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申言者论到基督时的宏大
总纲目




看见宁录和亚述与基督的关系
申言者从基督转到小事上
是申言者,不是诗人
阿摩司和弥迦在预言关于基督之事上的宏大
阿摩司预言基督重建大卫倒塌的帐幕
弥迦预言基督的出来

 读经:弥迦书五章二至九节,阿摩司书九章十一至十五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要说到申言者论到基督时的宏大。当弥迦和别的申言者论到基督时,他们都摸着大的事。但当他们从基督转到他们自己对神子民之情形和光景的观察时,他们就变小了。

看见宁录和亚述与基督的关系


 弥迦说到关于基督的预言时,他说,『祂是从亘古,从太初而出。』(五2。)然后他说,当亚述人进到他们的地时,这位以色列的掌权者和牧者要作为平安。(5。)在六节申言者先说到亚述地和宁录地;然后,在预言基督时,他宣告说,『祂必拯救我们脱离亚述人。』在这几节经文中,我们看见宁录和亚述与基督的关系。

 人类政权开始于宁录,他是敌基督的第一个预表。照着创世记十章十至十一节,宁录建立了巴别城和尼尼微城。巴别后来成为巴比伦,就是人类政权的高峰,(但二31~45,)也是第一个阶段的蝗虫,就是剪蝗。(珥一4。)人类政权包括巴比伦帝国、波斯帝国、希腊帝国、和罗马帝国,这几个帝国曾被神使用,为要完成祂惩治以色列的工作。至终,整个人类政权(约珥书所题的四种蝗虫和但以理二章所描绘的大人像)要被一块石头打碎,这石头就是基督这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祂要成为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二34~35。)这样,基督就拯救以色列脱离亚述。

 关于约珥书中的四种蝗虫,主已经给我们一个透亮的启示。这个光照、照耀,不仅打开了圣经,也打开了整个世界历史。不仅如此,这启示也打开了神永远的经纶,因为蝗虫的四个阶段在神关于人的经纶中占了一大部分。也许不久之后,蝗虫会被消灭,并且在第三天,昏睡的以色列要兴起,如何西阿六章二节所预言的。

申言者从基督转到小事上


 申言者论到基督时是宏大的,但说到别的事上时却不然。我们可以弥迦和阿摩司为例。一面,他们都预言到基督;另一面,他们也说到像诡诈的天平这种小事。阿摩司说,败坏的人卖出用小升斗,收银用大戥子,用诡诈的天平欺哄人。(八5。)弥迦也论到这事说,『恶人家中不仍有邪恶之财,和可憎恶的小升斗吗?我若用邪恶的天平和囊中诡诈的法码,岂可算为清洁呢?』(六10~11。)这两位申言者都观察到以色列人用一种量器来买东西,却用另一种量器来卖东西,并且他们的法码和天平是诡诈的。阿摩司和弥迦论到这种小事的话,与他们论到基督时宏大的话,是不能相比的。

 申言者约珥与弥迦和阿摩司之所以不同,在于他没有说到小事。反之,他仅仅在三章的圣经里,就说到五件大事:(一)四种蝗虫;(一4;)(二)那灵的浇灌;(二28~32;)(三)基督同众大能者来临,击败敌基督同他的军队,以转移这时代;(三11,13;)(四)基督审判活着的万民,把『绵羊』和『山羊』分开;(三2,12,参太二五31~46;)(五)基督在千年国里,在以色列中间掌权。(珥三16~17,21下。)

是申言者,不是诗人


 相反的,阿摩司和弥迦用了比约珥书更多的篇幅,说到基督以外的事。当这些申言者论到基督时,他们都说大的事;但当他们发表自己天然的观念和意见时,他们就像一些诗人一样。譬如,弥迦书六章八节说,『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良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岂不是只要你行公平,好慈怜,谦卑的与你的神同行吗?』这段话是照着生命树还是照着善恶知识树?当然是照着善恶知识树。这段话是照着神圣的启示还是照着申言者属人的观念?这段话不是神的启示,而是申言者的观念。

 我在这里所关心的,不是这些申言者的缺点,而是今天我们的光景。我担心我们中间有些人可能用我们在小申言者书所看到的那四个管治的原则,或是四个因素,很严苛的来检查召会中其它的人,特别是长老。这样作的人可能像有些诗人,却不是为神说话的申言者。

 在林前十四章,保罗鼓励我们作申言者,而不是作诗人。(24,31。)我们若表达我们的观念或意见,我们就像诗人一样。申言不只是为基督说话,更是把基督说出来,甚至是说基督。我们若有任何意见或观念,那个意见或观念必须是基督。我们应该无心发表我们的意见。我们的负担、心愿、目的和目标,都该只是说基督。我能作见证,所有我释放之信息的目标,都是说基督,而且只有基督。

阿摩司和弥迦在预言关于基督之事上的宏大


 阿摩司和弥迦在预言关于基督的事上,他们是宏大的。

阿摩司预言基督重建大卫倒塌的帐幕


 阿摩司在他预言基督重建大卫倒塌帐幕的事上是宏大的。在阿摩司九章十一节,申言者说,『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破口,建立废墟,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我们已经看见,大卫的帐幕就是大卫的国和大卫的王室。大卫的国预表基督那要来的国。当基督回来时,祂要重建,就是复兴、恢复祂先祖大卫的国,并且使大卫的国成为基督和神的国,直到永远。

弥迦预言基督的出来


 弥迦预言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出来,这乃是一件大事。在这预言里,基督是包罗万有的,因为祂要作以色列的掌权者、牧者和平安,并要兴起七个牧者和八个首领。(五2~5。)

 基督从伯利恒小城,就是『大卫的城』(路二4)出来。但祂不是从时间而出,却是从太初而出。在已过的永远里,祂拣选并预定了我们。(弗一4~5。)当祂作这些事时,祂已经想到祂要怎样来。祂若只拣选并预定我们,没有预备从永远里出来,祂就不能在我们身上作什么。祂在我们身上所要作的,并所能作的,都在于祂的出来。祂成为肉体而来,又继续往前,经过人性生活、受死、复活、升天、以及终极完成之灵的浇灌,这终极完成的灵就是基督自己的实际。这些都是基督出来的重大步骤。祂的出来并没有停止,今天仍在继续着。