人,忘记自己的父亲、兄弟、儿女,并顾到神的权益。首要的必须是神的心意,而不是我们的家庭。神的心意若在我们心中居首位,那么我们就会与祂亲近,并保有祭司的职分。

 所有基督徒也重生作了君王(启五10),但许多却失去了他们君王的职分。当主耶稣回来的时候,得胜的圣徒要同祂一起,作神的祭司,并与基督同王(启二十4~6)。同时,他们要享受对这地的承受(启二26)。

 希伯来十二章十六至十七节警告我们,不要象以扫那样,失去了长子的名分。以扫“因一口食物把自己长子的名分卖了”。以后他懊悔曾如此贱卖这长子名分,却无法得回。我们都需要儆醒。我们有地位得着长子的名分,我们也已经得着了,但要持有它,就在于我们有否保守自己,不贪恋世俗,也不沾染污秽。我们已经看见,以扫因着贪恋世俗而失去他长子的名分,流便也因着他的污秽失去了他长子的名分。但约瑟因着他的纯洁,就承受了双分地土;利未因着绝对分别归主,就得着了祭司职分;而犹大因着顾到他受苦的兄弟,就得了君王职分。我们需要保守自己纯洁,好得着对基督之享受额外的一分;我们需要将自己绝对分别出来归给主,有一颗心顾到神的心意过于一切;我们需要满有爱心顾到我们受苦的弟兄。我们若是这样,就必保有我们长子的名分。对基督之享受额外的分、祭司职分以及君王职分,都是我们的。甚至今天我们就能双倍地享受基督。我们能祷告,我们能管治,我们也能掌权。然后,当主耶稣回来的时候,我们就与祂一同享受对这地的承受。我们要作祭司,不断与神接触,也要作君王治理万民。

 因为犹大得到了长子名分中君王的职分,所以他带进君尊的基督(创四九10),得胜的基督(启五5,创四九8~9)。“我们的主明显是从犹大支派出来的。”(来七14)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犹大都是基督的同伙。我们若有这四代的生活—亚伯拉罕的信、以撒的承受、雅各的受对付以及犹大爱的照顾—那么我们就在基督的家谱里,是基督的同伙了。

 八 他的弟兄们

 当这个家谱提到以撒和雅各时,并没有说,“和他的弟兄们”;只有提到犹大时才说,“和他的弟兄们。”以撒的哥哥以实玛利,和雅各的哥哥以扫,都是神所弃绝的。但犹大的十一位弟兄9 都是蒙拣选的,没有一个是神所弃绝的。犹大和他十一位弟兄成了十二支派的先祖,这十二支派形成了以色列国,作神的选民来为着基督。因此,犹大的众弟兄都与基督有关。为这缘故,基督的家谱也包括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